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瑜黎长征小说无广告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院里的爱情》的小说,是作者迷途的高粱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姐,刚刚那谁呀,好像跟你挺熟的?”周晨若不经心的问道,其实她早就关注对方了,经常看到有车来接他们。“哦,你说…

大院里的爱情

《大院里的爱情》小说试读

“姐,刚刚那谁呀,好像跟你挺熟的?”周晨若不经心的问道,其实她早就关注对方了,经常看到有车来接他们。

“哦,你说韩祁啊,才认识不久。”温瑜知道自己这表妹的心思,也不点破。

“这样呀,话说他还长得挺帅的。”

“是啊,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温瑜这么一接话,周晨立马急急的说道:“姐,你不是喜欢上他了吧?早恋可不好。”

周晨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看见温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暗骂自己嘴快。

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小姑娘把心思都写在了脸上,见着温瑜这么瞧她,周晨也有些恼了:“温

瑜!你这么瞧**什么。”

“能干什么啊。”温瑜眯着眼看着她,一不小心藏得那点蔫坏本性就露了出来:“哎哟,我可不

会早恋!早恋可不好啊!”

竟然拿刚才她的话堵她!周晨被呛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怎么就忘了,眼前这人是那个和她不对盘的**!

最近还以为这人转了性子,收敛了不少,没想到依旧是又臭又硬的脾气。

周晨微微隆起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扯了扯嘴角露出的笑有些压抑的扭曲:

“姐,你能不能把韩祁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呀?”

“好啊。”温瑜答应的爽快,自己这表妹为达目的,倒是挺能忍的。

听了这话,周晨忍不住瞧了她两眼,没看出什么异常来,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姐,你可是当姐姐的,以后有什么都得让着我呀,我可比你小呢。”

不就小了自己两三个月么,凭什么要让?

这话温瑜没有说出来,瞧着周晨对自己撒娇卖萌的模样,声音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些蛊惑:“晨晨,你是不是很想认识韩祁啊。”

周晨有些警惕的盯着温瑜,生怕对方又挖个坑让自己跳了下去:“也不是特别想,就是想多认识点人。”

“哦,这样啊。”温瑜露出一副庆幸的模样:“那就好,听说他明后天就要走了呢。”

“什么?”周晨“唰”的一下直接站了起来,抓着温瑜的胳膊不放:“明后天就回去了?你听谁说的?回哪去?还来C市么?”

“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不要一说话就跟打机关枪一样。”温瑜看着周晨这幅满心期待,结果一下被打击的模样,心里暗爽。

她指着周晨的脚:“呀!晨晨,你都能站起来了,好的真快。那我们赶快走吧,我奶奶还给炖了莲藕排骨等着呢。”

被温瑜这么一拆穿,周晨脸上有些发烫,但又想到韩祁马上就要走了,一下子又失落起来:“好吧,我们走吧。”

温瑜看着对方蔫呆呆的模样,抿了抿唇没有说话,眼却眯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温瑜接到了韩祁的电话。

她扒开窗帘往楼下一看,韩祁正站在一辆黑色的轿车前,抬头冲她招手。

“朋友来接了?唔,还是个挺俊的小伙子”温家奶奶笑眯眯的站在她背后。

最近她这孙女变了很多,不再像以前灰扑扑不起眼的模样,整个人就像是一点一点剥去外壳的鸡蛋一般,露出属于这个年纪的青涩美丽来。

“是的,奶奶,那我出门了。”温瑜见自己奶奶没有多说什么,心里松了口气。

“嗯,记得早点回来。”

温家奶奶看着自己孙女的背影,暗道自个媳妇担心太多了,这女孩啊,大了就有了自己的心思,也懂得收拾打扮了。

温瑜现在确实比以前更注重自己的容貌,每天晚上都敲鸡蛋兑蜂蜜拌珍珠粉做面膜,都说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她现在年纪又小,皮肤恢复得特别快。

