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姝妙寂》(佚名小说)小说最新章节

作者“佚名”精心编写完成的古代言情故事,《芙姝妙寂》是这本书的名字,这部新作品最近火爆上线了,故事情节生动感人,主人公:芙姝妙寂,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非常精彩,小说简介:少年恨恨咬咬牙,手中剑意流转,透着可怖的杀气,可下一刻,他便听到芙姝急急地开口说:“先不要伤她!”紧接着,芙姝用尽……

作者“佚名”精心编写完成的古代言情故事,《芙姝妙寂》是这本书的名字,这部新作品最近火爆上线了,故事情节生动感人,主人公:芙姝妙寂,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非常精彩,小说简介:少年恨恨咬咬牙,手中剑意流转,透着可怖的杀气,可下一刻,他便听到芙姝急急地开口说:“先不要伤她!”紧接着,芙姝用尽……...

芙姝妙寂

《芙姝妙寂》小说试读

芙姝给阿禾买了一个大大的肉夹馍。

她没有带过小孩,就那样将跟小女孩的脸一样大的肉夹馍直接递给了阿禾。

这能吃得动就怪了,荀卿看得嘴角直抽抽。

他不厌其烦地将那馍掰开,又用了一点热水将它泡软,变成了稀软的肉汤,然后给阿禾递了个小勺子。

见小女孩吃得很香,少年双眸微弯,眼里闪着零丁暖意。

芙姝见状,用手扯了扯他的嘴角。

少年惊骇地瞪着她伸出来作恶的爪子。

芙姝一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瞧着他:“这不是会笑嘛……”

见他眼里的笑意逐渐变淡,芙姝赶紧转移了个话题;

“哎,话说你以前是不是有个妹妹啊?”

“是,那年正是大雍七年,是岁大旱,田谷不收,东土大饥,民死过半……”

他平静地同芙姝说着当年的惨状,芙姝面色白了白,却是没说话。

那一年,芙姝刚从地狱般的偏宫里出来,发现宫廷中交换奴仆食用的风气很严重。

那时她的弟弟,也就是当今太子刚刚出生。

父皇母后见识到她狠厉的手段后,决定不再忽视她,用正眼看她,还有心将她培养成一把剑。

一把能替他们做腌臜事的剑,一把能保护弟弟的剑。

她还只有十岁,在京中已经颇有权势,父皇决心纠正京中啖人之肉的风气,又不想得罪朝臣,便借了她这把刀。

那日是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她被几个士大夫子弟相邀,来到他们在庭院中举办的宴席,有幸见到这一幕。

他们一边啖人肉,一边吟诗作对把酒高歌。

宴席过后,他们送了个瘦得跟只小鸡似的小奴仆给她,说味道一定鲜美,谁知那只小鸡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刺了她一刀。

芙姝又痛又开心。

痛是真的痛,她永远记得那双掩藏在脏乱黑发之下嗜杀的眸,带着滔天的恨意与痛苦,刺进她的心底。

而开心也是真的开心,因为她终于找到理由杀人了。

那天夜里,血光滔天,那群爱啖人肉的畜生们受极刑而流的血流到地上,浸透了她粉色的裙裳。

火光之下,她一步一步走向那只早被她捆绑在拆房的骨瘦如柴的小鸡。

他依旧瞪着一双仇恨的眼,芙姝眨眨眼,命人强制掰开他的嘴——塞了一块米花糖。

……

“你要不要来我府里,做我的第一个面首呢?”

清脆又带着些微稚嫩的女声掩盖不住外头的惨叫。

少年好几天没吃饭,早已饿得意识模糊,他嘴里还含着那块糖,宫人捏着他的喉咙不让他吞,他便只能一直含着,直到干涩的口腔中分泌出一点点唾液,甜丝丝的。

他抬眼瞧着女孩儿火光下的面容。

冷静中带着点无辜,又漂亮又稚嫩的一张脸。

而后,他又听见眼前这个尊贵的主子自顾自说着:“他们说帝姬都要有面首的,可是我都没有。”

“……”小鸡仔一样的少年并不出声。

他没力气,也不想说话。

那块糖可能有毒,吃完那块糖或许他就要死了,少年想,不过死之前还能尝到甜味,配着外头那些畜生的惨叫,又何尝不是一种慰藉?

