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骸

《风云骸》是由作者未妖著作的玄幻科幻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风云骸》精彩节选:李孚一眸光暗了下来,然而他却不再出手,只是静静看着钱爻道:“这般少见的灵力就这么死了,倒是可惜了。”“孤可以留...

风云骸

《风云骸》小说试读

李孚一眸光暗了下来,然而他却不再出手,只是静静看着钱爻道:“这般少见的灵力就这么死了,倒是可惜了。”

“孤可以留你一命,但是殷黎要留下。孤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人交出来,你们俩自行离开。”李孚一眯着眼睛,乌发无风自动。

“若是我非要把人带走呢?”钱爻抬眸对上李孚一的双目,那双眸子此刻漆黑,毫无任何情感波澜,如同死水一般,这样的李孚一看起来,让人感觉心头一颤。

“你想把人带走?”李孚一轻颦了下眉头,唇角勾出一个浅的弧度:“呵呵,想从孤手里夺人?”

“难得孤发慈悲之心要留你一命,谁道你却不领情,倒是可惜了这难得一见的山川雾灵。”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起去死吧,等你们死了,孤再把人带走。”

李孚一手指慢慢抬起,一点一点,最后整个手掌直接对着整个天际,一片片落叶竟然浮在他的身后,没有一片落下来,那人就站在那,整个人如同一个杀神一般。

瞬间空气扭曲起来,瞬间周围空气如同冰封一样,天空之中竟然慢慢飘起了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地上,那雪花竟然直直的插了进去,如同冰刀一样。

钱爻瞬间面容失了神色。

“蒋子业,带着殷黎跑!”钱爻瞬间白雾凝结,护住蒋钊和殷黎,把他们两个冲着外面推送开来。

“大人!你怎么办?”蒋钊被白雾裹着,他想要回去捞钱爻,然而根本就挣脱不开钱爻设下的白雾,只能护住殷黎由着那道白雾把他们两人推送出去。

“不用管我,横竖死不了。”钱爻狐狸眼一抬,看着蒋钊道:“带着殷黎跑!我会去找你们的!”

“跑?哪里跑!”李孚一动了三分薄怒,大手一挥,瞬间数道雪花冲着钱爻打了过去,即便钱爻躲得及时,身上仍旧是被那雪花划破数道伤口。

一道道血迹瞬间从他身上涌出,渗透了他那件灰色的道袍,整个人仅仅一瞬间,就好像变成了一个血人一般。

“大人!”蒋钊看着钱爻全身被划破出血,鲜血将染大地,整个人都是揪起来的。

他何曾看见过钱爻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

那是他心目中自封的神!

怎么能够受这般折辱?

这一刻,他甚至都想拼了神魂也要弄死李孚一!

然而,没用。

他即挣脱不出钱爻的白雾,也打不过李孚一,即便是拼尽神魂,也不过是凑上去送个人头,被李孚一打的魂飞魄散。

蒋钊此刻无比恨自己自己的无能。

“跑!带着殷黎跑!别管我!”

“他还要不了我的命!”钱爻抬起手指擦了擦唇畔的血,冲着那几乎快要消失不见的两个人开口道。

随之手指占地,身影快速在林子里闪过,围着李孚一开始布阵,手指鲜血将染之地快速凝结成一个血色的光圈。

“天地六合,九霄乾坤,听吾召令。”

“六合天一阵!”

“一曰定!”钱爻手指掐出阵法咒术,瞬间血色的光圈放大在整个林子里,所有在空气中飘落的雪花,瞬间全部都不动了,就连李孚一身形都被这阵法阻碍了一瞬。

“二曰封!”瞬间,所有的雪花飘散,扭曲的空气也仿佛被封印起来,李孚一竟然都感觉到自己的身形在停滞,不仅动作慢了,就连灵气都好像受阻一样。

这不是错觉。

能做到这个地步。

这小道士还真的有几分能耐!

