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小说-主角温婉陆沉全文免费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小说主人公有温婉陆沉,也是实力作者佚名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二人相视一笑,讥讽道:“难不成,神棍也来玩密室?”这番话表明他们的立场,显然是想孤立陆沉。我皱起眉,语……

最具潜力佳作《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小说主人公有温婉陆沉,也是实力作者佚名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二人相视一笑,讥讽道:“难不成,神棍也来玩密室?”这番话表明他们的立场,显然是想孤立陆沉。我皱起眉,语……...

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

《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小说试读

临近中元,富家女友寻求**,准备带我玩场密室逃脱。

精通奇门演卦的兄弟得知以后,直言此行大凶,并且劝我分手。

他说,那处密室阴气甚重,乃是一块聚阴之地。

我不以为然,执意前往,却发现他也来到密室。

冤魂恶鬼来袭,场面极度混乱,兄弟不知所踪。

慌乱中,女友却被她的青梅竹马抱在怀里。

我为解救兄弟,闯入密室深处,却发现天花板上吊着个人。

手上戴着女友送我的定情手链……

1.

我是一名自媒体博主,主要录制日常vlog视频。

刚与女友温婉过完七夕,她提议中元想去找点**。

我心想,这也算是视频素材,内心也颇感新奇,于是便欣然同意。

女友立即安排,预定了位于市郊的密室场馆。

一次与兄弟陆沉闲聊,我无意提起这事。

他是一名术士,开着算命铺子,这门技艺算是祖传,数代皆靠这行吃饭。

听我说起中元节的安排,陆沉皱眉咂舌道:“啧,中元鬼节,你们偏去鬼屋探险?这是生怕撞不上脏东西么?”

我摆摆手,笑道:“哪有那么玄乎?”

陆沉不放心,追问了许多细节。

当他得知密室场馆的具**置后,面色顿时一沉,“陆家村山脚的一处翻新老宅?”

陆沉直直地看着我,凝重道:“此行大凶,你不能去。”

2.

我见陆沉如此正色,不免疑惑道:“为什么啊?”

陆沉冷冷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一块聚阴地?”

光听这话,我隐约感到些许不祥,又听陆沉说道:“顾名思义,就是聚阴招邪的地方,极易吸引孤魂野鬼。”

“若是常人死在那里,魂魄也会被困,无法进入轮回。”

说到这,陆沉对我问道:“你知道炼蛊么?”

我点点头,皱眉应道:“听说过一点。”

陆沉讲解道:“这聚阴地就类似一个容器,不过炼的并非毒虫,而是恶鬼。”

“待怨魂互相残杀,最后留下的那只便是鬼王。”

我听着有些发毛,不过并没全信。

陆沉总爱说些神神叨叨的事情,说不准又是吓唬人呢?

而且,那座密室场馆的规模不小,网上的风评极好。

如果存在什么隐患,早就出问题了。

我摆摆手,“嗐,你可盼我点好吧。”

“婉婉想去玩,我就陪她去呗。”

陆沉微叹口气,“我不是说过么?这个温婉不太对劲。”

“早就劝你分手,省得惹上麻烦事儿。”

提起这事,我异常不解,有些恼怒道:“你对婉婉的意见怎么就这么大呢?”

陆沉耸耸肩,“不好说,只是她总给我一种怪异的违和感。”

“而且门不当户不对,你真觉得感情能持久么?”

我压下心中的怒意,指着自己胸口道:“婉婉的家世确实很好,我这个小博主的确配不上她。”

“可是相处这么久,她从没因为外界因素而瞧不起我,反而处处都很照顾我的感受。”

“即便家里的公司需要忙碌,她也总抽空找我逛街吃饭。”

我看着陆沉,有些失望道:“我是你兄弟,好不容易遇到一段值得珍惜的感情,为什么从一开始你就劝我跟她分手?”

陆沉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

我站起身就出门离开。

回家路上,我收到陆沉发来的短信。

「抱歉,我这人心直口快,不该那么说你女朋友的。

如果你真要去那座密室,我陪你一起。」

3.

一周时间过得很快。

中元那天,我到陆沉家楼下等候。

本以为他会同为玩家参与活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掏出一张职工证。

我一愣,问道:“你从哪里搞来的?这几天去应聘了?”