他垂下眼睫,望着少女染血的粉裙,渐渐昏睡了过去。

“嗯?他怎么晕啦?真没用!”

在最后关头,他听见那尊贵的小女孩气得跺了跺脚,身上繁复的环佩随之叮铛作响,“哼!既然不想当我的面首,那便将他丢了吧,丢到朱雀门外,越远越好,别让我再看见他!”

结局果不其然,就像丢垃圾一样,他被丢到了朱雀门外。

“芙姝?”

这厢,荀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讲着讲着芙姝就走神了,而且还一直盯着他的脸看。

“米花糖……”少女只是托着下巴,望着他的脸,喃喃道,“你吃过米花糖吗?”

荀卿怔愣一瞬,复垂下眸,纤长的眼睫为他隐去复杂的神色。

“没吃过。”

“真的?”

还未等他再次否定,二人的仙螺便传来了异动。

仙螺上,白术传达给他们的只有一句话——弟子们触动了禁制。

他们相视一眼,默契地带着小女孩去了离寡妇家最近的一家驿馆住下。

在安抚阿禾睡下之后,荀卿又捏了几个诀,在房里落了重重禁制后,方肯放心同她离去。

出来时已近半夜,荀卿提着剑,飞速地奔走在林间。

芙姝在后边跟得有点吃力,但是在这里乘仙鹤又有点太瞩目,她只能咬咬牙,忍住!

靠近那座孤庙时,芙姝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浓腻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来到庙前,更有无数邪祟低语,丝丝袅袅萦绕耳畔,如泣如诉,令人心生恐惧。

少年脸色顿变,他看了眼身后的芙姝:“你在此地稍作停留,我先进去。”

他也不多作解释,径直朝紧闭的庙门甩了个剑诀,剑身流转着紫气,荡然回肠,韬光冲天。

可下一秒,庙里红光大亮,无数漆黑黏滑的触手破开庙门,直冲两人而来。

芙姝心口一跳,立刻挽了个剑花挡住。

她已经不像先前那样软弱可欺了,内力自体内流转,浑身像是有用不完的力量,她狠狠地用剑斩开了半边触手,里面喷迸出的血浆将芙姝浇了个透顶!

“呕呕呕!”芙姝很给面子地直接吐了,手上力道更猛了,“呜呜呜,好臭,鬼东西离我远点!”

下一刻,庙中被抛出两具弟子的尸体,全都没了手脚,面色青紫,像是被凌虐而死,紧接着,一个黑色身影又从庙中窜出,直直冲着芙姝而来!

然而芙姝这边被触手桎梏着,反击已经变得很艰难,那身影窜到她面前,直接抓住了她的左臂。

臂钏刹那间金光大起,那鬼影又被一阵佛光轰开,发出尖厉又嘶哑的惨叫。

竟然真的是女鬼!

芙姝看着那被轰飞在地上的女鬼,也不知道是不是血糊了眼,她的眉目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

对了,阿禾!

她是阿禾的姐姐!

另一边,不同于芙姝的艰难,少年如履平地地砍着一条条滑腻粗壮的粗手,身上愣是没沾到半点血。

他回眸,发现芙姝早已经被血染成了个小血人,而且还一边砍一边呕吐,瞧上去……嗯,十分生猛。

就在这时,一个面貌可怖的女鬼反反复复地攻击芙姝,又被她手臂上的法器震飞。

几次过后,芙姝手一挥,卷起地上的断枝糅合成一根锋利的戟,似乎即将往女鬼身上刺去!

荀卿眼里一喜,那木戟完全可以直刺女鬼要害!芙姝很聪明!

