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楚云梨边寂》楚云梨边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以现代言情为题材的《楚云梨边寂》,是一部讲述了主角楚云梨边寂之间故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的作者是楚云梨,内容介绍:边寂默默的吃着,一只手看着手机,发消息来慰问他的人非常多,他也懒得看。然后无意中一抬眼,看见……

以现代言情为题材的《楚云梨边寂》,是一部讲述了主角楚云梨边寂之间故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的作者是楚云梨,内容介绍:边寂默默的吃着,一只手看着手机,发消息来慰问他的人非常多,他也懒得看。然后无意中一抬眼,看见……...

楚云梨边寂

《楚云梨边寂》小说试读

楚云梨一个人睡,床铺都是整整齐齐的,边寂从床上捕捉到了淡淡的楚云梨的味道。

比起睡觉,他现在更想干的是楚云梨。

这大概是男人的通病,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睡老婆。

楚云梨这会儿在,他肯定要好好欺负她的。

边寂想的有点燥热,就把睡衣给脱了。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还是先给楚云梨发了消息:【我回来了。】

楚云梨:【嗯。】

边寂:【我先睡一觉,睡醒了就去接你。】

这句话楚云梨没有回复,但上一秒她还在回消息,应该是看见了的。大概是开会,或者手头有事,没有空回。

他也没有在意,这会儿是彻底准备睡觉了。

一直到楼下的开门声吵醒了他。

边寂以为是楚云梨回来了,懒洋洋的看了眼时间,才下午四点,今天下班倒是挺早的。他翻身起来,光着上半身下了楼,说:“晚饭别准备,我什么都不想吃。先上楼办事。”

温湉抬眼看去,先看见的是他保持良好的身材,再偏移,就看见他白白的睡裤上,那的痕迹格外明显。

她在国内上大学那会儿,室友就跟她一起讨论过边寂的本钱,当时她被说的面红耳赤。只不过,她一直没机会跟他发生什么。

温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阿劲,是我。”

边寂听见这个声音,猛的抬起头,表情微变,然后立刻回房间把衣服给换了,下楼时皱着眉,说:“怎么是你?”

仔细听去,他的声音里有点不耐烦。

温湉小声道:“今天我在医院照顾我父亲,听阿姨说你今天回来,就顺道来看看你。”

“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边寂冷声说,“温湉,你懂不懂什么叫私闯民宅啊?”

这要是让楚云梨看见……

边寂眉头拧得越来越死,烦躁的说:“你赶紧走。”

温湉道:“阿劲,钥匙是阿姨给我的,她让我有空多过来转转,冰箱的水果是我买的。”

“温湉,你是不是有病?”边寂冷道,“我越拒绝你,你非要往我面前凑?我几次跟你说过了,我跟你再没有可能,你听不懂人话?需不需要我给你找个翻译?”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陆母走了进来,她看了眼温湉,道:“你父亲那边别让你妈一个人守着了,你还是先去医院帮帮忙。”

温湉乖巧的说了声好,然后转身走了。

边寂这会儿脸上仍然是一脸不悦,他坐在沙发上,不悦道:“妈,这套房子是楚云梨的。”

“最近国外怎么样?这回回来又待多久?”陆母没跟他聊温湉的话题。

“国外那边上个星期的项目昨天弄完了,这回的假期应该比较久,一个星期至少了。国外那边给我管得还挺有起色,过段时间让我爸给我弄回来吧,我想空降个高层。”边寂随口道。

“你之前在国内不也是高层?”

边寂往沙发上一靠,懒洋洋的道:“之前那高层也是小高层,真正的话语权才多少。跟我爸办公室都还不在一层楼呢。不然你以为我去国外做成绩干什么,就是想让人家服我。”

陆母欣慰道:“你爸也说你在国外那边干得不错,之前让你创业,都是小打小闹做点生意,这回听说几个项目,你都干得挺漂亮。今天晚上回去吃饭,到时候和你爸商量商量调回来的事。”

边寂道:“爸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跟徐横山动手,那边不是这几年挺颓,应该挺容易占便宜。”

陆母解释说:“徐横山手里,握着点你爸的事。你爸得给他几分面子。他对嘉南好,也有几分徐横山的原因。”

“什么事?”边寂说。

“都是上一辈老事了。”

边寂便没有多问,只是看了几眼时间,等到了四点半,就站了起来,要往外走。

陆母有些奇怪的说:“你这是要去哪?”

