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作精炮灰她只想搞钱》章含月傅承免费试读

新书推荐,《作精炮灰她只想搞钱》是鱼小楠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角章含月傅承,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们在胡闹些什么?”傅承脸色严肃的看着两个孩子。似乎是察觉到到傅承生气了,原本还笑闹着的两个孩子蔫哒哒的垂着…

【抖音】《作精炮灰她只想搞钱》章含月傅承免费试读

《作精炮灰她只想搞钱》小说试读

“你们在胡闹些什么?”

傅承脸色严肃的看着两个孩子。

似乎是察觉到到傅承生气了,原本还笑闹着的两个孩子蔫哒哒的垂着脑袋。

听到傅承的声音,秦冲直接就把脑袋从黏糊糊的猪粪里拔了出来。

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怒不可遏的吼道:“傅承,你看看这两个兔崽子,要不是我今天回家及时这猪棚都差点让他们点了,没了这些猪你让我咋糊口,你放这两个祖宗到我家来,这不是要逼死我吗?”

秦冲把事情说的相当严峻。

不过话也是实话,姑姑一家就靠开春的时候养点猪苗,到过年肥了转手再卖点钱。

这猪棚要是着了,猪非死即伤也的确对他们影响很大。

“姑父,孩子不懂事请你见谅。”

“见谅?”

秦冲眼珠子一瞪,手往外扒拉着身上的猪粪,怒气冲冲说道:“这是没怎么着,这要是怎么着了,我都见鬼去了……还说什么见谅。”

“胖子,你要是不识好歹,信不信我拿火药把你裤裆炸了!”

傅安泰一手火药罐子一手火柴,护爹气势十足。

秦冲在里头是见识到了这火药的威力,气得是两瓣嘴唇上下发抖:“傅承你看看你的好儿子,他刚才杀猪不成,这是想杀人啊!”

傅承一手拽住了傅安泰的胳膊,眼睛一瞪,“放下!”

傅安泰撅着小嘴巴也只能无奈把火药罐子放下。

“傅承我告诉你,今天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完了,你看我这一身猪粪,还有我们家的猪棚,你必须要给我个交代!”

“姑父想要什么交代?”

傅承沉声问道。

秦冲眼珠子一转,“私了就行,你怎么滴也得给我陪俩钱吧?”

“哎哟我的亲娘咧。”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只见一个中年妇女一手端着个木盆子,一手握着棒槌走了进来,这人不是傅春芳还能是谁?

常年劳作让她双颊的皱纹深的跟刀刻似的,比起同龄人更多了几分苍老和憔悴。

她去河边洗衣服才过了多久,这这这……

“姑姑。”

傅承看到震惊的傅春芳喊了一声。

傅春芳忙点头,一手扯了竹竿上的抹布就往秦冲的头上擦,“小承啊,这咋回事啊?”

“你眼睛长屁股上了,没看见这是咋回事啊?”

见到傅春芳,秦冲就有了撒气的人。

多年来,傅春芳就是个逆来顺受的软性子,也任劳任怨惯了。

“当家的,你别着急,我给你擦擦。”

“滚蛋,老子自己有手。”

说着就把傅春芳推开,一边擦头发一边瞅着傅承说道:“傅承,咱两好歹也是亲戚,这猪棚你就看着赔吧,你姑父我也不是贪心的人。”

“当家的,我看……”

正当傅春芳要出声,直接被秦冲一个凶狠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她想说猪棚也值不了几个钱,更何况又没坏多少……

傅春芳尴尬不已。

傅承眉头一皱,他心里看不惯秦冲这样的无赖,可是姑姑就还偏把这种人当成个宝,多年来让这样一事无成的人气焰嚣张。

“以后不准胡闹了。”

低头轻声训斥了两个孩子一句,便从兜里摸出了十块钱递过去。

谁知道秦冲愣是正眼没瞧,反而一脸不屑,“小承,就这点钱你糊弄谁啊?”

