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姝妙寂免费小说作者佚名全文阅读

冒险小说《芙姝妙寂》,以芙姝妙寂为主角的故事。作者佚名精心构思了一系列惊险刺激的情节,让读者充分体验到了冒险的乐趣和紧张刺激。这本书绝对是冒险迷们的不二之选。芙姝抬起头,认真地拉着阿禾的手道:“你阿姐离开家里这么久,也不知道她现在不在菩萨庙,或许我们可……

冒险小说《芙姝妙寂》,以芙姝妙寂为主角的故事。作者佚名精心构思了一系列惊险刺激的情节,让读者充分体验到了冒险的乐趣和紧张刺激。这本书绝对是冒险迷们的不二之选。芙姝抬起头,认真地拉着阿禾的手道:“你阿姐离开家里这么久,也不知道她现在不在菩萨庙,或许我们可……...

芙姝妙寂

《芙姝妙寂》小说试读

轻云蔽月,簇簇桂花在窗边投落淡淡疏影。

芙姝坐在床榻的角落,旁边放着她的药箱与几本医书,她正忙着找药方自己配药,腿上伤口反反复复地裂开,光用金疮药已经治不好了。

一想到这里,芙姝就特别委屈。

不就是想杀个人,至于把威压全放出来吗!

外头传来窸鄃的脚步声,芙姝即刻用被子盖住药箱跟医书,警惕地攥住枕头下的匕首:“是谁!?”

妙寂拎着食盒,伫立在窗前平静道:“是贫僧。”

言语间,他已经推门进来,将尚且温热的饭菜搁置于桌面上。

芙姝双手抱着膝盖紧紧缩在角落,半张脸都埋在手臂里,只向他露出一双哀怨的眼。

“用饭。”他淡远的目光朝她望来,芙姝没动,只是神色仄仄地瞧着他。

那双素日灵动盈润的眸微微红肿,方才定是哭过。

妙寂眸光微顿,复垂落眼睫,无言地将饭菜摆到矮案上,再替她端到了榻边。

鼻尖萦绕着阵阵菜香,芙姝此时已经饿得两眼发黑,肚子都开始抽抽,她本想去膳堂随便吃点,但是她已经走不动了。

抬眸见到那几碟绿油油的素菜旁还装着一小碗烤肉,芙姝眼睛一亮,连忙直起身子去看,却无意中抽到小腿肚,她疼得身形一晃,却又被妙寂眼疾手快地托住。

被子被她掀开时,露出好几本零散的医书跟药瓶。

他皱皱眉,刚要开口,芙姝便不满地撇撇嘴,率先启唇道:“全都是拜你所赐。”

芙姝挣开他的手,再不理他,自己去够那筷子夹了一块肉。

方吃一口,芙姝便停住了。

过于纯粹天然的肉味让芙姝觉得自己不是在吃肉,而是置身于茫茫草原,生啃着一头牛。

她眨眨眼,又不情不愿地夹几片青菜放入口中,只见那几片青菜在烤肉的衬托下都显得意外可口。

她不禁觉得这是妙寂为了改善她挑食的毛病而想出来的馊主意。

她不想顺着他的意,面无表情地地将肉渣子全吐了出来:“不好吃。”

芙姝无礼的举动被佛者全看在眼里,片刻后,他平静开口道:“仙螺上已经公布了名单,你与荀卿皆在列,明日我让弥空替你置办行囊,雷泽气候变化不定,须得多备些衣物。”

芙姝挑挑眉,苍白的面上逐渐浮现出喜意:“这么快?”

妙寂点点头,随即观察着芙姝的神色。

果然比方才要缓和许多,她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她算准了能跟那剑修同去。

心中蓦然横生出这样一个想法,妙寂觉得心口处有些堵闷:“下山后,每日功课亦不可懈怠,最迟寅时起身……”

他足足念叨了半刻钟,芙姝有些恍然,她头一次觉得这和尚话能这么多。

“我知道,我又不是三岁稚童,何时该做何事,我自己有分寸。”

他看她一眼,继续开口:“且记莫要与同门相争。”

人若不知修善,便会恶逆无道,若再受到天道殃罚,更是会相互报复,无有止已。

殃恶未尽,人便会辗转在所造恶业的网里再难相离,直至堕落十八地狱,最后自食苦果,难得解脱。

芙姝天资聪颖,他不愿看她为了莫须有的嗔念而堕落。

“若有解决不了之事,你可通过仙螺传信与我。”

芙姝揶揄的目光在他脸上逡巡:“然后呢?你就会为我主持公道?”

“若我执意下地狱,你会渡我么?”

妙寂微微阖眸,攥着衣袍的手收紧了又松开,衣物摩挲发出轻微的响动,她听见他说:“自然。”

芙姝勾了下唇,露出一个无声的笑。

屋内寂静无声,只余灯火明灭。

简单用过饭后,芙姝静静等着他走,哪知他又从袖中取出一只金臂钏,把芙姝眼睛都看直了。

“缠臂金?”她脱口而出道。

佛者点头:“此乃净空山圣物,可抵御邪祟,感知生死,危急时刻你亦可唤我法名。”

“法名?你不叫妙寂?”芙姝凑近他身侧,伸手拿过那只臂钏细细端详。

妙寂轻叹一声:“妙寂是贫僧的法号,昙銮是贫僧的法名。”

芙姝了然地哦了声,随即微微仰头,笑眯眯地瞧着他:“昙銮?昙銮昙銮昙銮!”

法号是尊称,人人可喊,法名却只有祖师一人喊过,其亲近程度不亚于云雨时唤人乳名。

他喉咙有些发干:“莫喊了。”

“为何?”