“嘉南姐要下班了,我过去接她。”

陆母的目光闪了闪,说:“阿劲,不用去了。”

119

边寂回头看了陆母一眼,道:“我不累,我看她车库里的车没开走,省的她自己打车回来。”

陆母迟疑了一会儿,说:“前段时间,因为温远辉的事情,我跟楚云梨姑姑,闹得不太愉快。你让我官司的事情别插手,妈也就没插手,毕竟我知道你跟嘉南,感情不深,但对她也是有些徐习惯的。后来妈看温远辉在里头挺苦,他又是温湉父亲,我就把他给捞了出来。”

边寂意味不明道:“这事我听说了,在您印象中,楚云梨姑姑那人确实泼辣难缠。”

陆母斟酌了片刻,叹口气道:“这事可把徐英芝给气到了,她非要让嘉南跟你离婚。”

边寂脸色猛的变了,很是难看。

陆母没注意到他的表情,继续说:“要不干脆离了吧,我看温湉这孩子最近是认真在追求你,你也别跟她倔了,一直倔着感情就没有了。妈现在赞同你们在一起,以后也绝对不会干涉你。嘉南那边,你也愧疚,妈到时候多给她两套房。”

她再次叹气说:“这件事情,本来早就要告诉你的,但你前几天那个项目急,妈就暂时没说,省的你分心。”

边寂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冷淡的开口说:“徐英芝是不是有病?她不高兴了就非要我和嘉南姐离婚,这是一个姑姑能做得出来的事?亲姑姑一心就想着毁姻缘?”

陆母微微蹙起眉,道:“阿劲,也不是只是徐英芝说的,我问过嘉南了,她自己……也是这个意思。”

边寂怔住了。

他先是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然后感觉一阵心寒,随即冷静的否认说:“不可能,我刚刚还给她发信息,告诉她我回来了,她也是照常回应我的,并不像一副要跟我离婚的样子。”

“没有,确实是嘉南亲口跟我说的。”陆母终于有点不安,害怕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她说,“离婚这件事,是妈跟她在咖啡厅里谈的,她还要了妈给的支票。”

边寂心里发冷,想起她这段时间,对他越来越疏离,大部分时候跟他说话,都是敷衍的哄。他不满、跟她发脾气,她也没有改,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冷淡。

原来真的是已经做好打算跟他一刀两断了。

一刀两断,还需要维系什么感情?

“您给了她多少?”边寂听见自己冷静的问,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会儿语气里带着山雨欲来的冷意。

“五百万。”

边寂就笑了:“就五百万啊?您再给点吧,这样显得您儿子真不值钱,我好歹陆家独生子,就给五百万分手费?”

陆母迟疑了片刻,说:“你想给她多少?”

“我想给她多少?”边寂冷冷的笑了笑,质问道,“我跟她在一起的小半年时间里,有没有跟她提过分手?我有没有在您面前说过半句我跟她过不下去了?都没有。所以您怎么会觉得,我迫切的想跟她分开?”

陆母被问的哑口无言,心也不停的往下沉,脸上的表情也是格外的难看,“阿劲,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想离婚?”

“我要是想离,您觉得需要拖到现在么?”边寂面无表情道。

但凡有半点想离婚的念头,他有一百种离婚的手段。他这会儿什么也不想说,懒得给陆母解释,只想赶紧先找到楚云梨。

边寂跨出家门的那一刻,陆母就有些脱力的坐在了地上。

怎么事情会跟她想象中,出入这么大?

他不是喜欢温湉么,不是在跟温湉赌气?

他俩不是才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么?

陆母却想起,边寂生日那天,对温湉冷淡的说:“我不会系其他女人给我的领带。”

他对温湉也很冷淡,并不热络,甚至饭吃到一半,就走了。

一直开口说话的都是温湉,一直都是她说,阿姨,阿劲还在生我的气,不过我会哄好他的。

陆母突然想起一个细节来,自家儿子跟楚云梨结婚到现在,戒指也一直是戴着的,从来就没有摘下来过。

她隐隐觉得戒指有点眼熟,想起什么来,连忙给边寂的助理打电话。

那头电话接的也很快,客气礼貌的说:“陆夫人,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

陆母道:“阿劲跟嘉南的结婚戒指,是在哪儿订的?”