一瞬间李孚一竟然有点舍不得让他死了,这样的人若是留为己用,那对他的计划,将会有莫大的帮助。

“小道士,孤现在改变主意了。”

“孤不想杀你了。不过你要跟孤走,只要你能助孤做成一件事,孤可以应你任意一个条件。”李孚一看着钱爻,静静的开口道。

钱爻此刻心头大惊,看着李孚一的眼神都变了几变,一张满带着鲜血的脸看不出他面色之下的阴沉。

六合天一阵竟然都不能奈他所何么?这六合天一阵可是加了他的血,用了真言!这样都不能制住李孚一?

不过五年,哪怕是他抽了祁陆尸身全部灵力,也不可能强悍到如此地步!

在钱爻所有的认知中,只有一种办法才能够如此迅速的提升自己的灵力。

那就是入魔!

李孚一,你到底做了什么?

钱爻一张脸阴沉至极,然而手中的动作却半点儿没少,一手六字真言掐的稳稳的,半点儿没有散开。

“哦?你肯放了我?”他一边动着手,一边回着李孚一的话,眸子里的阴沉却半丝不减。

“只要你能助孤成事,莫说放了你,就算把你们都放了也未尝不可。”即便是殷黎,他都可以由着她去。

这下倒是轮到钱爻好奇了。

成事?

成什么事?

李孚一如今已经是金川的太子,虽说是太子,可当朝皇帝并不执政,祁陆活着的时候整个金川是祁陆执政,祁陆死了,整个金川的大权全部都落在李孚一手中!

可以说,他如今虽然是太子,可权利跟那龙椅之上的那位根本没什么区别,差的不过就是个身份的区别罢了。

甚至,只要李孚一想,现在的皇帝随时都能退位。

整个金川都是他的,他还要成什么事?

钱爻不解。

他弄不清楚李孚一身上的秘密,也看不出他身上到底有没有魔气,更是半点儿不知道这人要做什么。

“成什么事?”钱爻开口问。

李孚一抬手摸了**前那朵小白花,看着钱爻轻轻的勾了勾唇:“我说,你做。”

他没有自称孤,而是用了我,没有用金川太子的身份,而是用了正常的我字。

说起来,这倒是钱爻再次见到他,第一次听到他用这个字。

至于他还是祁陆的时候,倒是从来没有听到李孚一在他面前用过孤的自称,那时候的李孚一还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整日师父长,师父短的围绕在他身边。

他死了五年,五年后醒来,什么都变了,曾经最亲切,最熟悉的徒弟变得陌生至极,怎么都让他认不出了。

他不知道李孚一有什么计划,但是他想,如果他能跟在李孚一身边,是不是能发现些什么,是不是能找出些原因,如果这人还没有入魔,那么他是不是还能够阻拦一下这人?

“你得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我现在答应你,那你让我做些违背天地良心的事儿我该怎么办?我是答应你呢,还是不答应你呢?”钱爻捻着决,还是没肯松手。

“倒是挺倔强。”李孚一看了一眼面前捻决的小道士。

“不过,你觉得你有的选择?”李孚一看着钱爻,那戏谑的眼神仿佛把钱爻当作一个笑话一般。

“怎么没得选择?我可是还想再挣扎一下呢!万一有用呢!”钱爻掐指捻决,手中鲜血直接落在阵眼上:“三曰镇!”

一瞬间,李孚一的身影瞬间动不了了。

钱爻松了一口气,心道这么多的血,果真没白流,还是有点儿作用的。

然而,仅仅三息!

那道白色的身影在空气中翻飞,乌发无风自动在空中飞舞,那人起身半身置于空中,然后手中寒气凝结,一道一道往四周划去。

“能把六合天一阵用到这种地步,也的确算你不容易了。”李孚一抬手,每抬一次,一道寒气就落在一处地上,划出一道印记。

“不过,你就只有这种程度么?”李孚一手中寒气凝结,一朵白色的小花凝结于掌心之中:“当年曾有一人,六合天一阵一出,天地都为之变色。”

“六合天一,一曰定,二曰封,三曰镇,四曰杀,五曰灭!”他薄唇轻吐,每说一个字都让钱爻手中的灵力溃散一分。

“六曰合!”清清冷冷如玉击石碎,所有的寒气凝成一个白色的光圈大阵,不是旁的阵法,正是刚才钱爻用过的六合天一阵!

