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哥哥亲一下知乎后续免费试读

《乖,哥哥亲一下》中的江梨初周宴允直是圈粉无数,特别是最后的反转看的人意犹未尽,有些舍不得的感觉,下面是都市言情小说《乖,哥哥亲一下》的内容:江梨初觉得很丢脸,大概是羞耻心作祟,她没说话。莫名的不想让周宴允觉得自己是喜欢惹事的坏孩子。……

《乖,哥哥亲一下》中的江梨初周宴允直是圈粉无数,特别是最后的反转看的人意犹未尽,有些舍不得的感觉,下面是都市言情小说《乖,哥哥亲一下》的内容:江梨初觉得很丢脸,大概是羞耻心作祟,她没说话。莫名的不想让周宴允觉得自己是喜欢惹事的坏孩子。………

《乖,哥哥亲一下》小说试读

“有什么不好的。”周宴允笑,那双桃花眼里温柔潋滟,伸手捏着她的脸蛋,挑着眉梢,“只要我们小梨初开心就行。”

江梨初顿了顿,“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

“啧。”周宴允轻笑一声,“我们小梨初这么大度。”

江梨初谦虚,“就还行吧。”

“那现在回家?”看她不哭了,周宴允放下心来。

他拿着电车钥匙,慢悠悠地在食指上转着圈儿。

小姑娘情绪明显好转,乖乖地点了点头。

目光却被马路对面那个卖冰糖葫芦的小摊吸引。

周宴允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低笑一声,“想吃?”

江梨初眼巴巴地点点头。

“走吧,去买。”

两人过马路去买冰糖葫芦,江梨初要了一串山楂的。

旁边有个卖玩具的小摊,周宴允走过去,半蹲着挑了一只小羊玩偶,掏出钱包付了钱。

白色的毛绒绒的小羊,软萌可爱。

江梨初眨眨眼睛,“哥哥,你喜欢毛绒玩偶啊?”

“不喜欢。”周宴允看她正咬着冰糖葫芦,便拉开她书包的拉链,将小羊塞进去,“给你的。”

江梨初歪着头,“可是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也不是我的生日。”

“那就不能送礼物了?”周宴允笑出声,揉揉她的脑袋,“这个小羊很像我们小梨初。”

江梨初一副不理解的表情,“哪里像了。

为了证明不像,她还举了个例子,“它的眼睛很小,我的眼睛很大。”

小羊的眼睛是笑眯眯的,所以是弯弯的一条缝。

“都呆呆的。”

江梨初皱眉。

她哪里呆了。

周宴允轻笑着补充一句,“看起来很可爱。”

“哦。”江梨初努努嘴,“那就勉强像吧。”

回家的路上。

江梨初坐在电动车的后座,坦白了今天的事情起因,但也没说张阳怎么骂她和她妈妈了。

那些话很难听,她说不出来。

“当时怎么不跟哥哥说?”周宴允看小姑娘愿意主动说起来,就问了一句。

江梨初慢吞吞地道:“我打架,很丢人。”

“不丢人。”周宴允突然停了车,他转过身看她,语气缓慢而有耐心,“那个小坏蛋骂人在先,还动手打女孩子,很没品,这是他的错,你保护自己不丢人,知道吗?”

江梨初想起一进办公室,班主任还没问清原因,就先指责她一个女孩子打架什么的,跟周宴允现在的态度对比鲜明。

她点了点头,“知道了。”

周宴允刮了刮她的鼻尖,才转回身去继续骑车。

江梨初盯着他的脊背,顿了片刻,软声道:“谢谢你,哥哥。”

“跟哥哥不用客气。”周宴允语气恢复了一惯的懒散,声音里有笑意,“以后有人再欺负小梨初,就告诉哥哥,哥哥替你撑腰,好不好?”

江梨初说了一声好,想到什么,又闷闷地道:“可是哥哥,你过几天不是就回去了吗?”

“我告诉你,你也没办法给我撑腰。”

周宴允懒懒地笑一声,“没关系,到时候哥哥坐最近的航班,从北宜飞过来给你撑腰。”

那天回到家,江梨初就把周宴允送的小羊玩偶放在了床头。

时不时地看一眼,会忍不住弯起唇角。

周宴允在她家里呆了没几天,就跟着周政安一起回去了。

他走的时候,江梨初心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心口闷闷的,像有什么堵着。

她把这种情绪归结为不舍,毕竟他来家里的这几天对她很好,还每天去接送她上下学。

所以他走了,她有这种情绪很正常。

但他走以后,江梨初发现自己变得不对劲起来。

她时不时会想起他。

有时候晚上睡觉之前,脑海里会忍不住浮现他的身影,还有他笑起来时,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温柔潋滟的样子。

甚至,她还会主动去回忆两个人相处的情景,或者想象以后再见面的场景。

周政安给外公打来电话的时候,她总是期盼着手机里会不会传来那道懒散好听的声音。

江梨初在心里提醒自己,这没什么好在意的,如果自己经常喂一条流浪狗,那只狗狗有一天突然不见了,她也会忍不住想吧?

