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热推小说《夫人您跪了这么久》全文在线阅读

在十三分之一的小说《夫人您跪了这么久》中,沐云书娄鹤筠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注定要成为改变世界的英雄。被选中保护一个古老的神秘遗物,沐云书娄鹤筠踏上了一场充满奇幻和冒险的旅程。他将面对邪恶势力的追逐和自己内心的挣扎,同时也发现了自己隐藏的力量和使命。不走富户的意思是不可以拐带权贵家的孩子,以免以后被认回,惹来杀身之祸。第二条是因为这些奴婢进了高门大户,没准会成为哪位权……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世界。

在十三分之一的小说《夫人您跪了这么久》中,沐云书娄鹤筠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注定要成为改变世界的英雄。被选中保护一个古老的神秘遗物,沐云书娄鹤筠踏上了一场充满奇幻和冒险的旅程。他将面对邪恶势力的追逐和自己内心的挣扎,同时也发现了自己隐藏的力量和使命。不走富户的意思是不可以拐带权贵家的孩子,以免以后被认回,惹来杀身之祸。第二条是因为这些奴婢进了高门大户,没准会成为哪位权……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世界。...

夫人您跪了这么久

《夫人您跪了这么久》小说试读

第16章

许氏也不害怕被大夫瞧出她是装病,说来她这病也不完全算是装的。

最近一段时间,她确实有些不舒服,总是头昏眼花的,想是夜里着了凉,本打算过两日找个大夫把她这病说得种一些,好让儿子心疼她,不想这会这病倒是派上了用场。

沐云书今儿闹着一出,不就是想在儿子面前邀功么?她必须要让沐云书知道,鹤筠有多么孝顺她,想留在娄府,留在鹤筠身边,就得学会听话!

娄鹤筠的确很担心许氏的病,已经没心情再用饭,叫人扶着许氏进了内室。

发生了这样的事,族亲们也不好继续坐着,无不装作担忧的样子,围在许氏左右询问她的病情。

唯有沐云书笔直站在远处,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

娄鹤筠脸色越发沉冷,忍不住走到沐云书身边,责问道:

“我将母亲交给你照顾,你竟然让她劳累到病倒,还不知给母亲请个大夫调理,你就是这样照顾母亲的?我不求你如其他人一般知书达理、柔顺体贴,只希望你能照顾好母亲,为何这点事情你都做不好,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沐云书才缓缓抬起头朝娄鹤筠看了过来,那如同孤月般清冷的眸子写尽了嘲弄。

失望么?她已经记不清前一世从失望到绝望她经历了多少,但她知道,她一定会把这些痛慢慢还给他。

娄鹤筠没有见过沐云书这样的眼神,从前他能感觉到,她看着他时,满眼都是爱慕和依恋,可现在,那种感觉竟然没有了。

是因为分别太久而生疏了么?还是说她又在算计什么?总之沐云书现在的这种眼神,让他感到极为不适。

“我在与你说话,我看着我作甚?母亲操劳一生,我只想让她过上好日子,你既然与我成亲,就该尽一个妻子的本分!”

娄鹤筠不自觉又将语气加重了几分,他心里乱糟糟的,只能用这种办法来宣泄自己的不满。

沐云书并未生气,只浅浅勾了勾唇,“夫君还真是辛苦,不知道想让多少个人过上好日子!”

娄鹤筠被沐云书说得一怔,随即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脖根竟涨红起来。

因为他想起曾经到沐家提亲时,他对沐父保证过,一定会让沐云书过上好日子!

可他已经很努力了,若不是为了这个家,他怎会到那么苦的地方任职!她留在京都难道不是好日子?不然短短几年工夫,沐云书怎会长胖了这么多,还不是因为心宽才会体胖!

真正过苦日子的是曼娘,在寺里粗茶淡饭,孤苦无依,可他现在却没办法接她回来,为他吃苦的人,只有曼娘。

心中虽然对沐云书万分不满,但娄鹤筠自持君子,还是将话忍住了。

夫妻俩人相顾无言,气氛比陌生人还要尴尬。

过了一会儿,葛老大夫就被翠玉领进了门,娄鹤筠朝葛老大夫作了一揖,道:

“这么晚请您过来,实在是打扰了,我母亲突然头晕,麻烦您老给瞧瞧到底害了什么病!”

葛老大夫皱眉看了娄鹤筠一眼,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过头看向沐云书,口气不善地道:“丫头,你急匆匆请我来是给别人瞧病的?”

沐云书朝葛老福了一礼,“是给我婆母,她突然病倒,情况有些紧急。”

葛老摇了摇头,一脸的失望,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背着药箱进了内室。

娄鹤筠以为葛老大夫不高兴,是因为沐云书这么晚了去请他,皱眉对沐云书道:

“等会儿你多给葛老赔几句不是,让他尽心给母亲瞧病。”

心中挂念许氏的情况,娄鹤筠不再理会沐云书,提着衣摆大步进了内间。

葛大夫此刻已经拿出了脉枕开始为许氏诊脉,半晌后,老大夫皱着眉头将手指松开。

娄鹤筠看着大夫的表情心头一紧,忙开口问道:“葛老,我母亲的病可严重?”

葛老大夫用手指捻着胡须,眉头都打成了一个结,只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严重。”

听到这话,许氏的心也提了起来,顾不得装了,着急地看着葛老大夫道:“严重?那我是得了什么病啊?大夫,要怎么治您尽管说,是要卧床还是要进补?我现在就叫人去保信堂取人参!”

葛老大夫看着许氏这胆小惜命的样子,厌恶地朝后撤了撤身子,从嘴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休息?进补?你再休息,再进补,这条命就不用要了!”

“什,什么意思?”

不只是许氏,众人都有点糊涂了,生了病难道不休息?不休息怎么会好起来呢?

娄鹤筠有些不满葛老大夫的态度,怎么说他也是朝廷命官,但母亲的病更加重要,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葛老,麻烦您把话说得清楚些,我母亲到底得了什么病?”

葛老也不再绕弯子,淡道:“富贵病!吃得太多,动得太少,进补过盛,积聚于肝导致目花头晕,简而言之,就是什么都不操心,享福享得太多,需要忌馋、忌懒,这病才能慢慢好起来。”

这话让许氏的脸都绿了,这葛大夫不是变相在说她又馋又懒,只吃不动!

看着几个妯娌在一旁忍笑的样子,许氏简直难堪到了极点。

她强忍着怒意对葛大夫道:“哪有人得什么富贵病!大夫您是不是看错了!”

葛老本来脾气就不好,被许氏质疑,脸色更加冷了。

“夫人若是不信老夫的诊断,再请别人来看就是,不过不管夫人折腾多少次,这病就是这么来的,也只能这么解!”

说着,他站起身,将脉枕收入药箱里,作势要走。

娄鹤筠震惊在母亲的病因中,回过神见葛大夫要走,忙走上前挽留道:

“葛老息怒,我们......我们只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病,您......您要不给留张方子吧!”

葛老虽然生气,但已经跑了一趟,还是要给云书丫头这个面子。

于是冷着脸坐下来急书了一张方子递给了娄鹤筠,提起药箱时瞥了沐云书一眼,叹道:

“该多多休息的那个人是这位奶奶,若不好好保重身子,身子迟早会垮掉!”

小说《夫人您跪了这么久》 第1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抖音热推小说《夫人您跪了这么久》全文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05:44
下一篇 2024-03-14 0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