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定珠萧琅炎小说无广告阅读

她功成身退,禁欲皇帝杀红眼以其扣人心弦的情节和独特的风格而备受赞誉,由我吃饱饱精心打造。故事中,沈定珠萧琅炎陷入了一个充满危险和谜题的世界,必须借助自身的勇气和智慧才能解开其中的谜团。沈定珠萧琅炎不仅面对着外部的敌人和考验,还要直面内心的挣扎和迷茫。通过努力与勇往直前,沈定珠萧琅炎逐渐找到了答案,并从中得到了成长和启示。宁王府的两个郎中,给沈定珠诊脉的时候,瑟瑟发抖。床上的绝色女子闭着眼,睡得不安稳,梦中还流下两道清泪,貌若白牡丹沾雨,脆……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世界。

她功成身退,禁欲皇帝杀红眼以其扣人心弦的情节和独特的风格而备受赞誉,由我吃饱饱精心打造。故事中,沈定珠萧琅炎陷入了一个充满危险和谜题的世界,必须借助自身的勇气和智慧才能解开其中的谜团。沈定珠萧琅炎不仅面对着外部的敌人和考验,还要直面内心的挣扎和迷茫。通过努力与勇往直前,沈定珠萧琅炎逐渐找到了答案,并从中得到了成长和启示。宁王府的两个郎中,给沈定珠诊脉的时候,瑟瑟发抖。床上的绝色女子闭着眼,睡得不安稳,梦中还流下两道清泪,貌若白牡丹沾雨,脆……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世界。...

她功成身退,禁欲皇帝杀红眼

《她功成身退,禁欲皇帝杀红眼》小说试读

第5章

沈定珠道了谢,拿掖在衣服里的手帕围在面上,只露出一双清澈雪光般的美眸,将披帛搭在胳膊上,便径直下了马车。

她顺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也不知徐寿给的是哪个府邸的,总之肯定不是宁王府,一旦她被人捉住,也不会牵扯到萧琅炎身上。

皇后的生宴在御花园旁边的交泰殿举办,宴前,皇后恩准来参宴的宾客在御花园游玩赏景,被众人视为天恩优待。

沈定珠低着头走进去,已经听到花园里笑声热闹,人影绰约,处处景致四周,都有宾客相聊甚欢。

为了避开熟人,沈定珠抄小道,从御花园里的一座假山中穿过,她得找个合适的地方,观察萧琅炎在什么位置。

刚出假山,右后方走来一批人,她急忙退回假山里藏住身形。

几个王爷相伴,谈吐甚欢,个个衣着华丽,气质非凡。瞧见几个眼熟的面孔,沈定珠又朝后缩了缩身子。

王爷们正说到沈家之事——

“只可惜了沈定珠那等绝色,我听说她被充为军妓,本安排人去救她,谁知竟没有所获,美人就这样下落无踪了。”说话的是宣王,在皇帝的儿子中,排行第二,萧琅炎是老五。

宣王好色无能,人尽皆知。

有人笑:“二哥府中美妾无数,怎么还惦记着一个罪臣之女?就不怕真的要走了,父皇怪罪?”

宣王解释:“按我们晋朝律法,凡充入军营女子,若有良家愿意为她赎身,皆能脱罪,原想将她接进府做个艳妾,只可惜啊,沈定珠无福,遇不到本王了。”

众人哄笑着走远。

待他们离开,沈定珠帕子下的一张芙蓉面气得发白,骂出一句:“短命的淫棍!”

前世,宣王寿命不长,真是活该。

此时人少,沈定珠轻车熟路地走到太液池边,借助层层密密的杏子林掩盖身影,水上风来,冻得人指尖发凉,怪不得宾客不愿往这里来。

她朝前看去,斑驳的树影前,竟见萧琅炎的身影,已经在那里了,而他面前,站着一个云袄墨绿披氅的女子,女子低着头抹泪,悄悄啜泣。

是傅云秋!

沈定珠一眼就认了出来,她来迟半步,他俩还是见上面了。

傅云秋哭得梨花带雨,不知在说什么,萧琅炎看着她,面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更要命的,是沈定珠看见,远处的镇湖石后,一个宫女正探头探脑地看着萧琅炎和傅云秋的方向。

糟了,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

“王爷!”沈定珠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朝着萧琅炎喊了一声。

萧琅炎和傅云秋同时看来,沈定珠指了指镇湖石的位置,那大宫女见被人发现,立刻转身就要跑回交泰殿去。

沈定珠顾不得许多,提裙就追,她得阻拦这件事,才有资本跟萧琅炎谈条件!

傅云秋脸色已经白了。

“我们被人瞧见了?”她目光惴惴不安,“方才那个婢女,是沈定珠吗?为何身影如此熟悉......”

萧琅炎眼中遮云盖雾一般,唯有深沉的黑:“你先回交泰殿。”

之后,就匆匆赶去沈定珠的方向。

而沈定珠已经追上了宫女,她情急之下,直接从后将其扑倒!

