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小说无广告阅读 慕辞裴护小说

主角叫慕辞裴护的书名叫《被夺走气运的女主》,本小说的作者是一蓑烟雨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7章暖意洋洋的御书房内,空荡荡的,十分寂静。皇帝坐在尊位上,威严地看着向他行礼的慕辞。想当年,她刚出生那会…

被夺走气运的女主

《被夺走气运的女主》小说试读

第17章

暖意洋洋的御书房内,空荡荡的,十分寂静。

皇帝坐在尊位上,威严地看着向他行礼的慕辞。

想当年,她刚出生那会儿,他也是极其疼爱她的。

哪能想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会变得那么刁蛮跋扈、不受约束。

“你在信上说,身有疾,恐感染于人,朕这才准你在宫外暂住。但你可别以为在宫外就没人管,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是公主,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皇室,若你还是学不会规矩,朕会安排你去和亲。”

闻言,慕辞乖巧地点头。

“父皇说的,我都记下了。我会乖乖听父皇的话,做个守规矩的公主,不让父皇和母后操心。”

她模样甚美,哪怕只有十四岁,就已经出落得倾国倾城,美丽得似妖精。

就连拥有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也不得不承认,光论容貌,那些妃子所生的公主中,就没有一个比得上她。

卿卿和她是一母所生,也没有她生得这么妖孽。

皇帝不喜慕辞的同时,又为她那遗传了自己的美貌,而产生了些微的虚荣和得意。

不由得,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些。

“安阳,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别让朕失望。”

慕辞施施然行礼,僵硬的身子总算恢复了知觉。

皇帝摆了摆手,“行了,去给你母后请安吧。你们母女俩也许多年未见了,不用一直杵在朕这儿。”

“是。”

人离开后,皇帝仍觉得不可思议。

几年时间的外贬,竟真把那丫头的性子磨平了?

今儿倒是温顺乖巧,有点儿小时候的影子。

但是,再乖巧,也比不上她皇姐卿卿,生女儿,就该生卿卿那样的,活泼伶俐,又会哄人。

裴护在外候着,见慕辞出来,立即迎上前。

“公主,还能站得住吗?”他低声询问,语气透着浓浓的关切。

慕辞扬唇一笑,两只小手握住他一只大手,眨巴着双明亮澄澈的美眸,望着他,神神秘秘地说道。

“暖和吧?要是能多待了一会儿,就能让阿护更暖和了呢。”

裴护低头看了眼被握住的手,心中无比感动,一时间忘了男女有别的规矩。

宫人们个个低着头,未经允许,没人敢抬头。

是以,他们看不到慕辞的动作。

有宽大的狐裘做遮挡,那些侍卫也看不清。

裴护也是肉体凡胎,也会怕冷。

他的手冻得像坨冰块,感受着公主那点暖意,却不敢贪多。

他回过神来后,立即抽出手。

“公主,宫中人多嘴杂,我们不可如此。”

慕辞才不管那么多。

她只知道,方才阿护耗费内力为她御寒,她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更何况,小时候他也是像这样为她取暖的呀。

为什么到了宫里,做什么事都得避讳呢。

或许,把这些人都杀光,就没那么多麻烦了吧。

她为裴护捂手的一幕,落入了不远处的莫离眼中。

他稍稍有些恍惚,回想以前护卫安阳公主的记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慕卿卿就在隔壁耳房等慕辞出来,这会儿等到她,就直接热络地走了过去,言辞友善。

“安阳,你离宫这么多年,肯定不记得路了吧,我正好也要去母后那儿,天气怪冷的,有我带路,就不用劳烦那些宫人辛苦跑一趟了。”

慕卿卿本就不是轻声细语说话的人,她这么一说,附近的宫人都听到了。

他们纷纷对昭阳公主表现出莫大的敬爱。

身在宫中、卑微如蝼蚁的他们,能够得到公主的怜惜,是多么幸福啊。

慕辞并未拒绝慕卿卿,一路上,慕卿卿的话很多。

“安阳,你见过瑾昀哥哥了吧,也就是温太傅。我本来想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的,但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说起来,你很快就要改口喊他‘姐夫’了呢。钦天监已经给我算好及笄的吉日,等我办完及笄礼,就要开始着手准备婚事了。

“安阳,你是我的亲妹妹,我希望到时候你能来参加我和瑾昀哥哥的婚礼,见证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说得激动时,她停下脚步,目光切切地望着慕辞,眼中流露出甜蜜与期待。

慕辞心不在焉地听着,幽幽道,“姐夫啊……”

慕卿卿用力地点点头,“没错,就是姐夫。”

她边说边观察着慕辞的神情,见她好像并没有什么所谓,又试探着问了句。

“安阳,你觉得瑾昀哥哥如何?”

裴护跟在后面,听到这话,也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仔细听。

慕辞抬起头看对方,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眨巴着无辜的眸子,反问。

“昭阳姐姐,你是在警告我吗?”

慕卿卿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

“安、安阳,你在说什么警告呢?我……我只是在问你对瑾昀哥哥的看法啊。”

慕辞眼角的泪痣随着笑意绽放,增添了几分妖冶。

她靠近慕卿卿,压低声音道。

“以前是我年纪小不懂事,以为华裳皇姐嫁给李谦后就不要我了,所以我才讨厌李谦,想要拆散他们。

“可现在我长大了,懂得了,哪怕皇姐成了亲,我们还是好姐妹。

“所以啊,昭阳姐姐,你别担心,我不会厌恶温太傅,像当年对付李谦那样对付他,毁了你们的婚礼的。”

慕卿卿听她说完,大大地松了口气。

原来她说的警告是这个意思啊。

她还以为,慕辞看出,她是警告她离瑾昀哥哥远一些呢。

哪怕她内心深处容不下慕辞,想要她离开皇城,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她撕破脸皮。

只要慕辞不生事,不来打扰她的生活,她也愿意对她好一些。

毕竟,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慕辞的东西,多多少少也该弥补一些,这样她心里才过得去。

慕卿卿试图拉近二人的关系。

“阿辞,我们是姐妹,以后肯定是要相互扶持的,你放心,我会帮你物色个好夫婿的,我挑男人的眼光可是相当不错的。”

慕辞笑而不答,仿佛在害羞。

……

到了乾宁宫,慕卿卿的情绪越发高涨。

她像个主人带客人进门似的,拉着慕辞的手迈进高高的门槛。

皇后早知慕辞今日会来给她请安,晨起便沐浴焚香,对着菩萨画像,念了半个时辰的经文。

她手里拿着串佛珠,母女相见时,佛珠不离手,看上去非常虔诚。

慕辞看着面前那个端庄华贵的美妇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她当年抛弃自己的一幕。

后来,她被救出北凉军营,重病在榻,母后也鲜少去看望。

哪怕她也是母后的孩子,此时此刻,聊得热络的,也只有母后和慕卿卿。

慕辞向皇后请过安后,便借口身子不适,告了退。

皇后也并未多留,更没说要太医过来瞧瞧,只叮嘱她好好回去休养。

出宫的路上,慕辞想去曾经居住过的寝殿看看。

她和裴护两人避开人多的宫道,从小路绕行,在经过一处偏僻得冷宫时,忽然听见里面有异响……

小说《被夺走气运的女主》 第17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第17章小说无广告阅读 慕辞裴护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04-26 16:58
下一篇 2022-04-26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