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完整版免费阅读,姜心祁澜清小说大结局在哪看

正在连载中的仙侠玄幻文《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故事中的代表人物有薛云、林若雪,是网络作者九重落墨倾力所打造的,文章无删减版本简述: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眼前迷雾散开,位于奇木宗正中的不再是青灰色石头模样的断树,而是一……

正在连载中的仙侠玄幻文《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故事中的代表人物有薛云、林若雪,是网络作者九重落墨倾力所打造的,文章无删减版本简述: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眼前迷雾散开,位于奇木宗正中的不再是青灰色石头模样的断树,而是一……...

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

《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小说试读

芥子空间中的画面印证了姜心的心声,祁澜清的脸色顿时冷峻到极点。

她一手提携起来的妹妹,竟然暗中恨毒了她!

甚至连她才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漂浮在空中的符箓与祁澜清的心绪应和,发出轻微的震鸣。

祁婉芸修为不如祁澜清,深知动起手来自己绝无胜算。

她筹谋得隐秘,不信祁澜清能看穿自己的计划,倒打一耙:“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姐妹守望相助多年,你居然想杀我?”

【恶人先告状!不要脸!】

姜心气鼓鼓地在心里喊。

祁澜清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作安抚,冷着脸问祁婉芸:“你想拿那个祭坛做什么?”

祁婉芸神色一僵:“那是我在一本书里看到的,据说能帮人突破瓶颈。”

“那你去试试。”祁澜清说。

祁婉芸眼中闪过心虚:“我还没确认祭坛到底能不能用呢……”

“我帮你。”祁澜清单手掐诀,周遭符箓受她调遣,再次化作长龙攻向祁婉芸。

祁婉芸的防御法器悉数破裂,本能后退。

眼看要被祁澜清打入祭坛之中,祁婉芸心一横,直接祭出腰间的莲花玉佩。

玉佩绽放出一朵粉白莲花,虚幻的花瓣将祁婉芸和她的芥子空间包裹住。

符箓的攻击落在花瓣之上,仿佛泥牛入水,带起层层涟漪。

花瓣闭合,眨眼便连人带花消失不见。

这是祁澜清送给祁婉芸的秘宝,能够抵御合体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并将她送至安全地带。

祁澜***心对她,自然不会在送出去的秘宝上做手脚。

现在即使是她也没办法追踪祁婉芸的行踪。

便宜她了。

祁澜清秀眉紧蹙,回头望向在门口张望的灵医黎真。

同胞亲妹都想暗害她,这个灵医是好是坏?

祁澜清正在沉思,听到女儿少年老成的叹息声。

【唉,这个灵医婆婆好惨哦。】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被多疑的祁婉芸灭口了。】

【死后全部家当都进了祁婉芸的口袋。】

祁澜清放心了,吩咐灵医:“黎长老,你先回去吧,我去办点事。”

在天水宗这么多年,黎真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清楚祁澜清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这是修士生完孩子需要注意的事项,尊者您拿好。”黎真递来一枚玉牌,没有多问别的,很识趣地离开。

祁澜清轻轻晃动身子,柔声哄着怀中的女儿:“心肝儿,祁婉芸想害我们母女,但被她逃了,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姜心手舞足蹈的,软乎乎的小身子在襁褓中动个不停。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抄她老巢!】

【挖她宝贝!】

【断她后路!】

不愧是她亲生女儿,跟她想得一样!

