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凌寒江时宁全本小说(季凌寒江时宁)全文阅读

季凌寒江时宁是一位普通的年轻人,在佚名的小说中,他意外发现自己拥有了超能力。从此之后,他踏上了一段充满冒险和挑战的旅程,与邪恶势力斗争,保护世界的安全。这部小说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震撼的故事世界。

季凌寒江时宁是一位普通的年轻人,在佚名的小说中,他意外发现自己拥有了超能力。从此之后,他踏上了一段充满冒险和挑战的旅程,与邪恶势力斗争,保护世界的安全。这部小说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震撼的故事世界。...

季凌寒江时宁

《季凌寒江时宁》小说试读

墨夫人压住心里的火气,耐着性子微笑道:“这段时间来,家里的事情不少,妈知道这点委屈你了,这五百万你先拿着,等时宁给我零花钱,我再给你多拿点,好吗?”

季凌寒一听,就知道这夫人又是误会了,不由得苦笑。

她在她们心里该是有多贪婪,居然一口气拿了五百万,还怕她嫌少?

季凌寒无奈把她的手推回去,道:“妈,我是墨墨的亲妈,照顾墨墨、对墨墨好都是应该的,您不用给我补偿。”

墨夫人眉头紧皱,道:“凌寒,你想要什么,你直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给你的,一定给你全力补偿!”

季凌寒无可奈何道:“真的不用,妈,我不是要坐地起价,我不缺钱,也不想要任何东西,我只希望,您能接纳我。”

“你这是什么话,你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我当然接纳你了。”墨夫人蹙眉道:“你真的不要?”

“真的不要。”季凌寒叹息:“妈,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想得很明白,我是墨墨的母亲,我这两天也感受到了跟宝宝相处的快乐,我希望这种快乐能一直保持下去,我想好好的当一个母亲。”

墨夫人看着季凌寒这认真的表情,心情越发复杂了。

奇怪,太奇怪了。

季凌寒这两天是怎么回事?

墨夫人的心里是一万个问号,但是面上还是做出一脸感动的表情,拉着季凌寒的手道:“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了,家和万事兴,只要你想要好好过日子,那咱们家肯定是接纳你的,凌寒,墨墨很依赖你。”

季凌寒浅笑:“我知道的妈,您放心吧。”

墨夫人怀着古怪复杂的心情,走到了墨含烟的房间。

墨含烟正在进行自己的减肥大计,跟着视频里的人大声喊口号:“腰间的赘肉咔咔掉,人鱼线马甲线我都要!!!”

看见墨夫人走过来,一边蹦跳一边喘着粗气问:“您怎么来了?”

“嗯……”墨夫人犹豫着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凌寒最近有点不一样?”

墨含烟停下了蹦跳,一边喘着气,一边擦汗,冷笑道:“是有点不一样,八成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了,今天我才刚刚看见那个私生子发了个朋友圈呢。”

“说什么了?”

墨含烟直接打开手机,打开了墨凉杰的朋友圈递给母亲看。

墨夫人看了眼,一眼就看见了那照片上,交握着的一双手。

这很显然是一男一女的两只手,看起来严丝合缝,亲密无间。

当看见那配文时,墨夫人的眉峰蹙起,念了出来:“每次看见我最深爱的人为了我如此付出,我都感觉到心脏刺疼,看着你在他身边虚与委蛇,为了我承受那么多的委屈,我就感觉心有愧疚。我爱的xi,终有一天,我会完成你的所有愿望,让你光明正大地成为我最美丽的新娘,爱你的杰……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您还看不明白?”墨含烟指着上面的字,道:“这个爱的人,就是说季凌寒,说过她怎么样为了他付出,他很愧疚,所以想让她成为他的新娘,您还看不明白?季凌寒的愿望可不就是早点摆脱这个家,然后好跟那个墨凉杰双宿双飞吗?”

墨夫人听着女儿的解释,刚刚出现的那一丝丝欢喜,一瞬间又烟消云散。

她深深叹息一声:“我看她刚刚说的话,很认真,应该不像是骗我的。”

墨含烟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您想什么呢,骗子的脸上还会写着骗子吗?墨凉杰那个贱妈抢走了我爸爸,一直都想小三转正。她给我爸生了那个私生子之后,更是想方设法想要加入这个家,争夺家产,为了扳倒我哥,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他们可是一点底线都没有的啊!”

墨夫人深感赞同。

当年,她四十岁怀着第三胎,因为是大龄孕妇,本身保胎就不容易,而那个时候,墨凉杰的那个小三妈带着比江时宁小不了两个月的墨凉杰出现在她面前。

那个**跪在她的面前,声泪俱下,口口声声说不能失去墨家主,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放。

墨夫人那个本就岌岌可危的孩子,在当天晚上就流产了。

可恨的是,那个老小三还口口声声说是她先找事,去找到她后,执意要打人,才会害这个孩子流产。

这件事情,因此在墨家主跟墨夫人中间留下了心结,这么多年来的关系渐行渐远。

现在,基本上家主都只住在老小三那边。

虽然没有正式的名分,但是对于墨家主以及外界的许多人来说,那个老小三跟他才是真正的夫妻。

墨夫人思及此,心里有些发酸。

墨含烟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勾起了老妈伤心的回忆,赶紧道:“季凌寒八成也只是墨凉杰的一个棋子罢了,咱们可以容她在家里呆着,但是绝对不能相信她,知道吗?否则,咱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她今天不才刚刚帮过你吗?”墨夫人问,“你的那个设计图,不就是因为她的提醒,才免于被人当成靶子吗?否则,剽窃抄袭这么严重的罪名,你可能会被开除吧?”

墨含烟语塞,辩解道:“她或许就是故意帮我,为的就是想要麻痹我们呢!所以需要我们仔细甄别,不能完全相信她!对,没错!这个人实在是太有心机了!”

墨夫人无奈道:“或许,有没有可能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误会凌寒了?而现在,我们全家都不相信凌寒,八成,就是中了那个私生子的下怀。”

墨含烟皱起眉头,似乎觉得妈妈说的有道理。

半晌,她一拍掌心,道:“我有个办法,爸爸的寿宴快到了,季凌寒对咱们家怎么样,带她去挑一下寿礼不就知道了?如果季凌寒真的是那边的人,那肯定会去给他们通风报信,说我们的礼物是什么的,以那个老小三的德行,肯定会想尽办法艳压咱们。如果不是,那就更好了!”

墨夫人觉得有些道理,点了点头:“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小说《季凌寒江时宁》 季凌寒江时宁第24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季凌寒江时宁全本小说(季凌寒江时宁)全文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05:04
下一篇 2024-03-14 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