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写的小说沈青宁傅书予在线阅读

作者“佚名”的最新原创作品,都市言情小说《沈青宁傅书予》,讲述主角沈青宁傅书予身边发生的精彩故事,作者文笔不俗,精彩剧情不容错过!主要讲述的是:林晓曼倒是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看到沈青宁走了出来,眼前一亮,“五表哥,宁宁出来了,我们走啦,同学们学校见啦。”说……

作者“佚名”的最新原创作品,都市言情小说《沈青宁傅书予》,讲述主角沈青宁傅书予身边发生的精彩故事,作者文笔不俗,精彩剧情不容错过!主要讲述的是:林晓曼倒是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看到沈青宁走了出来,眼前一亮,“五表哥,宁宁出来了,我们走啦,同学们学校见啦。”说……...

沈青宁傅书予

《沈青宁傅书予》小说试读

“就是啊,怎么能被几个看着像黑社会的人拉进小巷子,也不知道反抗...反抗的不到位,而且被打的在地上跟死鱼一样扑通也要嘴硬,你高三全年级前三,高考能读京上大学的成绩就是这样让你挥霍的吗?!”

沈青宁恨铁不成钢啊。

医生“……”老天,就算我有罪,但也不要派小黑胖子同学来折磨我啊。

他这个医生当的,已经好几次三更半夜爬起来骂自己真该死了。

沈谨安的伤都还好,皮肉伤,养几天就没事了,但额头的伤就比较严重了,医生给他的头都包扎了一圈。

“啧,你这额头,妈妈一看就get到了。”

沈青宁啧啧啧作响。

沈谨安按了下额头伤口,瞬间疼的龇牙咧嘴。

“妈出去上班了,不在家。”

沈青宁一愣,“上班?”

沈青宁这才想起来,王嫣语居然是个的女演员。

年轻的时候就是小花旦,慢慢一步步走到了影后和视后的位置,这是华国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拿了双料的女演员。她拍的戏不少成为了经典,每年寒暑假都会播放,现在呢,也会接自己喜欢的戏。

沈青宁坐在餐桌旁,准备吃晚饭,刚要拿起筷子,沈谨安冲了过来,拿着勺子给她夹菜喂饭,饭菜到了嘴边,沈青宁下意识张口吃完。

沈青宁“……”

“你干什么?”

沈谨安边夹菜放在勺子里,边回答,“给你喂饭啊,啊。”

沈青宁又下意识张嘴,咀嚼。

“……”靠!在医院被亲爱的王嫣语女士喂饭后留下的后遗症。

沈谨安看着沈青宁鼓鼓的嘴巴,眼里闪过满意,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兴致冲冲给沈青宁又要喂饭。

沈青宁连忙拒绝,“我自己来。”

说着就要拿过饭。

沈谨安躲开,“你右手受伤了怎么吃,我说了会照顾你的,吃饭。”

沈青宁不愿意,左躲右躲就是不张口,还要抢勺子和她的饭饭。

一次都没有成功。她一个右臂都不敢乱动的人只能败给敏捷的沈谨安。

沈青宁老实了,乖乖张嘴,安慰自己既然有人想喂饭,她吃就是了。

于是在刘姨收到夫人消息来给沈青宁喂饭时正好看见这一幕。

刘姨淡定拍照,发给王嫣语,表示已经有人抢了她的活了。

沈谨安喂完了一碗饭,心满意足,“下次吃饭记得叫我。”

沈青宁“……”

一楼小书房内,

补习老师来了,是个戴金丝眼镜,穿着大方的女老师,对沈青宁温和一笑,“你好,沈同学,我是您的补习老师,柳雨。”

沈青宁对夫子,就是老师的态度很有礼貌,“老师您好。”

“你的情况呢,我已经知道了,现在我们先做一张试卷,我来看看你的基础好吗。”

“好的,老师。”

柳雨从黑色书包里拿出几张试卷。

沈青宁认真写了起来。

柳雨推了下眼镜框,看到沈青宁清丽漂亮的字,眼里闪过满意。

看来沈同学的成绩并没有家长说的那么差。

毕竟字好看的学生,一般成绩也不错。

一个小时后,

柳老师身心俱疲,默默拿出了放在了最底下,打算给她的另一个补习学生测试的,在读小学三年级。

“这张试卷...你试着做做吧,不会...也没关系。”

最后三个字,柳老师明显是昧着良心说话。

沈青宁心虚了下,乖巧老实接过,“好的,老师。”

刚刚柳雨给沈青宁做了高中的试卷,没个三五分钟,沈青宁无辜看她,沈青宁不会。

初中的试卷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入眼的是鲜红的叉叉叉。

就连语文,都很差,简直枉为华夏子弟啊。

她这是没怎么读书吗?她简直是在国外哪个旮旯长大的。

沈青宁一看试卷,松了口气,是小学三年级的题目,大部分她都会,因为她近期都在学小学知识。

柳雨松了口气,还好不用从一年级开始教起。

学习了一个小时后,柳雨离开别墅前,跟沈青宁说了下接下来她的计划,“我回去会根据你的学习进程来调整补习内容,沈同学有学习的天赋,相信不到半年,沈同学能赶上高中的进度。”

