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by五月

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林欢欢沈思洲这本书,无论是剧情,构思角度都比较新颖,有理有据,逻辑清晰。小说精彩节选本想息事宁人的沈思洲脸都黑了。看到哭地歇斯底里的亲妈和毫不妥协的我,他飞快作出决断。……

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林欢欢沈思洲这本书,无论是剧情,构思角度都比较新颖,有理有据,逻辑清晰。小说精彩节选本想息事宁人的沈思洲脸都黑了。看到哭地歇斯底里的亲妈和毫不妥协的我,他飞快作出决断。……...

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

《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小说试读

沈阿姨连忙迎过去:「大哥,你看你怎么亲自来了!」

孙经理点头哈腰:「老板,这点小事我顺手就能帮您解决!」

唐兴不顾谄媚的两人,直接走到我面前:「林**,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

沈阿姨以为是对我兴师问罪,连忙跑上来跟腔:「大哥,让她道歉,再裁了她,如果她反抗就对她行业封杀。」

我觉得沈阿姨说的有道理,点头附和:「按她说的办。」

屋内除了唐兴,一副「怕不是你脑壳有包」的表情看着我。

「沈阿姨对我造谣污蔑,当众道歉!孙经理滥用职权,裁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你痴人说梦呢!」

「按你说的办!」

第一道是沈阿姨的声音,第二道是唐兴的声音。

沈阿姨狠狠拍着桌子尖叫:「大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竟然让我给一个不入流的小丫头道歉?」

孙经理踢开凳子站起来:「老板,我都是为你考虑。」

一直沉默不语的沈思洲则是为难地看着我:「欢欢,我妈和孙经理都是你前辈,你何必咄咄逼人。」

我咄咄逼人?

我立刻站起来指着沈思洲:「唐经理,无关人员能随意进出公司,公司的安保和门禁是不是该管控一下?」

唐兴立刻叫来保安。

当着沈阿姨的面把沈思洲叉走!

沈阿姨趴在地上哭哭啼啼,唐兴言简意赅:「公司有监控,你在上班时间打扰我员工,要么这里道歉,要么警局道歉。」

孙经理却不依不饶,说随便裁人违反劳动法,唐兴直接让人把孙经理收受贿赂的证据拿出来:「本想明天找你,择日不如撞日,直接办了吧。」

孙经理哀嚎着被拖走。

沈阿姨一脸灰败地道歉。

「林欢欢,你年纪轻轻就找后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见我等她,临走前沈阿姨不忘对我人身攻击。

没办法,谁让我爸是集团老总呢,这个后台我靠地名正言顺。

不过我也懒得和她掰扯。

「沈阿姨,我给您的支票呢,您不会准备试着去兑现吧?」

想法被拆穿,沈阿姨恶狠狠地把支票甩给我,还说看不上我这些脏钱。

我当着她的面把支票收好:「啧啧,有些人啊嘴上一套背地一套,这些钱啊,还不如留着买包子喂狗呢……」

沈阿姨气地伸手抓我:「林欢欢,你拿我和狗比?」

我朝她微微一笑:「怎么会呢阿姨,狗讨了好处还会摇尾巴呢,有些人可是连狗都不如啊!」

沈阿姨指着我的背影歇斯底里,大喊大叫。

可惜,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保安叉走。

5

这事虽对我造不成损失,但是影响心情啊!

死党慕雨不知怎么知道我分手。

以「扶贫」为由邀请我吃晚饭。

也对,以我现在一个月五位数的工资。在她眼里可能连乞丐都不如!

「基层干三年才能继承家业,你家这个家训真是够狠啊!」

云鼎大厦的顶层餐厅,慕雨转动高脚杯里的红酒,满是调侃。

我无所谓地撇撇嘴,林家的家规已经传承了三代,有能力的继承人才能保证家族传承。

可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

「小张啊,想吃什么随意点,阿姨一见你就喜欢。」

冤家路窄吧?

那个笑得嘴巴咧到天上,满眼绽放星光的阿姨不是沈思洲他妈还是谁!

此刻沈思洲和他妈妈坐在一遍,张春涵坐另外一边。

这俨然是在相亲啊!

我想起昨天沈阿姨说给沈思洲安排了相亲,而且相亲对象也在同一栋大厦工作,搞了半天竟然是我的死对头张春涵!