助理道:“是在国外订的,排队就排了一个月,而且只能本人持身份证去排。小陆总怕错过了,天天自己在等着。本来是算好日子回国的,能在婚礼前一个星期赶回来,后来因为戒指的排单,又拖了十来天。”

助理想起那一幕,又觉得挺心酸的,“所有人都是小夫妻俩一块排的队,只有小陆总是一个人。他总是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看他们成双成对,一般都是默默的看着,但这种时候就会异常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陆母绝望的闭上眼睛。

原来真是她理解错了。

她自以为很了解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她并没有那么了解。

……

120

这个季节的a市,总是时不时的会飘上几滴小雨。

边寂出门的时候,是没有带伞的,以至于后面他都淋着。

这会儿他在楚云梨的学校,正在往楚云梨办公室走去的路上。因为下雨的缘故,路上这会儿一个人都看不见。这一段路也很长,需要走很久很久。

边寂这会儿觉得这条路比以往都还要长,他想尽快赶到楚云梨办公室,可是走了很久也没有到,等到好不容易走到电梯间,身上已经湿透了。

叶晨曦现在大四已经结课了,基本上是很难得回一次学校,今天要不是回学校打印成绩单,她是不会回来的。她拿着成绩单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边寂一副狼狈的模样。

她愣了一下,却对他没有好脸色。

楚云梨跟他感情不和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而且他不帮楚云梨老师的姑姑,而跑去帮前任的父亲,没有一个人能受得了这种事情。

更何况,明明答应好的让楚云梨姑姑胜诉,可温远辉依旧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这胜诉了又有什么意义?

反正叶晨曦是知道,他对温湉有多真心了。楚云梨跟他分手,她高兴得不得了,这么一个好女人,就不应该被人活活糟蹋,而是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楚云梨是叶晨曦见过的长得最好的女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还是一个知识分子,这样的女人,就算离婚了,也不可能没人要的。就算跟楚云梨说的那样,在她那个圈子里不好嫁,可是世界上又不只有她圈子里有男人。

总会有眼光好的、对楚云梨好的男人的。

所以叶晨曦的视线,只是在边寂脸上,冷淡的扫过去。

边寂却是立刻认出了她,连忙把她给喊住了:“叶晨曦?”

“有事?”她语气不善。

反正他现在又不是她老板,她也不是他员工,不需要对他客气。哪怕是,她为了她心爱的徐老师,也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

边寂说:“楚云梨在哪?现在在不在办公室?”

叶晨曦笑了笑,说:“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温湉的,她最近倒是经常来学校,老师都跟她很亲近,真是沾了你们陆家的光,人家温湉现在不仅是学霸,温家还是有钱人家,温湉妥妥的学霸白富美啊?”

边寂皱眉道:“我不找温湉,我找楚云梨,我跟她有误会,我想跟她解释清楚。”

叶晨曦道:“你要找她,来学校也没用,她已经离职了。因为不想见到你,她连学校都不想呆了。”

边寂冷冷的看了叶晨曦好一会儿,并不相信她的话。

这小姑娘,一直就没有盼着他跟楚云梨好过。如果不是因为楚云梨在背后护着她,他早就让她尝尝什么叫苦头了。

这一眼,看得叶晨曦心里发毛。只不过她依旧倔强的说:“导员姐姐那么那么好,你不珍惜,你活该。”

她说完话,就拔腿往外跑。

边寂这会儿无暇顾及她,开了电梯,直直朝楚云梨办公室走去。

他打开办公室往里头看的时候,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但是这里面没有楚云梨。她的位置,不仅不是空的,上面还坐着个陌生人。

边寂皱着眉抬脚走过去,揪着坐在楚云梨那个位置的男老师的衣领说:“我老婆呢?你坐在她的位置上干什么?”

他冷着脸时,整个人看上去就会很凶,男老师见他这幅状态,有点害怕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于是老老实实的说:“这个是我的位置。”

“学校我来了这么多回,楚云梨坐哪我会不知道?”边寂坚持道,“这就是楚云梨的位置。”

旁边的其他同事帮腔道:“陆先生,徐老师前段时间已经离职了,现在这个位置,确实是这位新老师的。”

边寂顿了顿,往位置上看去,果然楚云梨的东西都不见了,那只粉色的保温杯,那几本她经常动手翻看的历史小说,还有她的坐垫,通通都不见了。

“陆先生,你没事吧?”旁边的老师担忧的说,“你是不是和徐老师吵架了?不要担心,徐老师脾气这么好,你多跟她解释解释,她肯定会原谅你的。”

边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学校离开的,回到车上以后,他整个人就有些出神,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给楚云梨打电话了。

