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余夏荷裴司绝by佚名小说正版在线

知名网文写手“佚名”的连载新作《余夏荷裴司绝》,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部古代言情文, 余夏荷裴司绝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啼笑皆非的剧情主要讲述了:她凑过去,见到那张和裴晟一模一样的脸,心里不禁一阵愧疚。可一想起裴晟,她身体里的药效又……

知名网文写手“佚名”的连载新作《余夏荷裴司绝》,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部古代言情文, 余夏荷裴司绝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啼笑皆非的剧情主要讲述了:她凑过去,见到那张和裴晟一模一样的脸,心里不禁一阵愧疚。可一想起裴晟,她身体里的药效又……...

余夏荷裴司绝

《余夏荷裴司绝》小说试读

一时之间,屋内的喘息声都沉重许多。

余夏荷光是听着,那些藏在身体里的药性就开始发作!

她笨拙的讨好裴晟,生怕让他发现不对。

裴晟的大手隔着布料覆了上去,握着满手温软变换着各种形状。

她感觉到抵着她的那处更加灼热膨胀。

余夏荷迷糊不清的意识里隐约冒出一丝畏惧——这还不得把她弄死在这床榻之上……

裴晟忽然开口,声音是带着欲的喑哑:“你跟谁学的?”

他的话语像一盆冷水兜头泼过来,手却一个用力,将肚兜生生扯下!

余夏荷刚要开口,颤巍巍的雪尖就被衔入了火热的口中!

“唔……”她感觉自己都要融化了,没忍住喟叹一声

可这声刚起。

床边的墙壁忽然传出一声脆响,像是打碎了什么!

这动作惊得两人动作都是一顿。

余夏荷回过神,紧张地回头看向裴晟。

裴晟的眼神重新变得清明,他收回手起身:“我去书房睡。”

他丢下这句话,径直披了衣大步离开。

余夏荷看着他的背影,僵坐在床上,思绪如乱麻。

怎么会突然就要走?她明明都能感受到,裴晟方才已然动情。

若是今天圆房不成,岂不是还要继续纠缠……

正想着,门口就传来嫡姐余晏秋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怎么回事?连个男人都留不住!”

余夏荷委屈地拢了拢衣襟,不说话。

可余晏秋看着她桃红的面色和肩头妒火更甚,大步上前质问:“他都碰你哪儿了?!”

余夏荷笼紧外衫,低声说:“没有,隔壁耳房传来声响,世子被打断,就走了。”

她抬眼看向余晏秋:“嫡姐方才,是在隔壁吗?”

余晏秋气焰顿时熄灭,沉默了几息生硬开口:“滚出去!”

余夏荷抿了抿唇,默默起身出去了。

翌日,余夏荷就听说裴晟因公办差,要离京数日。

洞房的事只能搁置。

余夏荷暗暗松了口气,脑海中却时时浮现那晚的画面……

她心里本就燥,偏偏嬷嬷仍要每日给她送药来喝。

哪怕只有微量,也让她动情不已。

如此过去几日。

这天,余夏荷刚刚喝了药。

就有个侍女过来通传:“荷姑娘,二公子回来了,请您过去商量婚事。”

屋内,余夏荷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一阵阵涌起热潮,怎么好去见裴司绝!?

可裴司绝喜怒无常,她也惹不得,只能勉强撑着身子跟着侍女过去。

他们没拜堂,商谈婚事需要隔着屏风。

余夏荷想着,左右见不到人,她兴许能蒙混过关。

平澜院。

余夏荷进屋,透过屏风,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坐在书案前,似乎在写着什么。

裴司绝的声音懒懒传来:“过来,看婚帖。”

他的声音也和裴晟几乎一样,这让余夏荷又想起了那晚的画面,心跳得越发强烈,胸前一阵阵饱胀。

“……是。”她不敢拒绝,挪着步子过去。

可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腿脚软得厉害,亵裤的摩擦更是让她想要发疯。

裴司绝坐在书案前的轮椅上,正提笔写婚书,耳廓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

她凑过去,见到那张和裴晟一模一样的脸,心里不禁一阵愧疚。

可一想起裴晟,她身体里的药效又像是浪潮一般涌上,连呼吸都像轻喘。

耳边,却传来裴司绝狐疑的声音:“你很热?”

余夏荷一惊。

哪怕她脸上已经布满潮红,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变得模糊不清。

却还是强忍着难受摇头:“没、没有……”

裴司绝眼神幽深地看了她一眼,拿起喜帖递给她:“瞧瞧。”

余夏荷咬紧了唇去接,骨节分明的大手和她手无意触碰的刹那。

她浑身猛地一颤,腿一软,就直直跌进了裴司绝的怀中!

“啊……”余夏荷惊喘一声,本就一片泥泞的地方竟直直坐在了裴司绝不能人道的地方。

她浑身猛地颤栗起来,下意识抱住裴司绝的肩,下裳都湿透了。

裴司绝垂眸看向怀中柔若无骨的女人,就窥见一片温软雪白。

声音都哑了几分:“你这是在勾引我?”

余夏荷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满面通红,难为情地想要解释:“我……我……”

还没说出个所以然,余夏荷忽然察觉到什么,浑身一僵。

某个烙铁般的东西正亘在她腿间,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强烈存在感。

余夏荷傻眼,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你不是不能人道吗?!”

小说《余夏荷裴司绝》 第三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热门推荐余夏荷裴司绝by佚名小说正版在线.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12 20:24
下一篇 2024-02-12 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