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米豆最新小说《国师的恶毒夫人》姚初蝶封玄奕在线试读

《国师的恶毒夫人》这是一部很多朋友喜欢古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作品,也是花生米豆的作品,不容错过。在角色和剧情设定上,很有自己的风格特点,不俗套,小说描述了主角姚初蝶封玄奕:眼瞧着云素菲就要走近了,姚初蝶没办法,只得狠下心一把捂住了封玄奕的口鼻。她一面将身子缩进水面之中,一面娇羞地道:“真的不……

《国师的恶毒夫人》这是一部很多朋友喜欢古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作品,也是花生米豆的作品,不容错过。在角色和剧情设定上,很有自己的风格特点,不俗套,小说描述了主角姚初蝶封玄奕:眼瞧着云素菲就要走近了,姚初蝶没办法,只得狠下心一把捂住了封玄奕的口鼻。她一面将身子缩进水面之中,一面娇羞地道:“真的不……...

国师的恶毒夫人

《国师的恶毒夫人》小说试读

德妃仍有不满,正欲开口,被皇帝投来的眼刀止住,只好恨恨得挖了姚初蝶一眼。

"贤妃所言确有道理并与姚初蝶之求颇有相近之处,便如此吧。德妃,姚初蝶接旨,限半月之期将此事查明。"皇帝一甩衣袖,不容置疑之声冒出,大踏步走出殿外。并非帝王之家太过绝情冷漠,宫中皇子公主成堆,一个玉汀真不会掀起太**澜。

"贤妃,你是来同我作对的吗?"德妃见皇帝离去,满腔怒意撒在了搅屎棍一般存在的贤妃头上。贤妃并未回答只浅浅笑着,随即拉起姚初蝶转身离去。

"贤妃!"德妃无可奈何得见两人飘然离去,抬手给了一直静立在旁的小梨一巴掌。

"没用的东西!"

姚初蝶一直跟在贤妃身后,想开口询问几句又不知从何讲起,只好闷闷得低头走路。

"小丫头,得罪了霓裳殿的主人,今后麻烦事可就多了。"贤妃慈祥温和得拍了拍姚初蝶,轻言道。

姚初蝶受宠若惊,鼓足勇气出声询问:"贤妃娘娘你为什么……"

贤妃打断姚初蝶,缓缓道:"受人所托罢了,你还有案子要查,自己小心吧!"

话落,贤妃在交叉小径上选了另一条路慢吞吞得离去。

姚初蝶站立不动,拱手向贤妃远去的方向拜了三回。不管是谁的托付,这份恩情她仍是记下了,只待将来可以报答。哦,还要有命才可以啊!

玉汀小小的尸体暂停放在霓裳殿的一个偏殿里,姚初蝶赶到的时候面容依旧、身上还是那身青衣。听说德妃娘娘不舍为她套上下葬专用的白布,因此就这样一直拜放着。

姚初蝶并非头一回坐在冰冷的尸体旁,她轻轻捏着已经有些发硬的脸蛋,泪水终于忍不住汹涌而出。她早就该躲在一个黑屋子尽量不往外走,死神附体或是柯南再世,就如同所有的穿越小说一样,同她有任何交集的人都会不得善终。

宫中人来人往,查出放置艾草的始作俑者哪有说得那么容易,姚初蝶在心中默念,玉汀,你一定要保佑你的傻姐姐查出真相。

叮铃铃,一阵熟悉的铃铛声自玉汀身旁响起,在空旷无一人的大殿上如泣如诉,仿若鬼魂声声嘶哑的哭嚎。

姚初蝶睁大双眼,忙伸手往玉汀鼻尖探去,却并无活人气息。视线下移,她轻轻摸起小孩子的手臂,那是临行前玉汀给她展示的金黄色手链铃铛。

铃铛作为传家宝庇佑子女,如今为何不灵?姚初蝶心中咒骂擅自修改规则的老天爷。猛然忆起,喜欢研究千奇百怪事物的师傅曾对她讲过。铃铛辟邪亦招鬼,越古老的神秘之气越萦绕的紧。

姚初蝶立马认定这是玉汀在天有灵,给她的启示,忙将铃铛从小手臂上解下,仔细端详。

观视了足有两个时辰,就差把铃铛摔开来看了。姚初蝶发现上面除了八个铃铛上皆有一把刀状的图案,与正常的铃铛毫无差别。

姚初蝶极不甘心,又将玉汀的右手臂抬起,将眼睛放在离手臂几厘米的距离,上下左右看了十几遍,还是一无所获。

如此便只能去调查专给霓裳殿提供膳食的司膳房了,哦,这两天每个进过霓裳殿的男女老少也要逐个调查清楚。

天啊!姚初蝶一想到这项无比繁琐的工作只能由她独立完成,毕竟德妃视她如仇,不捣乱就不错了。颇绝望的仰天长叹。

蝶生艰难啊!

