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漠北战神云梦牵无广告阅读

完整版小说《漠北战神云梦牵》由兔依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梦牵玄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6章“二小姐明鉴,奴婢送了炭之后便退下了,是紫夏一直在伺候夫人,这门窗是否紧闭,奴婢也不知啊!何况这仅仅是一…

漠北战神云梦牵

《漠北战神云梦牵》小说试读

第6章

“二小姐明鉴,奴婢送了炭之后便退下了,是紫夏一直在伺候夫人,这门窗是否紧闭,奴婢也不知啊!何况这仅仅是一个炭炉,冬日里家家都用这个,也没见谁家出人命啊!”

那婆子狡辩道。

“**!”

云梦牵说着上前就揪住那婆子的衣领,失去母亲的痛让她崩溃,她不管不顾地质问道,

“说,是不是你们在炭炉里下了毒?是不是?”

“放肆!”

云景天突然一声断喝,满脸怒容,

“孽女,依你的意思,是我让人在炭炉里下毒,存心害死你娘?”

云景天的话让云梦牵清醒,她扔下那婆子,朝云景天走来。

“所以,炭炉是父亲让人送的?”

云景天很生气,冷哼一声,并未作答。

云梦牵转而又看向柳姨娘:

“送炭炉的人是得了柳姨娘的吩咐?”

柳姨娘刚要点头,却反应过来,马上瞪大了眼睛:

“二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按照上将军的意思,吩咐下人送炭炉,我还吩咐什么了我?”

“还吩咐了什么,姨娘心中有数。”

云梦牵话音刚落,柳姨娘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立刻在云景天面前跪了下来,哭道:

“夫君……你一定要相信妾身啊,妾身只是按照你的意思,叫人送炭炉给夫人,绝没有别的吩咐啊……夫君……二小姐说有人在炭炉里下毒,那是绝没有的事啊,夫君如若不信大可以叫人去查,那炭炉如今就在里面……”

柳心眉哭得梨花带雨,那嘤嘤的哭泣声都带着骨子里的妖媚,

“何况,小公子才刚刚出生,妾身还没听到他叫姨娘呢,怎能、怎能忍心去害他?夫君……”

“够了!”

云景天怒喝一声,却是指着云梦牵道,

“你这个孽女,你娘才刚刚去世,你就要在我云府里翻天了不成?还是说你即将成为王妃,就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那是你娘,她生的是我的儿子,谁能害她?谁敢害她?一个炭炉,就能让你疑神疑鬼、胡说八道,要不要我在房内烧个炭炉为你验证一下,你才甘心?”

云梦牵拼命逼自己把眼泪咽回肚子里,她死死地握着拳头,眼中是杀人一般的腥红,咬牙道:

“那你告诉我,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件事,我自会彻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

“好,我就等着父亲的交代。”

云梦牵愤恨地看着云景天,她知道,哪怕这件事就是柳姨娘做的,就算拿出了证据,云景天的心也会永远偏向柳姨娘,找下人顶罪了事。

从她懂事起就是如此。

母亲与柳姨娘之间发生冲突,是母亲的错。

她与云梦蝶之间发生冲突,是她的错。

母亲和她除了隐忍,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从小到大,母亲总会反复地告诉她,凡事都要忍,不能张扬、不能出头冒尖儿,要学会韬光养晦、学会委曲求全。

可母亲却不知,忍字头上一把刀,他们就是用这把刀杀了母亲、杀了她!

如果母亲当初知道,云景天养育她,不过是为他的女儿备下的药引,随时准备为他的女儿牺牲,母亲还会要她忍吗?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倾颜园的门口,虽在人群的最后方,可那张万里挑一的脸,还是一眼就被云梦牵捕捉到了。

那张明明俊朗非凡、却包藏邪恶的脸,那张在面对云梦蝶时情深几许、在面对她时却冷若冰霜的脸,在她生前、死后,都令她恨得咬牙切齿。

玄苍,他来了!

她忽然看着他笑了起来,绝美的容颜就像一朵沾满了露珠而盛放的红莲。

那笑里,有残忍、有无情、有狠毒、有绝望……

远处,玄苍看到她的笑,却眯起了眼睛。

她是在冲着他笑?

身旁云梦蝶轻叹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在他耳边哽咽道:

“唉,娘亲和刚出生的弟弟去世,妹妹一定伤心极了,这会怕不是傻了吧?连哭都不会,居然还笑了起来,真是太可怜了。”

说着,云梦蝶低下头悄悄拭泪。

在玄苍视线所不及之处,她的笑意却直达眼底。

温泉失了清白,大婚前日又没了母亲和新生弟弟,定南王可是个有极度洁癖又残暴之人。

听闻他极好女色,却只好处子之身,若非处子,哪怕生得再倾国倾城,也得不到他的眷顾。

若是婚后他发现云梦牵并非完璧,还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动静来呢!

定南王妃又怎样?到时候还不是活得生不如死?

只要想想,云梦蝶就觉得无比痛快。

“夫人去世之事,谁都不许传出去半个字,明日二小姐与定南王大婚,谁若是影响了婚礼,我就砍了谁的脑袋!”

云景天的声音骤然在倾颜园里响起,声如洪钟,字字俱厉。

他的话同前世一模一样,云梦牵甚至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可是她却不想听,她不想再看到这群人恶心的面孔,她恨不得现在就天降惊雷将他们全都劈死!

她最后看了一眼玄苍,一个主意突然如鬼魅一般窜进了脑海。

幽幽然转过身,她往母亲的房内走去。

“还有你,给我站住!”

身后传来云景天怒不可遏的声音。

云梦牵知道他在叫她,可她非但没停,还走得更快了。

从小到大,她从未忤逆过云景天,可是从这一刻开始,一切都不同了。

“今日你娘去世,我就让你放肆一次,明日大婚,你若是敢出了什么纰漏,我就让你娘死无葬身之地!”

背对着人群的云梦牵,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牙齿咬碎,却被她和着血吞进肚子。

母亲已经死了,他居然还要用她的尸身来威胁她,他还是人吗?

亦步亦趋地回到母亲身边,云梦牵没有哭。

因为母亲生前总是跟她说,哪怕生活诸多苦难,也要多笑笑,笑容会带来好运,母亲喜欢看她笑。

她眼中含泪,耗尽全身的力气,才扯出一个笑脸。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可伸出去的双手,却还是抖如筛糠。

她轻轻将母亲颈上的玉佩拿下来,戴在了自己的颈上。

前世,母亲在临终前说过的话还回荡在耳边:

小说《漠北战神云梦牵》 第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小说漠北战神云梦牵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3-31 12:38
下一篇 2022-03-31 1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