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精贵妃求下堂小说(完结)-林烟宗政越章节阅读

知名网文写手“似朝朝”的连载佳作《作精贵妃求下堂》是您闲暇时光的必备之选,林烟宗政越是文里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但是不容置疑,太后确实是目前后宫之中最大的势力,她有不可小觑的地位的,不然傅含月那样自视清高的人,又怎会……

知名网文写手“似朝朝”的连载佳作《作精贵妃求下堂》是您闲暇时光的必备之选,林烟宗政越是文里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但是不容置疑,太后确实是目前后宫之中最大的势力,她有不可小觑的地位的,不然傅含月那样自视清高的人,又怎会……...

作精贵妃求下堂

《作精贵妃求下堂》小说试读

坤宁宫。

“你说什么?”傅含月不可置信地看着知梦,端静的脸色几乎崩裂,一字一顿道,“皇上将象征着帝后同心的同心佩赐给了林烟?!”

知梦被傅含月的模样吓得狼狈跪地,瑟瑟发抖。

傅含月待字闺中时便已经对宗政越芳心暗许,后来凭借着局势嫁给了宗政越,却一直得不到宠爱。

空有中宫之名,却无中宫实权,这同心佩虽说不是什么很有实权的物件,却是威望,先帝就曾在大婚之日赐给先皇后一枚。

当初她与皇上大婚,等来的却是独守空房,这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如今皇上却将这个东西轻飘飘地赐给了一个刚入宫就受宠,地位仅次于她的林烟!

傅含月一把将桌上的物件一股脑地扫到了地上,正在此时宫人急匆匆的进来禀报道:“皇后娘娘,皇上的銮驾朝着坤宁宫来了!”

傅含月一愣,连忙起身让人收拾,扶了扶发髻,正要去迎,却突然想到什么,对知梦使了个眼色。

知梦瞬间心领神会地点头,“奴婢明白……”

宗政越进入内殿时,傅含月也带着慌乱的浅笑出来,微微低身请安:“臣妾参见皇上。”

他扫了眼温顺恭敬的皇后,“起来吧。”

“谢皇上。”傅含月微微起身,沏了杯茶放在宗政越手边:“更深露重,皇上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宗政越并未接过那杯热茶,只好整以暇的看着傅含月,“皇后很不安?”

傅含月被宗政越看得面颊微红,娇羞道:“臣妾……臣妾只是许久未见皇上了。”

岂止是许久,他们自大婚到如今,除了必要场合,甚至都没好好说过话,她今日一定要将皇上留下,如若不然,这后宫焉有她一席之地?

想到此处,傅含月大着胆子道:“臣妾最近新得了一个曲目,编撰了一支舞,想跳与皇上瞧呢。”

说完,便立即让人准备乐曲,不过片刻,清脆的鼓乐声响起。

傅含月自小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歌舞更是不在话下,抬足起舞间翩若惊鸿,宛若游龙,说不出的好看,长袖挥洒,淡淡幽香钻入鼻间。

纤臂一伸搭在了宗政越的肩上,正欲凑近些,那端坐的帝王却没来由的一把将人扫到了地上。

弹奏的宫人吓得戛然而止,知梦第一个反应过来去扶摔在地上的傅含月,“娘娘,娘娘您没事吧?”

宗政越有些烦躁地起身,不知为何,他方才居然燥动了几分,可当傅含月贴过来时,他又有些厌恶这样的靠近。

他提步正要离去,便听得有人道:“皇上您怎么能推娘娘呢?娘娘可是您的妻子。”

知梦自小便跟随傅含月,更是看着她家娘娘一步步走到如今,说不心疼是假的。

海德福也从方才的惊变中反应过来,瞪了眼这胆大包天的宫女解释道:“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女官知梦。”

贴身女官?宗政越不知想到了什么,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波动,“既然管不好嘴,便拔了舌头丢去辛者库做苦役吧。”