呃,虽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直到有一天,发小蒋雯雯告诉她,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但是这个年纪,又不能早恋,所以算是暗恋。

听蒋雯雯絮絮叨叨地讲着她的暗恋。

江梨初恍然发觉她对周宴允的情感,原来是喜欢。

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心里住进了一个人。

她喜欢上了一个,大她六岁的哥哥。

意识到这点的江梨初有点惶恐,除了她的日记本,她谁也不敢告诉。

她做事总是三分钟热度,以为喜欢周宴允这件事,也只是短暂的好感和倾慕。

却并不是。

——

思绪回来,江梨初把小羊玩偶放下,继续整理东西。

过了一会儿,传来敲门声,伴随着男人低沉的声音,“小梨初,方便进去吗?”

“进吧。”

周宴允进来,懒懒散散地靠在门上,“老头儿打电话说你的转学手续办好了,明天就可以去学校。”

“好。”

第8章真是没良心的小姑娘

周宴允传达完消息,没有立刻出去,而是问:“对了,哥哥记得你之前说手机坏了?”

江梨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从包里翻出那个旧手机,屏幕已经碎的一塌糊涂。

过年的时候,外公正病重,家里平时不怎么来往的远房亲戚来看望。

不知道哪一家的小孩儿,偷拿她的手机玩,她发现了后问那熊孩子要。

熊孩子不仅不给,还故意从阁楼上扔下去。

那时候家里一团乱,她就一直没拿去修。

“哥哥,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店里修一修。”江梨初拿着手机问。

这手机还是之前周宴允送给她的。

初一寒假的除夕夜,外公跟周政安通电话拜年。

当时江梨初坐在沙发上看春晚,心不在焉地听着两人聊天。

外公叫她,“安安,过来给你周爷爷拜年。”

江梨初慢吞吞地从沙发上起来,刚拿到手机,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散漫好听的声音。

“老头儿,给江叔叔打电话呢?小梨初在不在?”

周宴允和周政安之前来家里的时候是秋天。

距离那时候已经过去了有快四个月了。

期间外公和周政安通过电话,只不过,周宴允可能不在,江梨初一次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

隔了这么久,江梨初喜欢他的小心思,好像已经变成一种虚无缥缈的想念。

猛然再听到他的声音,她愣了一下,而后才迟钝地打了声招呼,“哥哥,我在。”

“原来小梨初在啊?新年快乐啊小梨初。”

那人声音透着一股漫不经心,江梨初能想象得到,那双桃花眼里含着的浅浅笑意。

她嗯了一声,乖乖地说着新年祝福,“哥哥,你也是,新年快乐。”

后来又聊了几句,基本是周宴允问她学习怎么样,跟同学关系怎么样,而她一个一个地回答。

“小梨初是不是还没有手机?”

好像是电话的最后,他问了这么一句。

江梨初如实回答:“没有。”

周宴允嗯了声,话题转的猝不及防,“什么时候生日?”

“五月二十一。”

江梨初有点茫然他怎么问起自己生日来,完全是下意识地回答。

“好,哥哥记住了。”

他的声音隔着听筒,显得更加低沉温柔。

“等你生日了,哥哥寄给你一部手机当礼物。”

江梨初以为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但是她十三岁生日的那一天,距离过年时那个电话已经又过了三个多月,她真的收到了一个来自北宜的快递。

一个挺大的箱子。

江梨初拆的时候小心翼翼。

里面除了一部新手机,还有一些课外书籍和文具,还有零食。

他竟然记住了她的生日。

男人散漫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还修什么?都坏成这样了。”

江梨初回过神来,又看了几眼手里的手机。

“应该……能修的吧?”

这时候,周宴允背在身后的右手伸了出来。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手机包装盒。

手机盒明显被拆开过,但看的出来很崭新。

“新的,给你装了北宜的卡。”

江梨初怔住,“啊?”

他……什么时候买的?

刚才他过来的时候,靠着门站着,右手背在身后,她一直以为是为了支撑他站稳。

“啧。”周宴允屈起手指敲了敲她的脑门,好笑道:“愣什么?拿着啊。”

江梨初接过来看了看,抬眸,“是不是很贵。”

“不要钱。”周宴允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淡淡地说:“朋友家公司的产品。”

江梨初还想张口问什么,就见他微弯下腰,盯着她的眼睛,“行了,别想太多,现在哥哥既然养着你,自然什么都不让你缺。”

顿了顿,他又不放心地叮嘱一句。

“不过,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手机要合理利用,知道吗?”

