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沈婳崔韫小说全文阅读

长篇连载小说《柔弱》让人看后爱不释手,出自实力派大神“温轻”之手,沈婳崔韫之间的故事让人移不开目光,详情:少年得了消息就从学院赶了过来,着一身浅色交颈襕衫,是最寻常不过的学子打扮。屋内奴才跪成一地,……

长篇连载小说《柔弱》让人看后爱不释手,出自实力派大神“温轻”之手,沈婳崔韫之间的故事让人移不开目光,详情:少年得了消息就从学院赶了过来,着一身浅色交颈襕衫,是最寻常不过的学子打扮。屋内奴才跪成一地,……...

柔弱

《柔弱》小说试读

沈薛氏笑意一顿,态度也冷了下来。

“你这是教我做事?她牙尖嘴利的,吃些苦头怎么了?沈瞿,你莫不是真当自己是他亲兄长了?”

沈瞿没说话,可他身后的小厮微微俯低身子,又将外头的风声重述一遍。

沈薛氏大怒。

沈瞿稍稍收敛了情绪:“这事已然栽了跟头,虽是家事,可难免让生意场上的人笑话。”

沈薛氏眉心一皱。她对沈婳本就积怨已久。

不就是缺了碳火,沈婳竟然借此将她一军。是她管家不严,疏忽才让沈婳钻了空子。这让她的脸往哪儿搁?

“那就更该狠狠的罚!流了血知道痛了,她也就老实了。”

沈瞿不动声色的觑了眼沈薛氏难看的脸色。

沈巍不贪女色,身边也就沈薛氏和柳姨娘一个妾室。这么多年,沈薛氏没有讨得沈巍的欢心,不是没有缘由的。

实在是蠢。

“不可。”

他温声提点。

“如今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沈家,在用度上,万不得亏欠她。”

沈薛氏不以为然,只当沈瞿过于谨慎:“将人拘在内院,任意发落,即便脱了一层皮,外头又怎会知晓?”

“她本就是个药罐子,就算人没了,又如何?”

沈瞿的耐心一点点消耗殆尽。

“阿娘许是不知,二叔同我留着她大有用处。”

做生意,哪有不同酒和色打交道的。

沈巍迂腐,他可不是。

一听沈瞿提及沈鹤文,沈薛氏有所顾忌的住了嘴。她气的胸口跟着微微起伏,可见不顺畅,也懒得对这半路来的儿子演饰慈爱。

沈瞿见状,这才满意。

他不愿沈薛氏坏了好事。

可同理,沈婳可以养尊处优,可不能在他面前过度放肆。

他眼底暗光浮现,却好整以暇的取过云雾糕,细细品尝。

而这边。

倚翠也领着牙婆子入府。

“走快些,莫让娘子等急了。”

“都是些眼高手低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只会得罪人,你是个聪明的,应当知晓如何处置。”

一听这话,牙婆当即笑成一朵花。

她做这一行官卖过了明面是正经勾当。游走于丰州大户人家。

倚翠这般提点,她当即应下。还不忘谄媚应和。

“这些奴才皮厚实,都是得狠狠**,我手下有一批老实听话眼里有活儿的奴仆,身世干净,也不会脏了娘子的眼,娘子若信的过我,我随时都可以将人送来。”

牙婆子眼珠子咕噜一转。开始打眼药。

“小的是头一遭做沈府生意,可厚道是出了名的,只可惜素来和沈府来往交易密切的是那个成牙婆,她啊,可不是什么好人。”

“年轻那会儿抢我男人,如今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安分整日穿的**。脸上粉脂都要一尺厚了。合着当自己未出阁呢。”

倚翠笑:“你做的可不是沈府生意,是我们娘子的生意。”

牙婆子微怔。自不管沈府内部的隙罅,很快笑开。

沈家再厉害,也不过区区商贾,她和知府夫人身边伺候的婆子私下有交情。知府买卖的生意可都是她办的,因此,也不怕得罪沈家的人。

还能恶心!那成婆子那条狗!

“您这是找对人了,只管放心,小的定将事情办的熨熨贴贴。”

守卫一个激灵,眼看着人走远了,连忙推出一个人上报吴管家。

“什么,你是说娘子要将人发卖了?”吴管家大吃一惊。顿觉不好。

这是要这般不给体面,明目张胆撤走沈薛氏的眼线?

“娘子的脾气实在是大。万事不计后果。只求自个儿顺心。”

他褶皱的脸犹豫一二,到底还是没敢耽搁,匆匆朝一处而去。恰逢和趾高气扬来禀告的徐婆子不期而遇。

那些奴才是沈薛氏送过去的,虽是沈婳院里的奴才,却不是沈婳的奴才。

沈婳擅自做主发落,可有将沈薛氏放在眼里?

————

雪非但不减小,反倒有愈下愈大的趋势,好似要将整个丰州铺满。

沈婳喉咙痒的厉害,又干又燥。

她低低的咳着,脸色愈发煞白。倚翠端了杯热茶奉上。轻轻拍抚沈婳的背,也不曾让她缓解一二。

沈婳将头抵在倚翠身上,平复呼吸。

倚翠细细道:“已照娘子的吩咐,寻了住在东巷寿衣铺附近的这个牙婆。她在外头候着。也故意在守卫面前留了话。”

有心之人自会将话传到沈瞿耳里。

沈婳点点头:“整个府邸,除了你,旁的我全信不过。可院子大,若不借机准备下人,只怕凝韵院会再塞人过来。”

她忍着难受,由着倚翠扶出去。

“给娘子请安。”牙婆连忙上前行了个大礼。却不动声色的打量。

沈家娘子身子不好,整个丰州都清楚。眼前这人,气若游虚,走三步喘四声。

再看边上那些没规矩的奴才,是根本没将沈婳放在眼里。就差将蔑视二字写在脸上。

看来,外头的传闻是真的。

牙婆暗自腹诽,却不敢多看。

众多奴才相互推搡,最后推出一人。

“我们的卖身契在夫人手上,徐婆子已去请了。娘子故意来这么一出,意图将我们个个吓坏胆子。您虽说是主子,但还得跟着章程办事。”

沈婳清浅一笑。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她就怕沈薛氏不来。

沈薛氏蠢,可那沈瞿最注重名声。

倚翠搬来椅子伺候沈婳坐下:“卖身契待会交到你手上。晚些记得再送些本分的奴才过来。价钱好商量,娘子满意了,后头赏银也不会缺了你。”

说着,她取出一锭金子。送到牙婆面前。

分量重的牙婆眼睛都亮了。

“是是,小的晚些就送些人来由娘子亲自物色。”

牙婆把金子一塞。双手插腰,拔高嗓音冲那些人嚷嚷:“啧啧啧,一个**奴才也敢如此放肆,小的就说那成牙婆不会管教,竟还敢送到贵人眼前。”

她沾沾自喜,今日一出沈府,就放出风声。看看那些大宅院里还有几户人家敢和成牙婆交易。

一切打压成牙婆这老东西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娘子您菩萨心肠,舍不得罚以至于手下的人才敢这般叫嚣。”

牙婆:“就这些货色,我领回去几顿鞭子下去,出血了,知道疼了,不出几日,保管听话。”

会说话就多说些。

沈婳对上她的眼。

幽幽道:“那你可不要手下留情。”

小说《柔弱》 第8章 那你可不要手下留情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柔弱》沈婳崔韫小说全文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12-01 12:24
下一篇 2023-12-01 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