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黛怡宋执谦沈黛怡宋执谦-佚名小说

文章名字叫做《沈黛怡宋执谦》,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 作品,围绕着主角 沈黛怡宋执谦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佚名,简介是:到底是文工团的一枝花,一来就叫大堤上的男知青看呆了。被叫了名字的王大勇,比拿了奖状还自豪。“哥,李琴琴……

文章名字叫做《沈黛怡宋执谦》,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 作品,围绕着主角 沈黛怡宋执谦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佚名,简介是:到底是文工团的一枝花,一来就叫大堤上的男知青看呆了。被叫了名字的王大勇,比拿了奖状还自豪。“哥,李琴琴……...

沈黛怡宋执谦

《沈黛怡宋执谦》小说试读

村长说完话,张春牛就急不可耐的站起来,冷哼一声。

“这还用投票吗?水库周围的地形我清楚得很。

**该放在北面,图纸是死的,人是活的。

你们乐意信瞎子就去信,到时候水库蓄不了水。

或者山洪冲毁堤坝造成水库垮塌,我看你们谁能负责?”

底下的村民听着这话,开始窃窃私语。

他们也不懂啥图纸不图纸,就是觉着,这事交给个瞎子,真不放心。

“村长,张知青说的对,咱不能拿水库开玩笑啊,我听张知青的。”

“我也是……”

“对,就听张知青的。”

张春牛听着这些话,得意的绕到宋执谦身边。

“听见了?你一个瞎子凭啥跟我争?”

老远看见文工团的女同志过来,他故意大声道。

“宋执谦,咱们都是一块下乡的好同志。

就算你瞎了,啥都干不了,我也不会抛下你。

咱们,一块进步……”

话没说完,就被宋执谦推了个趔趄。

宋执谦把图纸挂在墙上,冷冷发问。

“张春牛,你说图纸是死的。

那我问你,北面有几个山头,几条溪流?八百米内,有几户人家?”

这些细碎的事谁会知道?宋执谦就是故意刁难他。

别说他,就算是村里人怕是都没注意过。

张春牛咬咬牙,信口胡诌。

“有,两个山头,三条溪流。

那山旮旯里哪儿能住人?一户人家都没有。”

宋执谦冷冷勾唇,手指准确落在图纸上的一个点。

“北面有三个山头,一条溪流顺山而下。

住着四户人家,加起来快二十口人。

因为地势低,往年春夏时总会被淹。

**要是放在北面上头,炸垮了山脉。

水会淤积在山窝里,到不了水库。

而山下,就是他们的村子。

山洪一来,整个村子都会被冲毁。

这个责任,你担得了?

南面地势高,仅一座山头。

炸塌后,更利于水库蓄水。

山脚几条水渠直通大河,真有洪涝时还能开闸泄洪。

不会对任何村子造成影响,这些,你都知道?”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先前还在议论纷纷的村民,这会儿都安静下来。

本来都觉得张春牛说得对,图纸是死的,有没有都无所谓。

可在宋执谦的解释下,他们从图纸上看清了周围的地形。

这一想,要真听张春牛的炸了北面的山头。

到时候出了事不说,还害了人命啊!

以前只知道萧知青厉害,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他们在村里活了这么多年,对周围地形都没这么熟悉。

更何况,他眼睛看不见,都能精准的知道图纸上的每一个地点。

就冲这,就叫人信服。

随着宋执谦最后一个字说完,张春牛的脸已经彻底黑了。

他还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不知是谁带头开始鼓掌。

清脆的掌声,惊醒了村民们,纷纷跟着鼓起掌来。

一时间,掌声雷动。

村长抽了口旱烟,心里头也有了定数。

“说得好……”

一声清脆又熟悉的声音,叫宋执谦弯了弯嘴角。

他抬头,朝角落看去。

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沈黛怡在那。

“好了,看来大伙儿心里都有数了。

开始投票吧!支持萧知青的,把黄豆扔他面前的碗里。

支持张知青的,把黄豆扔进他碗里。”

来开会前,村长给每人发了一颗黄豆,就是用来投票的。

他带头,把手里的黄豆扔进了宋执谦跟前的碗里。

接着,村民们纷纷起身。

一眨眼功夫,宋执谦面前的碗里,就堆满了黄豆。

而张春牛那边,只有可怜兮兮的一颗黄豆。

还是他关系好的知青看不过眼,给投的一颗。

村长当即拍板,让宋执谦重回修建水库的一线。

往后,张春牛还是给他打下手。

听到这儿,张春牛也顾不得文工团的女同志在。

气得狠狠跺脚,转头跑了。

村民们围着宋执谦,打听着水库的事。

宋执谦点着图纸,跟他们一一解释。

一直到月亮升上半空,村长才带着村民们散去。

宋执谦松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图纸,准备去找沈黛怡,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萧知青,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李琴琴,咱两一块坐火车来的红星公社。

是你把我送到隔壁村的知青点,后来我跟着文工团四处演出。

走得匆忙,都忘了跟你道谢……”

李琴琴穿着一身布拉吉的连衣裙,梳着两个粗黑的麻花辫。

背着手站在宋执谦跟前,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沈黛怡一直在边上等着,好不容易见宋执谦忙完。

正准备上前,就见宋执谦被一个女同志给拦住了。

看那女同志的打扮,好像是文工团的?

昏黄的灯光下,两人站在那,真有几分郎才女貌的意思。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肥大的汗衫,早已看不出颜色的土布裤子。

不用照镜子都知道,面黄肌瘦的脸,和干枯的头发。

哪样,都比不过人家。

抬起的脚,不自觉收了回去,没有再上前。

“哎哟,嫂子,你咋在这儿?”

王大勇正好路过,顺着沈黛怡的目光看过去。

正好看到跟李琴琴和宋执谦,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啥就来啥。

“那个,嫂子,你听我跟你解释。

我哥跟李琴琴同志,是纯洁的同志关系。

真的,我用我的生命保证。

甭管以前啥样,我哥跟你结婚后绝对不会有作风问题。”

王大勇说的口干舌燥,本想提醒宋执谦一声。

可沈黛怡只是淡淡的看了看前头,转身就走。

“原来,她就是李琴琴啊?

裙子挺好看……”

心里头是有那么点不舒服,可能是觉得自己被人比下去,有点不甘心吧!

沈黛怡摇摇头,晃走那点不舒坦。

宋执谦只说暂时不离婚,两人这婚姻关系,比人家纯洁的同志关系更加纯洁。

那天听王大勇说起李琴琴,似乎跟宋执谦有过一段。

两人要真旧情复燃,她会爽快退出,毕竟这婚结得不光彩。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少?

等王大勇回过神,沈黛怡已经走远了。

他不解的摸了摸后脑勺,赶紧跑到宋执谦跟前。

“哥……”

刚想说话,就见李琴琴对他甜甜一笑。

“你好,王大勇同志。

好久没见了,你还记得我不?”

李琴琴虽然面上笑着,可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她可是文工团公认的一枝花,走到哪儿都叫人多看两眼。

跟宋执谦在火车上相识,后头又在红星公社一块待了一段时间。

结果她说了半天,宋执谦却只回了一个字。

“谁?”

换其他男人这么跟她说话,她早就生气走了。

可,这是萧首长的孙子啊!

小说《沈黛怡宋执谦》 沈黛怡宋执谦 第21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沈黛怡宋执谦沈黛怡宋执谦-佚名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5:53
下一篇 2024-03-14 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