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完整版季越成宋清鸢热门连载小说

《季越成宋清鸢》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佚名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宋清鸢季越成,讲述了“我要你的钱干什么?”刘芬想都没想过还要拿儿子儿媳的钱!怎么也不肯收。季越成知道顾家人是实在人,但却是没想到要给钱出去让……...

《季越成宋清鸢》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佚名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宋清鸢季越成,讲述了“我要你的钱干什么?”刘芬想都没想过还要拿儿子儿媳的钱!怎么也不肯收。季越成知道顾家人是实在人,但却是没想到要给钱出去让……......

季越成宋清鸢

《季越成宋清鸢》小说试读

“姑奶奶!你知不知道你高烧烧得额头都能煎鸡蛋了?就不能老实点?”宋清鸢透着无奈,语气却更凶了。

是吗?她发烧了?

难怪……

“那……那我生病了,你还要凶我吗?”她整个人都在被子里,声音本来就嘶哑,委屈一下,几乎都听不清了。

但他却听见了的。

沉默了许久,黑暗中传来他的声音,“我没有凶你的意思。”

“那,你要带我去哪里?”感冒后浓浓的鼻音,显得她的声音格外脆弱。

“医务室,马上到了。”他一字一句的,果断又清晰。

说话间,医务室就到了。

进门,季越成就听见一阵大笑。

然后,宋清鸢冷冰冰的声音把这笑声打断了,“有什么好笑的?她就这么来了,棉衣也没带一件,只能这样了。”

季越成被他放在病床上。

“帮我看一下,她发烧了。”宋清鸢对医生说。

医生是个中年男人,姓石,笑了笑,“这就是弟媳妇?”

“不然呢?”宋清鸢一张脸板得铁紧,“来探亲,挨冻了。”

“先量个体温。”石医生拿出体温计甩了甩,递给宋清鸢,“还有什么症状没?”

“喉咙嘶哑,别的还好。”宋清鸢一边回答一边到蝉蛹里扒拉季越成,“来,量个体温。”

季越成病得稀里糊涂的,下意识就去解衣服扣子,将胳膊抬了起来,自以为很配合。

结果,宋清鸢脸一变,赶紧把她用被子整个捂住,“你干什么呢?病傻了吗?”

季越成一愣,不由暗笑,可不是傻了吗?她习惯性地量腋下,忘了这时候的体温计是舌下的。

“啊——”她乖乖地张开嘴,就在此时,她想起其实还有一种体温计,是量菊花的,所以……

到底量哪里啊?

她看着他,又把嘴巴闭上了。

要……要量菊花吗?

不……不要啊!

“张嘴啊!”他拿着体温表,奇怪地看着她。

“哦……”她一颗跳得乱七八糟的心总算安分了,张嘴的时候,却因为自己刚刚的胡思乱想,忍不住把自己逗乐了,扑哧笑了起来。

把宋清鸢笑得莫名其妙不说,她自己先笑得停不下来了,直到看见宋清鸢的眉头渐渐皱起,她才勉强停住了,张开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脸上好像被轻轻捏了一下。

他有没有捏她,她不确定,但他那声轻斥她却是听见了的。

他说,“让你皮!”

她并没有皮好不好?

在等待她量体温的过程中,宋清鸢就坐在她身边,石医生跟他说话。

石医生人很和善,总是带着笑,跟宋清鸢绷着个脸完全成对比。

“弟媳妇是第一次来哈?”

“哈哈,顾团,头一回看到你这么着急呢!放心好了,就是个感冒!”

“弟媳妇,顾团在家里也总是这么严肃吗?”

反正,石医生越打趣就笑得越夸张,宋清鸢的脸就板得更板正。

季越成忍不住从“蝉蛹”里伸出手去,在他腿上用力掐了一下:怎么不回人家话啊!

结果换来他的一瞪,还把她的手塞回被子里去了。

“生病了还不老实!”极小声地呵斥她。

季越成想讲话,但是嘴里塞着体温计,说不出来。

看得石医生哈哈大笑,等时间到,给她把体温计取出来,“好了,弟媳妇有什么冤屈可以说一说了。”

季越成就真说了,冲着宋清鸢嘟哝了一句,“我只是病了,又不是死了!我怎么就不老实了?”

石医生再度哈哈大笑,宋清鸢一张脸更黑了。

“39度5,体温确实很高,你们看是打针还是吃药?”石医生问。

“吃药吧!”季越成自己哑着个嗓子说。

“行。”石医生又看向宋清鸢,“那就开药了?”

宋清鸢点点头。

季越成看着石医生拿了两个白色的小袋子出来,在上面写下吃法和剂量,再把药丸放进袋子里,折起来交给宋清鸢,只觉得很有趣。

经历了后来几十年现代化的发展,回头再看这些记忆里的画面和后来再没有出现的东西,就觉得很有意思。

“回去就吃一次,晚上要观察,如果一直退不下来,可以物理降温,实在不行,带回来打针,别大意了。”

宋清鸢抱着她出去的时候,石医生还在后面叮嘱。

“知道了。”宋清鸢的回答都是一板一眼的。

“弟媳妇,我一开始不是笑你,是笑你家顾团长啊!哈哈哈!你别介意。”石医生在后面笑着解释。

笑谁不笑谁的,季越成一点不在意,她只知道,自己又被送回了家属院宿舍,宋清鸢把她放在床上,照顾她躺下后,转身就要开门出去了。

“宋清鸢!”她急得坐了起来。

“怎么了?”他回头。

季越成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并不知道他们这纪律是怎样的,他能不能留下来,还是晚上他也会有任务?

但她知道一点,部队的事她不能打听,所以,宋清鸢问她,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看着他,只剩了沉默。

宋清鸢却走了回来,在床边坐下,又问了她一次,“怎么回事?”

“你……”季越成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再来?”

宋清鸢被她问得一愕,“我马上就回来了啊?”

这下轮到季越成傻住了,“那,那你去哪里啊?”

“我去给你找点热水来吃药。”男人无奈的声音。

季越成觉得自己闹了乌龙,躺回去,用被子盖住了头。

宋清鸢却把她的被子扯下来,“别捂着,得呼吸。”

“嗯……”季越成点了点头,“你去吧。”

在宋清鸢再次站起的时候,她忽然又拉住了他衣角,瞟了他几眼,小声问,“那,你今晚,是在这里睡吗?”

宋清鸢看着捏着自己衣角的那只白皙的小手,沉默了一会儿,终道,“嗯。”

季越成顿时整个人都明媚了,松开他,翻身就滚到了里侧,背对着他。

宋清鸢在床边站了一小会儿,这回,终于顺利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个暖水瓶,看一眼床上的季越成,刚才还在闹,这会儿又安静极了,连他回来了都不知道。

小说《季越成宋清鸢》 季越成宋清鸢 第2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最完整版季越成宋清鸢热门连载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04:36
下一篇 2024-03-14 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