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by豌尼崽崽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是豌尼崽崽创作的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桑悦宋境和面临着挑战与困境,通过勇气和智慧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本小说以其生动的描写和真实的情感让读者深受感动。这么一看的话,他拒绝自己,倒也在情理之中了。桑悦正想的出神,忽然又听葛婶道:“追求小宋的这些姑娘当中,还真有个痴情的,可……。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是豌尼崽崽创作的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桑悦宋境和面临着挑战与困境,通过勇气和智慧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本小说以其生动的描写和真实的情感让读者深受感动。这么一看的话,他拒绝自己,倒也在情理之中了。桑悦正想的出神,忽然又听葛婶道:“追求小宋的这些姑娘当中,还真有个痴情的,可……。...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小说试读

从夜里开始下的大雪,直至早上依旧未停。

昨晚宋境和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怎么合眼。

他总不自觉地担心桑悦屋里烧的炉子,既怕热气不够让对方挨冻,又怕煤球燃烧不充分引起中毒。

因此一早没等起床号吹响,他便带着临睡前打包好的备用物品,匆匆从宿舍赶往了家属院。

部队宿舍距离家属院至少二十分钟的路程,由于积雪已经没过膝盖,淌着雪走路的话,要比平时多花费一半的时间。

饶是如此,宋境和也在早操前赶到了家属院。

得到桑悦的允许后,在进屋前,他先将身上的雪全部抖落干净,着重清理了黏在裤子上的雪碴子。

屋内炉火烧的噼啪作响,炉子烧了一整夜,此刻暖气扑面。

宋境和进屋后,第一时间便是去检查炉子的燃烧情况,并往里面新添了些煤球。

之后,他才将目光转向炕上,看到了用被子把自己裹成粽子的桑悦,正睡眼朦胧的盯着他。

见对方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有些愧疚,怪他把人吵醒了!

“抱歉,这么早把你吵醒了,我待会儿要带下面的人除雪和训练,必须得早来。”宋境和沉声解释,打破寂静的氛围。

桑悦礼貌的笑笑,“没关系的。”

“昨晚冻着了吧?”宋境和摸着冰凉的炕,有些自责的问。

“还行吧,葛婶给我拿了两床被子,盖着暖和多了。”

宋境和知道睡冷抗的滋味,因此他知道桑悦说不冷不过是逞能。

他把带来的两个大包袱拆开,从里面拿出一张羊皮毯子,一床厚实的全新军用棉被,以及一个半新的军大衣,放到了桑悦跟前。

“羊皮毯子的保暖性很好,晚上你可以把它铺在下面。放心,这毯子是新的。棉被也是部队新发的,你可以盖着。至于这件大衣,我穿过两次,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穿在外面。”

桑悦有些惊讶,没想到宋境和竟给自己拿了这么多保暖的物品。

可她今天就要离开了啊,这些东西她又用不着。

许是猜出桑悦的心思,宋境和淡淡开口:“桑同志,虽然我们不能有结果,但你大老远过来便是客,我作为东道主,必须招待好你。

你不需要急着离开,一来你的脚伤还未痊愈……二来昨晚下了场暴雪,现在雪都还没停,这样的天气下,你是没法赶路的。

你就安心在这住着,等雪清扫好后,我会派车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听完宋境和的话,桑悦迟疑了。

她的脚伤倒是无碍,昨晚使用了特效跌打损伤药结合葛婶的**治疗,现在已经能正常行走了……但出现了大雪封路的突**况,的确不适合急着离开。

既然如此,那她就再住几天好了。

想到这,她缓缓点了点头,柔声道谢:“那就再叨扰宋营长几日了。”

她接过羊毛毯子,下意识用手摸了摸。

毛毯的触感细腻柔软,一看就很贵重。

桑悦不知道的是,这张毛毯是宋境和当兵那年,宋建国挖门盗洞特意寻来送给儿子的礼物。

这些年来,宋境和一直没舍得用,将其小心翼翼的保存着。

就连同屋的陆卫平都知道,宋境和很宝贝这张羊毛毯。

所以,昨晚当宋境和拿出这张羊毛毯要给桑悦用时,陆卫平惊得瞪大了双眼。

最后他忍不住调侃宋境和:“这都把压箱底的宝贝拿出来了,还说对人家没意思。”

宋境和当即否认,他拿出这个毯子,真的只是觉得人家小姑娘娇贵,怕冷,怕脏,得挑个干净保暖的物品才拿得出手。

至于那床新的军用棉被,陆卫平已经惦记了很久,可宋境和一直没舍得给他。

因为这个,陆卫平再次调侃宋境和:“要我看,你比谁都重色轻友,我求了你那么久,你都不肯把被子借我盖……如今人家小桑同志一来,你马上就拿去送人情了,真不够意思!”

面对好兄弟的碎碎念,宋境和只是一笑置之。

熄灯后,宋境和忽地又想起一件事,晚上他注意到桑悦的手指被冻得通红,若是不处理的话,可能会冻伤。

想到这,他又摸着黑,翻出之前送给陆卫平的冻伤膏,一并收进了包袱里。

陆卫平要不是已经睡着,肯定会坐起来跟宋境和来场「促膝长谈」!

把保暖物品一一拿出来后,宋境和又取出了冻伤膏,递给桑悦,“把这药膏涂抹在冻红的皮肤上,每天三次,一定要及时涂……否则皮肤一旦冻坏,每年都会犯,又痒又疼。”

桑悦愣了下,看向有些泛红的手指,目前皮肤没有任何不适的地方……若不是宋境和提醒,她还真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许是她前世经常被冻伤,因此对这种感觉免疫了吧。

不过她还是很感谢宋境和,这人真是够心细的。

“谢谢,”她笑着道了声谢。

宋境和没说什么,继续去包袱里翻东西。

下一秒,桑悦看到对方从里面掏出一个大圆肚且带有底座,上面还印着红色大花的瓷罐。

这东西她认得,是痰盂,或者人们更喜欢拿它当……尿壶用。

想到这,她的神色略显尴尬。

宋境和倒是挺坦然的,把痰盂放在地上,对桑悦解释:“你腿脚不方便,昨晚又没给你准备出夜的东西,是我思虑不周。这个痰盂也是新的,你……”

说到这,他的神色略微有些变化,轻咳一声后道:“你不便下地的话,就用它……”

好吧,他也说不下去了,对着一个女孩子,谈论在屋里解决生理问题,是有些不妥。

反正桑悦已经明白宋境和的意思,应道:“好,我会用的。”

宋境和点了点头,又从包袱里拿出毛巾、牙刷、茶缸等一些日用品,一一摆放整齐。

桑悦看着快要把炕堆满的物品,不禁对宋境和又多了分感激。

这人是把宿舍的家当都搬过来了吧,这准备的也太齐全了,比她来黑省前备的东西都全。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在这常住呢!

小说《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 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全文下载第21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七零换嫁军官后,日日泡在蜜罐by豌尼崽崽.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2:03
下一篇 2024-03-14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