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苏黎漾沈慕姜禹小说章节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文《苏黎漾沈慕姜禹》,是作者 佚名精心力创完成的,本书主角有苏黎漾沈慕姜禹,故事无广告内容为:沈慕吃着盒饭,翻看这些天的笔录,并无出入,每天都跟倒录像带似的。副队长郑智回来把警帽摘下来,到饮水机边接了杯水:“怎么……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文《苏黎漾沈慕姜禹》,是作者 佚名精心力创完成的,本书主角有苏黎漾沈慕姜禹,故事无广告内容为:沈慕吃着盒饭,翻看这些天的笔录,并无出入,每天都跟倒录像带似的。副队长郑智回来把警帽摘下来,到饮水机边接了杯水:“怎么……...

苏黎漾沈慕姜禹

《苏黎漾沈慕姜禹》小说试读

第二天,歧州城西派出所。

沈慕吃着盒饭,翻看这些天的笔录,并无出入,每天都跟倒录像带似的。

副队长郑智回来把警帽摘下来,到饮水机边接了杯水:“怎么样?昨天问出新线索了吗?”

沈慕把笔录本放下,接着扒盒饭:“没有,那帮**最会装了。”

郑智喝口水,坐下来:“不是说自杀?就按自杀判了呗?家属到现在也没来,葬礼都是火凤给办的,这种案子查下去也不见得有结果,还会让上头觉得咱们效率低。”

沈慕本来不这么觉得,可在这案子上浪费这么长时间后,也觉得再查下去也没什么价值了,吃完最后一口土豆丝,说:“那下午我写结案报告。”

郑智打开电脑,想起一件事,把脑袋歪过来:“诶,你之前是缉毒大队的?”

沈慕把吃完的饭盒装进塑料袋,“怎么?”

郑智早上去市里开会,听市里警局讲了点野料。“当年在六活地区的缉毒行动,咱们一个兄弟卧底到那边,被其中一个头目剁了手脚、扔水里溺死了是吗?”

沈慕脸色突变,扔垃圾的手都停住数秒,匆忙丢了:“没有的事。”

郑智看他这反应也知道他说谎了,打开网上对于当年六活事件的报道:“十月份的清剿活动,摧毁了十六个特大贩毒犯罪团伙,抓捕嫌疑人一百六十四个,缴获冰毒六吨。在后续追捕中,又有犯罪嫌疑人陆续落网。时至今曰,只有一个还没被抓捕归案。”

他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沈慕:“是杀我们人那个,对吗?”

沈慕走回工位,坐下来:“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说它干什么。”

郑智走向他,坐在他面前的桌上,“不是,你不觉得这个案子才有意义吗?如果能把那个人抓住,咱们一队多长脸啊。”

沈慕靠在转椅上,仰头看他:“你以为缉毒大队是吃干饭的?轮得着你去抓?”

郑智:“可他们抓了好几年都没抓着啊。”

沈慕:“那我问你,你有什么线索吗?还是有什么小道消息?”

郑智摇摇头:“我现在没有,不代表查了以后还没有。我一直觉得全国范围内搜索是效率极低的一种方法,他贩毒拿了那么多钱,去哪国不行?”

沈慕轰他:“干点正事吧。上个月开发商强拆那个案子还没弄完呢。”

郑智就想查这个毒贩的案子:“近几年出了国就再没回来的人查过吗?”

沈慕告诉他:“都回来了,没不回来的。”

郑智一拍巴掌:“那就是在歧州!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这些人里,有没有身份对不上的?”

说到一半,他又觉得不对,“他敢回来,肯定是改头换面了。”

沈慕要写结案报告了:“滚回你那想。”

郑智脑子一打开,就不好合上了,又说:“要是在歧州的话,应该在哪呢?”

警员三子进来就看到郑智坐在沈慕面前,一时没敢迈进脚去:“那个。”

两个人一齐看向他,沈慕把郑智踹走,问他:“怎么了?”

三子说:“药谷出车祸了。”

沈慕没听懂,皱起眉:“什么?”

“东升制药一个的职员进停车场时没注意看,把一个车间工人给撞了,脑出血,抢救过来了,但还没醒。工人家里不干,闹起来了。”

郑智的头脑风暴停下了,“东升制药?叶深吗?”

三子点点头:“就是叶深的东升制药。”

郑智:“那管个屁,他在歧州都要横着走了,重点他这身份的人也不该没个补救措施吧?”

三子说:“医药费和后续治疗费用都给了,还赔了钱,二十万,工人家里嫌少,又要二十。”

郑智摆了下手:“那你带人去一趟吧,走个过场得了。”

三子看向沈慕,等他的意思。

沈慕也说:“你去一趟吧。调解一下,要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就吓唬两句。”

三子懂了:“好的。”

人一走,郑智接着跟沈慕讨论,“你说那毒贩有可能去什么地方?”

沈慕把耳机戴上,阻绝了他生产的一半的噪音。

*

工人家属不小心戳破了叶深的额头,用医用剪刀,直接扔过来的,扎中额头偏左。他们也挺害怕,看见见血了就消停了。

医生给叶深包扎好,航班已经错过了,秘书给他定了下一班,却也要明天了。

他心情烦躁,没留在医院跟讹人那家纠缠,扔给秘书应付。

出来开上车,在市区转了转,去了火凤。

经理看见他,又敬畏又嫉妒的心情在他脸上互相作用,叫人一眼就能知道他多矛盾。不过叶深不知道,因为他从不看他。

虹姐听说叶深来了,亲自来接,看到他额头的纱布,好奇,却没多嘴,把他迎进vip包厢,殷勤地给他倒一杯真的皇家礼炮:“叶先生今天玩什么?”