陆沉哑然失笑,甩着职工证的蓝色颈绳道:“应什么聘?我的算命铺还得开呢。”

见我迷惑,他笑道:“他们想开密室场馆,还得经过我的同意呢。”

我皱眉,“你认识他们老板?”

陆沉勾着嘴角,“那地方没人打理,他们以为已经荒废,所以想要平白占用。”

“我跟工作人员说,我姓陆,那是我家祖宅,他们二话没说就把职工证给我了。”

陆沉……

陆家村……

我有些傻眼,讷讷地问道:“胡扯瞎掰也有人信?”

陆沉笑了笑,“我们算命不就这样么?只要敢说,就有人信。”

等我们来到密室场馆,时间已经临近傍晚。

偏红的夕阳下,出租车停在乡间的小路上。

推门下车,恰好有阵凉风掠过,令我不由得扯了扯衣领。

另一侧,陆沉也已下车。

他遥望西山,落日逐渐隐没。

陆沉转身对我问道:“温婉呢?”

我摇摇头,苦笑道:“不清楚。”

“这场活动由她安排,让我只要配合工作人员就行。”

“婉婉总是古灵精怪的,现在应该已经在里面了吧。”

说到这,我和陆沉同时看向场馆。

这座密室场馆的面积极大,以废旧的老宅作为基础改造而成。

类似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灰白的外墙特意做旧,整体给人一种破败的观感。

前院大门的左右两侧,各挂着一盏白色的灯笼,因风而微微晃动,火光一阵摇曳……

4.

见这鬼气森森的模样,我的表情有些紧张。

陆沉一乐,调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劝你别来。”

“谁怕谁孙子。”

我撂下一句,径直朝院门走去。

进入前院,院内满是枯黄的杂草。

待我跨过正门,顿时感到脊背发凉。

太阳刚刚落山,可是整个屋子却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凉意。

大厅周边,垂挂着道道白绫。

场中摆着一张长桌,桌面供着一排灵位。

白烛火光的照耀下,红香升起道道青烟。

这不是灵堂么?!

正当我内心发毛的时候,暗处走来一名女子。

她扎着两条麻花辫,垂到胸口处,脸上化着煞白的妆容,两颊的腮红格外醒目。

红裙下,女子的脚步异常飘忽。

猝不及防间,我被吓得倒退一步。

女子面带微笑,眼睛眯成两条缝,对我躬身道:“陆沉,您终于来了。”

烛光照在她的身上,地上的影子随烛火晃动。

不是鬼……

我微松口气,问道:“你是工作人员么?现在就算是开始了么?”

女子依旧笑着,表情有些诡异,静步向我走来。

我忍住转身离开的念头,便见她朝我递来一张卡片。

小心接过以后,我定睛一看,牌面上写着三个繁体字——“陳醫生”。

这显然是一张角色牌。

我思索着自语道:“这就是说,每名玩家需要扮演各自的角色,而我的身份则是一名医生?”

这时,陆沉来到我的身旁。

女子微笑着,对我们道:“请随我来。”

于是,我和陆沉便跟在女子身后,走入昏暗的廊道……

5.

「准备室」

门板上的标牌,令我紧张的内心松懈些许。

若是刚进门就得开始扮演的话,着实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得不说,这座场馆的诡异氛围,营造的极其到位。

一路上,女子始终微笑沉默,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她走路静悄悄的,以至于幽暗的廊道中,只有我和陆沉的脚步声响起。

将我们带到准备室门前,女子就转身离开了。

他看着她消失在走廊拐角处,不由得泛起嘀咕,“每天都在这种地方工作,心理不会出问题吗?”

陆沉撇了撇嘴,平淡道:“谁知道呢?”

我抬手摸向门把,轻轻一拧便推门而入。

准备室里,我终于见到女友温婉。

她正坐在沙发上,对我使了个俏皮的眼色。

见状,我彻底安心下来。

既然是沉浸式的扮演游戏,那么自然要遵从各自的角色设定。

为了避免扫兴,我并没有上前搭话。

此时,准备室里还有另外三名玩家。

其中最令我在意的,还是坐在温婉身边的那个男人。

这人名叫高赫,算是温婉的青梅竹马。

二者家世相仿,从小一起长大,直到如今也会时常来往。

每次我都会觉得不太舒服。

毕竟,自己的女友和其他异**往频繁,无论谁都很难不去在意吧?