“你有尊称,我也有尊称,大家唤你妙寂,我也唤你妙寂,可我封号为昭仪,百姓们还唤我昭仪帝姬,可你有何时唤过我昭仪?”

他轻声念了句阿弥陀佛,而后认真望着她道:“若要今日改,也不是不可。”

芙姝对上他幽深的绀眸,心尖儿便不住地颤。

最后,她率先妥协:“罢了,我开个玩笑,你快帮我戴上,我不怎么会戴这玩意儿。”

她毫不避讳地捋开长袖,露出一截玉般的细长白臂,大大方方地伸到他面前。

烛火暧昧地摇曳,在皎白若凝脂的小臂上晕开一层柔光。

妙寂抿着唇线,不知为何出了神。

“哎,怎么轮到你发呆了。”

芙姝身上有着世间女子少有的放浪形骸,譬如现在,那双秋水潋滟的墨眸似笑非笑地凝着他,唇角勾起一个狡黠的弧度。

“想起一些旧事。”

芙姝听罢,微微敛了笑容,什么旧事是让他在这种场合里想到的?

定是想起前世那个她了。

她干脆腰向后一倾,整个人倒在他怀中,手掌握住他的一簇发丝,迫使他正眼看自己。

“看着我,帮我戴。”她不容置喙地开口道,那只握住青丝的手微微一扯,将他扯得身形一晃,头也因为惯性而微微垂下,他高挺的鼻尖距离她的脸只有堪堪三寸的距离。

他垂眸与她对视,眸里的光仍是自持且清明,清若无物……

芙姝眸光微动,刻意将胸前的柔腻贴于他的火热滚烫的胸膛前,果然惹得他浑身一僵,眉头蹙起,双手将她推开。

紧接着,他无言地一手拿起臂钏,一手托在她的臂下,却是又形成了个亲密的环抱之姿,芙姝浑身都被他发间淡淡的莲香包围,不多时,她的头发也会沾上这股气味。

芙姝坐正了姿势,手却不老实地摸上他的下颌。

“哎,我发现你没胡子,这倒是个优点。”

因为他没有胡须,那张过于艳冶的脸便显得尤为锐利,锐利到令人不敢直视。

佛者随意地答道:“是么。”

“嗯嗯!胡子拉扎得不好看,而且亲密时也不方便,特别扎人。”

他的动作忽然停了,眉头紧蹙着,嘴唇翕动着说出一句十分严肃的话:“胡髭会让人貌丑,不洁净。”

芙姝顿了一下,发出一声清笑:“噗,那你还怪爱美的。”

妙寂无视芙姝的调笑,垂眸将臂钏套于她的手臂之上。

那双温热宽大的手支起着她手臂,力度是恰如其分的克制,不带半点旖旎。

芙姝怔怔地瞧着,不知觉间,心跳又比先前快了许多。

半刻后,臂钏便戴好了,不多不少,刚好五圈,不会阻碍她的动作或者划伤皮肉。

“谢谢!”芙姝很喜欢这个玩意,她直起身,伸出手在烛光下好奇地左看右看,臂钏上面还刻有莲花、娑罗树等等精美的纹饰,栩栩如生,越看越喜欢。

她一双秋水眼微眯,眼里闪烁着细碎的光。

大概是因为真的开心,她大大方方地笑了起来,便连洁白整齐的齿也露了出来,闪烁着珠贝般的光芒。

就这么喜欢?

妙寂半垂着眸子,一颗沉寂的心也不由得被她带动得雀跃了几分。

他环顾一圈四周,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坐起身,拿过她方才掩盖在被子下的药箱,拍拍她道:“坐回方才那里去。”

芙姝靠在枕头边上,将亵裤拉上大腿,一双膝盖微微弯折,那里红肿青紫一片,还有散落的药粉也黏在上面,瞧上去骇人又狼狈。

他静看片刻,随即轻叹出声:“真是乱来。”

他自己捻了几种草药,拿出一个药舂便开始慢慢地捣。

他手上的一举一动极其规律,赏心悦目,可是她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困乏。

许是捣药之声太过沉缓规律,芙姝慢慢阖上眼。半刻后,一阵阵极轻的鼾声响起,她已熟睡了。

月色清辉透过窗棂洒照在地上,照出一片树影婆娑,花影幢幢。

他又从药箱中拿出一包银针,熟练地抽出四根大小不一的,分别在她内外膝眼、鹤顶、阳陵泉透阴阴陵泉上下了针,又在纱布上沾了草药,盖在红肿之处。

上完药后,他又替她收好散乱在各处的药箱与医书,掖了被角,拂灭灯火后,便走到室内另一头角落的蒲团上静坐。

室内只余佛珠拨动的轻响,平日里,妙寂听着它便能静下心来,如今却……

他睁开眼,耳边萦绕着她方才所说的种种话语。

——你会为我主持公道吗?

——若我执意要下地狱呢?你会渡我吗?

他会吗?

他想渡尽苍生,而渡苍生与渡一人,横竖都要渡,并无太大不同。

而渡与不渡,其实在下山寻她时便已决定好了,不是吗?

妙寂目光微动,于一片漆黑中望向床榻,脑海中蓦然浮现出方才芙姝真心实意欢笑的模样,眸光潋滟,笑意犹如海棠醉日。

真想……多看看。

片刻间杂念已起,他艰难地阖上眸不再去看,可贪婪妄念就像是常流之水,爱意之欲深而无底,一旦滋生便再难磨灭。

寂静的屋内,佛者拨动佛珠的速度加快了。

要坚守佛心,离欲灭爱迹。

要坚守佛心,离欲灭爱迹……

小说《芙姝妙寂》 芙姝妙寂小说结局第21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芙姝妙寂免费小说作者佚名全文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12 20:44
下一篇 2024-02-12 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