叶深右手食指、拇指捏着烟,左手搭在膝盖上,无规律的轻敲,须臾:“苏黎漾呢?”

虹姐很不好意思:“今儿个是周曰啊。”

叶深目光一凛:“出来卖的也歇周六曰了?她们是不是还有社保?”

资历颇深的虹姐听叶深这个语气,都不能幸免的哆嗦一下,赶紧解释:“叶先生,苏黎漾周六曰不坐台是您立下的规矩啊……她,她一般这时候,都在您那儿啊……”

叶深才想起来,苏黎漾昨天去找他了,他让她滚蛋了。

可这就是她消失的理由吗?他是不是太惯着她了?他把烟抽完,撵灭在烟灰缸里,“给她打电话,让她给我滚过来!”

虹姐不敢违抗,退出去给苏黎漾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她直接骂过去:“你活腻歪了?把叶先生晾一边!”

苏黎漾刚把苏思源送去钢琴班,正准备回去把他脏书包刷出来,接到这个电话,没明白:“怎么是我把他晾一边?明明是他让我滚的。”

虹姐要被她气死了:“你还有脾气了?你一个出来卖的还敢有脾气?”

苏黎漾就给她挂了。

虹姐骂了一串才发现苏黎漾把电话挂了,詈骂一句,又给她打过去:“叶先生来了,找你呢,你收拾收拾赶紧给我过来!”

“好。”说完,苏黎漾加大了油门。

等她收拾好到火凤,虹姐把该支的招都支了,叶深的耐姓已经所剩无几,以至于看到苏黎漾时,一瞬爆发,“过来!”

他在这间包厢西南角的位置,那里灯最暗,到跟前都不见得能看见他的表情。

苏黎漾也不想看他的脸。跟出门的虹姐擦肩而过,被她小声嘱咐一句别惹他,然后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中央音响里唱着‘往事不要再提’的声音,就是没有她心跳的声音。

过去那些年,叶深在折磨苏黎漾这件事上,该尝试的玩法都尝试了,再想不到新花样了。

她早不会害怕了。

她走到叶深跟前,在他开口之前,先跪坐下,伏在他腿上。

叶深一把捏起她的脸:“你敢消失?”

苏黎漾:“不敢。”

叶深手上用了力:“那你是哪来的胆子让我等那么久。”

苏黎漾是不会忤逆叶深的,毕竟他给的钱多,她也不是个多高洁的人,要是也不会出来卖了。可时间长了,她也会有想不通的地方。“不是你让我滚得?”

叶深以为自己听见了什么新鲜说辞,往前坐一些,把耳朵凑过去:“你说什么?”

苏黎漾又不说了,嘴闭着,面无表情。

叶深一把扯开她,正好屏幕光投涉过来,照在他脸上,他的厌恶被无限放大。

苏黎漾看到了。她以前也不明白,叶深那么恶心她,为什么还养着她,来突出他有钱到可以想怎么施舍,怎么施舍,不分对象?

叶深把虹姐叫进来,“上点新人。”

虹姐点点头:“好,我马上给您安排。”

苏黎漾还跪坐在沙发前,对叶深刚说的话没半点反应。

叶深更气,不想看她了:“离我远点!”

苏黎漾转身朝外走,还没到门口,叶深又喊:“我让你走了?”

苏黎漾又踅身,站在这间包厢离他的位置。

没一会,虹姐把人带进来,护士装,站一排,齐腿根的一字裙堪堪遮住了裆,上衣太紧,詾都爆开在外边,目测要把人勒的透不过气来。

虹姐说:“叶先生。这些都是新人,做过休检了,干净。按您的要求,也签了保密协议。”

叶深是东升制药的老板,三十二岁,在歧州有一定身份地位,而比他还有地位的人,却不敢在公共场合直呼他名讳。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大家都不敢,就慢慢形成了一种概念——在歧州,要想活命就别没事cue叶深。

他偶尔会来火凤玩,但很少叫陪酒,大多数时候都是来发一通脾气,或者把苏黎漾侮辱一顿,苏黎漾习惯成麻木了,虹姐也是,火凤所有内部人员都是。

即使这样,他们也不会私下妄议他的行事作风、他的脾气秉姓。他们不敢。

叶深依次看过去,随便指过去:“你,你,过来。”

被点到的两个女孩走过来,动作扭捏,脸上还带着娇羞。她们都是刚入行,被**骗的以为能有幸傍大款,从此衣食无忧,完全没想过,等待她们的其实是无边炼狱。

苏黎漾不被注意了,正好,可以尽情看屏幕上播的美剧了。

也不知道谁调的,真是善解人意。

两个女孩半跪在叶深跟前,手里各捧着一瓶酒,其中有个问:“您想喝哪一款?”

叶深答她之前扫了一眼苏黎漾,他发现她正在看电视?还挺投入?

小说《苏黎漾沈慕姜禹》 苏黎漾沈慕姜禹第4章 试读结束。

《苏黎漾沈慕姜禹》网友点评

猫九:哎,《苏黎漾沈慕姜禹》这书其实很牛逼,关系线,逻辑线,就是埋坑太多,我有时候想作者应该写了画了一个时间轴逻辑关系图,不然他自己也晕。

屌丝范:作者佚名功底可见非凡,看这本书苏黎漾沈慕姜禹,让我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昨天晚上发现的这本书,一晚上没睡,我将这本书看完,真的很精彩,希望作者多多努力,多多更新。

文档下载:抖音苏黎漾沈慕姜禹小说章节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01-14 19:13
下一篇 2023-01-14 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