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桑悦宋境和全文txt

桑悦宋境和作为《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这本书的主角,豌尼崽崽写的内容很吸引人,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都市言情小说了,讲述了:“等等,”见宋境和要走,周妍把人叫住,“我还有件事想问你。”“什么事?”“他们都传昨晚你带回来的那个姑娘,是你……

桑悦宋境和作为《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这本书的主角,豌尼崽崽写的内容很吸引人,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都市言情小说了,讲述了:“等等,”见宋境和要走,周妍把人叫住,“我还有件事想问你。”“什么事?”“他们都传昨晚你带回来的那个姑娘,是你……...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小说试读

隔壁的打骂声愈演愈烈,不断有锅碗瓢盆碎落,以及女人的求饶声。

桑悦听不下去了,她最讨厌欺负女人的男人,且秀花婶对她也不错,她不能坐视不理。

于是,她扛着从葛婶家借来的铁锹,雄赳赳的冲向秀花婶家。

秀花婶家的大门没关,桑悦一进院子便故作紧张的大声喊道:“婶子,你家出啥事了?”

屋里,李建革被桑悦的喊声吓了一跳,忙停止了施暴。

“她谁啊?”他恶狠狠瞪着秀花婶问。

“小宋昨晚带回来的姑娘,叫桑悦,好像是他未婚妻。”秀花婶怯怯地回答。

“哼,原来是小宋要娶的婆娘,她来这干什么!”李建革与宋境和一向不和,因此他对桑悦也没什么好感。

但想到他对外精心维护的形象,他还是压低声音警告秀花婶:“赶紧出去把人打发了,别让人捡笑话。”

秀花婶唯唯诺诺的点头。

她整理下衣服,又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这才打开门,强颜欢笑的招呼桑悦:“是小桑啊,你有什么事吗?”

“婶子,你没事吧?”桑悦一副夸张的表情,“我听见你家动静挺大,还以为有坏人来了呢!”她故意装成不知情的样子,是怕秀花婶尴尬。

秀花婶闻言,脸色果然有些不自然。

这时,李建革在屋里坐不住了,走出屋故作殷勤的和桑悦打招呼:“听你秀花婶说,你是小宋的未婚妻啊,你这大老远来的,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呢。”

言外之意是:你不在家待着,跑我家来干啥!

桑悦自然听出李建革的弦外之音,语气不咸不淡的回怼:“我倒是想在家好好休息,可你们家闹出的动静太大,我怕秀花婶遇到什么危险,这不赶紧过来了嘛。”

李建革被怼的哑口无言。

桑悦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李建革,当着他的面,故意问秀花婶:“婶子,你的眼睛咋红了,谁欺负了吗?”

秀花婶闻言,下意识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挤出笑道:“我这啊,没什么事,刚才烧火被呛到了。”

桑悦见秀花婶如此维护自己丈夫,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可李建革却不知道好歹,没话找话的看着桑悦手里的铁锹问:“你这是刚扫完雪?”

桑悦笑不达眼底的盯着李建革,若有所指的回道:“铁锹除了能扫雪,也能拍坏人,我这不是合计来帮婶子的嘛!”

李建革彻底被桑悦整无语了,讪讪地抿了抿唇,不再搭话。

桑悦也懒得再理会李建革,拉着秀花婶的手,一脸关切的问:“婶儿,你真没事吧?要是有什么委屈,我帮你出头。”

秀花婶感激的看着桑悦,眼中有泪花翻涌,这些年她不记得被自家男人打过多少回了,邻居们虽然也关心过她,但都是事后劝上几句,还从来没有人站出来说要替她出头的呢!

她心下感动,领了桑悦的这份情,但嘴上却否认:“婶子没受啥委屈,小桑有心了。”

听到这个回答,李建革露出满意的神色,外面怪冷的,他暗暗朝秀花婶使了个眼色,催促她赶紧把桑悦打发走。

秀花婶会意,柔声道:“小桑啊,外面怪冷的,婶子这里也没事,你回去吧。”

“不急,”桑悦将铁锹重重**旁边的雪堆里,四下看看后问秀花婶:“婶子,你不是要抬缸么,我帮你。”

秀花婶愣了一瞬,随即意识到桑悦刚才听到了自己和丈夫争吵的话,尴尬的摆摆手:“不用了,那缸就放那儿吧。”

“婶儿是觉得我搬不动吧,”桑悦开玩笑似的语气道。

秀花婶见桑悦坚持要搬,只好指着东墙角下一口倒放着的大缸道:“就是那口缸,我想把它搬屋里再腌些菜。”

“行,我帮你搬进去。”桑悦撸了撸袖子,朝着大缸走去。

“小桑啊,那口缸有三四百斤呢,两个大老爷们搬它都费劲,你要是搬不动,可千万别逞强啊。”秀花婶不放心道。

“婶儿放心吧,帮我开下门,我一口气抬进去。”

李建革站在一旁,双手环抱,一副看好戏的架势,他就不信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抬得动三四百斤的大缸。

谁承想下一秒,他竟然险些惊掉了下巴。

只见桑悦一把就将大缸掀了起来,令其缸口朝上,紧接着把缸扛到了背上,不紧不慢的背起缸往屋里走。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不仅李建革看得目瞪口呆,连秀花婶也惊得一时愣在了原地。

等她回过神,赶忙上前帮桑悦扶着缸,想替她分担一些重量。

很快,桑悦就轻轻松松将缸送进了屋。

三四百斤的东西于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秀花婶忍不住连连夸桑悦:“小桑啊,你也太有劲儿了,真厉害啊,是婶子小瞧你了。”

桑悦嘿嘿一笑,“好了,婶儿,缸替你搬好了,这段时间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叫我就是。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也记得叫我,”说话时,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李建革。

李建革早已被桑悦的大力惊到,不敢再轻视她了……因此面对桑悦投来的目光,他下意识地避开了。

桑悦对李建革的反应很满意,达到了她想要的结果,至少她在家属院的这几天,对方不敢再欺负秀花婶儿了。

至于她走以后秀花婶会不会再挨打,那她就管不了了。

说到底,弱者不主动反抗的话,外部力量再怎么帮忙都没用!

从秀花婶家离开后,桑悦觉得还不是很累,就将宋境和家院子里的雪都扫了。

回屋后,桑悦看着窗外积雪堆成的雪包,就像是一座座坟包一样,总感觉怪膈应的。

她想了想,决定还是把雪包都堆成雪人算了。

于是,一排排整齐的雪人军团就此诞生了。

桑悦刚堆好最后一个雪人,就见大门外来了四个穿军装的人。

为首的人桑悦见过,是昨天同宋境和一起帮她用枪打野猪的人之一。

那人也认得桑悦,一见面就激动的跟她打招呼:“未来嫂子好,咱们昨天见过面了!我叫许跃进,是宋营长下属一连的营长,这三人是我连里的新兵蛋子。”

小说《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全文下载第25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抖音小说《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桑悦宋境和全文txt.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1:09
下一篇 2024-03-14 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