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白夭谢言慕小说

精选的一篇古代言情文章《白夭谢言慕》,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白夭谢言慕,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作者白夭,文章详情:师傅说,山茶花赠与心爱之人。她从入府第一年便开始种,这已经是第三个年头,山茶花开了三次,她的心爱之人从未看过一眼,直到如……

精选的一篇古代言情文章《白夭谢言慕》,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白夭谢言慕,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作者白夭,文章详情:师傅说,山茶花赠与心爱之人。她从入府第一年便开始种,这已经是第三个年头,山茶花开了三次,她的心爱之人从未看过一眼,直到如……...

白夭谢言慕

《白夭谢言慕》小说试读

“娘!”

谢言慕大骇。

白夭眉眼一凝,从药箱中取出银针,封住了谢母几个穴道,稳住了她的心脉。

谢言慕怒视着她,冷然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白夭皱起眉,她的药方不会有错,难道是药材的问题?

她拿过药碗闻了闻,并未有任何问题。

她微微蹙起眉,怎么会这样?

见她不说话,谢言慕神情越发冰冷:“谢某不知何处得罪了谷主,竟让谷主对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下如此黑手?!”

白夭隔着白纱冷冷地看着谢言慕:“我若想要害她,为何还要救她?”

谢言慕眼眸幽深,心中怒意未减,却清楚的知道白夭所言不假。

他压抑住心中烦闷,问道:“那现在情况如何?”

白夭重新号了脉,眉头紧紧皱着:“有些棘手,需得查出究竟服用错了何物。”

她看向小厮:“药渣呢?”

小厮战战兢兢:“药渣已经被倒掉了。”

倒掉了?

白夭心中不住冷笑,药罐熬完药巨烫无比,必然要待其冷却才能清洗,此时才过了区区一刻钟,药渣便倒掉了,可见古怪。

药味没问题,药渣却有问题。

白夭只觉得心中有道灵光一闪而过。

“将雪莲拿来。”

……

下人拿来雪莲,白夭浅浅尝了一口,冷笑道:“看来是将军府的人想让夫人死啊。”

谢言慕皱眉:“这是何意?”

“天山雪莲与暮山雪莲形状、气味都一模一样,不过两者药性却极为不同,一个至阴一个至阳。”

白夭将雪莲递给谢言慕:“方才我从药王谷带过来的确实是天山雪莲,只是到了将军府府之内,便成了暮山雪莲,这可不是将军府的人想害夫人吗?”

谢言慕眉眼骤然冷却,脸上恍如渡了一层寒冰。

他看向一旁的侍卫:“去查这些药材都经过了谁的手。”

不过一刻钟,所有碰过药材的人便都站在了廊下。

一一盘问,皆无所获。

谢言慕眸光深邃了下去:“这事日后再查,你只需说现在该如何治?”

白夭道:“暮山雪莲倒也能用,只需用晴雪草中和药性即可。”

“晴雪草?”

白夭点点头:“后院中应该就……”

她话到嘴边突然顿住,几乎感觉到谢言慕冰冷怀疑的视线瞬间落在了白纱之上。

“你怎么会知道将军府后院?”

白夭轻笑:“将军误会了,我说的是药王谷中,我竹屋后院便有。”

她起身道:“我为将军取来。”

正要走却被一把拉住手腕,白夭皱眉回望:“将军这是何意?”

谢言慕冷声说:“让你的药童去取。在毒治好之前,你便留在将军府。”

白夭冷笑一声:“将军这是要强留?”

“我不信任你。”谢言慕直言不讳,“若你方才只是暂时压制我母亲的状态,一走便控制不住了,我又该如何找你。”

白夭沉默了一瞬,几乎被气笑了。

谢言慕独断地让小厮将白夭带去后院。

谁知刚一入院子,她便撞见了林明月。

林明月冷冷地看着她,厉声道:“见到本郡主,为何不下跪?”

白夭笔直地站着,漫不经心道:“药王谷有皇上亲赐的令牌,天子以外一律不跪,我这一跪,郡主可能受不起。”

林明月的话瞬间被堵在了胸口,不上不下难受至极,只能恨声道:“牙尖嘴利的乡野村姑!”

白夭悠然答道:“只可惜我这村姑如今是将军府座上宾客,而郡主过几日就不知是在何处了。”

林明月像是被戳到了痛处,怒道:“你这村姑当真是歹毒心肠,非要拆散良人才肯罢休!”

白夭嗤笑:“良人?郡主若真如此认为那便该好好享受最后与将军相守的时光,而非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

“你!”林明月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一时被噎地说不出话来。

晚也不想与她纠缠,径直走了过去。

谁料经过林明月时,她却猛然抓住了白夭幂篱上的白纱,往上一掀!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小说《白夭谢言慕》 第7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精品)白夭谢言慕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03:59
下一篇 2024-03-14 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