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春写的小说《娘亲带娃成首富》楚殷燕兰庭全文阅读

《娘亲带娃成首富》主角为楚殷燕兰庭,作者天下有春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被这样一个帅哥如此轻薄,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只能做些什么,让自己的意识清明起来,狠心地咬了咬牙,她屈膝往他身下重重……

《娘亲带娃成首富》主角为楚殷燕兰庭,作者天下有春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被这样一个帅哥如此轻薄,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只能做些什么,让自己的意识清明起来,狠心地咬了咬牙,她屈膝往他身下重重……...

娘亲带娃成首富

《娘亲带娃成首富》小说试读

城南,白墙青瓦的别苑前,悬着一块“兰庭苑”匾额。

一路无话,楚殷和棉棉被搂进厢房里,她虽然不重,但加上棉棉也有些分量,燕仲春抱了一路,呼吸都有些起伏。

楚殷也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路上她有提议将自己放下来,却被他给无视了。

她讪讪然道:“谢谢你啊。”

棉棉在旁边跟着说:“谢谢叔叔。”

一大一小两个声音,一个清婉,一个稚嫩,如春风一般拂过燕兰庭的心间,他看向乖乖蹲在娘亲身边的小团子,温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团子弯着一双桃花眼,“我叫棉棉。”

燕兰庭微微一笑:“好名字,不过,倒像是女孩。”

小棉棉立马纠正:“我是男子汉。”

燕兰庭“哦”了一声,“那等你长大了,要保护好你娘亲。”

小棉棉坚定道:“我现在也保护麻麻。”

燕兰庭挑了挑修长入鬓的眉,点头道:“我看出来了。”

楚殷问道:“你是什么官?”

燕兰庭盯着她,忽然轻叹了一声,“那晚,我没看清你。”

楚殷只道他说的是雨夜那晚,却不知他说的其实是四年前,大楚长公主嫁入燕宫的那一晚。

她看着燕兰庭,只觉得他眉间隐隐有悲色,心里有些犯嘀咕,讷讷地道:“那晚大雨,我也没有看清你。”

其实还有半句话憋着没说出来——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帅……

燕兰庭蹲在床榻前,为她揉了揉脚踝,轻声道:“你忘记了很多事,这些年,我以为你死了。”

楚殷看着他俊雅的侧颜,恍然一惊:“你……你知道我是谁?”

燕兰庭不答,只起身说道:“你先歇一会。”

楚殷拉住他的袖子,“你先别走!”

“怎么?”

“我有急事,想……想见皇上,你既然是大官,有……有没有关系?”

“你见皇上作甚?”

“我……我儿子病了,皇上也许有药可以救我儿子。”

燕兰庭伸手扣住棉棉的脉门,忽然神色微变,“这……这怎么可能?”

楚殷忙问怎么了。

燕兰庭不言,心中一片迷惘糊涂,如果棉棉是皇上的儿子,怎么会得了和自己一样的病症?

他走出门,杏花微雨,一道口谕将他急召入宫。

楚殷听说他入了宫,以为是为了她的事,焦急不安地站在苑门前等到了晚上,他才缓缓而来。

月下长街,烟雨蒙蒙,一截桃花枝之后,他满身雨露,说不尽的孤寂。

楚殷扶门而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失落,她的心中竟然在隐隐作痛。

看到门外站立的楚殷,他上前几步斥道:“你出来做什么?”

楚殷见他虽是斥责,眼中却满是关怀,一时间说不出话了,过来好半晌才问道:“你入宫是为了我的事么?”

燕兰庭“嗯”了一声,“明日,我送你入宫。”

话说出口,满口苦涩。他有些不明白,当年宫宴上遭人算计,误喝了“桃花醉”才与她有了一夜云雨。

既然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为什么他一直念念于心?这些年误以为她香消玉损,为什么一直郁郁寡欢?

皇上已经明说,那一夜之后,她被喂下断子汤,棉棉不可能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他还放不下?

楚殷仰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伤心?”

燕兰庭忽然将她打横抱起,快步走进院中。

楚殷捶他:“我的脚已经好了,你放我下来!”

燕兰庭却紧紧不放,将她送入了自己的厢房。

“喂喂喂,你走错了,我不住在这间。”

燕兰庭坐在床上,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垂眸一字一句道:“你喜欢我。”是陈述的语气,不是疑问。

楚殷噎了一下,下意识否认:“我没……”

话没说话,唇却已经被他堵住,他那双略有薄茧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探入她的衣间,抚在她腰间敏感的肌肤上。

小说《娘亲带娃成首富》 011 他……为什么这么伤心? 试读结束。

《娘亲带娃成首富》网友点评

顾挽:天下有春的《娘亲带娃成首富》此书写的不错,情节勾画比较顺畅紧凑,胡说八道的比较少,把人性描写较细致,把握的较到位,连贯性较好,就看后续如何展开,结局的如何圆满了。

只为守护你:好看,追了好久,看的欲罢不能。里面的人物各有特色,智商情商都好高啊,期待拍成电视剧。

文档下载:天下有春写的小说《娘亲带娃成首富》楚殷燕兰庭全文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8-03 13:17
下一篇 2022-08-03 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