天意弄人,为什么偏偏是她!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撕逼场面,我立刻压着脑袋。

可好巧不巧,一阵悦耳的小提琴音响起。

拉着小提琴的男人边拉琴边挪动着舞步,到我面前时男人突然停下来,还奉上一朵娇艳的红玫瑰。

「美丽的女士,祝您重新回归星辰大海。」

我一脸蒙圈地看向慕雨。

慕雨却高昂着脑袋,一副「姐妹是不是很贴心」的自豪感。

「专门为你准备的,餐厅保留节目,出场费抵你一个月工资呢。」慕雨伸长脑袋压低声音道,似乎还在求表扬。

我无奈扶额。

与此同时。

「欢欢,你怎么在这?」沈思洲果然发现了我!

他惊叫一声冲来,脸上还挂着一副我要毁了他相亲的表情。

既然发现,我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大大方方回答:「来餐厅,当然吃饭啊?」

沈阿姨提高嗓门:「哟,有些人就喜欢死缠烂打,明知道不是一个阶层,还贼心不死呢!」

无语。

沈家只能算小康吧,她却总把阶层挂嘴边。

我翻了个大白眼:「阿姨,咱确实不是一个阶层。沈思洲要是跟我,得入赘!」

沈阿姨还没来得及发作。

张春涵却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阿姨,思洲的前女友,该不会就是林欢欢吧?」

「欢欢上大学的时候就被拍到有豪车接送,这种女生啊,和咱确实不是一个阶层。」

我和张春涵的爱恨情仇,源于她在学校里总是被我压上一头。

所以我不开心她就开心。

我喜欢的东西她都要抢!

6

「欢欢,这份鹅肝五百多,你吃的起吗?」

张春涵看到我桌子上的菜,直接连盘子端走。

看到服务员刚醒的红酒,她也毫不犹豫:「这瓶Qatye红酒两千多,欢欢,为了你信用卡不超额,我帮你消费吧。」

怕服务生记错账,她还好心对愣在一边的小哥眨眼:「帅哥,拿走的这些全算我账上,至于她们,给她两上个白开水吧。」

张春涵自然不把慕雨放在眼里。

毕竟我一个穷鬼,交的朋友能好到哪里去呢。

所有人被张春涵这波操作惊到了。

见我半天憋不出一个屁,张春涵得意洋洋。

坐到座位上,她还装模作样地叹气:「欢欢,你要庆幸今天能遇上我,毕竟社会很现实,你来餐厅钓男人也没用,还是别打肿脸充胖子了!」

我去!

她污蔑我来高档餐厅消费,是为了傍大款!

慕雨要被气炸了,我却在掀桌子前按住了她的手。

径直走到张春涵面前,我冷冷一笑。

在她诧异的目光中。

我一手端着鹅肝,一手举起红酒,直接倒她脑门上。

「喜欢吃,都给你!」

霸气的话一出,刚刚还议论我的人瞬间闭嘴。

觉得不解气,我又借邻桌的青菜盖她头发上。

荤素搭配,完美!

沈思洲也惊呆了,嘴巴张成O形,张春涵从头到脚背浇个透心凉,反应过来我做了什么后立刻尖叫:「啊!!!林欢欢,我要杀了你!」

开玩笑。

如果她有胆量杀我,大学时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餐厅经理很快赶来,我立刻表态:「经理,你的客人影响我就餐,你管不管。」

