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鸢江澈无弹窗在线阅读

小说乔鸢江澈的男女主是乔鸢江澈,由佚名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我一直觉得,我在这个世上是多余的,不该存在,如果没有我,我妈肯定会过得很好,像其他的女人一样,找个好老公结婚过日子…………

小说乔鸢江澈的男女主是乔鸢江澈,由佚名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我一直觉得,我在这个世上是多余的,不该存在,如果没有我,我妈肯定会过得很好,像其他的女人一样,找个好老公结婚过日子…………...

乔鸢江澈

《乔鸢江澈》小说试读

男人被吵醒。

揉了一下眼睛坐起来,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也很是纳闷。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会进来这里?”

“我们还没问你呢,你又是谁?为什么会进来这里?”杨蕾反问道。

“这是我哥们的家”男人回道。

“你是江澈的朋友?”乔鸢问。

“对啊,你们是谁?”

乔鸢把雪糕交给杨蕾,“我给江澈打电话”。

江澈那边接到乔鸢的电话,听到她说家里有个男人,自称是他的朋友,立马起身回家。

等江澈回来的时候,乔鸢和杨蕾坐在客厅里盯着那个男人。

杨蕾从头到脚审视了那男人一番,凑到乔鸢耳边小声说:“长得挺帅的,白白净净的,就是说话有点娘,你说,他该不会就是你老公的相好吧?”

乔鸢眉头紧蹙,越看越像。

肯定跟江澈关系不一般,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房子的密码呢。

而且还自己跑进来睡觉,也太随意了。

看样子,他不知道江澈结婚的事。

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雪糕首当其冲,直接飞奔过去。

江澈抱着雪糕进来。

季远看到他,立马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江澈,这两个女人是什么人?你们家亲戚吗?她们怎么会有你家的密码?”

江澈没好气地瞥了季远一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回你家,跑我家来做什么?”

季远顿了顿,嘿嘿地笑,“我偷偷回来的,家里人不知道,我想过几天再回去,在飞机上没休息好,实在是太困了,就借你家睡一觉”。

乔鸢和杨蕾听着两人的对话,越听越觉得可疑,季远那语气像是在撒娇。

杨蕾抓住乔鸢的手,示意她问清楚。

乔鸢深吸一口气,站起来问江澈,“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季远抢着回道:“我们是可以同穿一条裤子,同睡一张床的关系”。

乔鸢心里虽然有准备,但是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感受到了暴击。

杨蕾气得手抖,“真是**!”

季远以为听错了,“你说什么?”

乔鸢红着眼,咬着唇瞪着江澈。

杨蕾大声重复一遍,“我说你们**,江警官,亏你还是警察呢,你怎么能这样坑人?既然你已经有相好的了,为什么还要拉乔鸢跟你结婚?”

季远:“什么相好的?不是,等等,你说江澈跟谁结婚了?”

“跟我,我是他老婆”乔鸢瞪着季远,“不过你放心,很快就不是了,我会离婚成全你们俩的,祝你们俩百年好合,杨蕾,我们走”。

江澈这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

他冲过去拦住乔鸢,“鸢鸢,你们误会了,季远的意思是,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你们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那你昨晚为什么不碰我?难道不是因为他?”乔鸢指着季远气呼呼地说。

江澈愣了愣,拉住乔鸢的手,“我们回屋说”。

乔鸢不愿意,“我不要,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的?你心虚了吗?”

江澈:“等下你就知道了”。

一进卧室,江澈把房门反锁,直接就把乔鸢抵在墙上,“要不要再重演一遍那天晚上在酒店里发生的事?你全部都忘记了吗?不然怎么会怀疑我的取向呢?”

这暧昧的姿势,让乔鸢面色潮红,心跳加速。

她低下头避开他炙热的眼神,“那你昨晚为什么不碰我?”

江澈的身子微微一颤。

他捏住她的下巴,喃喃地说,“看着我,我没有碰你,并不代表我不想,而是因为我看到你把自己裹成了粽子,我不想强迫你”。

“我觉得你可能还没有接受我,所以我想多给你一些时间,慢慢来。”

乔鸢咽了咽口水,“可是南娇说,警局里都传言你不喜欢女人”。

江澈气笑,“我不想跟同事谈恋爱也不可以吗?傻瓜,我不是不喜欢女人,而是我一直在等待我喜欢的女人出现,现在她已经出现了”。

乔鸢的心尖像是被电了一下,她抬起长长的睫毛注视着江澈。

四目交汇,不言而喻的情愫在两人的身体内蔓延开来。

乔鸢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只大手环住,她惊慌失措地抱住他结实的腰线。

下一秒,炙热的唇落下。

那一瞬间,乔鸢觉得天旋地转,脚软无力,几乎是半挂在江澈的身上。

两人已然忘了外面还有两个人。

……

季远坐在沙发上抖腿。

时不时回头向主卧的方向瞅一眼。

杨蕾抱着雪糕一直盯着他。

雪糕咧着牙,发出闷哼的声音,盯得季远浑身发毛。

季远:“美女,你们不要像盯犯人一样盯着我好不好?我跟江澈真的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你要我怎么证明?我喜欢的是女人”。

杨蕾瞪着眼,紧抿着唇不说话。

季远把腿放下来,笑嘻嘻地问:“你那个叫乔鸢的朋友真的是江澈的老婆吗?他们什么时候结的婚?江澈怎么不公开啊?”

杨蕾:“跟你有什么关系?”

季远没得到好脸色,也不生气,“你别对我这么大的敌意嘛,既然你是江澈他老婆的朋友,我是江澈的哥们,那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

杨蕾:“跟你有什么关系?”

季远:“你能不能换一句啊?这小狗真可爱,是江澈他老婆养的?我就说嘛,江澈的工作那么忙,怎么有时间养狗啊,啧啧啧,看来江澈是真喜欢你朋友”。

杨蕾的眉头挑起,“你跟江澈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季远无奈地笑,“当然不是,我们俩的心理都很正常,虽然江澈没有交过女朋友,但是我保证他喜欢女人,不是男人”。

“我交过女朋友,要不要给你看看我前女友的照片?好几个呢”。

杨蕾:“不需要,我没兴趣”。

原来是个花心大萝卜。

季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怕下次我们见面,都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

杨蕾:“我叫杨蕾,跟乔鸢是卫校的同学,也是同事,在一个医院工作”。

季远:“你们是护士?”

杨蕾:“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季远:“没问题,没问题,护士好,我喜欢护士……不是,我的意思是,医护人员是一个值得敬重的职业,江澈好眼光,警察和护士,很登对”。

杨蕾:“油腔滑调”。

季远:“他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呢?那么久还没出来,这个时间点,是办事的时候吗?不过也能理解,憋了三十年才开荤……”

看到杨蕾黑着脸,季远赶紧闭上了嘴。

杨蕾:“你知道我们医学院出身的,要弄死一个人多简单吗?一瓶药水就足以,你要是再跑嘴跑火车,口无遮拦,我就给你来一瓶”。

小说《乔鸢江澈》 乔鸢江澈第22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乔鸢江澈无弹窗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07 23:41
下一篇 2024-02-07 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