一同摔在地上的痛感,让沈定珠疼得低呼一声,那宫女竟然立刻大喊小叫起来:“来人啊,杀人了!”

沈定珠见她惊叫不停,一双美眸泛起心狠的冷色,她抄起一旁地上的石头,“砰”地一下砸中宫女的额头。

宫女惨叫的呼救声戛然而止,霎时昏死过去,额头上逐渐蜿蜒出一条鲜浓的血流。

沈定珠余光看见有身影过来,顿时如猫儿般横去警惕的目光。

幸好,来者是萧琅炎。

她拍着裙子站起来,指尖还有一丝颤抖,但声音早已四平八稳:“摘星楼就在附近,宫人都在交泰殿里忙碌,我们先将她抬到摘星楼,宴后再做打算。”

萧琅炎不动弹,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昏死过去的大宫女。

“为何要帮我?”他问。

沈定珠没想到他此刻还有这样“审问”的闲情逸致。

她绝美的面容透着平静:“因为我需要王爷帮我家洗清罪名,王爷很快也会发现,您也需要我。”

萧琅炎不回答,只是耐人寻味地扬起眉梢。每当看见他这个神情,沈定珠就觉得没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朝她走来,握住她的手,扣她在怀中。

沈定珠后背抵着他的胸膛,前世二人也常这样亲密相处,不过那都是以前,这会儿她极不适应地动了动。

忽然。

萧琅炎将一把匕首,交在她掌心里,随后,修长的五指紧握,他按着她的手,迫使她蹲下身,将刀尖对准了宫女的心口位置。

他的薄唇,离她的耳畔很近,声音既像天边云那样缥缈无情,又似乎烟雾渺渺般暧昧。

“要做本王的人,光靠聪明是不够的,还要有胆量。”

话音一落,他便握着沈定珠的手,直接将那匕首刺入宫女的心房!

宫女只剧烈地抖动了两下便彻底死去,迅速流淌的鲜血蜿蜒,染脏了沈定珠的裙摆片角,她一瞬苍白了脸庞,身子也跟着轻轻颤栗起来。

萧琅炎没有多余表情,他只看了一眼沈定珠的反应,轻嗤起来。

“往后跟了本王,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说罢,他侧首喊了一声:“成廷。”

一道暗影从天而落,跪地拱手:“王爷。”

“将这个宫女处理了。”

暗卫拖拽宫女的动静,在草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不一会,成廷背着宫女的尸首,几个掠步便消失在杏子林里。

一阵冷风吹来,沈定珠才发现冷汗已经浸湿后背。前世,她宫中有一个宫女试图爬龙床,萧琅炎也曾逼迫着她亲手杀了宫女。

但沈定珠哭着说害怕,他一边叱骂她没出息,一边举剑刺死求饶的宫女。

随后,他将她扔上床,轻笑说只有她能爬他的龙榻。

沈定珠知道,他看似纵容宠爱自己,实则绝不允许她越过他的底线,而他的底线,就是傅云秋。

所以,萧琅炎一定是害怕宫女会将事情宣扬出去,对即将成为太子妃的傅云秋不利,才如此狠心灭口。

她回过神之际,无意中的抬眸,竟见太液湖对岸,有一群人正要经过红桥过来。

是宣王那群人!

他们显然已经看见萧琅炎和她。

“王爷,有人来了。”沈定珠说时,声线妩媚清冷,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

不等萧琅炎发话,她伸出手,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将他一起拉去地上。

二人双双倒下,他坚硬的胸膛猛地挤了她一下,疼得沈定珠立刻双眸泛出泪花。

沈定珠皱着一双柳眉,声调压得很低,无端地显出几分暧昧和抱怨来。

“王爷,你自己撑着点!”

萧琅炎眸中扬起淡淡的惊讶,看着沈定珠黑浸浸的眼中,有了一抹耐人寻味。

他到底还是两臂撑在两边,没有将全身的重量压过去。

沈定珠伸出白嫩柔细的藕臂,搂住他的脖子,短短一瞬,萧琅炎已经知道她想做什么,故而配合地伸手揽住她的腰。

两人交叠的动作甚是旖旎暧昧。

宣王等人走到附近,就不由得停了下来,他们发出一阵哄笑的讥闹声。

“五弟一向不为女人所动心,怎么这回倒是急色?”

“五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今日是母后的寿宴,怎能如此不守规矩,在这儿窃玉偷香。”

“呀,她都流血了,五哥,你真不会心疼美人。”

几个王爷一言一语,说尽嘲讽之话。

沈定珠侧着头,没有让他们瞧见自己的容颜,但露出来的细嫩脖颈,和那一双白皙的藕臂,早已让人浮想联翩。

宣王上前两步:“这是谁家的婢女?”

小说《她功成身退,禁欲皇帝杀红眼》 第5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沈定珠萧琅炎小说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3-12-09 17:12
下一篇 2023-12-09 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