张春涵湿漉漉的头发上还顶着一片菜叶子:「林欢欢,你恶人先告状!唐经理,我是你们餐厅的VIP,我要求你赶走她!」

唐经理见我面生。

在我和张春涵之间,迅速偏向了后者。

「**,您影响我了我的贵客,还请您出去。」

见我被撵,张春涵满意地笑出鹅叫。

她毫不客气用手指着我:「林欢欢,明天你的同事就知道你被餐厅赶走,还恶意欺负前男友的相亲对象!」

我一把捏住她的手指,在她疼地嗷嗷大叫声中,冷冷指向唐经理。

「你,和这桌垃圾,打包滚蛋!」

一直来不及插嘴的沈思洲和她妈终于插话。

「你个死丫头,霸道千金小说看多了吧!」

「欢欢,我们已经彻底结束了,你就别怄气了!」

我心里一群**在奔腾。

这时门口一个大汗淋漓的男人跑进来,慕雨很有眼力劲地冲上前:「吴叔叔,这经理要赶我两走呢。」

唐经理一看到男人大惊失色:「吴总你怎么来了。」

吴叔叔看了一眼瞬间明白发生什么。

他一巴掌扇过去:「让你背公司VIP客户你不背,现在还敢把大**撵出去!」

张春涵懵了,她和我同学四年才不会相信大**是我。

当然她也会自我攻略。

在我和慕雨之间她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没想到你还能攀上高枝,林欢欢,是我小瞧你了!」

不甘地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张春涵头也不回地走了。

经此一事。

我成了整个公司同情的对象。

7

张春涵把她狼狈的照片放到网上。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

我被沈思洲甩了!

不仅被甩了,而且还见不得前男友相亲,把怨气撒到人家相亲对象头上!

网页下清一溜的评论: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怕被人说势力,沈阿姨还一个劲在帖子下蹦跶,说我没大没小不懂礼貌,还说只有张春涵这样有教养的姑娘才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呵呵。

一个妈宝男一个绿茶千金,确实配一脸!

再次见到沈思洲是半个月后。

我走在天际云墅的小区里。

张春涵和沈阿姨走在一起,沈思洲垂着脑袋跟在身后,旁边还站着一个物业经理。

这几人,好像是在看房。

「欢欢,你怎么追到了这?」都这个时候了,沈思洲还往自己脸上贴金。

「臭丫头,我儿子要订婚了,你可别不要脸来做小三!」沈阿姨如临大敌。

倒是张春涵满脸堆笑,还给我递上一张请帖:「欢欢,我本想下午把请帖送你,没想到这么巧。」

我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径直走向另一条小路。

张春涵见我不接喜帖,故意在我身后喊:「林欢欢,下月八号,清风雅苑酒店,一定要来啊!」

沈阿姨在我身后阴阳怪气:「请她干嘛!这小区一平方十几万,不知道她又傍上哪个野男人。」

沈思洲小声嘀咕:「妈,你别这么说她。」

张春涵不满尖叫:「沈思洲你什么意思,对前女友念念不忘?还喜欢她你就找她复合啊!」

沈阿姨连忙打圆场:「小洲这是不会讲话,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一个是刁蛮任性的未婚妻,一个是见钱眼开的亲妈。

我都为沈思洲捏把汗。

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站到独栋别墅门口。

我妈亲自给我开的门。

「欢欢,这个帖子是什么意思啊?」

我瞥了一眼我妈的手机,波澜不惊道:「哦,就是字面意思,我被人家甩了。」

我妈一脸震惊:「上个月你不是刚见家长的吗?」

我爸刚挂完电话,听到我见家长立刻跳脚:「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

我妈继续追问:「为什么分手,不是谈了一年了吗?」

我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柔弱无骨般地来了个葛优躺。

「人家嫌我家穷,另攀高枝了。」

我妈惊地嗓音都变了。

她拽着我爸就捶:「都怪你们林家这破规矩,非要隐藏身份干基层,现在倒好,让咱闺女被人家瞧不起。」

我爸黑着脸一声也不敢反驳,他又指着网页上发霉的黄酒。

「我的私藏怎么成这样?」

「人家嫌这没档次,泡脚都不要。」

我爸瞬间石化,脸色乌漆嘛黑。

我妈彻底坐不住寻死觅活,一把鼻涕一把泪。

「林国强,我累死累活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宝贝女儿不受欺负!」

「现在倒好,咱家明明有这个条件,你抠抠搜搜管着她!」

「好,既然你老林家有规矩,现在咱就去离婚,从明天起,欢欢跟着我姓!」

向来处事不惊的我爸这次慌了。

他一边给我妈擦眼泪一边连连认错,还对我露出一个祈求的眼神。

得。

为了不影响我爸发挥,我拎着包跑楼上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爸妈都不在家。

我一惊。

这两人不会真去离婚了吧?