可下一刻,芙姝便用那粗实的木戟钉住了身边的触手,而她自己则是……

径直向那女鬼冲了过去!

少年低低骂了一声,随后朝芙姝大吼道:“芙姝!你是不是疯了!”

他提剑砍完一条触手,便直直朝她飞去,想阻止她自取灭亡,可芙姝却已经同女鬼打得难舍难分,他只能堪堪拽住她一片裙角。

少年恨恨咬咬牙,手中剑意流转,透着可怖的杀气,可下一刻,他便听到芙姝急急地开口说:“先不要伤她!”

紧接着,芙姝用尽了所有力气,抓住那女鬼的双臂,砰砰砰——

她不留余力地用自己的头狠狠创上女鬼的额头。

是头槌!

女鬼完全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脑袋嗡嗡响,她从来没见过有人使这种招式,更何况对手还是个女子!她有点懵了!

芙姝甩甩头,凌乱地喘着气,不由分说地将她桎梏在地上,唇边还扯出一抹笑,对她打了个招呼:“你是阿禾的姐姐吗?怎么先前没听阿禾说,你长得这般露骨呀?”

阿禾的姐姐长得确实十分露骨。

她的右半边脸已经被野兽啃食殆尽,露出了森然的白色颅骨,那右眼框子黑洞洞的,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阿禾?”女鬼眨了眨左边的眼睛,脑袋短暂的清明了一瞬。

不过那也仅仅是一瞬,一瞬过后,她便将芙姝反扑在地,她甚至知道芙姝的手臂不能碰,转而用双手紧紧扣着她的肩胛骨,小姑娘的皮肉一下子便被扎穿,芙姝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不对,不对,你去死,你去死!”

死到临头是什么体验,芙姝如今才切切实实感受到。

先前她觉得自己活得还算自在,也没有到了要死要活的境地。

毕竟,敢让她不自在的人都已经死了。

现如今,她却能感受到女鬼尖利的手指正深深嵌入她的骨肉,似乎几息间就能取走她的心脏,让她也变成一具毫无温度的死尸!

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芙姝知道方才自己提的那声阿禾有用,只要让女鬼冷静下来,后面就好反水了……

她可以做到的。

对不起了!这位露骨的姑娘!

芙姝深吸一口气,忍着肩膀剧痛,艰难地抡起拳头,对准女鬼那半边森然的骨骼砸下去。

砰!

仅剩不多的骨头片片粉碎零落,如碎石一般掉在芙姝的脸上。

芙姝被吓得几乎不敢呼吸,生怕一个大喘气将女鬼的骨灰吸进口腔,而那女鬼似乎又被她打懵了,芙姝想乘胜追击,又使出另一边的拳头,哐哐哐一顿砸。

两人相互擎制,滚落山坡,谁也不让谁。

一段漫长的寂静过后,一人一鬼都没了动作。

女鬼眼眶中溢出血泪,顺着干瘦的面颊簌簌流下,她瞪着一双黑洞洞的眼,茫然问道:“你……你为何……不害怕?”

芙姝咬咬牙,没说话,只是默默抱紧了她。

她说自己不害怕女鬼,就是不害怕,芙姝从来对自己说出来的话非常负责。

女鬼不敢置信地瞧着芙姝。

明明自己的利爪还在她的皮肉里嵌着,瞬间便能取走她的性命,而这小姑娘呢,似乎全然无知觉一般,竟还要……还要抱她!

这熨烫的体温,柔软的身躯,头发间微涩的皂角香,都让她想起自己年幼的妹妹来。

“你叫什么名字,能让我知道吗?”芙姝的声音很轻,有点发颤。

女鬼头骨喀嚓作响,她微微歪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她……她叫盈娣。

小说《芙姝妙寂》 芙姝妙寂小说结局第25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芙姝妙寂》(佚名小说)小说最新章节.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12 21:03
下一篇 2024-02-12 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