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姬琉璃燕墨白 小说特工皇妃又凶又撩在线阅读

主角叫姬琉璃燕墨白的小说是《特工皇妃又凶又撩》,是作者铁扇公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次的赏菊宴,京中各个势力明里暗里都把目光都汇集于此,原因无他,几个皇子都到了娶亲的年纪。除了大皇子常年戍守边...

特工皇妃又凶又撩

《特工皇妃又凶又撩》小说试读

这次的赏菊宴,京中各个势力明里暗里都把目光都汇集于此,原因无他,几个皇子都到了娶亲的年纪。

除了大皇子常年戍守边关,已经有了家室,和九皇子前些日子刚刚下旨赐婚,还剩下二皇子、六皇子、十一皇子还没有着落。

这三人,俨然已经被摆在了菜桌子上,就等各家小姐争奇斗艳把菜带回家了。

平昌候姬德茂面上总挂着微微的笑意,偶尔的狠厉也很快被他掩盖过去,他作为东道主,正笑意盈盈地招呼着来客。

姬雪柔身着一袭粉色牡丹争艳的华贵纱裙,仪态端庄地坐在平昌侯府左手的第一个位置,而大夫人在平昌侯府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

姬雪柔芊芊白玉般地手端着一杯茶,朝九皇子方向微微一抬,眉目含情地饮下一杯茶。

姬琉璃进来就看到这一幕,让她很不爽。

今日她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宫裝,极其简单清雅,发饰也是简单的凌云髻,簪着一支蝴蝶展翅金步摇,眸色微凉,就像是一个高傲的仙子。

姬琉璃径直走到姬雪柔身边,就那么轻轻地拿眼睛一扫而过,便让人感觉威仪万千:“二妹妹,你可是坐错了位置?”

姬雪柔在她走近自己的时候,就莫名的有种压迫感,这种感觉在这段时间频繁出现。

可姬琉璃只是一个无权无势无靠山的**,自己又何须害怕?

她挺直了摇杆,拿出大盛第一美人的气势,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一直都是在这个位置上。”

姬琉璃笑了,笑的如沐春风。

她眨眨眼,不去看姬雪柔,而是去看主位上那个从来没有理会过自己的父亲。

虽然她不清楚为什么这个父亲如此忽视这个女儿,导致原主惨死,但她知道这个父亲是极其维护候府的清誉,所以原主虽不受宠,但是物质上并未有苛待。

“你一个续弦的女儿占了嫡长女的位置,想必父亲必不会容你这样没有礼数,更何况今日在场的都是皇室以及各大宗族,礼数更要周全。”然后她压低了声音,“别给脸不要脸。快些滚开!”

姬雪柔被她激怒:“你这个——”

未等她说出口“**”两字,上头的平昌候姬德茂厉声说:“柔儿,姐姐既然来了,你就得回到你的位置上。”

姬雪柔脸色一变,有些不相信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向着姬琉璃这个**。

僵持下,九皇子抬手向姬雪柔递过去:“雪柔,来我这可好?”

姬雪柔一愣,看见九皇子伸出的手,顺势起身,羞红着半边脸盈盈走过去,款款落座。

六皇子打趣道:“九弟,还有三月才大婚,这是等不及了啊。”

在场众人无不羡慕得紧,纷纷云伉俪情深等等,全然忘记了姬雪柔是生生从自己姐姐手里抢走了九皇子。

姬琉璃到也不在意,坐在位置上自斟自饮。

门外侍卫小跑几步,微喘着气来报:“侯爷,突厥皇子阿史那思铬——”

话音未落,一道修长的人影大步跨过门槛款款而至。言语带笑:“本王来自己说吧,阿史那思铬见过侯爷。”

席上场面顿时一静,在场反应过来的一大半人都愣住了。

来人一身红衣华服,眉目轮廓深邃,英俊无比,腰间随身别了把圆月弯刀,刀鞘上镶满了宝石,甚是抢眼:“今日使团刚刚到达大盛,听闻大盛国赏菊宴那是别具一格,特求了陛下,今日专程来这赏菊宴一揽芳华。”

平昌候来不及细想,赶紧道:“突厥皇子来参加赏菊宴,乃是我赏菊宴蓬荜生辉,快请落坐。”

“今日唐突来这赏菊宴,本皇子也带上了贺礼,给大家助助兴。”阿史那思铬大掌一拍,几个妖娆的舞姬带着面纱,穿着销魂的背心和长裙来到大厅。

乐起,她们随着鼓点节拍,腰肢扭得勾魂摄魄,清脆急促的腰铃随着狂放的节奏叮咚作响。

在场的众人无不瞠目结舌,都知道突厥民风豪放,但不知道居然这么豪放,看着眼前舞娘们隐隐若现的身体,不免都淹了淹口水。

在场的各位小姐更是羞红了脸,心里暗骂着突厥女人的不要脸。

宴中坐着一个满脸酒晕的青年,双眼迷离地盯着场中旋舞疾飞地四个舞娘,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叫着好。

他手中的玉爵杯微倾,琼浆玉液溢了出来,微微有些醉意的对阿史那思铬说:“皇子殿下,你们突厥的美人,真真是销魂夺魄。”

阿史那思铬大笑不已,待喝了一口手中的酒,懵然地转头转脑看了一阵,才道:“哪里哪里,和你们大盛那位舞娘比起来,都是普通姿色而已,云泥之别。”

醉酒青年有些懵,不假思索的问:“那位舞娘?”

阿史那思铬看向九皇子旁边的姬雪柔,单手一指:“还是你们的舞娘更胜一筹!”

姬琉璃一口酒水险些喷出来,一抬眼,就和阿史那思铬的眼神来个对峙。

这个男人一进来姬琉璃就认出来,就是那次在湖边一掌拍死金蛇的男人,虽然容貌有些不同,也做了刻意伪装,但是那双深邃的眼睛不会变。

对方微微笑了一下,先行别过眼。

“放肆,你说是谁舞姬!”姬雪柔气的浑身发抖,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一场宴会连遭两次打脸,她长这么大从未被人这样羞辱过!

阿史那思铬面色不变,一摊手:“实在是对不起,误会这位小姐了,在下只是觉得这样的隆重场合,都是有身份的人,各自有各自的座位,只有舞姬才会贴着旁的男人坐。”

姬雪柔脸上一阵晴一阵紫,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九皇子阴沉着脸十分不悦:“今日赏菊宴,如此清雅的宴会,竟被一些不入流的舞姬染指,阿史那思铬,这舞曲跳完了,是不是也要还我赏菊宴一片清雅。”

“那是自然。”阿史那思铬并不生气,大手一挥,舞娘们依次退出,宴中男儿都有些怅然若失。

大夫人倒是坐的沉稳:“这连年的赏菊宴,都少不了最重要,也是最精彩的环节就是以菊花命题作诗。今年也是不例外的,侯爷特别命我挑了一些最名贵的菊花,好让各位有些灵感。”

紧接着一些丫鬟,抱着各式各样的菊花进来,在刚刚还是舞娘跳舞的地毯上摆上一簇簇争奇斗艳的菊花。

众小姐们开始暗暗使劲,决意定要好好表现。

小说《特工皇妃又凶又撩》 第10章 嫡女的位置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主角姬琉璃燕墨白 小说特工皇妃又凶又撩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12 15:33
下一篇 2022-04-12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