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凌寒江时宁主角是季凌寒江时宁小说百度云全文完整版阅读

新生代网文写手“佚名”带着书名为《季凌寒江时宁》的现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现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季凌寒江时宁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群早已经荒废许久了,季凌寒发的那个消息,也犹如石沉大海。也是,时间太久远了。大家都已经…………

新生代网文写手“佚名”带着书名为《季凌寒江时宁》的现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现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季凌寒江时宁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群早已经荒废许久了,季凌寒发的那个消息,也犹如石沉大海。也是,时间太久远了。大家都已经…………...

季凌寒江时宁

《季凌寒江时宁》小说试读

“不然呢?你从墨墨上学到现在,你来过这里一次吗?

季凌寒从来都没有到过墨墨的幼儿园。

更别说是给墨墨出头、为墨墨打架了。

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只想毁坏墨家的声誉,而墨墨,充其量只是她的一个工具而已。

小墨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也能知道肯定是妈咪被欺负了。

小小的身子气呼呼地挡在了季凌寒的身前。

小墨墨展开双臂把妈妈护在了身后,奶声奶气大喊道:“不许你骂我妈咪!”

江时宁的面色越发难看,厌恶看向季凌寒:“你除了会对孩子的洗脑,还能干什么?”

司机已经将车子开到了路边来。

司机小跑着小车走到后排,打开了车门,道:“爷,小少爷……”

他下意识看了季凌寒一眼。

下午季凌寒才刚刚被赶下车呢,这会儿竟然又遇上了。

司机也不确定墨爷会不会让季凌寒上车,于是也不敢开口。

季凌寒也看出了他的为难,深呼吸了口气,道:“是,我承认作为一个母亲,我以前是不够称职,但是现在我想要好好弥补我的孩子,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过想要伤害墨墨的想法,更没有想在这种地方,丢墨家、丢墨墨的脸!”

说着,季凌寒将小墨墨带到了车上。

小墨墨刚上车,季凌寒就弯下腰来,摸着他的脑袋温柔道:“宝宝你先跟爹地回去,妈咪还有点事情,需要晚点才能到家。”

小墨墨却急了:“那妈咪呢?”

“妈咪还有点事情需要去做的,你好好听爹地的话,知道吗?”季凌寒揉了揉小墨墨的小脑袋,道:“你先跟爹地回家吃饭饭,妈咪等会儿就到。”

“妈咪!”小墨墨更急了。

季凌寒果断将车门关上,转身就准备离开。

既然他这么讨厌自己,她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招人讨厌。

可也正是季凌寒这么懂事的行为,让江时宁更是面色猛黑:“怎么,这是急着去跟那个私生子私会?”

阴阳怪气的话语,让季凌寒越发火大了,猛地转身,怒道:“在孩子的面前,你能不能把嘴巴放干净点?”

“你也知道你是在孩子的面前?”江时宁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口口声声说,要补偿孩子,结果却连同一辆车都不愿意跟他坐,这就是你补偿的态度?”

季凌寒被气笑了,怒道:“这难道不就是你希望的吗?你不就是想让我承认,我肮脏,我心机,我不配做墨墨的妈妈吗!现在,如你所愿!”

季凌寒一把甩开了他的手,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反正……”声音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哽咽,但还是倔强地梗着脖子,强撑着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

江时宁微怔,心尖儿竟有些酸涩。

下一瞬,季凌寒已经抹掉了眼角的泪花,大跨步离开了原地。

背影决然、毫不留恋。

江时宁顿时觉得有些气堵。

这个女人,是在对他发脾气?

她凭什么!

明明是她有错在先,竟然还有脸生气?

江时宁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

可是为什么,心里莫名有些内疚是怎么回事?

江时宁气急败坏上了车。

司机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问:“爷,要不要追一下?”

“不用管她!让她去死!”江时宁气怒道。

司机什么话都不敢说,默默开车。

江时宁越想越气。

明明不久前都还在口口声声哄他说: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男人。

现在,却连放软一些态度,说一句软话都不愿意!

就连做戏都不知道做**。

骗子!

忽地,江时宁瞄到了一旁不远处,园长给的医药箱。

……

季凌寒一路大跨步朝前走。

不一会儿,就有一台黑色的加长款迈巴赫默默跟在了她身边。

司机很快降下车窗,道:“少夫人,您快上车吧,小少爷的情况不太好。”

季凌寒心里一个咯噔:“墨墨怎么了?”

“你上车不就知道了?”江时宁的声音,低低冷沉。

实在是算不上多好听。

季凌寒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车边,打开车门。

果然,一眼就看见了墨墨趴在江时宁的腿上,双眼紧闭。

季凌寒吓得呼吸一窒,立马上车去,着急问:“墨墨怎么了?”

‘砰’

车门被关上。

小墨墨立即起身来,抱住了季凌寒的腰身,奶声奶气道:“妈咪,不生气了。”

季凌寒哪里还生得起气呀,心坎儿软得一塌糊涂。

但脸上佯装愤怒:“好呀你,你个小坏蛋,居然敢骗妈咪!挠你痒痒,咕叽咕叽!”

小墨墨咯咯笑了起来,往江时宁的身边躲去。

这时候,江时宁已经打开刚刚园长给的医药箱,拿出一瓶碘伏。

“好了,先上药,”他瞥了季凌寒一眼,命令道:“过来。”

季凌寒有些受宠若惊。

他这是……准备给自己上药?

就在季凌寒有些怀疑的时候,江时宁已经用棉签沾上了碘伏,见她这呆愣住的样子,有些不满,沉声道:“别让我说第二次!”

季凌寒这才猛地回神,面色心情古怪地朝着江时宁的棉签凑了过去。

洁白的棉签因为沾了碘伏而有些冰凉,触碰在伤口上,刺得季凌寒微微蹙眉。

但是他的动作轻柔,眼神专心致志地正给她上药。

季凌寒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果然,江时宁很快开口,道:“我刚刚说的话,的确有点过分了。”

季凌寒被狠狠震惊了一下。

江时宁这是……在跟她道歉?

这种人,竟然也会低头??!

季凌寒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须臾,她就注意到江时宁的脸颊有些可疑的红晕。

他的口吻淡淡,道:“我刚刚问了墨墨,的确不关你的事,我跟你道歉。”

这难得的态度,让季凌寒忍不住想起了上辈子弥留之际。

她最后见到的人也是江时宁。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离婚很久了。

因为墨墨的死,她以为他们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交集。

没想到,最后却是江时宁给自己收的尸。

哪怕是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做到那份上也已经仁至义尽了。

由此可以看出,江时宁应该也还是讲道理的。

小说《季凌寒江时宁》 季凌寒江时宁第22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季凌寒江时宁主角是季凌寒江时宁小说百度云全文完整版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06:03
下一篇 2024-03-14 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