知梦瞬间脸色惨白,浑身瘫软,被拖下去时仍在凄厉地哭叫着。

整个坤宁宫大气不敢出,连傅含月也犹如瑟缩的鹌鹑。

出了坤宁宫,海德福低着头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生怕哪里惹怒了这位主。

夜里的凉风让宗政越清明了几分,傅家是文臣一脉,关系错综复杂,抬林氏入宫是不想傅家独大,又能将林相一党拢入手中,平衡朝局。

他将同心佩赐给林氏,不过是不想她落于下风,去皇后宫里只是平衡后宫,让二人互相掣肘,鹬蚌相争,可刚才他……

云遮月移,瑶华宫灯火通明。

烛影摇曳,暖黄的微光洒在林烟卷翘的长睫上,扇形的阴影盖住了林烟眼底的情绪。

香凝端着几样吃食放在桌上,咬了咬唇委屈道:“娘娘,皇上……去了皇后的宫里。”

林烟回神,将手里把玩的同心佩随手仍在了一边,起身慢悠悠地坐在独凳上,“去就去吧,他去了皇后那,皇后不就支棱起来了嘛,正好又有勇气找本宫麻烦了。”

宗政越刚进门,就听见了这带着几分娇气的抱怨,神色一顿。

海德福却屏住了呼吸,暗叹今儿是什么黄历,一个个都这么不省心,苦了他一把年纪!

好在宗政越的脸上并没有发怒的迹象,“怎么?贵妃对朕很不满?”

林烟一怔,转头看向立在门前的宗政越。

窗外月朗星稀,这一暮与前世的三年里多个夜里重合,只是这回林烟并未起身,对上他的目光,“皇上这时不应该与皇后娘娘在一处吗?”

三分抱怨,七分娇嗔,动作熟稔得好像理所应当,宗政越隐隐升起的不满瞬时溃散。

海德福见风使舵地一笑,“皇上这会还未用晚膳,正好现在有贵妃娘娘作陪。”

小厨房又添了几样小菜,海德福屏退了宫人。

宗政越对吃食向来不挑,随意夹了几样菜品入口,林烟却心生不满,秀眉一拧,怎么她爱吃的菜都放在了他那边?

“皇上,你面前的香笋炖鸡是臣妾爱吃的。”

话外之意便是,皇上,劳烦您给布个菜。

安静的房间内顿时连呼吸声都弱了,宗政越的目光落在林烟娇俏的脸上,对方明显更加关心他面前的炖鸡。

“皇上?”

宗政越沉默一瞬,抬手夹了一块鸡肉放入林烟碗里。

林烟心满意足,上辈子她委曲求全个什么劲啊,还觉得这个狗男人会因为自己善解人意喜欢自己,其实不过是家族势力罢了。

她有父兄势力,目前还是牵制傅家的好棋子,这个狗男人根本不会把她怎么样,她要好好享受才是!

顺便讨些好处才是**!

“今日皇上差人送来的蜜饯还不错,就是有些酸,不够甜,但皇上的一片心意臣妾收到了。”她从小锦衣玉食惯了,该挑剔的地方还得挑。

说着,林烟又眉头轻蹙,十分娇气地开始告状:“只是……昨夜因为皇上宿在了臣妾宫里,拖着病体没法起来伺候皇上,皇后娘娘今日训斥了臣妾。”

“今日皇上又来了臣妾宫里,不知明日后宫众人又要如何编排臣妾呢,若是皇后娘娘……”

小说《作精贵妃求下堂》 第四章 三分抱怨,七分娇嗔 试读结束。

《作精贵妃求下堂》网友点评

冬天旳寂寞: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平淡的感情,但确让人感动,很好的一篇文章,推荐《作精贵妃求下堂》这本书。

顾忌:说真的,这本古代言情小说很棒,似朝朝每次更新我都是必追的,希望作者快点更新。

文档下载:作精贵妃求下堂小说(完结)-林烟宗政越章节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8-24 20:52
下一篇 2022-08-24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