不过温婉总能察觉我的异样,耐心地向我保证。

“放心啦,我和高赫从小就是朋友。”

“无论以前、现在还是以后,我和他也只会是朋友。”

除此之外,她还会翻找照片,解释高赫一直都有女友。

至于高赫的女友,则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倒算是我的同行。

后来因为一次意外,那名网红不幸去世。

事后,悲痛的高赫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待他重新振作以后,便接管了家族的一家公司。

只是不知为何,那名网红的账号被注销了。

网上再无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就像她从未存在过……

6.

我和陆沉进入准备室,准备找个地方坐下。

出乎意料的是,高赫竟是主动向我打了个招呼,“哟,挺久没见你了啊。”

他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弧度,整个人显得自信且从容。

这声看似寻常的招呼,却流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在高赫的眼底,保持着一种淡漠的距离感,无声地为高低贵贱划清界限。

印象里,这家伙似乎一直如此。

唯有家世相近的人,才有资格让他正眼去看。

而我只是个小博主罢了,自然可以随意应付。

室内,还有另外一男一女两名玩家。

高赫一开口,就引来他们的注意。

我见着有些面熟,忽然想起来这对男女也是同行。

而且,他们还是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大博主。

我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又晃了晃角色牌,示意自己扮演医生。

陆沉不甘寂寞道:“我是个江湖术士,精通奇门演卦,你要不要试试?”

他直视高赫,带笑的眼中流露出些许莫名的意味。

高赫没有回话,而是另名男子忽然道:“江湖术士?有这个角色么?”

话音刚落,女子就接过话茬,“没有吧?”

她对陆沉问道:“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二人相视一笑,讥讽道:“难不成,神棍也来玩密室?”

这番话表明他们的立场,显然是想孤立陆沉。

我皱起眉,语气偏冷,“这是我朋友,请你们尊重一点。”

氛围顿时有些尴尬。

“奇门演卦,那不是很厉害吗?”

随着温婉开口,气氛才变得缓和。

陆沉对温婉问道:“好奇吗?我给你算一卦?”

温婉立马来了兴致,“好啊,那就请你算算,我往后的运势如何吧。”

“行。”

陆沉应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

他从挎包里取出三枚铜钱,以及一个巴掌大的龟壳。

将铜钱丢入龟壳,然后一阵晃动,“哐啷”声随之响起。

片刻后,三枚铜钱从龟壳中掉出,落在桌面之上。

陆沉看着得出的卦象,又抬眸看向温婉,淡淡道:“我说呢,怎么总觉得不太对劲。”

“借取那么多人的气运,你真的不怕报应么?”

7.

准备室陷入一阵寂静。

温婉脸上的笑容随之僵硬。

以往,无论陆沉再怎么说,那也只是说给我听的。

可是现在他却当着温婉的面,说着极不吉利的话。

场面有些难堪。

我和陆沉自小相识,几乎穿着一条裤衩长大。

学生时期,就因为他这张嘴,还惹过不少事情。

同学都觉得他有病,精神不太正常。

以至于二十年来,陆沉只有我一个朋友。

此时,我难免气愤,直呼他的大名道:“陆沉,你开玩笑也认清场合好不好?”

陆沉把龟壳和铜钱收好,“我没开玩笑。”

“单从命格而言,她压根就不是什么富贵命。”

“如此之多的财运,就是借他人的命数,改自己的运数。”

温婉蹙着眉,反驳道:“因为家世,我的起点确实领先于大多数人。”

“可是这两年来,我也在努力学习,凭借自己的本事赚钱。”

工作期间的温婉有多努力,我心中非常清楚。

即便整个公司有不少员工能够调用,可她总是亲力亲为,只有这样才能安心一些。

核对各类文件,确认各项业务,加班加点已成常态。

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温婉的生活非常忙碌,就连普通的逛街吃饭,也只能从繁忙的工作中挤出时间。

我刚要替温婉说话,却是高赫率先开口,“无论哪个长辈,全都夸婉婉勤奋懂事。”

“如果她配不上所谓的‘富贵命’,那么谁配得上?”

“难道是你么?装神弄鬼!”

当“鬼”字落下,烛台上的长烛骤然熄灭。

整个准备室,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8.

“啊!!!”

