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风云骸 李孚一钱爻在线阅读

主角是李孚一钱爻的书名叫《风云骸》,本小说的作者是未妖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二十六年前,蒋钊逢过一场大难,是他救的。那时的蒋钊中了毒,毒入肺腑,就差一口气去见阎王。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中了...

风云骸

《风云骸》小说试读

二十六年前,蒋钊逢过一场大难,是他救的。

那时的蒋钊中了毒,毒入肺腑,就差一口气去见阎王。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中了毒,是死是活祁陆怎么也不会管,可不巧的是,蒋钊是在他的太极殿中的毒。

虽说是阴差阳错,但也算是为他挡了一灾。

他为蒋钊换了全身的血,让自己的元气游走在蒋钊的心脏处,护着他换掉全身血液而得以不死。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人认出他的元气的话,也就只有蒋钊了。

“那年国破,我死了之后,从阴差手底下逃了出来,第一个想的就是回去找你,也只能找你。”

“可是我回去之后,皇城都没了,太极殿内留下的只有一片干涸的血,皇上死了,皇后也自缢了,我找遍整个皇宫都没看到你的身形,我想这应该是好事,你那么神,肯定是逃出来了。”

“后来,金川又建了新国,我听说当今天下,权势滔天的祭酒大人名祁陆,我想那应该是你了吧,也只有你有那么大的本事了。”

“皇城龙气太重,我不敢靠的太近,谢必安也在一直抓我,我也不敢怎么露面,只能以之前那副模样,让他寻不到我的踪迹。再后来,就是听说你被你那徒弟给祭天了。我就一直跟着李孚一,只不过他身上龙气太重,我也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远远的跟着。”

“再后来,就是你召我,后来的事儿你都知道了。”

他这番话说的委屈,躲躲藏藏二十六年也的确不是什么好受的。

想他当年一介风华正盛的探花郎,却不得不躲躲藏藏,化成那等恶心的模样,也着实难受的紧。

蒋钊的这一番遭遇,让钱爻不知要说什么好。

安慰?

这不可能,也不是他能够说出来的。

心疼?

那更不可能,前朝亡国后,他也没多好过过,他连自己都没心疼过。

但是无论怎么样,蒋钊的这一番话,的确让钱爻心里不好受了。

“哥哥,哥哥。”

“我脸洗干净了!胡家阿婶还给了我一块米花糕,哥哥,是米花糕啊!”

奶声奶气的娃娃声音由远及近,打断了钱爻的思绪。

抬眼一看,钱佼那孩子正迈着小腿,吃力的踏过门槛,他人着实小,胡家的门槛又有点儿高,踏进来还是费点儿力气的。

他手里紧紧攥着一块米花糕,细细小小的长条,不过成人食指一般的大小,被他握在手里就跟得了什么宝似的。

“这是你现在的弟弟吧?钱家这么穷么?把一孩子饿成这样,受的都皮包骨了。”蒋钊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小萝卜头,这孩子长相倒是不错的,可养的着实不怎么好,面黄肌瘦的,一看就是穷苦人家出生。

“不怕你笑,我现在全身上下就只七文钱。这是钱家全部的家当了。”

钱爻抬了抬眼皮,白了他一眼。

“我……我还以为大人您是……咳!”蒋钊剩下的话没说完,眼皮却跳了一下。

“是什么?虐待小孩儿?”

“他才四岁,对一个无冤无仇的孩子下手,你当我是你?做的事儿都那么畜牲?”钱爻说话跟带刀子似的,插在蒋钊身上。

蒋钊摸了摸鼻子,心里那叫个冤啊!

他就算做的事儿坏了点,可也没对什么孩子下手啊,老幼妇孺这种的,他可从来不会动手。

他不过就是贪了点儿,怎么落在大人的口中就变得这么坏了呢?