心里的念头刚起,就听到我爸打电话的声音:「是的,下月八号,清风雅苑,继承人典礼。」

接着大门被打开。

我妈一脸开心地和几个穿着时髦的**姐聊天:「这次的化妆和礼服就拜托你们了,欢欢是我掌上明珠,怎么奢华怎么来。」

惊诧的目光对上我爸的视线,我爸一副犯错的表情:「这些年你受委屈了,你的优秀爸妈一直看得见。」

说后给我递上一张不限额黑卡。

我手足无措:「可是林家的规矩怎么办?」

我爸瞪我一眼:「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你受了委屈我怎么能不给你撑腰。」

我爸字字铿锵。

听的我有点想哭。

这时我妈看到杵在楼上的我,立刻招呼我下楼,开始量尺寸设计发型……

下月八号,我忽然有些期待。

也不知道沈家母子和张春涵看到我,是什么表情。

8

日子过得飞快。

八号那天,张春涵和沈思洲早早站在酒店门口迎客。

今天的她穿着白色鱼尾婚纱,戴着镶钻的皇冠,俨然一副富贵女王模样。

沈阿姨穿着绛红色连衣裙笑得合拢嘴。

「是的婚房已经订好了,天际云墅,150平的大平层。」

「对呀你看他两郎才女貌,可不就是天生一对嘛!」

看到我过来,沈阿姨鼻孔里出气:「哼真是晦气,怎么来了这么不干净的女人。」

张春涵高昂着脖子:「欢欢,现实很残酷,承认吧,这次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

为了让我难堪,张春涵这次叫了不少大学同学。

见我两一见面互掐,各同学面面相觑。

我对他两轻轻一笑。

「沈阿姨,结婚彩礼您给了多少啊?」

「什么,说不出口了?您该不会打着为儿子好的名字,把他卖了吧?」

「花钱买男人,张春涵,你这是嫁不出去了吧,也对,大学时你可是……」

最后一句话我故意没说透。

但是知情的同学却在窃窃私语,张春涵听到议论气得直跺脚。

「不许她进去,这个女人不配参加我的订婚宴!」她再也装不下去,指着我嘶吼。

我对拦人的沈阿姨说,我不是参加婚礼,而是参加楼上桦宇集团的宴会。

沈阿姨冷哼一声:「那可是顶级宴会,就你这寒酸样,也配?」

这时公司总经理唐兴走了过来,沈阿姨连忙笑着迎上去:「大哥你不是说今天没空的吗,怎么还是过来了?」

唐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确实没空,我要参加桦宇千金的继承人典礼。」

看到沈阿姨拦住我,唐兴脸色一黑:「林**今天是主角,你拦她做什么?」

主角?

沈阿姨和张春涵都懵了,她们对视一眼,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猜测,但是很快自我否定。

就在这时吴叔叔和慕雨走了过来。

「大**,你怎么还在这,夫人一直找你呢?」

这次是毫无存在感的沈思洲发声了:「欢欢,你该不会是……」

大学同学更是惊叫,天呐难道欢欢是隐形千金?

我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

很装逼地点点头。

张春涵像是被雷劈,炸地大喊大叫。

「怎么可能,林欢欢大学四年从来**名牌也不用奢侈品,怎么可能是集团千金。」

就在这时我爸和几个叔伯走了过来。

张春涵嘴角嘲笑:「林欢欢,当事人来了,你要不要叫他一声爸看他应不应!」

我立刻挥手,还朝我爸喊了一声。

我爸踩着稳健的脚步,游刃有余地和叔伯谈笑风生。

他没听见。

场面有一瞬间的尴尬。

张春涵大笑!

沈阿姨拉着儿子诋毁我:「看到了吧,我就说她是个撒谎精。」

我立刻加大了音量。

「爸!」

9

我爸这次看到穿着卫衣,戴着鸭舌帽的我。

他主动和身边的人介绍:「这是我女儿林欢欢。」

叔伯们对着我一通夸奖,什么蕙质兰心长相出众,总之一通彩虹屁。

张春涵的脸像是被人打肿了,五颜六色。

沈阿姨更是嘴巴抽搐了一下,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这时我爸看到我旁边几个人。

他对着沈思洲:「哟,这是小沈吧,本来想喊你去家里坐坐来着,可惜了!」

沈思洲眼眶红了!

