老书虫看了N遍的冰冷独宠最新章节

最近非常火的小说冰冷独宠讲述了顾林林薛辰之间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佚名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主要讲了:整个街区空无一人,我无处求援,想来想去,咬咬牙发出了刺耳的尖叫:「薛!!!辰!!!」我不知道薛辰会……

最近非常火的小说冰冷独宠讲述了顾林林薛辰之间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佚名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主要讲了:整个街区空无一人,我无处求援,想来想去,咬咬牙发出了刺耳的尖叫:「薛!!!辰!!!」我不知道薛辰会……...

冰冷独宠

《冰冷独宠》小说试读

一声尖利的长啸从不远处拔地而起,声音似乎能撕裂空气,带着无穷的愤怒与威压。

作为比粉丝还了解爱豆的黑粉,我能听得出来,那宽阔的音域与极强的高音能力,那是薛辰的声音。

我身后那丧尸大哥顿时呆住了,过了一会儿,发出「嚯嚯」的声音,朝尖啸来处而去。

走了没几步,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大哥面前,电光石火间,我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听见「吧嗒」一声。

大哥的头,被捏爆了。

捏得像摔碎的西瓜,四分五裂的。

我的妈呀,这武力值,太凶残了。

薛辰嫌恶地皱眉,朝我走过来,伸出手:「拿湿巾给我擦手。要带酒精的。」

合着他都成了丧尸了,还保留着他的洁癖。

我咽了咽口水,想掏湿巾,可胳膊稍微一动,腿立马软了,咕咚一声坐在地上。刚才的惊吓现在后返劲了。

薛辰皱眉看着我,半晌,自己来拿湿巾,边拿边冷笑:「这点胆子,当初是怎么敢在网上黑我的。」

我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当初,当初要不是他对我家偶像,我最爱的女演员张妙始乱终弃,我吃饱了撑的才黑他啊!

薛辰曾经被拍到深夜去张妙家里,逗留到凌晨才回家,被记者拍了个正着。

第二天张妙在微博发了几个笑脸,我们都在替姐姐高兴,终于有了男朋友,紧接着薛辰却发声明打她的脸,说他与张妙没有任何关系。

张妙失落了好几天,被人拍到好几次,眼眶红红的。

明明是薛辰先始乱终弃,不敢承认,我们这些张妙粉才忍不了的啊!

但是现在我敢说吗,我不敢说啊,谁敢去指责一个丧尸王始乱终弃啊!

我默默拉着行李箱,和薛辰一起回到家。

一路上零星看见的丧尸,都追着我的车跑,我只得边开车边往薛辰身上喷香水,喷得香喷喷的,呛得我直打喷嚏。

薛辰一直闭着眼,看着越来越难受,好像很虚弱的样子。听专家说,丧尸王在中毒后,也有个适应的过程,这个过程会很痛苦,如果想消灭他,最好的时候就是这会儿。

我心里动了动。

六个大字浮现在我脑海里:趁他病要他命。

我偷偷摸了摸座椅下,那里放着我的防身武器。

我的手刚动了动,薛辰的眼皮也跟着动了动:「你试试?」

我吓得一个急刹车:「不敢试不敢试,我就是**痒,我挠挠!」

薛辰揉了揉太阳穴,朝我勾勾手:「过来。」

啊?我反而往后缩了缩:「薛老师有事您说话,我听得见。」

「我说过来。」薛辰不耐烦道。

我战战兢兢地把身子靠过去,拿手护着脖子:「薛老师什么事?」

薛辰把我的手从脖子上拿开,搭在他肩膀上,身子往我怀里一靠:「过半个小时再走。」

我吓得身子都僵了。

丧尸王靠在我怀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是他妈的快吓尿却不敢尿,不是怕丢人,是怕惹毛洁癖丧尸王的感觉。

薛辰很快又睡着了。

这几天他很少清醒,一直都在昏昏沉沉,经受变异的痛苦。

我偷偷拧开广播,听着坚守在城市不知哪个角落的主播最后的报道:「目前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请大家坚持住,军队很快就会来解救我们!坏消息是,这个城市里诞生了两个百年不遇的丧尸王……」

