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黛怡宋执谦在哪免费看,沈黛怡宋执谦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知名网文写手“佚名”的连载佳作《沈黛怡宋执谦》是您闲暇时光的必备之选,沈黛怡宋执谦是文里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大勇,这都到村口了。我自己回去,你去帮你哥。他看不见,别出啥事。”王大勇看着村口,咬牙点点头。“……

知名网文写手“佚名”的连载佳作《沈黛怡宋执谦》是您闲暇时光的必备之选,沈黛怡宋执谦是文里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大勇,这都到村口了。我自己回去,你去帮你哥。他看不见,别出啥事。”王大勇看着村口,咬牙点点头。“……...

沈黛怡宋执谦

《沈黛怡宋执谦》小说试读

靠得近,宋执谦闻到沈黛怡身上的味道。

以前是淡淡的皂角味,现在变成了甜香的气味。

他没穿上衣,两人靠得极近。

呼吸间,两人肌肤擦过。

很快,宋执谦的呼吸就重了些。

沈黛怡的耳根子烫的厉害,不自觉扭了扭身子。

“行了,我知道了。

说话就说话,你手里棒子总动来动去干啥?

教训完了?放开我!”

“我跟你说话,动啥棒……”

宋执谦忽然一怔,察觉到什么。

飞快退开,摸索着躺在长板凳上,侧过身。

“睡觉。”

沈黛怡一脸狐疑回头,怀疑宋执谦真有这么困?

不过人家没说,她也没继续问。

拉灭了灯,躺在床上。

听完宋执谦的话,她心里头舒坦了好多。

昨晚上没睡好,这会儿昏昏欲睡。

迷迷瞪瞪间,好像听见宋执谦说话了。

“沈黛怡,在你之前,我没跟女同志接触过。”

沈黛怡实在太困了,点头嗯了一声。

其实,她也是……

————————

第二天,沈黛怡没有去黑市。

歪嘴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手。

她想着歇息两天,风头过了再说。

想着这几天村里也忙,她也得露个面。

早上起床,发现宋执谦已经出门干活儿了。

灶台上温着一杯麦乳精,边上,还有一碗冲好的鸡蛋花。

她端起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

吃完早饭,她打开门准备去菜园子。

一出门,就见王大勇哭丧着脸站在屋檐下。

“嫂子,你醒了?”

“大勇?一大早的你在这晒太阳干啥?

不热吗?咋不知道叫我一声?”

王大勇抹了把头上的汗,委屈得很。

“哥说,我要是吵醒你,他就揍死我。

让我在这儿等着,啥时候你出门,啥时候跟你说。

我哥跟李琴琴在火车上见过一面,出于好心,帮她追回被偷走的粮票。

到红星公社后,就没单独见过面。

偶尔说句话,知青们都在一块,属于正常交流。

是我见李琴琴同志长得好看,又见我哥一直单身。

以为两人有个啥发展,没想到误会我哥了。

要是给你们的婚姻造成啥影响,我给嫂子道歉。

别人不知道,我是最清楚不过了。

这些年,我哥绝对没有跟其他女同志有过任何发展。

洁身自好,作风正派,绝对是个守男德的好同志。”

那话一套一套的,跟背书似的。

想到宋执谦昨晚上的种种,沈黛怡脸红得跟猴子**一样。

“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昨晚上,咱们的误会都解释清楚了。

今天你哥在田里还是水库?我给他去送饭!”

王大勇一听,越发委屈了。

“明明睡一觉就能解决的事,我哥非得揍我。

嫂子,我哥在水库。

待会儿送饭,能给我匀一口吗?”

沈黛怡点点头,想到啥,回屋摸出两块钱给王大勇。

“这钱你拿着,以后想蹭口吃喝就来。

我现在可不是以前,多你一口吃的不是问题。”

好说歹说,王大勇才把钱收下。

“嫂子,你真好。”

就越发衬得,他哥有点不是东西。

送走了王大勇,沈黛怡背着锄头来到菜园。

绿的豆角黄瓜,红的辣椒,紫的茄子。

争先恐后的开花结果,沉甸甸的坠在藤上枝头,看着就喜庆。

就这一茬菜,吃到秋天没问题。

沈黛怡哼着歌儿,摘了满满一筐菜,准备回去泡酸了拿去卖。

李寡妇有一搭没一搭的给自家光秃秃的菜地浇水,看着沈黛怡收了那么菜,眼珠子都红了。

说来也怪,沈黛怡的菜苗比别人都晚种。

可偏生,长得比别人的好。

一茬一茬,好像吃不完一样。

明明给浇过石灰水,却一点都没受影响。

再看看她自己的菜苗子,半死不活的样。

不管咋追肥浇水,就是不肯长。

这些天,她舔着脸把周围人的菜都摘了一遍。

现在村里的女人见了她就躲,生怕她霍霍不多的菜。

要是王赖子还在,她也犯不着讨菜吃。

想到这,李寡妇生气的扔了水瓢。

“我说沈黛怡,你这么多菜也吃不完。

咋不知道给村里人送些?当初你也是吃过村里大锅饭的。

老话不是说,吃水不忘挖井人?

你不能瞅着取消了大锅饭,就忘了团结集体这回事。

我家没菜吃了,给我点。”

沈黛怡手里的锄头重重一敲,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寡妇。

“我吃的集体的大锅饭,又不是吃的你的。

集体现在有需要,我二话不说。

可集体人人都能养活自己,为啥就你李寡妇不行?

你要敢动我的菜,我就把你埋了做菜肥。”

李寡妇不敢上前,瞥见李胜男来了,赶紧告状。

“大侄女,你可得跟你妈说。

这沈黛怡,也太欺负人了!”

李胜男的爸爸跟李寡妇同村,按辈分是得叫她一声姑。

她听到这话,不由皱了皱眉。

“姑,人沈黛怡也没说错。

村里人人都种菜,为啥就你家缺菜?

你一张嘴,能吃多少?

就这都养不活,那你得好好反省一下,是不是不够勤劳。”

李寡妇被当众下了脸子,挂不住了。

几步冲到李胜男跟前,指着她的鼻子嚷开了。

“嘿,我说胜男你咋说话呢?

我不够勤劳?当初你去上大学,我可给你凑了一毛钱呢!

行,你翻脸不认账,一毛钱连本带利得一块钱,给我能买多少菜了?还钱。”

李胜男被李寡妇嘴里的臭味熏得作呕,捂住嘴退了退。

当年她去上大学,家里没钱。

村长带着村里人一分一毛的给她凑足了学费,她一直记着。

这两年在学校有补贴,她都省下来寄回家。

妈说,钱都还上了。

可李寡妇死活不干,非说借出去的钱得有利息。

让他们家,也把利息还上。

“借一毛还一块,黄世仁来了都不敢这么算。

李寡妇,你要点脸。

要不会算账,我们去找村长。”

沈黛怡挤开李寡妇,拎着菜篮子扶起李胜男。

“胜男同志,我的菜太多了,帮我拎点回去成不?”

李胜男感激的看着沈黛怡,点点头,跟着走了。

李寡妇狐疑的看着李胜男的背影,觉出了点不对劲。

一转头,看到沈黛怡菜地里的菜,动了心思。

沈黛怡不在,她摘点菜回去吃咋了?

难不成,还ᴊsɢ真能把她埋了做肥?

小说《沈黛怡宋执谦》 沈黛怡宋执谦 第24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沈黛怡宋执谦在哪免费看,沈黛怡宋执谦小说章节目录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21:16
下一篇 2024-03-14 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