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全集小说_姜心祁澜清完结版阅读

小说《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主角有姜心祁澜清,是作者九重落墨为读者带来的最新力作,情节曲折,叙事过程起起伏伏,给小编留下了深刻印象,小说摘要:好计谋啊!祁澜清压下心头惊诧,仔细打量树冠下形态各异的修士,想要找出躲藏其中的树精。怀中的……

小说《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主角有姜心祁澜清,是作者九重落墨为读者带来的最新力作,情节曲折,叙事过程起起伏伏,给小编留下了深刻印象,小说摘要:好计谋啊!祁澜清压下心头惊诧,仔细打量树冠下形态各异的修士,想要找出躲藏其中的树精。怀中的……...

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

《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小说试读

杀气腾腾的符箓直逼枝头的人形果子,两者刚一触碰,便引发剧烈的爆.炸。

人形果子炸开,内里果然不是血肉,而是青白果肉,丹田之处还有一颗褐色的果核。

符箓带来的爆炸一层接着一层,引发的冲击波不断撞击巨树,将巨树虚影割裂,看起来好似湖中倒影。

眼看爆炸就要冲到自己面前,躲在人形果子之中的树精再也坐不住,迅速从中脱离。

一道青绿色的光影从人形果子中剥离,他前脚离开,后续符箓引起的爆.炸便冲到了他面前。

树精跑得慢了一步,被爆炸余波所影响,遮掩身形的护体灵力被击碎,露出真实面容。

那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模样还算英俊,肤色古铜,头发翠绿,瞳孔灰褐,一看就不是人族。

他刚刚被攻击到的脖颈处,肌肤被灼烧掉一大块,露出内里赭石色的树木纹理。

一见到他,祁澜清便知道女儿又说对了。

这树精看起来只有炼虚期,但既然能瞒过她的神识,就说明树精至少有合体期的手段。

“你潜伏在奇木宗多年所为何事?”

祁澜清问归问,手上动作不停,控制符箓朝树精飞去,暗暗布置阵法节点。

“哼。”树精冷哼一声,挥手掷出无数翠绿叶片,将靠近的符箓悉数切碎。

他出手的一瞬,祁澜清察觉到一丝渡劫期气息。

修为越高,相邻两个境界之间的差距越大。

祁澜清脸色发白,没想到树精竟有此等修为。

她独身一人,还得保护女儿,不可能是渡劫期修士的对手。

正在这时,她感觉到怀中的女儿不断扭动身子,又在催她了。

【呜呜呜饿了,娘亲怎么还不管我吃的?】

心肝儿,都大难临头了,还想着吃呢?

不是祁澜清不想管女儿吃喝,而是树精就盯着她,但凡她稍有分心,母女俩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树精分身才炼虚期,娘亲怎么还不打飞他的头?】

【哇哦,他居然把自己伪装成了渡劫期的本体,还挺聪明的嘛。】

【娘亲打他!把他打成小木块做柴火!】

小奶音斗志昂扬地给祁澜清打气,小胖手用力挥舞,咿咿呀呀地喊着,恨不得抡起胳膊自己上。

既然只有炼虚期,那祁澜清就不怕了。

她与夫君都很期待女儿出生,早早便为女儿准备好了出生后会用到的东西。

祁澜清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只小巧的水晶壶,壶口是一个专门为婴儿设计的特制奶嘴,里面装有长灵羊奶。

长灵羊是修真界一种常见的低阶妖兽,羊毛可以纺织成布,羊肉可以下厨,羊奶甘甜可口,非常好喝。

姜心才出生,尚未引气入体,不能一下摄入太多灵气。

长灵羊奶中蕴含的灵气不多,但营养丰富,很适合才出生的小婴儿。

淡淡的灵气从奶壶中溢出,姜心一下认出这是她超喜欢喝的长灵羊奶,忙不迭伸着小胖手抱住小巧的奶壶,“咕咚咕咚”喝起来。

【好喝!】

【我能喝十壶!】

“没人跟你抢,慢点喝。”祁澜清轻拍她的背,免得女儿呛到。

看她们母慈女孝,树精的身影不着痕迹地往后飘去,借机逃离。

祁澜清一直都注意着他的动向。

见他想跑,祁澜清抬手一勾,无数符箓划破虚空将树精团团围住,切断了他的退路。

树精再次溢散出渡劫期气息,但这已经唬不住祁澜清。

若是真的渡劫期修士,面对她如此挑衅,早就出手杀她个片甲不留,不可能只是散发出点渡劫期气息。

祁澜清控制符箓结成大阵,直接将树精困在大阵中心。

一道道灵力之线缠绕上树精的身躯,他拼命挣扎却无法挣脱。

意识到自己狐假虎威的把戏已被看穿,树精慌张怒斥:“你胆敢杀我,就不怕我的渡劫期本体前来寻仇吗?”

“呵,谁还没渡劫期修士撑腰?”祁澜清丝毫不怕,伸手一指,阵法迅速运转,直接绞杀树精。

树精身躯溃散,化作一片片木块。

一点点不真切的光亮从这些木块中溢出,慢慢消融在天地间,好似从未出现过。

这些光亮中给祁澜清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不由得让她蹙起眉头。

这株奇木的本体已经是渡劫期,却让一个炼虚期分身藏在这个二流宗门里,必定有所图谋。

可惜分身与本体之间存在一定联系,祁澜清无法直接对分身搜魂。

这些不真切的小光点,应该就是树精蛰伏在此的目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么熟悉?

“嗝~”

吃饱喝足的姜心惬意地打了个长长的饱嗝,打断了祁澜清的思绪。

她伸手拿走女儿怀中的奶壶。

手中一空,姜心的小胖手本能地挥舞起来。

【娘亲给我嘛,我还能喝。】

“喝完啦,你看。”祁澜清把空掉的奶壶在姜心面前晃了晃,看到女儿精致的小脸皱了起来。

【还想喝,还是好饿嗝~】

她心里话还没说完,又打了个饱嗝。

祁澜清忍俊不禁:“心肝儿,咱们歇歇再喝噢。”

姜心失望地揉了揉鼓囊囊的小肚子,她真的还能再喝一咪咪的。

从树精体内溢出的不真切光点慢慢飘散到她们这儿。

祁澜清担心这些东西有问题,用灵力将靠近的光点吹远。

姜心一下瞪大眼睛。

【哇,这不是修真界的气运吗?怎么会变成小光点?】

祁澜清错愕。

这竟是具象化的修真界气运?!

怪不得她会感到如此熟悉!

可气运一向飘忽不定,看不见、摸不着,更不会因修士陨落而析出,只能凭借各自遭遇而评断。

祁澜清这些年杀掉过不少害人的妖植,从未有任何一株妖植在会死后析出气运光点。

【哇塞,这棵树居然在暗中吸取修真界气运!太坏了!】

【娘亲不给我喝第二壶奶,一定是因为坏树树偷偷吸走了我气运!】

【哼!】

刚要为前一句话而震惊的祁澜清,听到后面的话,差点笑出声。

心肝儿,虽然这棵树真的很坏,但娘亲不给你喝第二壶奶是为你好,不能怪他。<

小说《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 第4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全集小说_姜心祁澜清完结版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3:21
下一篇 2024-03-14 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