最近她又注意不见光,即使每天下午出去和堂弟打篮球,也是挑得太阳落山过后,不知不觉得,就白了回来。

温瑜的个子本来就高挑,长手长脚加上练了一段时间的芭蕾,内外兼修,现在已经是初见成效。

至少韩祁在温瑜从楼道出来的那一刻,眼里一亮。

少女有着一头细碎的短发,简单的T袖短裤,脚下一双白帆布鞋,有着属于女性的柔和又利落飒爽。

“你今天很漂亮。”眼见人走了过来,韩祁拉开车门,嘴上毫不吝啬的赞美。

“谢谢。”温瑜对韩祁的话一笑置之,虽然没有女人不爱听,但是她也知道,韩祁这是出于自身的礼仪与教养,对于女士的基本尊重而已。

韩祁听出温瑜话里的意思,无奈的耸耸肩:“温瑜,你还真不像是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

“是么?像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温瑜坐在车的后座笑出了声:“你要这么说,是想再请我一次?”

韩祁愣了半秒,继而笑开了:“是的,我也十分期待能再机会,和如此熟练老成的少女共进晚餐。”

见韩祁反而和她开起了玩笑,温瑜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这一路,温瑜和韩祁相谈甚欢,无可否认韩祁是一个极好的聊天对象,极有教养,又懂得审时度势的说出些幽默俏皮的话来活跃气氛,也能在合适的时候,仔细聆听微笑赞同。

这让人不知不觉得就对他放松了警惕,但是温瑜很享受这种感觉。

韩祁并没有拿她当小女孩来看,反而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她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学识,也没必要压抑自己,特意摆出十几岁女孩的稚嫩来。

但是温瑜也知道把握度量,毕竟外表柔和的人,要么真是脾气极好,要么就是一层伪装。韩祁是朋友,无可否认,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但温瑜并不能做到真正的亲厚。

眼见着那量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黎长征从居民楼的转角处走了出来。

单手提了一兜子毛板栗的少年,神色复杂莫辨。

最近发生在小鱼儿身上的变化,是因为这个男的?

明明是跟自己穿一个裤衩长大的兄弟,突然变成女孩子了不说,怎么还被其他男人给勾走了!

黎长征心里简直是不能再别扭了。

他抬头望了一下温家奶奶的楼层,犹豫了一下,转身提着板栗上了楼。

小鱼儿那个死丫头片子,害他大老远的跑过来,结果人都见不着。

温瑜吃完饭回到家的时候,正瞧见她奶奶和表弟在同一地的毛板栗较劲。

毛板栗是刚从树上用竿敲下来的,上面有的刺还是绿的。

温瑜看得稀奇,这年头的板栗炒好的有,这么原始的还真少见。她巴拉了两下,敲出了两瓣白生生的果肉往嘴里一丢,一股甜甜的生浆味涌出。

温瑜一边嚼着,一边含含糊糊的问道:“这哪来的?”

“长征送来的,放了东西就走了,连饭都不吃。”温家奶奶抱怨了两句:“这孩子,以前没这么见外啊。”

温瑜听见是黎长征送来的愣了愣,他不是去训练了么?转念一想,他现在只是被黎司-令给丢到犄角疙瘩里吃苦去了,十天半个月的还是有个假期的。

不过这些板栗,不会是因为想着她爱吃,专门上山给打的吧?

一时间温瑜吃到嘴里的东西,也变得有些索然无味来。

“堂姐,怎么样?”温海怪模怪样的朝她挤挤眼。

温瑜刚刚窜起的那点情绪,被她着逗比表弟一下子弄得没影了。

“什么怎么样?”温瑜将就手里剥开的栗子朝人砸了过去:“你眼睛抽了么?”

