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陈长风李秀宁小说

主角叫陈长风李秀宁的小说叫《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它的作者是当年若是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话说陈长风正恼怒李秀宁给他发好人卡时,就听得二弟惊呼大事不妙。陈长风不悦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我不是经常跟你…

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

《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小说试读

话说陈长风正恼怒李秀宁给他发好人卡时,就听得二弟惊呼大事不妙。

陈长风不悦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我不是经常跟你说每遇大事要有静气吗。”

陈长林急忙道:“不是啊大哥,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了,爹娘就快回来了。如若他们回来时,见你还没有准备好晚饭,爹爹又要骂你不孝了。”

“我靠!”陈长风大惊失色。

蹭一下蹦起来,朝厨房奔去。边跑边吼:“老二快去和面,老三快去生火,丫头快去洗菜。”

三个小鬼学着戏台上演的那样。抱拳唱喏:“得令。”

李秀宁一看他们四兄妹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空荡荡的教室转眼间就剩下了她一人,不禁轻笑。

她也跟着去厨房帮忙,其中免不了看到铁锅后的东问西问,此处略过不提。

却说五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之前把饭菜做好。

刚把饭菜端上桌,就听院门被人推开。

老爹陈季安和老娘王氏扛着锄头走进院子。

两人和大多数的农夫农妇差不多,都是皮肤黝黑,身材精瘦。

陈季安倒是有一张端正的国字脸,但经常一脸严肃,一看就是个老顽固。

陈长风经常腹诽:老爹老娘要是养尊处优几年也是中年颜值天花板。哪里像现在这样,被繁重的农活磨得泯然众人矣。

陈长风看到爹娘进门,连忙狗腿的跑过去,帮爹娘拿下锄头放好。

嘴中说道:“爹娘何必如此辛苦,田地自有长工打理,您二老就在家中享福就是。”

一句话就把老爹这个炸药包给点燃了,眼一瞪大骂道:“你管起老子来了。要不要老子喊你陈长风一声爹!”

陈长风苦笑:“哎哟,我的亲爹哎。你是想让我再被雷劈一次吗?”

老爹骂道:“上次打雷怎么不劈死你个逆子。”

老娘在一边笑道:“他爹,差不多得了。老大上次被雷劈,哭得最凶的就是你。”

这时三个小鬼也跑了出来。

陈季安看见三个小鬼立马变脸,哈哈大笑着一手一个把老二老三给抱了起来。

王氏也把丫头抱在怀里。

陈季安在老二老三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说道:“老二老三,爹的乖儿。可不要学那个忘本的懒汉逆子。咱老陈家祖宗十八代都是农民,不下地干活,那不是忘了本忘了祖宗吗。”

老二一脸乖巧:“爹爹,我和老三丫头也想下地干活。可是我们要读书啊,我和老三丫头长大后就去考状元,做大官。让爹爹和娘亲享福。”

老爹老怀欣慰不住点头:“好好好,不干活,不干活。用心读书。咱老陈家光宗耀祖就靠你们两个了。”

转头又对陈长风骂道:“你让丫头那个赔钱货读那么多书干嘛,她读了能去考状元啊?你个败家子家底迟早让你败光。”

陈长风看见李秀宁不时的朝这边望来,看样子马上就要过来。

连忙凑到陈季安耳边说:“老爹,您未来的儿媳妇在里面呢,求您老给我点面子,等下少说我两句。”

王氏在一边听到了,好奇问道:“什么儿媳妇?”

丫头凑到娘亲耳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老娘。

这时李秀宁走了出来,对二老行了个福礼。道:“晚辈李兴唐见过叔叔婶婶。”

二老连忙放下孩子,回了礼。

陈季安见李秀宁姿容绝色,气质高贵又知书达礼。扭头就对陈长风骂道:逆子又来哄骗老子,这样知书达礼的贵人小姐怎会看上你这个不务正业的懒汉。”

陈长风心中叫苦不迭心想:“有你这样拆台的亲爹吗?我还是不是亲生的?我莫不是你从地里刨出来的。”

那李秀宁一听陈季安这么说,哪里还不明白是陈长风在其中使坏。解释道:“晚辈今天在河边失足落水,幸得陈公子相救。晚辈感激陈公子救命之恩,却也未曾答应他以身相许。”

王氏一听,笑着走过去拉住李秀宁的手道:“我家大郎啊从小就急公好义热心肠。就是嘴笨。如果有什么言语冒犯了李姑娘,还请姑娘担待。但我家大郎从小就老实本分,心地善良。这些年也勤快了许多。脑袋也聪明,靠着他鼓捣出来的东西。三年时间就挣下了这偌大的家业。要说这模样,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俊俏后生。”

陈长风在心里给王氏狂竖大拇指:“好娘亲!好助攻!不愧是亲娘。”

李秀宁面露微笑,心中却想:“果然是在娘眼里,自己的孩子都是好的。他陈长风嘴笨?他嘴里放出来的屁能让人气死。他老实,老实人里挑出来的,十六岁就能看出女子是不是处子之身的老实人。”

王氏不停的夸着陈长风,老爹陈季安却听不下去了。张嘴打断道:“他娘,这逆子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陈长风一听要坏事,如果让老爹说下去。指不定他嘴里会冒出什么酸。

连忙说道:“老爹娘亲,您们饿了半天,还是赶紧洗手吃饭吧。再不吃饭菜都凉了。”

几人坐上了桌子,开始吃饭。席间王氏夹了个鸡腿放在李秀宁碗里,说道:“尝尝我家大郎做的白切鸡。我家大郎的手艺可是十里八乡的魁首哩,听人说长安城里的酒楼都没我家大郎做的饭菜好吃。”

