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凌寒江时宁小说_季凌寒江时宁小说结局阅读

《季凌寒江时宁》作为佚名的一部现代言情文,文章结构很好,前有伏笔后有照应,人物的性格、行为活灵活现,思路新奇,主要讲的是:“真的不要。”季凌寒叹息:“妈,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想得很明白,我是墨……

《季凌寒江时宁》作为佚名的一部现代言情文,文章结构很好,前有伏笔后有照应,人物的性格、行为活灵活现,思路新奇,主要讲的是:“真的不要。”季凌寒叹息:“妈,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想得很明白,我是墨……...

季凌寒江时宁

《季凌寒江时宁》小说试读

“嗯!”小墨墨快被幸福冲昏头脑了,高兴得到处都在冒泡泡。

季凌寒给他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一直到讲到第四个故事的时候,小墨墨才再坚持不住,睡着了。

季凌寒松了口气,将小绘本放好,才起身来,去房间的浴室洗澡。

洗完澡,才想起来忘记带睡衣了。

无奈,季凌寒只好裹着浴巾走出门去,还好墨家的全家人都很讨厌她,讨厌到根本不会踏入她的房间半步。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会有客人来访。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季凌寒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正前方就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

季凌寒猝不及防看见面前的男人,一下子呆住了,“你……”

江时宁的瞳孔猛缩,视线不由自主地顺着季凌寒的脸往下看。

那雪白得刺眼的肌肤,在柔光灯下发着莹莹白光,那细白的胳膊紧搂着浴巾,身上冒着水汽,平添几分氤氲的绝色。

江时宁的眸色更深了,穿着皮鞋的脚朝她迈近

季凌寒猛地回神,这才意识到现在的画面有多不合适!

她脸上炸红,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解释道:“我忘记带睡衣了!”

可倏地,又猛地反应过来,这是她的房间,她跟他解释什么?

季凌寒有些暗恨自己的没用,立马反问:“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我的房间!”

江时宁低嗤:“你的房间?如果我没记错,在你来之前,这个房间是我的。”

季凌寒噎住。

这个原本是江时宁的房间,刚结婚的时候,这个房间也是作为婚房而存在的。

可自从季凌寒结婚之后,又哭又闹,加上她有孕在身,江时宁就搬了出去,到了这个房间的对面。

江时宁再一次迈近一步,上下打量她的身段,低嗤道:“怎么,又换了个手段来帮墨凉杰做事了是吗?”

他迈步过来,高大颀长的身姿气场强大,压得季凌寒有些说不出话。

他冷嘲热讽:“让我猜猜,这一次又是什么套路?装慈母迷惑全家,然后用这种手段,勾引我犯错?嗯?”

江时宁的手捏住季凌寒的下巴,微微俯身,她能清晰看见他眼里的讥讽:“可惜,他怕是不知道,你的这一幅身子,对我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屈辱感,瞬间铺天盖地!

季凌寒冷嗤一声,紧盯着江时宁,讥讽道:“是吗,当年是谁求着我,让我给他的?”

江时宁唇边的讥笑瞬间僵住。

季凌寒再次嘲讽:“你红着眼睛找到我,对我苦苦央求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

江时宁的眼睛一下就红了,是气的。

他冷笑着一把抓住季凌寒的肩膀,咬着牙道:“是啊,这真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我当时就是在路边找只鸡都比你强,最起码,她们还不至于**到一边卖身子赚钱,一边抛夫弃子倒贴野男人。”

季凌寒肩膀吃疼,又因为他的恶言恶语气得眼睛通红,她冷笑:“是吗,看来墨爷还真是经验丰富,这是找了几只鸡才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

“找了你这一只就够我恶心一辈子了。”

季凌寒气得浑身发抖,尖叫:“放开我!你给我滚出去!”

将江时宁的手猛地甩开,季凌寒往后退去,‘砰’一下甩上了门。

下一瞬,不远处的床上传来了稚童慌乱的哽咽:“妈咪!”

孩子的哭声十分突兀,江时宁完全忘记了孩子还在这个房间里睡觉,听着孩子的哭声,他深深吸了口气。

那浑身犹如冰窖里捞出来的寒意,被生生收敛了回去,他转过身,就听到小墨墨哭喊道:“妈咪,不要丢掉墨墨!”

小墨墨刚刚做了个美梦,他梦见妈咪又抱他了,还给他讲故事,带着他去玩。

可是突然,‘砰’一声,妈咪把他从楼上往下丢了下去。

这种真真实实的失重感,让小墨墨又仿佛再一次回到了被妈咪讨厌、抛弃的时候。

小墨墨慌乱无措地想要在房间里找寻季凌寒的身影,却只能看见江时宁。

“爹地,妈咪呢?”小墨墨的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怎么也止不住,他的声音充满了惊惧,颤抖着问:“妈咪……妈咪是不是又不要我了?”

小墨墨极力克制自己的哭声,但是一想到自己又被妈咪抛弃,还是压抑不住地崩溃大哭起来。

江时宁沉默着看着崩溃的儿子,心里不由得有些燥闷。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发现,小墨墨哭的次数很少,每一次哭,都是因为季凌寒。

他朝着儿子走去,道:“闭嘴。”

小墨墨更是按捺不住情绪,抱着被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季凌寒裹着浴巾在浴室里听到小墨墨的哭声,整个人僵住。

她想出去,可是她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一片浴巾,实在是遮不住什么。

一想到刚刚江时宁那鄙夷、讥讽的眼神,季凌寒就感觉心脏窒息一般的痛。

看来,他是真的很讨厌自己呢。

季凌寒苦笑,后背贴在门板上。

可是外面的小墨墨哭声越来越大,季凌寒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再次穿上了已经被打湿的穿过的衣服,打开了门,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江时宁坐在床边,一只手拎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儿子,一边冷漠地扭头朝着季凌寒看去。

看见这场面,季凌寒的火一下子蹭地冒出来了:“哪有你这样哄孩子的!”

但是须臾,季凌寒就强迫自己不去看这个男人,朝着小墨墨径直走过去,喊道:“墨墨!”

小墨墨看见季凌寒哭声顿了顿,随即拼命挣扎了几下,朝着季凌寒扑了过去:“妈咪!”

母子俩紧紧抱在了一起,仿佛都将彼此视若珍宝。

江时宁不会哄孩子,更不会哄女人。

但是他注意到,季凌寒身上穿的衣服是今天穿的,半干半湿,裤腿还在往下滴水,走出来的时候连带着路面也有淅淅沥沥的水印。

他皱了皱眉,就看见季凌寒抱着儿子站起来,满脸心疼地道:“妈咪在这里,不哭了宝宝。”

小说《季凌寒江时宁》 季凌寒江时宁第2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季凌寒江时宁小说_季凌寒江时宁小说结局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06:08
下一篇 2024-03-14 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