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李时依容烬的小说-《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完整章节阅读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主角为李时依容烬,作者诗情画逸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李时依目光冷冷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冬至,即刻带着本公主的令牌进宫面见父皇,就说驸马大逆不道,以……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主角为李时依容烬,作者诗情画逸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李时依目光冷冷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冬至,即刻带着本公主的令牌进宫面见父皇,就说驸马大逆不道,以……...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小说试读

容烬背着手,走进来,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殿下睡得还舒服吗?”

他淡淡询问,语气平静,完全听不出情绪波动。

“谢督公关心,本宫睡得很好。”李时依垂眸,低声道。

她有些诧异,容烬怎么会在她屋里,而他又是何时来的?来了多久?

突然,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李时依吓得向前退去,慌乱中踩到自己的裙摆,身子向后仰去。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腰间猛地被人扶住,容烬将她拉起,微凉的手掌贴上她纤细的腰肢。

“殿下小心些。”

说罢,松开手。

“督公到访,可是陆廷昀出什么事?”

这是李时依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容烬盯着她片刻,缓缓开口道:“本座是来提醒殿下,陆侯最多被关押半个月。无论你殿下想做什么,抓紧时间。”

“多谢督公。”李时依轻笑,眼底却毫无笑意。

“无论你想做什么,记得小心肚里的孩子。”容烬看着她这样,叮嘱一句,转身离开。

李时依有些疑惑,为何他对自己腹中的孩子这么看重。

“咚……”

敲门声传来,打断她的思绪。

“进来。”

谷雨推门进来,点燃屋内火烛。

“公主,老夫人派丫鬟过来,叫公主过去用晚膳。”

李时依眉头一皱,“只叫本宫吗?”

“奴婢听说,好像还有大夫人和大少爷。”谷雨回答道。

“呵,去看看,她们又要做什么。”

李时依冷笑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殿下慢着。”谷雨突然阻止她,拿起旁边的斗篷给她披上,劝道,“天冷,殿下还是带上暖炉再出去吧!”

李时依由着谷雨替她系好斗篷带,接过暖炉放入手中向外走去。

“殿下小心脚下台阶。”

谷雨扶着她往前院方向走去。

正厅中。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美食,陆老夫人和辛月茹,陆言礼都已落座。

见到她来,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谷雨正要发作被李时依按住。

“母亲,今天怎么突然一起用膳?”李时依坐在她旁边,笑盈盈问道。

陆老夫人拉过她的手,一脸慈爱道:“你这肚子里可是我们陆家的嫡孙,自然要好好照顾着才行。”

“母亲严重了。”李时依嘴角勾起,端起汤碗喝了口。

她并不害怕这些东西被动手脚,辛月茹就算再愚蠢,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陆老夫人又道:“不如,明日再请太医过来给你把把脉,顺便也给礼哥儿再诊断一下。”

听到这话,李时依忍住翻涌的恶心感,嘴角扯了扯。

“母亲,礼哥儿的身体不是挺好,还需要再查什么?难道他有什么不治症?”

这话一出,桌上的几人脸色都不悦起来。

“哪有的事。”陆老夫人立即否认。

“那为什么还要让太医给他诊脉?”

闻言,辛月茹立即反驳道:“母亲这次让太医诊脉,纯粹是担忧公主和礼哥儿。”

“是啊二婶,听闻太医前几日查出来你被下毒,不如再请太医复查一下。”

李时依挑眉,这对母子还真是一唱一和,可惜自己不会让她们如愿。

“既然如此,那便请御医来吧。”

听到她这么说,陆老夫人露出欣慰的表情。

“时依,母亲果然没有白疼你。”

“不过,御医诊断后,怕是会告知父皇。到时本宫被下毒的事就瞒不住了,母亲和大嫂可否查到凶手?”

“若是没查到,父皇怕迁怒于陆家,夫君本来只是关押半个月,这样一来,恐怕……”

李时依故意停顿下来,后面的话她不说,陆老夫人也明白。

谋害公主的罪名,可不是陆家能够承受得起。

想到被关押的儿子,陆老夫人脸色冷落下来,恼火地看向李时依。

“还不是你,一点小事也要闹到皇上面前。”

辛月茹趁机说道:“是啊弟妹,不过是一点小事,你非要揪着不放,还把侯爷抓起来。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你明日去和皇上解释一下,早点把廷昀放出来。”陆老夫人语气强硬道。

闻言,李时依忍不住讽刺笑了。

“怕是不行。”

“弟妹莫不是不愿救出侯爷?”

“大嫂怎知道本宫不愿意?”李时依冷冰冰瞥她一眼。

辛月茹讪笑两声。

李时依抬眸望向陆老夫人,“不是本宫不帮忙,而父皇的决定无人能改变。”

听她这么说,陆老夫人更加愤怒。

“那你准备如何救廷昀?”

“为何要救?”

李时依真怀疑陆家的人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她都说只是被关押半个月,也就是说陆廷昀不会有事。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救人?

陆言礼有些按捺不住道:“二婶莫不是希望二叔一直在大牢中,这样便可以掌控陆家吗?”

李时依凌冽的神色看向陆言礼,前世他就是这个眼神将自己活活勒死,

当真该死至极!

陆言礼被她看得有些发毛,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这女人眼睛怎么这么吓人!

陆老夫人狠瞪他一眼,低声斥责道:“休得胡言乱语!”

陆言礼委屈瘪瘪嘴,没敢吱声。

“廷昀是你夫君,他好你才能好,这个道理你要明白。”陆老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儿媳谨记。”

“那廷昀?”

“夫君不过是被关半个月不会有事,希望在此之前。母亲和大嫂能快些找出要谋害本宫孩子的凶手。”

“否则,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晚膳就这样不欢而散,回去的路上,谷雨低声道:“若不是公主,陆家岂有今天的地位。”

“如今这陆家本宫真看不上,不过是个空壳而已。”李时依嘲讽说道。

她不仅要脱离陆家,还要把陆家的丑事都暴露出来。让陆家身败名裂,让陆廷昀和辛月茹无地自容。

谷雨并不知道她的盘算,还以为公主是为了孩子才留下,轻叹一声。

回到玲珑院,李时依想起容烬说的话,眉头紧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辛月茹不敢继续下毒,但若是让陆廷昀回到府中,很多事办起来就不方便了。

李时依脑海中快速转动,想找到一个万全之策。

片刻后,她猛然站起,吩咐谷雨:“你帮本宫办件事。”

“是,公主。”

谷雨凑过去,听完公主的话,眼底闪过惊讶之色,随即应了声“是”退下。

小说《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 第十一章 为何要救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主角是李时依容烬的小说-《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完整章节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9:01
下一篇 2024-03-14 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