他不仅反过来用了阵法,还直接把整个六合天一的真言全部都吐了出来。

钱爻瞬间被阵法反噬,整个手掌心鲜血止不住的流,一双狐狸眼里此刻也已经浸出了血色,血珠从眼角滴落落在他灰色的道袍上,分外刺眼!

竟然把他反噬的七窍出血。

果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愧是他的徒弟。

这六合天一阵,钱爻从来没有教过李孚一,但是那小狼崽子曾经却见过他用,只不过见过一次而已,然而如今他只不过是再次动用,李孚一竟然也能跟的上。

旁人画六合天一阵,画了成百上千遍都不一定能成功,然而李孚一就只看了两次,仅仅两次就能够记下来,还能够现学现卖用出来,这天赋倒真的是绝无仅有!

可惜,从不用在正地上。

“能撑到这个地步,你已算是道门翘楚。”李孚一难得去开口称赞一个人。

“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李孚一手指一抬,抬手之间就要把钱爻的命给取了。

他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手下,而不是一个不为自己所控的棋子,即便是这个棋子可能会对他有莫大作用,但不能被自己所掌握的人,李孚一不会要的。

那剩下的只有一个结局,死,毫无疑问。

“停!”钱爻看出这小崽子是真的要动死手。

“我帮!我帮还不成?”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现在看得出形势,自然是选择先保全自己。

“呵!刚才不是还要挣扎呢?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李孚一勾了勾唇,笑的有点儿邪肆,他静静的看着钱爻,像是要把他给看透一般。

“这么快就能改变想法,必然不是真心的,孤不如还是把你杀了吧。”李孚一挑着眉,神情阴测测的。

钱爻顿时内心一个抽搐!

合着他现在就一个等死的结局了?

“真心的!绝对是真心的!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绝对全部都听您的!”钱爻弯着狐狸眼笑了笑:“都听您的安排。”

“都听孤的?”

“若孤是让你做那些违背天地良心的事儿呢?你也照做不误么?”李孚一静静的看着钱爻,他想看这个狡猾的小道士能说出什么花来。

“做!”

“您让我杀谁,我便去把谁的人头给您取来,既然都说了听您的了,那绝对是什么都听您安排!”钱爻这话说的分外狗腿。

他不知道李孚一到底要让他去做什么,可思考起来,跟着他回去,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这样的话他也有机会去弄清楚那些在李孚一身上的谜题,还有太子府的秘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谢必安非得要他去取那个乾坤炉,那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又有什么作用?

这所有的一切,钱爻都分外好奇,然而,这些问题却只有李孚一能够解答,不过,看这小狼崽子如今的模样,也不用想从他嘴里能够得到什么答案了。

有些东西,还是得靠自己去查啊!

“都听孤的?既然如此……”

“那你先把这个吃了。”李孚一勾起唇角,慢条斯理的从袖间取出一个青色的瓷瓶。

钱爻脸色一僵,他就知道这小狼崽子没那么好说话!这玩意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是什么?”钱爻盯着李孚一开口问。

“不过是噬心丸罢了,百种毒物练成,毒发之时,心脏被万虫噬心,灵魂犹如经历撕扯一般,最终心脏被万虫吞噬,灵魂也被那虫蛊吞噬的一干二净,整个人只剩下一具空壳。”李孚一挑了挑眉,恶劣的勾了勾唇:“怎么,这就怕了?”

钱爻着实被他说的一愣,心脏顿时抽搐的疼痛至极,整个人额头都疼出一层薄汗来。

不过他却不是因为害怕这噬心丸,这东西虽然可怕,可这才哪跟哪啊,当年作为祁陆的时候,比这种药丸还要恶毒十倍百倍的东西他都做出来过。

他是因为这人提出的两个字,心脏。

即便是隔了这么多年,再次见到这个人,心脏还是会皱疼至极,或许是当年下手太重了吧,毕竟当年剜心致死让他整个人疼到极致,就连想都不敢再去回想。

如今,这人竟然还要喂他吃噬心丸,还盯着他的心脏不放。这到底得有多执着啊!就这么盯上他的心了,怎么都不肯放了。

小说《风云骸》 第19章 秘密成团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风云骸.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08 17:58
下一篇 2022-04-08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