蒋钊自然不知钱爻是动了怒,钱爻这人,向来护短,他现在是钱佼的哥哥,自然是把这孩子护的紧,容不得别人欺负。

“那个……大人。”

“您这弟弟,还是好好养养吧,这瘦的都快皮包骨了,让人心疼。”

难得从蒋钊口里听到说出心疼二字,钱爻抬了抬眼皮,看向他,却被蒋钊接下来说的话,扎的心更疼了。

“你不知道你离开这几天,这小孩吃的都是什么东西,玉米碴子,除了你带回来的那点吃食,你给他留下的钱,他一文也没动,饿了就抓把玉米碴子丢瓦罐里,加点水煮,也不管熟没熟就吃。”

“他不过是个孩子啊。”

一声叹息,落在了钱爻心口上,烫的他整个人心口发疼。

“的确是要好好养养了。”他看着钱佼,说出来的话却不知是对谁。“是我的错,顾忌了太多,亏欠他了。”

钱爻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为了钱发愁。

他一生做的孽太多,命里的福气财气运气早就已经散了个干净。

说来可笑,以前他从来没把这种东西看在眼里,想着散了就散了吧,左右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苦了点儿。

他想过很多,却没想到没银子的生活竟然会是这么苦,更没想过自己还得带着个孩子。

他不是不想多收点银子,不是不想好好将养这孩子,而是自己的福气和财气早就被抽了去,大富大贵一律都不能沾。

就连穿件新衣,多吃几口肉,说不定下一秒他就得遭雷劈。

谁让是他自己造的孽呢?

“哥哥,你吃米花糖哇!我听二宝说可甜了,比糖还要甜。”他吃过最好吃的就是糖了,还是祁陆来了以后给他买的。

“你吃了就不疼了。”

那块米花糖只不过是最低下的吃食。

可是对钱佼这么一个从小到大,连零嘴都没有吃过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宝贝。

钱爻在小孩的期待下接过那块糖,抬手轻轻掰了拇指大小的一块,放进口里,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钱佼道:“哥哥不疼了。”

“哥哥已经吃过了,剩下的是佼佼的了,快吃,一会儿糖化了就粘手了。”

得了哥哥这句话,小孩眼睛眯的都快成一条缝了。他拿着糖,一小口一小口舔着,跟个小仓鼠似的。

等小孩吃完糖,钱爻忍着疼捏了一道昏睡诀把小孩抱上床。看着小孩睡的安稳的面容,钱爻忍不住摸着他发顶上面的旋,轻轻的揉了揉。

死了一遭,这孩子却是给他最大的补偿了。

“大人,您缺银子是么?”蒋钊不是个傻子,自然看得出钱爻现在有多窘迫。“我生前还有不少的银子宝物,我藏的紧,应该没人找得着,要不……我告诉您,您去取点儿?”

俗话说,狡兔三窟,身为一个大贪官,他藏匿东西的地方,可是多了去了。

“你是说,你藏在你家祖坟的那些东西么?”

这句话,钱爻是用了传音说的,小孩还在,他怕吓到他。

“我!”艹!

“大……大!大人!”

“您,您……您怎么知道!”蒋钊捂着心口,脸都快变成了青色。

能让笑如三月春花的探花郎蒋钊如此大动神色的,也只有银子了。

“你死了都二十四年了,还是这么抠。”

钱爻抱着孩子,眼睛却轻轻抬起,撇了一眼蒋钊,眉目弯弯,却带了点儿戏谑。

蒋钊一看这人这般神色,顿觉大事不好。一张小白脸此刻青的不行不行的,手中的扇子都快拿不稳了。

“大,大人!”

“您,您该不会是,把我们家祖坟给扒了吧?”不会吧,不会吧,应该不太会吧?

可这种缺德丧良心的事儿,那人的确能做得出来。

“你到底是在心疼你家祖坟?还是心疼你的银子?蒋子业,那些迷恋你的贵女们是否知道你竟是这般爱财如命的德行?”

钱爻简直是啼笑皆非。

看着蒋钊一副又要死过去的表情,钱爻这才收敛了神色,用传音道:“放心,没人挖你家祖坟,死人坟里头的物件,我还不屑去动。”

他对蒋钊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这人什么德行,他比谁都看的清,能在祖坟里埋银子,这种事,也就只有他蒋钊能做的出来了。

“大人,我很好奇,你当年不是被那狼崽子剜心而死么?怎么又在这个壳子里活了?”蒋钊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他虽然知道祁陆本事通天,可祁陆就算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人类,剜了心还能活,那还是人么?