他盯着人看的时候,总让人觉得那双桃花眼深情又温柔,引人沦陷。

江梨初被他看的不自然,耳根都烫了起来。

她不动声色地别开了视线,点点头,“知道了,谢谢哥哥。”

像是怕态度不够诚恳,停了几秒,她才敢抬眸看他,补充道:

“等你老了,我一定养你,给你养老送终。”

周宴允:“……”

男人好看的眉毛明显皱着,似乎对这话颇为不满意,语气也变得十分危险,“哥哥比你大很多吗?用得着你养老送终?”

江梨初眨眨眼睛,皮了一下,“六岁,不多吗?”

“……”

“啧。”

周宴允把她一头黑发揉乱,倒是也没生气,反而勾着唇笑一声。

“真是个没良心的小姑娘。”

“这就嫌哥哥老了。”

——

次日。

闹钟一响,江梨初就爬了起来,毕竟第一天去新学校,不能迟到,要留个好印象。

房间里配有卫生间,她刷完牙,刚挤了洗面奶,有人敲门。

“小梨初。”

男人可能刚睡醒,一贯懒散的嗓音透着几分低哑,“起了没?今天要去上学,张姨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江梨初知道张姨今天过来,但没想到这么早,竟然连早餐都做好了。

“哥哥,我正在洗脸,马上好。”

“好。”

等江梨初下楼的时候,周宴允已经坐在餐厅,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坐下,“哥哥,你怎么比我起的还早。”

“这不是要送某个小朋友上学吗?”男人挑挑眉,喝了口牛奶。

江梨初囧了一下,“你不是也要上学吗?”

“今天上午没课。”

江梨初顿时露出羡慕的神色,大学就是好,没课了就不用去。

但又转念一想,他明明没课,可以多睡一会儿,为了送自己去学校还是早早就起来了。

想到这里,江梨初说:“哥哥,之后你没课的时候,就不要特意起床送我去学校了,我自己坐公交就好。”

今天就算了,反正他也起来了,而且她第一次去学校,在这边又人生地不熟。

“再说吧。”

这时张姨从厨房又端出来一杯牛奶,放到江梨初面前,“梨初小姐……”

喊出这个称呼后,张姨可能才想起她之前说过不用这样喊,于是又改了口。

“安安,少爷特意吩咐的,给你的这杯牛奶加热一下。”

江梨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周宴允,男人已经解决了早餐,正抽了一张餐巾纸擦着嘴。

有什么温烫的东西涌进心脏。

她朝张姨甜甜一笑,“谢谢张姨。”

第9章不然哥哥直接去逮你

启明中学离周宴允的公寓不远,开车十来分钟。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会经过北宜大学的正门。

江梨初看见“北宜大学”几个烫金大字,莫名有些兴奋,“哥哥,这就是你学校吗?”

大概是关于他的事情,她总会下意识地关注。

所以看见他的学校,竟然也忍不住雀跃。

“嗯。”周宴允注视着路况,低低地道:“这是我们学校大门,还有个小西门几乎正对启明中学。”

江梨初微微睁大眼睛,“啊,这么近的吗?”

他们的学校离得很近。

明明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心里还是会忍不住欢喜。

“是啊。”周宴允偏头看她一眼,眼底有点逗弄的笑意,“所以在学校乖一点,不然哥哥直接去逮你。”

江梨初:“……”

她努努嘴,“我很听话的,一定好好学习。”

“啧,我们小梨初就是乖。”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启明中学,周宴允找了个地方停车,“第一天来新学校,害怕吗?”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江梨初摇了摇头,眨着眼睛说:“小场面。”

周宴允本来还有点担心,看她这样,桃花眼里忍不住蓄了笑意,“那就行。”

两人下了车,周宴允帮她拎着书包往学校里走。

“你穆清伯伯有个女儿,跟你同岁,叫周恬。”

周宴允领着她,一边往办公室的方向走,一边仔细地嘱咐着:“老头给你办的转到她的班里,哥哥已经交代过她,让她多照顾你。”

老大周穆清的女儿,也就是他的亲侄女。

之前江梨初也是听张姨说过的。

“哥哥,我和她同岁。”江梨初提醒他,“我不用照顾的呀。”

听他的语气,就像是自己比周恬年龄小一样。

她总觉得周宴允把她当成了什么都不懂不会的小孩。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弹了下她的脑门,笑的懒散,“这不是怕你刚来新学校不适应?”