柳雨对沈青宁既喜爱又觉得可惜。

沈青宁在学习时的专注度和天赋都非一般,但就是开始的有些晚,不然啊,现在肯定是个特别厉害的人。

“那麻烦柳老师了,老师慢走。”

沈青宁上楼,路过二楼,听到沈谨安激动的声音。

抬头看去,沈谨安的房间在二楼靠楼梯,大门开t?着,一眼能看完里面的布局。

“明天我怎么跟涵儿解释啊,她要是知道我输给了几个职中的小子,一定会我很失望的。”

又沮丧又失落。

沈青宁喃喃低语,“玉涵儿?”沈谨安今天打的架好像就是为了那个女生。

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可又想不起来。

应该不是异魂认识的人。

沈青宁没再管,直接上楼。

第二天去学校,沈谨安跟沈青宁一个车。

沈青宁眼睁睁看着沈谨安一个**挤了进来。

满脸的疑惑,“你不是宁死不屈,不愿意跟我一辆车吗?”

沈谨安翻了个白眼,“我要照顾你。”

“……”成。

王叔慈爱开口,“小少爷下午要一起回吗?”

沈谨安想了不到三秒,“一起回吧。”

沈青宁“。”有种被赖上的感觉。

算了,反正不碍着她的事。

沈青宁来到班里时,已经有不少同学在教室。

她的同桌也在,但没有在睡觉,懒懒散散的倚在桌面,漫不经心眺望窗户外。

见到沈青宁,慢慢悠悠站了起来,给她让座,沈青宁坐到座位后,她同桌立马趴在桌上。

沈青宁有种错觉,他是在等她吧?等她到座位好睡觉?

沈青宁拿出昨晚写好的笔记本,小声读着上面的拼音。

“a,o,e...”

傅书予“……”

他闭目养神好好的,然后听到小学生初学拼音字母般的声音。

为什么他一个高中同桌在读拼音?

“你在干什么?”傅书予沉默许久突然说话,清冷磁性的声音透着沙哑。

沈青宁看了眼四周,靠近傅书予,小声说,“我在学小学的知识,我要好好学习。”

傅书予在沈青宁靠近时,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后侧了侧。

在听清楚后,傅书予“……”

她真是,我哭死。

沈青宁不觉得努力读书是件羞耻的事情,但重新从小学开始学,不好意思,她的羞耻心不允许她光明正大,只能偷偷努力。

傅书予不再理会沈青宁,又趴了下去。

沈青宁也没多管,继续小声的读。

半个小时后,班里的同学来的差不多了。

“诶!你们听说了吗?沈...”突然有个班里的寸头男同学进教室,大声喊着。

“咳咳咳,别说。”他的同桌拉过男生,示意看向沈青宁的方向。

寸头男生吃惊,“她怎么这么早来了?”

“谁知道啊。不过你们说的事,我也听说了,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好恶毒啊,我们居然跟她同班,好可怕,她会不会哪天会害我们啊?”

……

不少同学一个群体一个群体围在一起说话。

时不时视线落在沈青宁身上。

“楚楚,你跟沈青宁那么熟,你知道些什么吗?”

陈楚楚楚楚动人,眼眸微垂,很是犹豫的样子。

她心里很雀跃,沈青宁完蛋了。

一直以来,她为了家里,攀附沈青宁,跟她献媚,明明是个长得丑,又胖,样样都不如她的人,凭什么因为家世,要她讨好沈青宁。

“看你的样子,你一定知道吧?快说快说。”

“我知道...宁宁她,那晚是宁宁拉林晓曼去她的房间的。”

“我去,这样说,那就没错啊,就是沈青宁放火要害林晓曼。”

沈青宁察觉到班里的不对劲,但她没怎么在意,她更在意学习。

一片乱哄哄的教室,唯有垃圾桶旁位置的两个人独树一帜。

一个在安静睡觉,一个在刻苦读书。

陈楚楚跟几个女生都在议论纷纷,她瞥到沈青宁淡定的坐在位置上,一点儿都不受影响,有些暗恼,装什么装啊。

“听说啊,沈青宁被赶出了沈家呢。”

陈楚楚回神,惊讶,“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啦。”开口的女生信誓旦旦,她的家族怎么说也在京都的中层圈子,沈家的消息多多少少能听到。

陈楚楚止不住高兴,那这样的话,她就不用再去讨好沈青宁了。

“你们不信,不如去问问沈青宁呗。楚楚,你去问问呗。”

催促陈楚楚的是班里除了沈青宁外,家世最好的齐暖琴。

要是沈青宁没用了,她必须攀上齐暖琴。

陈楚楚眼眸闪了闪,缓缓站了起来,“好,我去问问。她怎么可以放火呢,就算跟林晓曼有再多的矛盾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

沈青宁读完拼音,拿出数学试卷,正准备写。

她的桌面落下了一道暗影。

见陈楚楚站在她的面前,微微蹙眉,“有事儿?”