“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信么?”钱爻眯了眯眼睛,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到了这个壳子里,当年他被剜心的时候都已经感觉到应该要魂飞魄散了,毕竟他仇人太多,那些人怎么可能不对他下手呢?

可是他偏偏活了。

以另一种姿态,重新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信!”蒋钊看着钱爻,眼神丝毫未变。“大人您说什么,我自然信什么。”

他信钱爻所说的一切,即便是这人说他是夺舍的,蒋钊也是信的。

说起来,他认识祁陆的时间说起来也不短,可从未怀疑过这人说的任何话,只要是祁陆说的话,他都是信的,莫名的相信。

前朝国师霁月清风,曾引得天下万民朝拜,而蒋钊,无疑是他最忠诚的信徒。

“蒋子业,我以前是不是跟你说过,别用你那种信邪教般的眼神看着我。眼珠子莫不是真不想要了?需要我帮你挖掉?”钱爻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钱爻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也自认为从来没怎么造福过黎民苍生,所以他一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朝拜,二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把他神化。

毕竟,祁陆从来都不是万能的。

“忘了,这都隔了二十多年了,在下忘了不是。”蒋钊划开扇子朝着钱爻笑了笑道:“大人,您之前可是去了扶虞山?”

“嗯?”钱爻侧卧在床榻上,眸子明明灭灭盯着蒋钊,仿佛要把他看出朵花来一般。

“说说,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扶虞山的?这事儿,好像没有走漏风声吧。”

蒋钊被他那一个字一哼,差点儿吓出一身冷汗来,饶是换了个壳子,依旧难掩当年祁陆风骨。

“这个……”蒋钊轻咳两声:“我是怕说出来,您老人家的棺材板都气的压不住。”

“呵!那狼崽子到底做了什么?说,横竖我现在还活生生站你面前,棺材板早就压不住了。”蒋钊话一提,钱爻就知道事情又跟李孚一有关,好像什么事都绕不开他一样,他倒是真想看看,他死了的这五年,这狼崽子究竟有多疯魔。

“那我说了啊!”

“可是您让我说的啊!”

“待会儿发火可别冲着我来啊!”蒋钊瞟了一眼那人,然后看着钱爻开口道:“太子在扶虞山设了大阵,九天乾坤阵。”

“听名儿熟吧?”

“就是当年他把你祭天时,用的那个大阵!”蒋钊看着钱爻,看他面色微冷,面容都好像凝结了一层冰霜,瞬间觉得有点儿幸灾乐祸。

九天乾坤阵!

没人再能够比钱爻熟悉的了。

此阵取东海蛟珠为阵眼,南海珊瑚绳为线,以人血为引,天地万物为灵气,诛杀世间阴恶。

说起来,这阵从前也是挺好一个远古大阵,以前也是诛邪除魔的,能够抽取邪魔的神魂,祭炼上天,然后反哺天地!

只不过后来这阵被人给改了。

谁改的,没人知道。

但一些邪门歪道的人,逐渐换了布此大阵的方法,蛟珠变成了蛇胆,珊瑚绳变成了蜘蛛丝,而且,只要在这阵眼中加入谁的血,便能够抽取谁的神魂。

不过,灵力越强者越难抽取神魂,而施术者遭到的反噬也会越大。

所以这阵,很多人几乎都是用在普通人身上,或者灵力低微者身上,但也有例外,比如当年的祁陆那么强,整个天地都能横着走的人,最后还是中招了。

虽然说,这阵对于钱爻来说有点鸡肋,但是对别人来说,有用还是真的有用的。

“他设九天乾坤阵做甚?”钱爻着实没能想明白李孚一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得到他的力量还不满足?

“不知道啊。”蒋钊摊了摊手:“扶虞山他设了禁止,我下不到阵眼,看不见他做了什么。”

“不过,扶虞山不是城隍老儿的地盘么?那老头就这么由着李孚一在自己的地盘胡乱作为?难不成还真的吃酒吃成老糊涂了?”蒋钊眯了眯眼,眼神有点迷惘。

小说《风云骸》 第13章 九天乾坤阵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无广告小说风云骸 李孚一钱爻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08 17:49
下一篇 2022-04-08 1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