当我听见尖叫声传来,下意识地想去寻找温婉。

黑暗中,匆忙的我被绊了一跤,直挺挺地摔倒在地,胸腹疼得有些喘不过气。

此时,一道轻微的“咔嚓”声响起。

准备室的门被推开,手电筒的光束照入室内。

我眯起眼,看见那是一名男子。

头戴瓜皮帽,身穿蓝马褂,脸上的妆容如纸一样白。

男子与先前那名女工作人员一样,脸上也点着两抹腮红。

他走入准备室内,“大家不要惊慌,只是蜡烛被风吹灭了而已。”

略显沙哑的嗓音,让人听着有些不太舒服。

惶恐间,人们本能地相信看似合理的解释,可是都忽略了一件事情。

准备室的门窗紧闭,哪来的风?

我侧头避开手电光束,注意到男子的另只手上,还拿着一叠东西。

“为了避免意外,我们为每位玩家购买了一份保险。”

“还请大家签署以后,再开始这场游戏。”

说完,男子就准备分发。

我有些疑惑,转头看向温婉,却发现她正惊恐地蜷缩在高赫怀里。

像被针扎了一样,我的心中泛起一阵刺痛。

我尝试安慰自己,这只是受惊后的本能反应。

果不其然,温婉缓过神后就坐正身子。

当发现我跌倒在地,她连忙起身走来,关切地问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到哪了?会不会痛?”

见她满脸担忧,我笑着摇头,“没事。”

这时,男子朝我递来一份保险合同,但却没给温婉。

我对她问道:“你不用吗?”

温婉应道:“我的各项保险,家里全都已经投过了。”

男子又向我递来一支手电筒,“体验的过程中,难免有些昏暗的地方,还请您把手电筒收好。”

我点点头,点亮手电筒翻看手上这份合同。

合同一共三页,并没什么特别,就是普通的保险而已。

末尾,我看到一则条款。

「若因意外导致人员伤亡,场馆方需额外赔付一百五十万赔款。」

看到这,我不禁皱起眉头,“意外伤亡?”

“这不是一场扮演体验么?难道你们场馆并不保证玩家安全?”

男子如实解释道:“当玩家陷入恐慌,难免会出现混乱。”

“不过,我们拥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职工,能够极大程度上避免意外发生。”

我依旧有些狐疑,可是心想走路还能崴脚,这样的解释倒也能说得通。

毕竟,某些恐怖片还以吓死人当做噱头呢。

当我准备签署合同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啪”的一声。

转头看去,原来是陆沉把合同丢在桌面。

他正看着我,摇了摇头道:“别签。”

我见陆沉满脸认真,不由得皱起了眉,身旁的温婉开口解释。

“这种寻**的沉浸式体验,一般都会为玩家投保。”

“只是一种保障而已,没什么稀奇的吧?”

我心想也是,提起笔就准备签字。

不料陆沉忽然上前,夺过我手中的纸笔,直接把合同撕成两半。

“这可不是什么保险合同,而是一份卖命契约!”

“一旦签了字,命可就不属于自己了。”

“一百五十万,买你的命干不干?”

10.

这番话,令全场陷入沉默。

直到高赫不屑的语气响起,“呵,这么喜欢装神弄鬼是么?”

“我倒要看看,什么东西能索我的命!”

他一手握笔,另只手拿起陆沉丢在桌上的合同,签下自己的名字。

其余两名玩家见状,不由得跟风嘲讽。

“神经病!”

“尽说些晦气话,真特么扫兴!”

他们纷纷在各自的合同上签名,又对男子问道:“这人怎么混进来的?你们工作人员不管吗?”

男子看向陆沉,说道:“陆先生,请您不要干涉我们的正常工作。”

化着浓妆的脸上没有表情,冰冷的神色已有赶人的意思。

我拍了拍陆沉的手背,示意他收敛一点。

谁知这家伙竟是越来越起劲。

“行啊,大家一起走。”

高赫忍不住怒意,起身喝道:“你当自己是谁啊?”

“我们过来玩,关你什么事?”

温婉同样有些恼怒,可她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我,显得有些委屈。

本来只是趁着中元节,寻点别样的**而已,谁想到竟会演变成这般情景?

我顿感无奈,对陆沉道:“我这没事的,要不你先回去吧。”

陆沉的眼神有些复杂,没来由地对我问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和她的初次见面?”

我不假思索,应道:“当然。”

陆沉接着道:“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你的生日了吧?”

“只要命格合适,她就能用你的命,来养她的运……”

小说《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 第1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独家千金女友借命换财运小说-主角温婉陆沉全文免费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5:21
下一篇 2024-03-14 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