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来染霜君不知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裴染霜藤子毅的小说是《晓来染霜君不知》,是作者九月染霜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盛夏午后,京城的状元府藤府烈日当头,园子里栽了许多香樟树,虽然枝叶繁茂可以遮阴,但蝉鸣声越发密集聒噪。宽大的薄…

晓来染霜君不知

《晓来染霜君不知》小说试读

盛夏午后,京城的状元府藤府烈日当头,园子里栽了许多香樟树,虽然枝叶繁茂可以遮阴,但蝉鸣声越发密集聒噪。

宽大的薄纱羽袖下面,一只纤细雪白的手臂正噼里啪啦拨着算盘。

“益州的典当铺上半年居然亏损这么严重……不行,我得想个法子……”

裴染霜正自言自语,忽然丫鬟芷兰匆匆跑来,“小姐,大人回来了!”

裴染霜一愣。今儿个怎么退朝这么早?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和芷兰手忙脚乱把账簿和算盘都藏起来。

新科状元藤子毅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是京城无数达官贵人中意的乘龙快婿,名媛淑女的梦中情人,可皇后一道懿旨,偏偏把商贾的女儿裴染霜嫁给了藤子毅。

裴染霜虽然是女儿身,但从小跟着爹爹、叔伯们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自嘲一身的铜臭味。一非淑女,二非才女,既不能陪着藤子毅花前月下,又不能吟诗作对……她哪一点配得上状元郎?

“大人,你回来了!”

裴染霜堆着笑容款款迎上去,替藤子毅解开朝服。

虽然烈日炎炎,芷兰手臂却起了鸡皮疙瘩。只有她知道这段日子自家小姐苦练了多久,现在终于像模像样,有点淑女的味道了。

“嗯。”

藤子毅依然和往常一样脸色冷峻,寡言少语,坐下来品尝芷兰端来的冰镇莲子羹。

虽然已经成亲三个月,但裴染霜在他面前依然有些呼吸局促,或许是因为他身材太过高大伟岸,而花厅本来就逼仄狭小;又或许是她心里愧疚,才华横溢又前途无量的藤子毅,被迫娶了她这个俗不可耐的女人回家,每天对牛弹琴,着实是暴殄天物啊!

尤其藤子毅脾气极好,虽然与她没有夫妻感情,但极为安分守己,洁身自好,而且每天下朝后都会来花厅陪她坐坐,喝一杯茶,便去书房处理公务。

这让裴染霜心里更内疚了。

“大人,晚膳你是用清蒸鱼还是糖醋鱼?”裴染霜努力让自己声音轻柔。

藤子毅手指托着莲子羹盅,眼皮未抬,声音微沉。

“你安排便是。”

裴染霜“哦”一声,花厅又陷入一片尴尬的沉默。只听见声嘶力竭的蝉鸣声,和杯盏轻轻碰撞的声音。

终于一盏清茶下肚,藤子毅站起身来,便往外走。

裴染霜心里松了口气,以为他和往常一样要去书房,岂料身前的男人蓦然停下脚步,裴染霜差点狠狠撞上他宽阔的背脊。

“你……”

藤子毅转过身,低头望着她。

或许是逆光的缘故,裴染霜从未在他眼中看见过这么幽暗深邃的目光。

藤子毅欲言又止。

裴染霜心里疑惑,正要问个清楚,藤子毅却忽然转过身,不发一语就大步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裴染霜一头雾水。

他到底想说什么?

第二天芷兰终于打听到一个消息,藤子毅最近隔三差五就会去醉兰坊,找一个叫秋芙的姑娘。

裴染霜霎时恍然大悟。

成亲这么久,藤子毅始终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所以一直没有碰过她,但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

裴染霜举双手双脚表示理解。

听完芷兰的话,裴染霜脸色凝重,思索了好一会儿。

芷兰以为她正在酝酿怒火,一会儿等藤子毅下朝后就找他算账。

裴染霜果然抓起算盘噼噼啪啪算了一通,便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划算啊不划算……”

芷兰以为她说的是一会儿吵起架来把瓷器古董什么的砸了不划算。

却听见裴染霜严肃道,“我算过了,隔三天去一次醉兰坊,一次五十两,一个月就是五百两,一年五千两……不如花五千两把秋芙姑娘买进府里当个侍妾,岂不是更划算?”

芷兰,“……”

小说《晓来染霜君不知》 第1章 商贾之女嫁新科状元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晓来染霜君不知小说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26 12:10
下一篇 2022-04-26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