然后又对着沈阿姨:「这是……沈夫人?」

沈阿姨见我爸叫她,抽搐的脸立刻谄笑。

我爸继续道:「我在网上看到您评论,说我那几百万的私酿不上档次来着,还说瞧不上我家家世。嗐,咱林家确实小门小户,让您见笑了。」

沈阿姨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彻底变成灰白色。

嘶……

我嘴角抽了抽。

爸,你这波打脸有点狠啊。

张春涵服软,红着脸主动和我爸打招呼:「林叔叔,我是祥升公司的千金,也是欢欢的大学同学。」

我爸指着她,似乎在努力思考。

「你是……哦我想起来了……之前我让司机接欢欢放学,你是造谣说她坏话那个?」

张春涵脸色卡顿了。

她没想到我爸当着这么多生意人的面,这么不给她一个小辈面子。

这时我妈妈携着化妆军团下来。

「欢欢,继承人典礼快要开始了。」

看了一眼我那些同学,我妈温柔一笑:「今天是我女儿大日子,凡是真心祝福的人不管是否受邀都欢迎参加。」

同学们听这么说立刻一窝蜂围着我。

张春涵的爸妈听说我爸来了,连忙笑着迎过来。

我爸只是拍了拍他爸的肩膀,说了句「还是张总家大业大啊」,留下一头雾水的张总在风中凌乱。

因为我妈的话,一楼所有宾客都去参加我的典礼。

张春涵的订婚宴空无一人。

我们定的二楼却站无虚席!

当我穿着价值千万的定制礼服,戴着英国皇室拍卖的蓝宝石进入大厅时,全场一阵惊呼。

「天呐,这裙子上镶的都是一克拉的钻石,简直灿如星河。」

「一个亿的蓝色妖姬宝石,林先生,原来您是那次拍卖会的买主啊!」

「鞋子上的珍珠各个透着蓝光,这是法国设计师Adobe的最新设计吧。」

我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迎着闪光灯,一步一步,犹如仙女下凡般走向舞台。

舞台上,我爸和众人讲了我隐藏身份的原因。

说到最后,他宣布把公司股权逐步转给我。

台下又是一阵艳羡声。

全程我微笑点头,而宴会角落。

我看到张春涵被她爸扇了一巴掌。

她的皇冠被打到地上,一副落败公主的惨样。

而沈思洲和沈阿姨像是没看见。

他两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没离开我。

10

宴会结束,沈思洲拦住我。

「欢欢,你应该知道我至始至终心里都只有你。」

我看着穿着订婚礼服的沈思洲,为他的**发笑,

「如果我就是普普通通的小姑娘,沈思洲,你还会站在这里这么说吗?」

不等他回答,我立刻自顾自道:「你当然不会,因为你已经做了选择,不是吗?」

「你不敢反抗你妈,又舍不得不劳而获,你的爱太廉价了。沈思洲,你喜欢的不是我,而是金钱加持的林欢欢。」

沈思洲被我戳中心事,整个人都在颤抖。

沈阿姨连忙上前一步:「都怪我拆散你们,欢欢啊,小洲还是很喜欢你的,你再考虑一下成吗?」

我满面春风地看向沈阿姨:「在张春涵那,您富养的儿子值一套150平的大平层,在我这,您打算卖多少呢?」

沈阿姨脸色一白,暗哑着嗓子:「欢欢啊,是我错了,你别和我一般见识成吗?」

我点点头。

沈阿姨脸色有所缓和。

我继续道:「阿姨,像您说的,因为我们阶层不同。大树怎么会和蚍蜉计较呢?」

「被狗咬了一口,总不能回去咬回去吧。」

「阿姨,您说是不是?」

沈阿姨僵硬地堆起笑。

很好。

她气死了!

一周后我听说沈思洲退婚了。

再后来他辞职,离开了这座城市。

沈阿姨四处托人打探他,可惜都杳无音讯。

一个月后,沈阿姨的电话打到了我这。

她痛哭流涕,哭诉自己不该掌控儿子的人生,让我有消息一定告诉她。

可惜,沈思洲从来不联系我。

而我后来也离开了这座城市,倒是在半年后一次转机时遇到了他。

可他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我们成了彼此的过客。

拥有了各自的方向和目标。

也许,这是最好的安排了吧。

小说《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 第2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真千金马甲掉落,前男友一家求入赘by五月.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9:36
下一篇 2024-03-14 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