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珵桑栖》季珵桑栖by佚名免费看

豪门总裁小说《季珵桑栖 》是一本全面完结的佳作,季珵桑栖是文里出场的关键人物,“佚名”大大脑洞大开,创作的故事情节十分好看:她拿了手机,挑了一张季珵桑栖跳舞的照片,用微信小号发给了白筱筱……她相信,白筱筱看了这么亲密的照片,她绝对坐不住……

豪门总裁小说《季珵桑栖 》是一本全面完结的佳作,季珵桑栖是文里出场的关键人物,“佚名”大大脑洞大开,创作的故事情节十分好看:她拿了手机,挑了一张季珵桑栖跳舞的照片,用微信小号发给了白筱筱……她相信,白筱筱看了这么亲密的照片,她绝对坐不住……...

季珵桑栖

《季珵桑栖》小说试读

桑栖想得很简单。

治好爸爸的病,把哥哥从里面救出来,一家人好好开始新的生活。

但显然,命运不放过她……

季珵也不准备放过她!

当晚,她在皇霆演出的时候,接到了林萧的电话。林萧声音很急:“桑栖,你快到医院来!出事儿了!”

桑栖心里一惊。

她连忙追问:“怎么回事?”

林萧顿了顿,才轻声说:“沈姨跟白筱筱发生了冲突,动静闹得挺大的,局子里都来人了,桑栖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沈姨有可能要被带走。”

手机,从桑栖手里滑下来。

最后是路靳声开车送桑栖去了医院,还好不是很远,不到半小时就赶到了现场。

但桑栖还是迟了一步。

她赶到时,沈清已经被带走。

现场却仍是混乱,白家一大家子都在。白母捧着女儿烫伤的手臂,哭天叫地地说女儿的花容月貌被毁了,叫嚣着要让沈清把牢底坐穿。

白父闷头在一旁。

最让桑栖意外的是,季珵也赶了过来,身边跟着秦秘书。

他才来,白筱筱就投进他的怀里。

不胜柔弱。

白母也瞬间变得委屈不堪,哭泣道:“本来腿就不灵便了,现在手臂上又毁了容,我们筱筱下半辈子该怎么过啊!”

一护士提醒:“病人赶紧去处理伤口,不然会留疤。”

白筱筱的轮椅坏了。

死命推了两下,没推动!

季珵弯腰把她抱了起来,想放到担架上……但他抬眼时却正好跟桑栖的目光相撞。

桑栖轻轻眨了下眼。

她看着自己的丈夫,抱着其他女人呵护备至的模样。明显,在妻子跟情人之间,他选择了情人!

季珵亦看着她。

半晌,桑栖都没有开口……

蓦地,季珵放弃了担架,抱着白筱筱直接走进电梯,白筱筱手臂疼得厉害,但这一刻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她的小脸挂在季珵的臂弯里,冲着桑栖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四周,围观的人窃窃私语。

【好浪漫,是公主抱啊!】

【瞧,正室长得再好看也没有用,人家是真爱!】

【我猜男的肯定会离婚!】

……

现场还有很多记者,桑栖就像是被人,当众打了一记狠狠的耳光。

白母见女儿得势。

她不依不饶,蓦地,劈头盖脸给了桑栖一耳光:“我们筱筱要有三长两短,我会让你那个后娘偿命!”

白母打偏了,打在了桑栖侧脸……

其实并不是很疼,

可是这记耳光,像是狠狠扇醒了桑栖的人生。这记耳光,让桑栖过去付出的感情变得更可笑,这记耳光,让桑栖隐忍的三年婚姻变得更为残忍。

那边,电梯门缓缓合上,季珵怀里抱着白筱筱。

季珵目光深深,晦暗难懂……

桑栖一动不动地站着。

她想:原来不被爱的下场,竟是如此狼狈!

……

电梯内,秦秘书都感觉不妥了。

桑栖再怎么样,ᴊsɢ还是陆太太,白筱筱的妈竟然敢扇桑栖的耳光……秦秘书是最了解季珵的人,她不禁看向季珵。

季珵面无表情。

白筱筱娇媚地唤他一声:“季珵!”

季珵看了看白父,白父还是有点儿眼色的,立即张开手臂接女儿:“我来抱吧,不敢劳动陆先生。”

白筱筱正得意呢,就不高兴了:“爸!”

季珵淡道:“好!”

手一松,不知道是不是白父没有接好,白筱筱竟然笔直跌到地上,那条动过手术的腿嚓擦一声又断掉了,手臂烫破的皮肤也被地面蹭破了一大块皮……血肉模糊的。

白筱筱疼得额头全是汗。

白父手忙脚乱,抱起女儿……

季珵垂眸,语气冷淡:“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电梯门开,他便离开了。

秦秘书连忙跟上去。

白筱筱在身后,娇嗔一声:“陆先生!陆先生……”

白父抱着女儿,轻叹一声:“娃娃,咱们是不是做得太过了?你陷害乔家太太不说,你妈妈还打大小姐……万一以后陆先生他不娶你,我们怎么办?”

白筱筱恨得牙根痒痒。

她咬唇:“我就不信,我抓不住季珵的心。”

……

林萧从局子里回来,正好瞧见桑栖被打!

林萧脾气多火爆啊!

她才不管桑栖什么谈判的筹码,扑上去就去扇白筱筱的母亲,一边打一边骂得难听:“狗东西就凭你也能打桑栖?你算什么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你女儿叉开了腿给季珵草的**,你全家上下给桑栖提鞋都不配!”

