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昭萧瑾 第10章 侯爷总是偷看我

小说主人公是林若昭萧瑾的小说叫《丑妇逆袭,神医狂妃太嚣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人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0章侯爷总是偷看我“皎皎没有那个意思......”若昭不给她狡辩的机会,只道:“不管你有没有,现在我要收针...

丑妇逆袭,神医狂妃太嚣张

《丑妇逆袭,神医狂妃太嚣张》小说试读

第10章侯爷总是偷看我

“皎皎没有那个意思......”

若昭不给她狡辩的机会,只道:“不管你有没有,现在我要收针了,请你出去。”

若昭说的“请”,但何皎皎却觉得这是在赶她了。

“姐姐脸色这么差,一个人忙的过来么?若是不嫌皎皎愚笨的话......”

“我嫌。”若昭打断道,并且做了个“请”的姿势。

何皎皎恼羞极了,却碍于萧瑾在侧,不敢发作,咬了咬唇,还欲解释点儿什么,就听见萧瑾说:

“好了,你帮不上忙,就出去吧。”

连萧瑾都这么说了,何皎皎哪里还好意思留下,梨花带雨而去。

若昭冷哼一声,对付白莲花,她可有的是手段。

拉过屏风,若昭开始收针,认真仔细的态度,令萧瑾不得不多看一眼。

若昭感到头顶投来的目光,笑了一声,道:“侯爷总是偷看我,再看可要收费了。”

“咳咳…咳…”萧瑾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女人说他偷看她?

“本侯何曾偷看?”他这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

见萧瑾羞赧,若昭便收起了打趣的心思,专心于手上。

若昭收针的速度又快又准,手指翻飞,不过片刻就将七十二根银针尽数收进了荷包,呼口气,道:

“好在老夫人中毒不深,再施一次针,余毒便清干净了。”

萧瑾刚要开口,若昭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拉着萧瑾退出来。

“老夫人睡着了,须得静养。”

萧瑾点点头,抬眸便是若昭那张苍白的脸,虽然苍白,却给人一种琉璃易碎的感觉。

萧瑾顺手将一个白玉瓷瓶递给她,道:“你既夸下海口说一个月就能将祖母的病治好,自己可别先倒了,否则到时候本侯上哪儿去再寻一个会针灸之术的大夫。”

若昭没有客气,接过白玉瓷瓶在鼻尖一闻,讶然了片刻,竟然是玉香丸!

古籍中有记载,天下十大名药,玉香丸位列第九,但随着时代进化,许多药草缺乏生长环境,因此灭绝,若昭的爷爷耗尽一生也才制出一颗高仿玉香丸。

那颗高仿玉香丸虽然少了两味药材,但那味道跟手中这却差不了两分。

她竟然在这个时代得到了爷爷耗尽一生也没能得到的东西!

她不禁想到,既然这个时代有玉香丸,是不是代表着,十大名药里其他九种也能找到呢?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若昭顿时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再回过神来时,萧瑾已经走远,若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萧瑾真的只是担心她倒了,没人为老夫人医治,这么贵重的玉香丸给她一颗就好,可萧瑾却给了她一整瓶。

还真是财大气粗!

不过,哪有人嫌好东西多呢?若昭乐滋滋地将玉香丸放进研究室。

只可惜,这等良药对于老夫人的病情却没有什么作用。

针对老夫人的病情,若昭还要另做打算啊,毕竟她承诺过一个月内将老夫人的病治好,眼下得了玉香丸她又有别的惦记了。

离开侯府之前她还得多巴结巴结萧瑾,如果能从萧瑾身上套点儿其他的好东西就更好了。

此时,正在南朱阁处理公务的萧瑾连连打了两个喷嚏。

昭婴带回来两个家丁,“侯爷,您让属下查的事已经查到了。”

“回禀侯爷,奴才昨夜小解时,的确在荷塘前的长廊看见了殷护卫与黑衣人打斗。”家丁贾三道。

“既然看见打斗为何不向本侯禀报?”萧瑾问。

“奴才也没听见殷护卫呼救的声音,夜里又黑,奴才便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因此才未禀报…但奴才没想到今日殷护卫就,就…奴才罪该万死,请侯爷责罚!”贾三将头磕得砰砰响。

萧瑾拂袖,示意贾三退到一边,又看向另一个家丁。

只见家丁李老四慌忙的跪下来,似乎被什么吓到了,“奴才,奴才,奴才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昭婴咳了一声,提醒道:“侯爷跟前,莫要失了分寸,看到什么便说什么。”

李老四这才勉强保持镇定,但他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他咽了咽口水,道:

“奴才本是负责府中倒夜香的,今日天蒙蒙亮时,经过荷塘,撞,撞见殷护卫倒地不起,起初,奴才以为殷护卫只是摔倒了,谁知,谁知一探鼻息却发现殷护卫没了气息!侯爷,不是奴才,真的不是奴才!”

李老四说的稀里糊涂,萧瑾问道:“本侯知道不是你做的,你发现殷护卫死了之后呢?你为何没有禀报?”

说到这,李老四的神情便更惊恐了,“奴才是想禀报的,可紧接着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奴才胆小,只怕别人误会是奴才杀了殷护卫,便躲了起来,奴才躲在假山后,看见来人正是一个大胆的姑娘,她将殷护卫的尸体推下了荷塘!”

“你可有看清那姑娘长什么样?”萧瑾追问。

李老四摇头却又点头:“没看清脸,但奴才记得那姑娘的袖口有个杜鹃花图案,若是奴才再看见那身衣服,奴才一定能认出来!”

听完这些,萧瑾的神色并没有很坦然,他道:“好了,你们二人知情不报有错,但如今交代实情,功过相抵,本侯便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了,下去吧。”

“多谢侯爷,多谢侯爷!”李老四和贾三如同劫后余生一般,将头磕的砰砰响。

二人离开后,昭婴才疑惑的问:“侯爷,属下有一点不明。”

“你是想问,本侯为何不召集府中全部婢女,让李老四辨认吧?”

昭婴点点头,萧瑾却摇了摇头:“尚且不说李老四说的是真是假,你仔细想想,倒夜香的下人怎么会路过荷塘。”

这么一说,昭婴就明白了,倒夜香的下人一般都从后门而去,而荷塘距后门却是绕了一大个圈子,这明显在撒谎。

“那李老四为何要撒谎?”

这正是萧瑾疑惑的地方,“先从李老四入手吧,记住了,切勿打草惊蛇。”

悄悄地顺藤摸瓜,也许能发现大秘密。

“是。”

昭婴还未踏出门槛,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问:

“侯爷,属下这名字是不是不太妥,毕竟…”毕竟跟若昭的名字里,有个重合的字。

萧瑾明白昭婴的意思,但他毫不在意的说:“不必。”

昭,这个字不是只有林若昭可以用,给昭婴取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少时遇到的一个人。

即便他从始至终不知道那个少年究竟叫什么名字,只记得少年给他包扎用的手帕上有个“昭”字。

小说《丑妇逆袭,神医狂妃太嚣张》 第10章 侯爷总是偷看我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林若昭萧瑾 第10章 侯爷总是偷看我.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10 11:55
下一篇 2022-04-10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