“……”

“好吧。”江梨初点点头,软声说:“让你操心了,哥哥。”

周宴允啧了一声,“哥哥现在养着你,当然要操心。”

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

“放心,周恬怕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着你。”

江梨初:“……???”

下课后,班里一个男生过来敲了敲江梨初的桌子,“同学,说一下你的衣服码数。”

“啊?”江梨初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抬起头。

男生脸上没什么表情,站在她和周恬的桌子旁,个子挺高,眉目偏冷清,唇色很淡,属于清冷挂长相。

他补充一句,“班主任让我去帮你领校服。”

“这是季修然,我们班班长,常年稳坐年级第一。”周恬在一旁解释,她仰头看了季修然一眼,还特意挑着眉又加了一句,“也是我喜欢的人。”

江梨初眼睛睁大。

同龄人中,她还是第一次见在当事人面前,明目张胆地承认喜欢的。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有了喜欢的人,一般也就跟好朋友讲讲。

又或者是像她一样,偷偷藏在心里,只敢在日记本上留下点痕迹。

周恬这样直白,不免让她有点惊讶。

季修然却没理会周恬,而是又对江梨初重复了一遍,“你穿什么码数?”

“S码就好。”江梨初回过神来,礼貌道谢,“谢谢,班长。”

季修然嗯了一声,视线这才转到周恬身上。

他漆黑的眼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清冷的嗓音中听不出什么情绪,“周恬同学,以后请注意你的言辞。”

“我的言辞怎么啦?我本来就喜欢你啊。”周恬弯着眼睛看他,她是那种带了几分妖艳的长相,笑起来显得艳丽,“哼,好歹我们从小就认识,你就对我这么冷漠。”

季修然神色顿了一下,皱着眉,薄唇吐出几个字,“不害臊。”

才转身走了。

周恬望着他的背影,虚挥了一拳,冷哼着,“拽什么拽哦,姐姐早晚拿下你。”

江梨初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忍不住脑补了一段明艳撩人大小姐和清冷克制学霸的爱情故事。

“厉害啊。”她朝着周恬竖起一个大拇指,想了想,软声道:“为爱冲锋的勇士。”

周恬从桌屉里拿出来个小化妆镜,对着镜子涂着唇膏,不以为然地说:“喜欢一个人有什么厉害的?撩到手才厉害。”

“噢,好像也是。”江梨初赞同,至少她就没那个胆子。

毕竟她喜欢的人……是只能藏在心里那种。

周恬涂好唇膏,忽然凑过来,“梨初,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

江梨初脑海里瞬间闪过男人那张笑的妖孽慵懒的脸。

大概是见她没说话,周恬肩膀撞了撞她的肩膀,笑的一脸意味深长,“看你这样,一定是有咯?”

“嗯。”江梨初承认了,但想了想,慢吞吞地道:“但是是暗恋。”

周恬长长地哦了一声,“那是你以前的同学?”

江梨初含糊地应了一声,立刻转移话题,“周恬,下一节下课,你能不能带我去办饭卡?”

“好啊。”

见周恬也没再多问,江梨初慢慢松了口气。

她喜欢周宴允。

从十二岁情窦初开的时候,那时他十八岁,已经成年。

现在,她十五岁。

他二十一。

说出来,别人会觉得她有毛病吧?

——

江梨初中午在学校吃的饭,从餐厅出来,跟着周恬一起去逛学校的小超市。

女孩子的友谊来的很快,两个人挽着手。

“我请客。”进了超市,周恬大手一挥,“随便拿。”

江梨初连忙摇头,“还是我请你吧,刚才午饭就是刷的你的卡。”

她已经办了饭卡,但刚才吃午饭时,周恬非一起帮她刷了。

“你带钱了吗?”周恬说:“学校超市只收现金。”

学校是不允许学生带手机的,不过很多学生还是偷偷带,只要不被老师发现,不要上课玩,基本不会管。

小说《乖,哥哥亲一下》 咬一口小月亮第14章 试读结束。

《乖,哥哥亲一下》网友点评

心欲静而疯不止:这本小说只能给99分,少一分是怕作者佚名骄傲,看着相当过瘾,能快点更新就好了,想继续看

情痴:《乖,哥哥亲一下》这部小说写的很生动有趣,正能量提示年青人爱情观点教育意义非常深刻,希望作者努力加油,作者你辛苦了,不要让后续拖得很久好吗?读者迫切心里希望作者能理解,再次感谢作者辛苦了。

文档下载:乖,哥哥亲一下知乎后续免费试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05-04 12:30
下一篇 2023-05-0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