白母也只敢欺负斯文人。

碰上林萧这样泼辣的,根本就不是对手,一会儿她的脸被林萧扇成了猪头,惨不忍睹!

她叫着说要告林萧。

林萧直接踢她肋骨:“告啊!我就在这里你去告,你不告老娘回头照着你另一边脸再打成猪头!”

白母仗着季珵,还想张狂。

路靳声出面了。他把林萧拉开放到身后,他轻描淡写地问白母:“我现在把你打成残废,你觉得要判几年?”

白母被吓住了。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长相斯文但是眉宇间都是戾气,特别是眼角一颗泪痣邪门得很。

她迟疑了下,

林萧又蹦出来狠狠扇了她两耳光,出气是出气了,但是沈姨的事儿已经立|案,无法更改。

林萧怕桑栖想不开。

但是桑栖很平静,她洗了把脸,轻声跟路靳声道谢,林萧想留下来陪桑栖,路靳声却把她强行带走了。

路靳声的别墅。

奢靡卧室,地板上扔了一地的衣服……

林萧哭得惨烈,她又骂又哭最后说:“桑栖家里不能再出事了……你帮帮她,路靳声我给你生孩子都行!”

他们是露水情缘。

曾经,情浓之时,路靳声掐着她的下巴让林萧给他生个孩子。那会儿林萧才19岁呢,哪里肯?

但是这会儿却松口了!

路靳声也不是傻子,他停了下来轻摸林萧的脸,冷笑着问了句:“牺牲这么大!不过,你究竟是为了桑栖,还是为了乔时宴?”

乔时宴……

林萧有瞬间的失神,这个名字,是她心里的禁忌。

她以为没人看出来!

她恼羞成怒:“你管老娘为了谁?路靳声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会不会睡女人弄孩子?”

路靳声嗤笑一声。

他拽过她海藻般的长发,迫她抬头,他贴紧她的脸声音危险:“真当我是傻|逼好糊弄是不是?”

林萧疼得掉下眼泪……

路靳声的嗓音变柔,就像是情人般在她耳边轻喃:“跟我睡觉的女人,不管叫得有多浪,心里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何况你跟着我时毛还没有长全呢!跟我玩心眼,林萧你还早着呢!”

他发了狠地折腾她。

林萧被他弄得又哭又叫,但偏偏她是那样的烈性子。

她把路靳声手臂都抓花了。

她一点也不避忌地大叫:“行啊!那咱们就一拍两散啊,我重新再找个男人,我就不信以我林萧这样儿的找不着男人睡觉,你路靳声算个屁的东西,你是比其他男人多长了个田鸡还是怎么了?”

她叫得越凶,路靳声弄得越狠——

“还敢说!真想弄死你!”

整个晚上,林萧的嘴都没有停下来,别墅里的佣人都不敢细听……听了脸红心跳,每次先生把林小姐带回来,都要弄得惊天动地像是出人命案一样。

……

路靳声终于要够了,他抽身而退,去浴室冲澡。

出来时林萧还在。

身上套了件他的衬衣,扣子也没有扣两颗,就那样敞着大长腿靠在床头吸烟……整个一副烟视媚行的样子。

路靳声哼笑:“刚刚哭成那样,还敢浪呢!”

顺手拿掉她指间的香烟,自己却吸了一口,“女人抽什么烟!最好戒掉!”

林萧难得没跟他顶嘴。

路靳声靠在床头吸烟,她就柔顺地贴在他的小腹上,纤长手指在他腹肌上划圈圈,声音也软媚:“路总消气了没有?”

路靳声低头看她一眼。

哼笑:“消肿了,没有消气!”

林萧要去亲他。

她这样子的小伎俩,路靳声哪里会不明白,来来去去就是为了桑栖……不然她怎么会乖乖躺着,早就翻脸走人了!

路靳声一手揪住她的长发,一手熄掉香烟。

他淡淡道:“不管桑栖跟季珵感情怎么样,她现在还是陆太太,那个姓白的女人公然打桑栖,等于在扇季珵的脸!季珵当时没有发作,应该是想要桑栖低头求他吧!”

陆靳声笑了下:“她总不肯回心转意,是不是?”

林萧懵住。

她坐起来,还是没有缓过来:“你是说,季珵故意放任不管的?”

路靳声真想拿香烟烫她。

他下床利落着衣,扣上皮带时开口:“桑栖自己也清楚!这事儿,季珵是真够狠的!”

他看着林萧的样子:“累了就留这儿睡一晚!”

但是林萧立即起身了。

她当着路靳声的面儿就脱了衣服换上自己的,离开时,她还搭着他的肩说:“我从不在金主家过夜!”

即使她说得再烟视媚行,还是叫路靳声看穿。

他捏住她下巴,打量:“都脏了这么多遍了,就算乔时宴从牢里出来,大概也看不上你!”

林萧被刺了一下。

没人知道,她十几岁时就被人轻薄,那是她一辈子的阴影。

从来,她都配不上乔时宴。

但她面上却笑得没心没肺:“是啊!我这么脏就只能配路总了!”

路靳声冷笑:“你想的真美!”

林萧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小说《季珵桑栖》 季珵桑栖小说第2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季珵桑栖》季珵桑栖by佚名免费看.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2-13 11:44
下一篇 2024-02-13 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