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九爷穿成了农家大丫小说

唐久久沈骏是《九爷穿成了农家大丫》里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宋问,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大脑一阵阵晕眩,仿佛有一只大手在脑子里不断撕扯,唐九忍着疼痛思索:难道她没死,现在是高空坠落的后遗症?没等她想…

九爷穿成了农家大丫

《九爷穿成了农家大丫》小说试读

大脑一阵阵晕眩,仿佛有一只大手在脑子里不断撕扯,唐九忍着疼痛思索:难道她没死,现在是高空坠落的后遗症?

没等她想明白,一道尖刻的中年女声由远及近地传入耳中。

“唐久久,赶紧给我滚起来干活,别以为你装死就能逃过去了。你个懒丫头,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让你干点活就装疯卖傻!”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你这么一个爹死娘没的拖油瓶,好吃好喝供着你,还得受着别人的闲话,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唐九皱眉。

这谁呀,声音这么难听?

近在咫尺处,一个带着讨好的苍老声音响起:“老大家的,让大丫再睡会儿吧。昨天她替老大去看秋,有点儿凉到了,夜里就有点烧。”

李金桂一口唾在唐老太脚边:“我呸,让她再睡会儿,家里这些活谁来干啊?饭谁做水谁提猪草谁打鸭鹅谁放?难不成指望你这个老不死的?”

唐老太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你别叫大丫起来了,她要是真病得狠了,耽误更多活计,不如就让她先歇歇,缓缓神。我、我也能干一点儿,我现在就去做早饭。”

李金桂嫌弃地瞪了一眼床上昏迷的女孩,又横了一下唐老太:“得了吧,你邋里邋遢的,做的饭谁敢吃,不怕中毒么?一会儿去把鸭鹅赶出去放了,顺便拔点猪草回来。”

尖刻的中年女人的声音骂骂咧咧着走远了。

隔了一会儿,一只冰冷的干瘦的手摸到头上,唐九的眉头下意识地皱了一下。

哪个王八蛋胆子这么大?

要是弄乱了她的发型,她把这只爪子剁了。

她抬手,想把头上作乱的手打开。可惜,想法很美好,原本应该很有力地挥出去的手,却软绵绵的抬起来一点点,又重重的垂落下去。

唐九拼尽了全力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岁月在这张脸上篆刻上深刻的纹路,每一条纹路都写满了苦难。

看到唐九睁开眼睛,老太太咧着没牙的嘴笑了:“大丫,好点了吗?”

大丫?

谁?

她?

开什么玩笑,她虽然是个女孩子,可认识她的人都叫她九爷,这个老太太活得不耐烦了吗?

老太太心疼地拍拍她:“大丫,你好好歇着,不用急着起来,奶奶已经跟你大伯娘说过了,让你多睡会儿。”

大伯娘三个字入耳,唐九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几下。

随后,就像按下了一个开关一般,大片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脑海。

简言之,她穿越了。

穿到了一个平行时空,一个叫做林花村的地方,穿成了一个父母双双失踪,被大伯一家占房子占地肆意奴役的小孤女。

唯一一个能护着她的,是年龄已经很大,自身都难保的奶奶。

好在这个时空这个时代孝比天大,大伯唐吉祥一家即便早就厌烦了没有多少劳动能力的奶奶,却也不敢不奉养她。

最多在口头上说些难听的话,生活上苛待一下。

唐九从脑海中的记忆里得知,若非为了护着她占据的这个身体的主人,老太太早就一根麻绳把自己吊死了。

她占据的这个身体叫唐久久,两年前还是父母娇养在手心的宝贝女儿。

可是两年前的时候,她爹唐富贵出门去走商,就再也没能回来。

同行的一个同乡回来说,唐富贵被匪徒劫了,凶多吉少。

她娘林香花不相信,平时柔弱的她那一次壮起了天大的胆子,背着公婆收拾了行李,留下只言片语就出门寻夫去了。

结果,同样一去不复返。

村里面不少长舌妇都说,林香花不是去寻夫,是没了丈夫过不下去守寡的日子,丢下唐久久跟人跑了。

最开始的时候,顾忌着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的弟弟弟媳,加上唐富贵留在家里的一点钱,大房一家对唐久久还算是虚情假意的爱护。

等到半年之后,把唐富贵留下的钱哄没了,又见他不曾回来,便露出了尖刻势利的嘴脸。

从那时起,曾经的娇娇女沦落成灰姑娘。

从最开始什么活都不会干,到现在所有的活都拿得起放得下,从一个有些娇气的小姑娘变成现在这个沉默寡言总是低垂着头的小可怜。

就连家里父母盖的房子置的地,都被大伯一家占了去。

原本这么苟着,也好歹能勉强活下去。

谁成想,出事了。

小说《九爷穿成了农家大丫》 第1章 农家小可怜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独家)九爷穿成了农家大丫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24 18:16
下一篇 2022-04-24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