姚初蝶拄着脸蹲坐地上将现有的几个线索在脑中反复推敲,最终决定亲身往霓裳宫的宫女太监住所挨个查问。虽说皇帝下了口谕命她查这桩案子,但并未给她一个信物,表面上是要德妃一同协助,其实整个步骤都要由她独立完成。姚初蝶心里直打鼓,硬着头皮在殿外捉了一个捧着锦盒的小太监,费了好大力气才探明路线。

霓裳宫的宫女舍和监栏院因只为德妃服务,便直接挪了两处偏殿使用,各居南北。姚初蝶决意先去宫女住所细细盘问,趁夜幕降临、宫女皆回屋休息之际方将她们全部召到偏殿外面。

"那个,大家辛苦一点哈,我有事要盘问,还希望诸位姐妹不要隐瞒!"姚初蝶面对黑压压的一群人,无数埋怨的眼神直射过来,仿佛要在她身上戳出无数个血洞,便颇不自在的挠了挠头。

在场的几十名宫女纷纷露出不屑之色,她们早听说有个杀了人死活不认帐的女人要来这里查什么案子,是以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低头摆弄起自己的头发和手指。

姚初蝶见此情形尴尬的扫视一圈,毫无办法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得继续道:"玉汀公主之事想必你们已有耳闻,我奉命办案,还希望诸位若有线索,不要隐瞒且说于我听,姚初蝶在此感激不尽。"

姚初蝶冲众人深鞠一躬,满怀期待的凝望众人,快来个人解解围啊。

半晌无话,前排一位宫女猛然出列,直接向姚初蝶不客气得喊道:"我有个线索!"

姚初蝶大喜,眼中呈出赞许之色,忙道:"请说!"

"真凶就是你,大家快瞧瞧这虚伪家伙的样子,多像戏班子里油头粉面、张牙舞爪的丑角儿啊,不要脸哈哈哈!"宫女抬手指着姚初蝶,弯腰大笑。紧接着周围的人包括方才还哭丧着脸的老宫女也一齐狂笑。

"就是,还不快滚出去!脸皮真厚啊!"

"我看咱们不要惹怒她才好,万一她抽风了把咱们全砍了怎么办?"

"不会的,瞧她那窝囊劲也就能在食物里加点料害害小孩子,拿刀杀人?别逗了,哈哈。"

你一言,我一语,方才安静如鸡的人全炸开了锅,言语的讽刺味也愈来愈重。姚初蝶冷眼旁观,不禁嗔笑出声。这样的人她见得实在太多,整日处在压榨剥削和痛骂鞭打之下的人,从来都是落井下石的中流砥柱。瞧这阵势再待下去也是一无所获,姚初蝶淡定的将仍在讲着无聊话语的宫女们端详一番,扭头离去。又引来更强烈的一阵大笑。

太监那里的情形相比较起来着实缓和不少,在几个好心相助的小太监的带领下,姚初蝶顺利拿到了玉汀公主的验尸报告。

经太医和仵作联手查验尸体及搜集口腔残渣,断定玉汀确是因服食加了少量艾草的米果,身体不适而亡。姚初蝶照着父亲留下的医书经过反复查验玉汀尸体,所得出的结论与报告所记也完全一致。

尸体表面并无其它伤口及瘀血,除了艾草致死断无其它可能,玉汀的面容极为平静也不似有挣扎迹象。可见下手之人确是心思缜密,毫无漏洞。

查探已到瓶颈,姚初蝶虽有想法无奈并无她人肯帮,时间一点点流逝已折腾过两日,她也曾想过去芝乾宫寻贤妃帮忙,但实在不好意思再劳烦她,只能闷闷坐在花园里眺望漫天星辰。要是有封玄奕那家伙在该有多好啊!

小说《国师的恶毒夫人》 第18章 铃铛(2345字) 试读结束。

《国师的恶毒夫人》网友点评

如此安好:看了这么久的《国师的恶毒夫人》,真的很好看,国师的恶毒夫人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催人泪下,感人至深,牵扯人多,主角姚初蝶封玄奕都很优秀,我太喜欢看了,谢谢作者的花生米豆写了这么好的书真的太棒了

顾挽:逻辑比较清晰,前后都能衔接,内容也比较丰富,值得一看。

文档下载:花生米豆最新小说《国师的恶毒夫人》姚初蝶封玄奕在线试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11-07 22:17
下一篇 2022-11-07 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