才生完孩子,祁澜清还穿着亵衣。

她换了身便于行动的法衣,揣上满满一须弥戒的符箓,看到女儿无聊地在吐泡泡,忍俊不禁。

“乖,不要玩口水。”祁澜清随手拿来一块浅绿色的帕子,为女儿擦掉口水,抱起她便出门去复仇。

祁婉芸被卡在化神期多年,早早嫁与奇木宗宗主邢斌为妻。

邢斌是炼虚期,这对当时在修真界毫无背景的祁婉芸来说,已经是很好的选择。

同样被困在化神期多年的祁澜清则潜心修炼,在生死之际突破瓶颈,晋升到炼虚期。

后来,祁澜清更是顺利进阶合体期,并与天水宗宗主姜一尘结为道侣。

天成灵界山头林立,修真宗门、世家数不胜数,位于众多势力顶点是六大仙门。

天水宗便是六大仙门之一。

而祁婉芸所嫁的奇木宗只是一个二流宗门,这些年靠着祁澜清提携,才在修真界小有名气。

以合体期修士的脚力,母女俩很快来到奇木宗。

天成灵界幅员辽阔,各宗门世家根据实力不同,所占土地大小不一、灵气浓度不一。

以天水宗为例,光宗门所占地域就有上千万亩,其中山川河流、戈壁荒滩、汪洋沙漠……各种地形,应有尽有。

奇木宗位于海边,宗门名字来源于宗门内的一株万年奇木。

传说当年开山祖师被人追杀至此,得到这株开了灵智的奇木相助,才打退了仇家。

一人一树一见如故,结拜为金兰兄弟,才有了奇木宗。

虽然只是一个二流宗门,但这些年在祁澜清的帮扶下迅速壮大,将周围好几个城镇都纳入囊中。

宗门地盘也一再扩大,光山门内的面积便抵得上五座城池,已经追上一些吊车尾的一流宗门。

祁澜清来至山门前,合体期的威压溢出,直接震碎牌楼上“奇木宗”三个大字。

宗门遭袭,整个奇木宗都察觉到了,纷纷带着武器出来,却无一人敢还手。

正在闭关的邢斌着急忙慌地跑出来,讨好又不解地问:“姐姐这是做什么?”

姜心小脑袋一歪,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看到一个蓄着两撇小胡子,嘴鼻微尖的小老头。

一眼望过去,这人仿佛耗子成精。

这位便是奇木宗宗主邢斌,祁婉芸的丈夫。

【哇,好丑的小老头,怪不得祁婉芸那么嫉妒我亲亲娘亲。】

【不知道我爹爹长得好不好看呢?】

【他要是丑丑的,我会不会也丑丑的?】

【呜呜呜我不要做丑小孩,希望爹爹是大帅哥!】

【希望爹爹是大帅哥!】

姜心认真地在心里祈祷,小奶音念叨个不停,好像这样就真的能让亲爹姜一尘成为大帅哥。

重新投胎后,姜心不仅身体变小了,思维与言语也都很孩子气。

祁澜清弯了弯唇角,轻轻点了下女儿的小鼻子,低声道:“等你爹忙完回家,你就能见到他啦。”

她哄完女儿,铺开神识,覆盖整个奇木宗。

奇木宗的护山大阵是她所布置,祁澜清轻易就能绕开所有防护,探查她想知道的事情。

没找到祁婉芸,祁澜清并不意外。

祁婉芸不是傻子,知道她肯定会来奇木宗蹲守,不会回来自投罗网。

即使没有恶意,被合体期级别的神识扫过,在场众人皆是两股瑟瑟。

祁澜清修为虽高,但一向平易近人,今天还是第一次如此蛮横。

邢斌意识到不对劲,打着祁婉芸的名头,与祁澜清套近乎:

“这是姐姐的孩子吗?婉芸留书说您即将生产,去天水宗陪您了。她为了您……”

祁澜清厌恶地打断他:“祁婉芸想害我,我已跟她恩断义绝。”

邢斌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她怎么敢?这是不是有误会,你们是亲生姐妹!”

祁澜清懒得跟他争辩这些,问重点:“邢宗主,你打算如何培养你女儿?”

邢斌一脸懵逼:“啊?我没有女儿啊。”

祁澜清挑眉:“你不知道祁婉芸昨日生了个女婴吗?”

邢斌更懵逼了。

他媳妇生了,他怎么不知道?

他都不知道他媳妇怀了!

【祁婉芸的孩子不是他的,是奇木宗那棵树的。】

【那棵树可厉害了呢,当初奇木宗的开山祖师和追杀他的仇人都被树精抓起来酱酱酿酿了好久,才有了后面的奇木宗。】

祁澜清错愕,她都不知道还有这种辛秘!

邢斌试探性地问:“姐姐是不是误会了?我为冲击合体期,已闭关整整两年,婉芸不可能有孩子……”

他越说越心虚,声音不自觉轻了下去。

姜心觉得他有点可怜,决定送个礼物安慰下这位名义上的姨夫。

白净的小胖手在襁褓里摸索一圈,抓出那块祁澜清随手拿来给她擦口水的淡绿色帕子。

才出生的小婴儿手脚不是很利索,姜心笨拙地用口水巾叠了个小帽子,往外一丢,正正好好落在不敢动弹的邢斌头上。

明明是清新淡雅的浅绿,变成帽子戴在邢斌头上后,居然绿得发油发亮。

祁澜清差点笑出声。

她的小心肝是属熊猫的吧?

真损!

小说《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 第2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偷听小师妹心声后,全宗门杀疯了完整版免费阅读,姜心祁澜清小说大结局在哪看.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6:10
下一篇 2024-03-14 1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