陈楚楚一副公道在我的样子,“宁宁,你怎么可以放火烧林晓曼呢?!”

陈楚楚的嗓音刻意放大,吸引了不少人看过来。

班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沈青宁身旁的傅书予都不耐的抬头。

沈青宁眼里闪过错愕,又恢复正常。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在老宅跟林晓曼又发生了矛盾,这次你直接失去了理智放火烧她。宁宁你应该去跟林晓曼道歉,祈求她的原谅。”陈楚楚说到最后,一副失望的劝道。

沈青宁差点气笑了,“说的挺详细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现场呢。”

“因为这件事已经传遍了。”

同学们也在七嘴八舌。

“沈青宁,要是你真的放火了,赶紧去跟林晓曼道歉吧,不然我们班都要被人笑话,有个纵火犯了。”

喜欢林晓曼的同学们,更是义愤填膺,“晓曼那么好,你疯了吗?要烧死她。”

“对啊,果然人丑又恶毒,要是晓曼女神不原谅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沈青宁听着耳边都是鸣鸣作响,烦死人了!

刚要发作,她旁边的人猛拍了下桌子,“都给我闭嘴。”

傅书予冷了脸,淡漠道,“没凭没证,少在这大放厥词,别以为随口乱说话就不用负责任了。”

陈楚楚被傅书予俊美无比的脸晃了下,听到他的话,柔柔弱弱道,“书予,你误会了,宁宁她……唉,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她都被沈家赶出家门了。”

“就是啊,你可别被她骗了。”齐暖琴也道。

沈青宁从傅书予开口时,两眼发光,瞬间觉得他身上布满了圣洁的光芒。

正义之光!

“陈楚楚,你不是我的朋友吗?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陈楚楚正义凛然,“在你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之后,我们不是朋友了。”

沈青宁冷漠了脸,淡淡道,“可惜了,你们还真是搞错了。我没有放火,我还是你们女神的救命恩人。”

“沈青宁,你怎么宁顽不顾啊。这事,是你撒谎就能掩盖的吗?”以前跟着沈青宁的几个女生都在愤愤不平。

沈青宁似笑非笑,“说的对了,事实的真相不是一句两句可以掩盖的。”

在他们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广播响了,从里面传出来林晓曼的声音。

“喂?喂喂喂,可以了。”

“老师,同学们,早上好。我来到学校,听到了不少关乎我家的流言,很多人说是沈青宁在老宅放火,为了烧死我。这不是真相,真相是沈青宁救了我,在危险之际,她甚至把生路留给我,独自面临危险。”

“来到学校,听到那些流言,我羞愧难当,在此为沈青宁正言,大家也别认为我是被沈青宁威胁什么的,沈青宁是无辜的,甚至可能是被连累的,因为事情的真相很复杂,我们已经报警。此时到此为止,同学们的关注放在学习上吧,在此打扰大家了,很抱歉。”

广播停,班里的氛围瞬间安静……

同学们面面相觑。

沈青宁摊开双手,“看吧,我都说我很无辜了。”

“所以...你们要不要道个歉?”

“对不起,沈青宁,是我误会你了。”其中一个女同学率先道歉,脸唰地一下子红了起来。

“对不起,沈同学,我不该相信流言。”

“对不起,沈青宁。”

声音渐渐停止,沈青宁摆摆手,“恶语伤人六月寒,同学们,以后啊,不要轻易相信流言,除非自己清楚的,别做把人推进深渊的恶魔。”

在一句句道歉声中,也有人没有道歉的,比如陈楚楚,齐暖琴。

陈楚楚见事情平息,想走回自己的座位,被沈青宁喊住。

“陈楚楚,我呢可以不在乎你的道歉,但如今我们不是朋友了,那么是不是应该把我借给你的钱,还有那些买首饰衣服的钱还给我了?”

陈楚楚脸色一僵,急忙看了眼四周,好在同学们都在讨论刚才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宁宁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不是朋友呢?我刚刚只是一时被骗了,我不是故意的,宁宁,你会原谅我吧?”

陈楚楚可怜兮兮的朝沈青宁眨巴眼睛,甚至想伸手拉沈青宁的手臂。

沈青宁拍开她的手,发出了很清脆的响声。

小说《沈青宁傅书予》 沈青宁傅书予 第25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佚名写的小说沈青宁傅书予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08 00:50
下一篇 2024-02-08 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