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 作者骑着野猪去赶文

作者“骑着野猪去赶文”近期上线的现代言情小说,是《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这本小说中的关键角色是沈烟岚商枭,精彩内容介绍:饶是商长战,也觉得沈烟岚疯了,胡闹不分场合,老爷子病危,医生都忙的手无足措,她在做什么!立刻下达命令:“……

作者“骑着野猪去赶文”近期上线的现代言情小说,是《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这本小说中的关键角色是沈烟岚商枭,精彩内容介绍:饶是商长战,也觉得沈烟岚疯了,胡闹不分场合,老爷子病危,医生都忙的手无足措,她在做什么!立刻下达命令:“……...

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

《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小说试读

第10章

沈烟岚的话,他们也就敢听听,可不敢真信。

要是去了,像刚刚一样,又闹得话,那谁能招架的住?

况且今天这事也不是闹着玩的,老爷子病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少爷这个节骨眼上本就该行事谨慎,要是她跟着去,直接再把老爷子气的一命呜呼,那少爷这辈子都得被人戳着脊梁骨。

林木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沈**,您还是老老实实回家的比较好,要是实在闲,我可以让人带你去逛逛商场,最近咱们商场里上了一批很不错的高定,您可以去试试,没准会喜欢。”

沈烟岚抿了下嘴,她摇头,“爷爷重病,我这个当孙媳妇儿的,不去看看实在说不过去,正好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就跟着一块去吧!况且,我这次跟着去,真的不会捣乱的,我发誓。”

沈烟岚伸出三根手指来发誓:“要是我去了说话不算话的话,就让冯凌出门被车撞死。”

林木嘴角一阵狠狠地抽搐。

她最爱冯凌,既然都敢拿冯凌出来发誓?

那该不该信她一次?

商枭如墨般深邃的黑眸,也是一阵变幻莫测。

沈烟岚主动上前挽住男人的胳膊,晃了一下,声音软糯糯的,撒娇似的说:“商枭,你就让我跟着一块去吧,行吗?”

林木看向商枭。

商枭面不改色,“好。”

林木真想狠拍一下自己的额头,他刚刚在莫名对自家主子抱有什么希冀呢?

启程去老宅的时候。

一众人内心是忐忑不安的。

唯有商枭,依然淡漠从容,沉稳的不起任何波澜,似乎他根本就不怕带着沈烟岚回去后,她会在那边惹出怎样的祸乱来。

糊涂啊,糊涂!他们家少爷一世英名,怎么就毁在了女人的身上呢?

车子缓缓驶向老宅,直至目的地。

此时的老宅,不同以往,气氛很沉闷,佣人们各个低着头做自己的事,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响来。

直到看到商枭他们来,看到沈烟岚的身影,不约而同的露出一抹慌乱来,匆匆打完招呼后便逃开。

仿佛她是什么女魔头一样......

客厅里很安静,大概人都在楼上老爷子的卧室围着。

不过有人上去禀报,很快,大房夫人吴翠娟就从上面抹着泪,一副憔悴的模样下来了。

本想开口说话,一看到沈烟岚居然也跟来了,脸色顿时八十度大转变。

怒瞪着她:“谁让你来的?”

沈烟岚礼貌的颔首,扬起一抹微笑来:“大夫人好。”

“你可别喊我大夫人,你这一声大夫人喊得我可是要折寿的!”

话落,她又怒扫向身后的林木,斥道:“是你让她跟来的?你知不知道,爸很讨厌她,你让她来,存心找事的?”

林木还未开口,一旁商枭低沉的嗓音便不疾不徐的开口了,很清幽,却带着令人不容忽视的威严:“是我让她来的。”

吴翠娟闻言,登时愤愤的说:“你让她来的?你不知道她什么样子,你爷爷现在命在旦夕,你还敢带她来胡闹,我看你是不想你爷爷好了是吗?”

商枭:“她不会闹。”

“你说不会就不会?谁家孙媳妇儿刚嫁来就把长辈气晕的?你爷爷变成今天这个地步,她有一大半的责任!”

吴翠娟指向沈烟岚,下了逐客令:“请你,立马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

几名佣人上前,只是,还未靠近,便被商枭冷沉下来的神情给吓到,面面相觑,瑟瑟发抖了起来。

吴翠娟一看他们不敢,声音更尖锐了:“怎么?在老宅,老爷子的地盘,你们还怕他不成?轰出去!”

商枭勾了下唇,他不紧不慢,冰冷疏离的面庞上挂着几分慵倦,很闲散,一手扯过沈烟岚,与她十指相扣,慢悠悠抬起来,给众人瞧。

那双黑眸,如毒蛇一般,扫过那几名佣人,

薄削的唇瓣轻轻启动,一字一顿:“我看谁敢?”

一种窒息般的恐惧顿时从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钻来。

几人被吓得腿脚跟僵在了原地一般,动弹不得,后背冷汗直冒,脸色惨白一片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吴翠娟也被吓到了。

对于商枭狠毒的手段,她是清楚地,即便是在老宅,也不敢轻易的惹怒她。

吴翠娟缓了一下,才找回来一些勇气,道:“行,你要执意让她留下来,那待会儿,被你爷爷看到了,给气出个好歹来,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她话里带着警告的意味:“要是我爸,因为你们小夫妻二人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你公司的总裁位置,也就别想在坐了。”

总算露出了狐狸尾巴来。

今天他们费尽心思的把商枭给叫过来,无论她沈烟岚在与不在,商枭都必定会逃不出他们精心设置的陷阱吧?

沈烟岚可没忘了,前世,吴翠娟连同她那丈夫,自从陷害商枭背上害死老爷子的黑锅以后,可没少用这个原因欺压商枭,最后公司股权吞的甚至要超过商枭这个董事长手里的还要高。

跟着来到二楼。

还没进去,就闻到一大股很刺鼻的酒精味,这里气氛,要比楼下的还要肃静。

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里面忙活,旁边站着两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跟商枭差不多年龄大的。

一个,是商枭的父亲商长战,一个则是商长隆的大哥尚长展,吴翠娟的丈夫。

另外一个,就是大房的儿子,商桡。

几人进去,商长战和商长隆在看到沈烟岚的时候,也是闪过一抹不悦,不过碍于老爷子面前,没多说什么。

商长战问医生:“我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的表情不是很好,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

气氛一阵沉默。

吴翠娟捂着嘴抽泣了起来:“爸,你说你要是真出点什么事的话,让我们可怎么活啊?”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空气里染上一抹悲伤。

商长隆红着眼,“无论如何,拼尽全力,哪怕是砸钱,也要让老爷子活着。”

他扭头看向商枭:“商枭,你去楼下帮忙拿一下那个药,那是我重金从国外买回来的,现在应该送到了,把那个给爸吃了,他就能在多活个一年半载的没问题。”

小说《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 第10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无弹窗小说重生夜,我被偏执霸总低声诱哄 作者骑着野猪去赶文.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03 18:21
下一篇 2024-03-03 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