“哎哟!还这么凶巴巴的看你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你这个臭小子又想挨揍了吧。”温瑜朝人挥了挥胳膊。

温海缩了缩,接着搂住温家奶奶哇哇乱叫:“奶奶,你看温瑜她又要欺负我。”

温海其实觉得自己够熊的,从小到大打架愣是没赢过自己这表姐一次。但他温小爷心思活络,打不过就找靠山,一样镇压温瑜那个母老虎。

“好了!”温家奶奶拍了拍温海的胳膊:“你们两姐弟哪天消停点,我这身老骨头都要多顶两年。”

看着虽然不说话,仍旧大眼瞪小眼的姐弟两,温家奶奶爱得不行。

但一想到自己孙女这这事,温家奶奶没有明说:“小瑜,这男女交往,一定要把握个度。你这个年纪对异性的好感,其实是正常的,但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爱情……”

看着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温家奶奶,温瑜有些好笑的说道:“奶奶你想哪去了,我和韩祁是正常的朋友关系,今天他请我吃饭,其实是因为他要回S省了,让我帮忙多照看一下他的妹妹。”

想到韩欣,温瑜心中叹了口气。

依着韩家的条件,韩欣要是想学芭蕾之类的,随随便便就可以请个专门的家庭教师。

但她却被韩祁送到了文化宫,就是因为韩欣性格的原因,孤僻阴暗,像只刺猬一样。

韩祁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开朗一点,便专门把韩欣送到C市姥姥这边,换个轻松一点的环境。

这么一解释,温家奶奶放心了不少。倒是温海用着一脸不信的表情盯着她。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没有什么波澜,过得特别快。

温瑜因为答应了帮忙照顾韩欣,即使这小姑娘时不时的朝她发脾气,温瑜也不和她计较。

早在上辈子她的性子就被磨了出来,对付这么一个叛逆期的别扭小孩,可谓是极有耐心。

当两人一组做拉伸练习的时候,主动的叫上对方,下了培训班,又把人送上车,还时不时的从家里带些奶奶做的东西给她吃。

当距离开学还有十天的时候,温瑜回到了大院。走的前一天,韩欣虽然没有说话,但拉着她衣角的模样,就像是躲在她哥背后一样。

来接温瑜的,依旧是给温父陪的勤务兵小王,温瑜趴在车窗上,重生回来那会,她太想躲开这一切,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这个占据Z国西南方的军区,家属大院配置是顶好的。

电影院游泳池篮球场,一个不落,还有搞得特别气派的大院食堂,军-人服务社,以及装点着它们的花园树林,温瑜上辈子是见惯了这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重来一次,会特别感慨。

车子前驶,两边是不断倒退的树木,笔直而庄严,就像是列队的士-兵一样。

住宅区的另一面,用着好几道铁门隔着,还有哨兵站岗,就是办公区,平常不许家属进入。

温瑜只看了两眼便收回了目光,她小时候皮,倒和黎长征溜进去玩过好几次。

大院的气氛整体来说是庄严而肃穆的,一路上除了听到整齐划一的口号声,还有拉响的号角声,很难再听到其他的喧闹。

温瑜在自家门前下了车,去的时候没带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却大包小包的不少。她甚至还提了两块温奶奶给的腊肉回来。

人还没来得及进屋,后脑勺就被人削了一下。

温瑜捂着脑袋扭过去瞪人,就看见黎长征正嬉皮笑脸的瞧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来。

“你怎么来了?”对于黎长征每次特别的打招呼方式,温瑜真怕自己被敲傻了。

“这不听温叔叔说你今天回来了么?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没?”黎长征一股子痞样的朝人耍赖,没有半分正经样子。

“喏。”温瑜顺手把肥点的那块腊肉塞到黎长征手里:“拿回去吃了好好补补你脑子。”

黎长征撇嘴:“哎!小鱼儿你这就想打发我啊,我为了你那点板栗可是被罚了一上午的军姿。”

温瑜正提着东西往屋里走,听见这句心里一瞬间很不是滋味来,嘴贱的说道:“活该!谁让你无视军纪的。”

黎长征跟在后头神采飞扬的扬眉一笑:“哥我愿意。”拎着东西自觉的就进了门。

小说《大院里的爱情》 第8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温瑜黎长征小说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3-31 15:27
下一篇 2022-03-31 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