“就这点!”

傅承眉间一冷。

秦冲哼了一声,说道:“咋说你也是退役回来的军人,我可是听地方上说了,这退役回来的军人领的退役金可有不少,咱们都是亲戚,就这两天,你这两个崽子又是上房揭瓦又是炸猪棚的,你知道我过的有多艰难吗?”

“看看,我这前不久刚买的衣服又被炸了个洞!”

秦冲抖了抖早就洗的发白的青色衣裳,演技逼真的叹了口气。

明眼人一看都知道秦冲这是在趁机打劫。

“爸爸,让我把这胖子炸了算了。”

傅安泰仰起一张小脸说道。

章含月在一旁看着,她敢保证只要傅承一点头,这孩子绝对能把手里的火药罐子冲着秦冲扔过去砸的秦冲屁股冒烟。

傅承却狠狠的瞪了小家伙一眼,低声训斥道,“闭嘴!”

傅安泰看到傅承生气了,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姑姑的为人还不错,没嫁人之前对傅承也是好得很,看在姑姑的面子上傅承又掏出了两张大团结。

几十块钱到手,秦冲顿时是眉开眼笑的。

“小承,你说都是一家人,也没成想你竟给了这么多,既然你给了那姑父就收下了。”

美滋滋的数着钱,秦冲把目光瞟到了章含月的身上。

“哟,这位大美人是谁啊?”

章含月心中不屑,却还是看着傅春芳和秦冲露出一副乖巧无比的模样。

“姑姑,姑父好。”

傅春芳慈眉善目的点了点头。

“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看看这身段和样貌,啧啧……”

秦冲油腻腻的眼神落在章含月的身上,从头到脚,都透露着一股不怀好意。

章含月心中反感不已,恨不得冲上去直接踹上两脚。

但是作为满级绿茶,怎么能使用暴力呢?

章含月往后一退,朝傅承身后挪了挪。

“怎么了?”

感觉到身后的女人有些害怕的样子,傅承回头询问。

章含月拽着他的衣服,摇了摇头,只是眼神有些不安惊恐的看向秦冲的方向。

傅承顺着章含月的表情看过去,恰好跟秦冲那带着几分猥琐的眼神撞上,顿时有些不悦,直接挡在了章含月面前。

秦冲顿时被这凌厉的视线吓的脖子一缩,眼神再也不敢乱看了。

傅承是退役回来的军人,秦冲得罪不起,钱反正到手,借口洗澡就走了。

傅春芳知道自己男人这脾性,无奈的叹了口气:“姑娘你别介意,他这人就这样,我替他向你道歉。”

章含月一双杏眼微转,像只小白兔般畏缩在傅承的身后,对于傅春芳的话只笑不语。

“爸爸,她是谁啊?”

此时,傅安泰指着章含月问。

这娃娃生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皮肤白白嫩嫩的跟个瓷娃娃一样,长长的睫毛像蒲扇一般上下眨动,看着章含月眸子里充满了好奇。

傅承蹲下来,温声细语的说道:“从今天起,她就是你们的妈妈。”

“妈妈?”

两个小娃娃听到这话,立马齐齐的跑到了章含月的跟前。

兄弟一打量章含月像是懂了什么一样,互相肯定了自己的眼神。

只见傅安泰直接掏出了火药罐子,鼓着肉嘟嘟的脸颊说道:“后妈要是坏人欺负我们,我们就用火药把她弄死。”

“嗯。”

傅安生抿了抿嘴巴,飞快的说道,

兄弟两直接给章含月来了个下马威。

章含月原本蹲下来还想和两个孩子友好的打招呼,现在来了这么一出,立马石化在了原地。

这两个孩子怎么和自己看到的未来大佬不一样?

小说《作精炮灰她只想搞钱》 第七章 爸爸,让我把他炸了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抖音】《作精炮灰她只想搞钱》章含月傅承免费试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24 18:55
下一篇 2022-04-24 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