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夏荷裴司绝》余夏荷裴司绝小说完整在线阅读

“佚名”大大独家创作发行的小说《余夏荷裴司绝》是很多网友的心头好,余夏荷裴司绝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友看过来:余夏荷强忍着那烧心一样的难受,辗转反侧到天光大亮……直到侍女剪桃过来叫她,伺候她沐浴更衣:“世子快到了,大家都去了门口迎……

“佚名”大大独家创作发行的小说《余夏荷裴司绝》是很多网友的心头好,余夏荷裴司绝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友看过来:余夏荷强忍着那烧心一样的难受,辗转反侧到天光大亮……直到侍女剪桃过来叫她,伺候她沐浴更衣:“世子快到了,大家都去了门口迎……...

余夏荷裴司绝

《余夏荷裴司绝》小说试读

裴晟动作一滞。

水榭里的旖旎氛围登时冷却下来。

余夏荷默默攥紧了衣角,清楚地看见裴晟眼里闪过一丝恍惚。

裴晟顿了顿,迅速抽身,将帕子递给她:“你自己再擦擦。”

余夏荷应了声,低下头继续擦,心跳却迟迟不曾放缓。

在这样的雨幕下、水榭中,两个人各怀心思,禁忌又悖伦。

门外仆人的声音忽然响起:“世子夫人,世子在水榭中,不愿见人……”

余夏荷心里一惊,脸色骤白。

若是让嫡姐看见她和裴晟单独待在这里,免不了又要受她磋磨一顿。

她视线逡巡片刻,看见侧间有扇屏风,于是说:“我、我去屏风后躲躲……”

裴晟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片刻,才应了声。

余夏荷连忙软着腿脚躲到屏风后,透过屏风上的镂花缝隙,她能看见外间的情景。

裴晟重新在棋盘前坐下:“请夫人进来。”

余晏秋很快进来,朝着裴晟柔柔笑:“夫君,独自听雨终究无趣,不如我们对弈一局……”

她说着,便朝裴晟对面走过去,正准备坐下,忽然“哎呀”一声。

余晏秋面露疑惑:“这垫子怎么怎么湿了一块?这里……有其他人来过?”

屏风后,余夏荷听得一阵紧张,心跳越快,身前的两团就越发涨得慌。

那是她坐过的地方,若是被嫡姐发现……

余夏荷忍不住揪紧了心口衣襟。

她手上没怎么使劲,那两个雪团却仿佛受了什么**,又涨又疼。

稍微压一压,还似乎有水儿在里面晃荡。

这……她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女,怎么就……

难道,是被那些药催出来的?

平日红豆大小的尖尖此刻竟大了许多,被紧贴的衣料勾勒出凸起。

似乎在分泌着什么液体,将已经半干的衣料洇出了两块乳白的痕迹。

她低头看着,呼吸蓦地一重。

好在隔得有些距离,嫡姐听不见。

但裴晟是习武之人。

裴晟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屏风,淡声道:“水榭并非独我能来。”

这意思就是说此前或许有别人来过,而他并不知道。

余晏秋瞬间被岔开了注意,转而又说起别的:“夫君,母亲昨日说她想抱孙子了……”

裴晟落子的动作一顿,沉默了片刻说道:“近日公务繁忙,我自会去与母亲说。”

听见这句,余夏荷的手指不解的绞在一起。

他……是在拖延时间吗?不愿意和嫡姐圆房?

后头外面再说些什么,余夏荷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实在涨得难受,细细喘着气想,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聊不完,不如……

她悄悄将外衫解开,松了肚兜系绳,将那胀痛的两个团子放出来透气。

刚跳出来,沉甸甸的团子尖尖就颤巍巍地吐着淡白的水,滴落在地毯上。

淡淡的奶香味萦绕在余夏荷鼻息之间。

这才多少时日,她的身材就已从青涩少女发育成和妇人一般。

现在甚至还……

余夏荷满心都是羞愧与难堪。

再看到身上怎么都洗不掉的绯红字迹,像刺青一般印着“裴司绝”三个字,她就更加郁结。

偏偏身体里的躁动不减反增,胸前更是疼得厉害。

她难受到极致,抿着唇,缓缓抬手握住了自己。

可不管怎么揉怎么挤,那乳液就是不出来。

余夏荷又急又气,手下失了力道,把自己弄得疼痛不堪,忍不住咬着唇无声哭泣起来。

她没注意到外间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

裴晟走到屏风外,轻轻敲了敲:“小妹。”

余夏荷被这一声吓到,带着媚意叫出了声:“哼……”

与此同时,那嫣红的樱桃像受到了莫大的**,终于打开了小孔,喷出乳白的水儿!

裴晟低哑的声音中带着疑惑:“怎么了?”

余夏荷没听出他声音里的喑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看见!

“别过来!”她颤着声音焦急地喊。

可她晚了一步,裴晟已然绕过屏风,看见这副情景,骤然定在了原地!

小说《余夏荷裴司绝》 第五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余夏荷裴司绝》余夏荷裴司绝小说完整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12 20:52
下一篇 2024-02-12 2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