电话嘟嘟嘟的响着,一遍又一遍,但是电话那头的人都没有决起。

边寂只好点进微信,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跟她打。

【老婆,你在哪?】

【你接下我电话好不好?】

【我们聊聊。】

【我回国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就不出国了。】

【老婆,你可怜可怜我。】

【……】

只不过,所有的消息,同样没有得到回复。

边寂深吸一口气,重新找人。平常楚云梨喜欢去的书店,餐馆,以及一些娱乐场所都找了个遍,可是依旧都没有看到人影。

当边寂一头窜进和楚云梨去过的酒吧的时候,陆母在他身后拦住了他,她也是找了人打听,才知道他来了这里。

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头发也因为雨水,这会儿还是一撮一撮的,陆母很少见到他这幅狼狈样,难免有点心酸。

“阿劲,别找了,我打听来,嘉南是出门旅游去了。”陆母叹着气道。

边寂这一天忙着找人,显然都忘了,还可以花人力、物力去找。他抹了把脸,说:“她去哪儿了?我让助理买机票,我过去找她。”

陆母摇了摇头,道:“这回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了。”

边寂不信这个邪,自己几乎是立刻联系了人去找楚云梨。只不过,到底是没有打探到她的航班或者高铁之类的信息,显然她不是乘坐这些交通工具出门的。

……

徐英芝是睡到半夜,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徐横山很少回来住,自然不可能是他,晚上这个点,一般不会有人来找她。

“谁呀?”徐英芝揉着惺忪的睡眼下了楼,透过猫眼,在看到门外的边寂时,愣了一下。

121

不过徐英芝随即像是没听见一样,回到房间继续睡觉,甚至把耳塞给戴上了。

徐横山跟陆家还有合作是一回事,但是,她现在是不会搭理陆家的,甚至到了看见都碍眼的地步。

至于边寂、陆母的微信,徐英芝那更是早早删了,现在边寂想联系她,恐怕都没办法。

徐英芝这晚算是睡了一个不错的觉,第二天八九点起了床,打开家门时,没想到边寂居然还在。

她脸上扯出个讽刺的笑容来:“小陆总还来我这儿干什么?”

边寂抬脚垮进来,道,“姑姑好,您知不知道嘉南姐在哪?”

这可是边寂第一回对她这么客气,大部分时候,其实他都是不太瞧得上她的。只不过这也是因为,在他看来,徐英芝对楚云梨,着实算不上好。

“楚云梨自己出去旅游了,去了哪,我没有多问。”徐英芝懒懒的坐在沙发上,也不喊他入座。

边寂的语气冷了点,勉强忍耐说:“她一个女人出门,您就这么不闻不问?遇到了危险怎么办,谁负责?”

他就差没说她不称职了。

徐英芝讽刺的意味更明显了,开门见山道:“这说的跟她在你身边,被护得多好似的。说起来她嫁给你日子叫好过么,你常年不在国内待,哪个不是说你出国追心上人去了。你妈也天天帮着个外人刁难她。说实话,过着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单身着好。”

她顿了顿,又说,“既然她不想跟你过了,成全了你跟温湉,你以后就也别再打扰她了。”

边寂的火气跟不安勉强被他给压下去了,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要跟嘉南姐离婚,我娶她回家,不是为了跟她离婚的。希望姑姑别在我们之间煽风点火。”

“我可没有煽风点火。”徐英芝道,“你以为我能做主嘉南的事情?离婚这事,是经过她自己首肯的,就是她自己的意思。”

边寂听到这句话,心里压抑的厉害,那种不安跟找不到他的无力感,让他这会儿整个人都是飘着的,不踏实。

他忍耐了半天,才道:“温远辉的事情我跟您道个歉,还有我妈几次跟您吵架,我也在这里跟您道个歉。我来就是为了跟您表达我的态度的,我妈同意离婚,跟我无关。我自己没有半点离婚的想法。”

徐英芝冷眼看着他。

他不想离婚有什么用,楚云梨已经心寒了,再和好,那也是有缝的玻璃了,不堪一击的很。

边寂没有在徐英芝那里待多久,就被她赶出来了。

小说《楚云梨边寂》 楚云梨边寂第24章 试读结束。

《楚云梨边寂》网友点评

空城仅有旧梦在:《楚云梨边寂》这篇文非常让人上头,作者文笔蛮好,文风流畅,剧情也非常精彩。文也不是太长,我是一口气看完的。非常推荐一看。

空城仅有旧梦在:《楚云梨边寂》是我读的第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取材新颖,全文节奏快,楚云梨边寂之间的故事实在太精彩了,推荐!

文档下载:完整版《楚云梨边寂》楚云梨边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05-13 11:36
下一篇 2023-05-13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