说完她又夹了块肥肉放在了陈季安碗里。再给老二老三丫头碗里夹了他们爱吃的肉食。

然后给陈长风夹了块鱼肉说道:“老大,这是你爱吃的清蒸鱼,上面还有你最爱的姜葱丝呢。”

最后她自己却只夹了块炒青菜,就着面饼吃了起来。

陈长风不忍道:“娘,都说了现在家里好了,不管什么菜要吃多少都买得起。您不要舍不得吃。”

说完夹起了一块清蒸鱼腩,放在娘亲碗里,说道:“我知道您也最爱吃清蒸鱼,这鱼腩可是整条鱼最鲜嫩的部分。”

他又夹了块鸡蛋放在丫头碗里,说道:“丫头多吃蛋白质,好长个。”

最后他夹了块鱼肉放在自己碗里开始吃了起来。

不曾想老爹看陈长风给娘亲和妹妹夹菜,却没有给他夹菜,放下碗不吃了。

嘴里阴阳怪气的对丫头说道:“赔钱货,多吃点。把你大哥娶媳妇的钱吃光,让他打光棍。再把你爹的棺材本吃光,让你大哥当一回卖身葬父的孝子。”

陈长风和老二老三对视一眼,连忙夹了三块肥腻腻的红烧肉,放在了老爹碗里。

老爹还不肯罢休,正要开腔再骂一骂陈长风。

就听老娘骂道:“死老头子,三块肥肉还堵不上你的嘴。”

陈季安这才罢休,端起碗吃了起来。

李秀宁看到这一幕,也不禁莞尔。

陈季安吃饱了以后,放下碗就开始骂人:“天天这样大鱼大肉,家底迟早让你这个逆子败光。”

“还点蜡烛,桐油灯就看不见了?家门不幸啊,出了老大这个败家子。”

他为何发这顿牢骚,乃是刚才没有骂到陈长风,念头不通达。要知道,骂陈长风可是他这三年来的第一乐事。要是有一句没有骂到,他就觉得心里跟猫抓一般。

陈长风知道老爹脾气,心里也觉得好笑。

当下也不还嘴,和三个小鬼一起收拾碗筷。

收拾完碗筷。陈长风就和老二去打了两盆洗脚水,端在了爹娘面前。

他和老三给老爹洗脚,老二和丫头给娘亲洗脚。

李秀兰看到这一幕,心中又是羡慕又是酸楚。

看看别人一家,再看看自己一家……

话分两头。

三天后,太极宫御书房内。

李渊焦急的问着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和裴寂:“三娘还没有消息吗?”

李建成答道:“父皇,儿臣命人将长安城翻了个遍,却丝毫不见三娘踪影。”

“父皇稍安勿躁,儿臣已命军中侦骑在长安方圆百里之内寻找,相信不久就会有三娘的消息传来。”李世民也答道。

裴寂也劝道:“皇上莫要担心,平阳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李渊叹了口气道:“朕怎么能不担心,三娘从小性子就倔,外柔内刚。朕当日就说了她两句,她就负气离开。还说就当朕没有她这个女儿,她不会这辈子都不见朕了吧。”

李世民宽慰道:“父皇,三娘当时只是气话,等她气消了自然会回来找父皇的”

这时李元吉忽然说道:“父皇既然担忧,何不发出海捕文书,明发天下寻找。”

李世民斥道:“糊涂!堂堂平阳公主失踪,传出去天家颜面还要不要了。而且如果让别有用心的前朝余孽和反贼余孽知道,对三娘不利怎么办?还发海捕文书,我倒要问下你李元吉,三娘犯了何罪?”

李元吉不忿道:“我也只是担心三姐,哪有你说得那么不堪。”

“好了,好了。”李渊摆手制止道。

“四郎也只是关心则乱罢了。”

李世民拱手道:“既如此,儿臣先行告退,即刻秘密增派人手寻找。”

李渊点点头:“去吧,大郎、四郎你们也退下吧。回去后增派人手寻找,勿要懈怠。”

三人告退后,李渊对裴寂问道:“玄真,你说太子和秦王会不会尽心寻找三娘?”

裴寂作为李渊的心腹,自然明白李渊是什么意思。

要说李渊如今在龙椅上算是如坐针毡。

秦王李世民在军中威望甚高,军中全是他的亲信。很多军队李渊已指挥不动,需要李世民点头,只有平阳长公主李秀宁的娘子军例外。

朝堂上太子李建成的党羽已占了六成,牢牢的把持着户部和吏部,就连兵部也渗透了进去,把李渊安**去的人全部架空。

本来这次李渊召见李秀宁就是想把娘子军调入关中,驻扎在蓝田大营,震慑李世民和李建成。

可不知为何走漏了消息,让李世民和李建成知道了,两人在暗中百般阻挠。

李秀宁刚入长安,李世民和李建成就先后跑到李秀宁面前哭诉。

说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都怕对方和父皇联合,干掉自己。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李秀宁千万不要答应李渊调娘子军入关。

李秀宁进宫面圣后,李渊也对李秀宁哭诉,说自己当初一时不察,让李世民和李建成如今已成尾大不掉之势。

害怕两兄弟其中一个发了狠,逼自己禅让。

让李秀宁调娘子军入关中保自己的皇位。

李秀宁不愿让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娘子军成为父兄三人斗争的棋子。

不耻他们为了皇位互相猜忌争斗。

又觉得父兄为了皇位不择手段的拉拢她,逼迫她。却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

和三人所谈都是权利纷争。

父兄三人没有一句话问她身体如何。

使得她万念俱灰,从皇宫中跑了出来,赶走亲卫,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跑到两河村投了河。

小说《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 第4章 哄堂大孝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完本)陈长风李秀宁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25 11:22
下一篇 2022-04-25 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