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小说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佳若飞雪最新阅读

古代言情题材的小说《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是作者“佳若飞雪”精心编写的,该书中的关键人物是谢容昭谢修文,精彩内容介绍:他是知道方家行事张狂的,不就是仗着有人在朝中做官吗?就连知县大人也是对方家高看三分,他如今不过是一介平平无奇秀才郎,能有……

古代言情题材的小说《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是作者“佳若飞雪”精心编写的,该书中的关键人物是谢容昭谢修文,精彩内容介绍:他是知道方家行事张狂的,不就是仗着有人在朝中做官吗?就连知县大人也是对方家高看三分,他如今不过是一介平平无奇秀才郎,能有……...

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

《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小说试读

谢阿爷自无不应,二儿子虽然不讨喜,但是这处事周到细腻,非其它二子可比。

“放心,便是你母亲那里,我也暂时不会多言。”

其实,谢修文早就跟私塾说好了,这个月底结束后,他就会离开了,不过,他还是得留一手。

至于父亲跟母亲那里所谓保密之事,顶了天儿也就能瞒上十天八天罢了。

眼瞅着也快月底了,等到母亲知晓时,他应该已经去了府城,只是还要将家中安置妥当,免得妻女再被家人苛待。

谢容昭早上穿戴好了,就去问阿爹今日上山的事了。

谢容昭信心满满,她就不信谢容蓉能挖到灵芝,她就挖不到!

谢容蓉看谢容昭去了前院,便打开门进去,直接就奔着靠窗放的那张旧桌子去了。

这张旧桌子,还是用谢修文幼时的书桌修补后给谢容昭用的,很旧了,上面的漆都看不清本色了,虽然不值钱,但是这上面承载了父亲的幼年,所以谢容昭一直很喜欢。

谢容蓉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丢失的那些首饰,心有不甘之余,就想着再去她的床上翻一翻。

谢容昭的房间特别小,是以前家中的杂务间,窗子也很小,谢容昭的床也是以前长房那边换下来的,谢容蓉刚扶到床上,就有吱呀声响了起来。

到底是作贼心虚,这一响,谢容蓉就被吓了一下子,骂了一句晦气后,正想着继续,听到外面人说话声,无奈只得立马退了出去。

只是碍于时间太赶,所以谢容蓉并没有来得及把门锁上。

谢容昭回来后看到屋门微掩,锁也是开着的,心里就有了数。

果然,屋子里是一番被人搜捡过的痕迹。

谢容昭不声不响地拿了拧好的湿帕子,把自己的那个妆匣里里外外擦拭了一遍,随后又把桌面以及窗棂子都擦了一遍,务求干净无痕。

谢容昭把这一切都做好了,这才去墙角拿了自己的小铲子,还有她专属的小背篓,去找阿爹一起上山了。

谢容昭没忘了掏出自己先前藏好的钱匣子,要带过去给阿爹显摆一下呢。

大治朝的银钱管控比较严格,寻常人家基本上是接触不到金银的,主要流通货币就是铜钱。这也是为什么谢修然写下欠银五十两的条子后,竟想出把侄女送过去抵债的主要原因之一。

谢修然在欠条上写的是白银,那自然就要偿还白银,若是以铜钱相抵,则要看主家是否愿意,而且若是以铜钱还债,还必然得多付出一些对方才肯罢休。

一贯钱就是一千文,大概可换得一两银,这主要还得看粮价,银钱与铜钱的兑换,一般都是以粮价为基准的,并不是固定的。

一般百姓都会把钱用麻绳或者是棉绳穿起来,一百文穿成一串,叫一吊钱。

“不错,我们昭昭真是能干,竟然攒了这么多。这是特意拿来给我的?”

谢容昭奶声奶气地把钱往谢修文的方向推:“给阿爹,阿爹读书科考,以后当大官!”

这可是攒了将近一年的钱呢!

都是平时年节时外祖家长辈们给自己的红包,攒到现在可是不容易呢。

谢修文没错过谢容昭眼底那抹心疼,乐得哈哈大笑。

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有着一片赤诚之心,可是这一百文钱,对于一个五岁的幼童来说,攒起来可是相当费劲的。

“好好好,我们乖宝最好了!走,阿爹带你上山。”

谢容昭可是信心满满,挥舞着小拳头,小短腿捯腾得也挺欢实,但是没出家门太远呢,她就气喘吁吁了。

无它,个子太矮,体力太差,而且阿爹的步子又太大了。

谢修文听到了女儿的喘气声,这才猛地一拍额头:“是阿爹大意了,来,阿爹抱你上山。”

一大一小,慢悠悠地往山脚走。

路上偶尔遇到几个熟人,少不了要打一声招呼的。

谢容昭重活一回,自然也知道这嘴甜的好处,见到这些亲戚村邻们,自然是甜甜地叫上一声,那软萌萌的声音,再加上了可爱的笑脸儿,可是让大家伙觉得这孩子真懂事、真乖巧!

父女俩在山上转了大半个时辰,啥也没找着,他们两个当然是不可能上山来挖野菜的,最起码也得弄点儿药材或者是打只野鸡呀。

可惜了,谢修文没有打猎的技能,而谢容昭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一株值钱的药材,可不就有些心灰意冷了?

谢容昭叹了口气,小小年纪,这叹气的姿态一做,竟还有几分的可爱。她边走边想着怎么谢容蓉就那么好运,一下子就能采到灵芝,这真是镯子给她带来的好运吗?

谢容昭下意识去看自己手腕上的银丝缠枝手镯,心中生起几分怀疑,若真是这镯子带来的好运,那为何自己上山这么半天都未曾采到一株灵芝?

谢修文倒是不着急,他带着乖宝上山,主要就是为了散散心,也是想着让乖宝尽快地忘掉那些不愉快,他可不想自己一走,乖宝又被吓得生病了。

二人的目的不同,这心态自然也就不同。

谢容昭有些着急,没有银钱的话,就算是阿奶那里点了头,也定然是会碎碎叨叨,甚至是会克扣阿爹的花用的。她可不想让阿爹因为银钱不丰而断了科举之路,低头看了一眼那枚小镯子,右手探过去摸了摸:能不能改变命运,就看你的了!

谢容昭背着一个小竹篓,手上拿着一把较为小巧的铲子,这是阿爹特意为她打造的,不会特别锋利,割草尽够了。

“阿爹,这是什么?”

谢容昭虽然心有猜测,但是她现在毕竟年幼,总不能说连未曾见过的药材都认识吧?

谢修文牵着她的小手又走了几步,因为靠山吃山,这里大部分的农人对于常见药草都有一定的认知,而现在出现的这一株,谢修文不敢肯定,便小心上前,然后从篮子里拿出一把小刀,想着挖出来看看。

没想到,这次还真地是走运了!

谢容昭发现的竟然是一株天麻!

不,不是一株,而是一小片的天麻。

小说《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 第10章 走运了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全章节小说咸鱼爹靠重生锦鲤躺赢了佳若飞雪最新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12-01 11:53
下一篇 2023-12-01 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