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叫邢溪薄彦之宋悦的小说

热门小说《爱你言不由衷》由辛芷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邢溪薄彦之宋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1章薄彦之原本是想要惩罚惩罚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结果发现原本被他困在沙发里的邢溪好像停止了挣扎的动作。他怔…

爱你言不由衷

《爱你言不由衷》小说试读

第11章

薄彦之原本是想要惩罚惩罚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结果发现原本被他困在沙发里的邢溪好像停止了挣扎的动作。

他怔了一下。

“邢溪?”

怀里的女人毫无反应,脑袋都是微微垂下的。

薄彦之那时候还以为是她在故意用这种方法跟他耍的计谋,可在看到她裤子上血迹的时候到底还是绷住了自己的表情,全身上下都有片刻的呆滞和木然。

傅殷时原本是在外面等的。

可就在自己无聊刚刚点燃一支烟的时候,就看到包厢里的薄彦之抱着怀里的女人直接就冲了出来,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

旁边的男人微微皱眉,朝着傅殷时睨了一眼,“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

他漫不经心地弹了弹烟灰,说话的声音都带了几分明显的淡然,“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薄彦之可是说过他对女人从不动心的。”

应该说……

在薄彦之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喜欢这两个字。

更别提爱了。

因为在整个薄家人的眼里,全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划分在明面的利益之上,而婚姻只不过是强强联合的锦上添花,无关情爱。

毕竟当初的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就是这样的存在。

只不过……

有些事好像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那个一开始在女人这方面从来不曾伤心的男人,好像在跟邢溪结婚之后,发生了一些改变。

而这种改变,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

医院里。

宋容安原本是在旁边戴着帽子等着,直接就给之前自己医院的人发了一条消息,「关于邢溪身体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找人瞒住,永远都不要让薄彦之知道。」

发完,才微微勾起了唇角。

薄彦之在病床前问了医生的情况,可对方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就笑了笑,“邢小姐的身体状况很好,就是突发性的晕厥,过段时间就好了。”

“是吗?”

薄彦之的眉都是微微皱着的,“可她的裤子上有血。”

“这是正常现象,一般流产之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流血,只要注意着点休养一段时间,基本上就恢复正常了。”

恢复正常。

医生在走出来之后,心惊胆战的同时到底还是摸到了自己刚才做过检查报告的单子,在看到上面写的病症的时候,莫名心惊胆战。

薄彦之那时候就在病床前,看着陷入昏睡的女人。

很沉。

可能是这段时间自己都没有怎么注意的缘故,那张平日里白净的脸蛋上此时此刻全都是孱弱到不堪一击的苍白,像是病入膏肓的女人。

他皱了皱眉,到底还是从病房里出来了。

原本在走廊拐角处的宋容安在看到他离开之后,才戴着帽子走到了病房里,看着那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几乎是控制不住地直接就扣在了她的脖颈上。

微微用力。

邢溪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可那时候还在昏迷的状态,呼吸也开始变得微弱,期间不知道有哪个小护士过来,看到她之后手里的托盘瞬间就掉在了地上。

宋容安吓了一跳,直接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来人……”

“闭嘴!”

她几乎是冷着脸直接就走过去捂住了小护士的嘴巴,“今天晚上这件事没有发生过,我也没有来过,你要是敢说出去,我要你的命!”

小护士也是胆子小,愣是什么什么都没敢说。

只是摸了摸邢溪的脉搏。

还在。

邢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她睁开眸的一瞬间看到的就是鼻青脸肿的余文洲。

“醒了?”

她指节微微蜷缩了一下,到底还是缓缓闭上了眼睛,“我是死了吗?”

“呵。”

男人直接轻轻笑了一声,“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好好活着,漂漂亮亮地活着。”

漂漂亮亮地活着。

邢溪有时候都在想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孽,才能阴差阳错嫁给了薄彦之,最后把自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而他还不肯离婚。

“余文洲。”

她闭着眼睛,到底还是轻轻地笑了,“以后我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再出现在我身边,我不想跟你交朋友了。”

那一瞬间,余文洲的眉心瞬间就拧了起来。

“邢溪,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邢溪放在身侧的指节微微绷紧,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平稳安宁的,“你如果还继续出现在我面前,我现在就出院。”

她不想在拉任何一个人下水了。

宋嵘已经死了。

要是余文洲真的再出了什么事情,她要怎么去跟余叔叔交代,又要怎么说服自己可以继续这样心安理得地活下去。

余文洲瞬间就知晓了她的心思,直接就站了起来。

“邢溪,你以为我余文洲怕这些吗?”

“是,你不怕。”

她微微睁开眸,直接就对上了他的眼眸,“可是余文洲,你不怕我怕。”

特别怕。

自从结婚之前宋悦离开之后,自从阴差阳错所有的事情都被拉在台面上之后,她的孩子都这样说没有就没有了,她不能再拖累别人了。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余文洲原本是不打算离开的,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只好离开。

因为……

原本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的邢溪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掀开被子就打算下床,他到底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好,我走!”

他的面色很冷。

邢溪在确定他走了之后,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有些累。

等到自己差不多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之后,才强撑着身体拔掉了输液的针,披了件衣服之后直接就拦着回到了她跟薄彦之结婚的薄家庄园。

她自从结婚后,在整个庄园里一直都是不怎么起眼的存在。

没有人在意。

可能是自己精神高度紧绷却又极度认床,索性就在那黑漆漆的夜色中摸到了卧室自己经常睡觉的床铺,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很累。

反正薄彦之从结婚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地方几次,就算回来了也基本上都是在隔壁次卧,所以这一年多也就只有这个地方算是短暂性属于她。

薄彦之原本是在睡着。

可因为自己睡眠一直都不怎么好,难得回来一次,等察觉到那身侧微微塌陷下来的床褥,几乎是本能地就皱了皱眉,结果就看到了身侧那蜷缩成一团的小女人。

长发挡住了大半张脸颊,看起来睡地很不安稳。

“……”

“邢溪!”

他皱眉的同时顿时都有些嫌弃,索性就直接站起身来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你不要给我装死,赶快起来!”

女人毫无反应。

可能是平常总是喜欢跟他唱反调的女人这会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息的玩偶娃娃,到底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邢溪?”

小说《爱你言不由衷》 第11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主角名叫邢溪薄彦之宋悦的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3-29 19:20
下一篇 2022-03-29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