…………

如果不是我求生欲太强,我真想死了算了。

一个丧尸王已经够毁灭城市了,还出来俩。

我低头看着薛辰,咬了咬牙,要不真的趁他睡觉给他来一下子,不知能不能把他头打爆…………

可低头的一瞬间,我愣了愣。

他靠在我怀里,虚弱又脆弱,这个角度,这个表情,我似曾相识。

曾经年少时,我也这么拥抱过一个人,抚慰他的伤心,给他温暖。

我眨了眨眼,又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

我可能是太累了,出现了错觉。

薛辰这种盛世美颜,和当初那个人,怎么会是同一个。

我叹了口气,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有没有逃过这波劫难。如今在街上行尸走肉游荡的人,有没有一个是他。

薛辰听见我叹气,突然睁开了眼:「有没有发现,我们身边的丧尸少了?」

我点点头:「对,还是C家的香水最呛鼻子最管用。」

薛辰摇了摇头,突然侧脸竖耳静听了会儿,双眸越来越深,如两潭深湖,身上的异香也越来越浓,最终冲天而起。

他转身快速去拿香水,差不多给自己洗了一遍澡,然后拍拍我:「快,回家!」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有危险。

不然一个丧尸王,不会露出这么紧张的神色。

我在空无一人的大街疯狂飙车,三十分钟的路程,十分钟就开到了,路上不知撞了多少丧尸。

到家后,薛辰都等不及坐电梯,单手把我搂在怀里,一手攀着大楼,跟壁虎似的,噌噌地就爬到了十八层,从他打破的那面窗户钻了进去,把我放在地上。

我腿一软,又坐下了。

我之所以没吓尿,是因为我的水分都变成了冷汗,滴在了薛辰的身上。

我庆幸刚才没有轻举妄动,没拿武器袭击薛辰。

就这臂力,这敏捷度,我要真敢动他,那就是找死。

薛辰又下了趟楼,依旧走的窗户,把那几大箱香水都拎了上来,又拿胶带把窗户的破洞里三层外三层封好,这才坐下,揉了揉太阳穴,脸色苍白如纸,盯着我看。

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了两句话:「别怕,有我在。

「我跟张妙,没什么。」

我嘴唇哆嗦着,点了点头,快哭出来了:「张妙的事再说,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薛辰不说话,突然开始抱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死死盯着我。

眼中,全是**,丝毫看不出昔日顶流的样子。

那股异香,又开始浓烈起来

当时我害怕极了。

生命的本能让我感觉到,他想咬我。

我不断后退,退无可退,声音抖得不成样子:「薛老师,你,还记不记得你的成名曲是啥?我唱给你听听?」

我开始边哭边唱薛辰出道的成名曲《你是天上的星》。

我哽咽不成言,唱得也跑调跑到姥姥家,歌词七零八落:「你是天上的星,是刻在我心底的姓名,当我想起你,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前行……」

薛辰顿了顿,眨了眨眼。

他的眼睛不那么红了,可转瞬,血色又涌了上来。

他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撞翻了所有家具,整个屋子像被龙卷风洗劫过,最终,发出一声嘶吼,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也坐在角落,一动不动,不敢动。

手机跌落在面前,我能看见业主群的消息一条条刷过:「我刚才听见了野兽的叫声,各位邻居一定要小心!」

「对对对,我也听见了,好像是两声,各位一定要挺住啊……」

小说《冰冷独宠》 冰冷独宠第9章 试读结束。

《冰冷独宠》网友点评

后知后觉:佚名写得不错,逻辑上能够通顺,文笔很好,能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能多更新点就更好了

千笙结:《冰冷独宠》这本小说情节连贯,风格迥然,大开大合,强烈推荐!

文档下载:老书虫看了N遍的冰冷独宠最新章节.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01-13 21:25
下一篇 2023-01-13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