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相师穿越了》快手热推月末白傅尘阙免费阅读

第一女相师穿越了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讲述了月末白傅尘阙的故事,看了意犹未尽!内容主要讲述:谁知,他竟是将碗筷一放。大手在咚咚脑袋上的小揪揪上揉了几下,用从未有过的温和语气道:“吃不下就不吃了,去玩吧,爹有话和你……

第一女相师穿越了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讲述了月末白傅尘阙的故事,看了意犹未尽!内容主要讲述:谁知,他竟是将碗筷一放。大手在咚咚脑袋上的小揪揪上揉了几下,用从未有过的温和语气道:“吃不下就不吃了,去玩吧,爹有话和你……...

第一女相师穿越了

《第一女相师穿越了》小说试读

第7章

“你应该明白戏耍本王的后果!”

傅尘阙今日一身黑金蟒袍,整个人贵气中带着凌厉,落语间手握成拳已经拢进了宽大的衣袖里,已极力的克制着杀意。

月末白敏锐的感受到不友好的气息,长话短说。

“这绝不是你心上人的生辰八字,八字带伤官、七杀,恶神多是短命之相。可此人一身穷困,命途多舛,绝不会是云清歌。”

月末白落语如珠,整个人脊背挺得笔直,眼神亦是凝视着傅尘阙。

她也不似在诳人。

“这生辰八字是本王亲自去云府问云大人拿来的,途中不可能经人手,云大人也不会欺骗本王。”

傅尘阙沉稳了些许,慢慢的分析此事。

月末白已经是眉梢拧起。

得!说了这么多,还是不相信她,觉得即使是有问题,这问题也是出在她这里。

“王爷找一个同样八字的人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届时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月末白将红纸还给了傅尘阙。

傅尘阙伸出指骨修长的手接过,小心的放入袖笼里。

再抬起脸时,脸色黑沉的聚了许多戾气,道:“若是你捏造清歌还在世,并借此拖延时间想要逃离王府,区区三千多刀的剐刑本王也是不介意让你尝尝的。”

“绝!对!不!会!”

月末白仔细的仰着纤细的脖颈,一双眼里含着骄傲。

“哼!”傅尘阙冷哼一声甩袖离去,克制了要掐断她脖子的想法。

......

接连十日,傅尘阙都没回过主院。

金麟除了守着院门,其他的事他丝毫不干涉。

比如现在王妃毫无规矩的把府里熟识的人都喊过来,围在一张大圆桌上,没什么规矩的主仆同坐,而且在一口锅里涮肉。

一阵香味飘来,金麟吸了一口气。

真香!

不过他是王爷的心腹,自然是不会被区区美食给诱惑的。

“王妃,毛肚烫好了。”

如意吃火锅也将一张脸吃的红扑扑的,笑脸洋溢。

哪里能想到,之前她还要和王妃一起逃亡,如今王妃就得势了还搬进了主院,还听咚咚说王爷王妃恩爱有加,要再生个女娃娃呢。

第一块烫熟的毛肚自然是夹到了月末白的碗里。

“这主院的食材就是比咱们零丁院的强,耕牛都能弄到,咚咚......”

月末白吃着脆爽的毛肚,蘸了自己调配的拌鞋底都好吃的酱汁,看了一眼还在拿着一个鸡腿啃的咚咚,就选择将毛肚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贺祥父子还饮了些小酒。

贺老头也是一脸微红,脸上还有淡去的巴掌印。

那日他擅自放王妃离开自然是受了处罚,可王妃是善待他们下人的人,他老贺能坐在主院里涮锅子,这牛都够他吹下半辈子的了。

“没有你们,我一个人也没办法把咚咚养这么大,这一杯我敬大家。”月末白起身,将自己的白瓷酒杯往前一送。

王府里的玉梨酿味道真是好,酸酸甜甜的,这可是只有摄政王才配享用的。

今日全被月末白拿了出来,谁让他不在家呢,自己可是王妃呢。

月末白的眸光从门房贺老头依次看过去,看到厨房的郝大娘,绣娘陈嫂,马夫何耕田,几乎每一个都帮过她。

苟富贵,勿相忘!

她月末白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当大家手里的瓷杯捧在一起发出脆响时,主院的门叫人推开了。

逆光下,傅尘阙风尘仆仆的回来,素来如高山白雪的样子如今也沾染了尘埃,就那云纹靴旁就沾满了尘土。

“王爷——”贺老头酒杯都拿不稳了,急忙跪倒在地。

呼啦啦其他上桌的人也纷纷跪倒,他们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胆子也太大了,定然是平素王妃太没有架子了。

而王爷,可是肃杀的性子。

他们一个个抖落糠筛。

傅尘阙一步一步的走近,所有人的心理压力都极大,似乎有一双无心的手将他们的心脏捏紧了,等待着处决。

傅尘阙走到圆桌旁,只是牵起了月末白的手,急匆匆的往房里走去。

在场唯一一个不怕的小家伙咚咚,直接爬到了凳子上,把一双肥嘟嘟的小肉乎手拍到了一起,“爹娘要给我生妹妹咯!”

“小祖宗!”如意一把将咚咚给薅了下来,捂住了他的嘴。

咚咚瞪大了眼睛,一副茫然。

生妹妹不是可高兴可高兴的事情嘛?还不让说。

院子里圆桌极快的被撤掉,屋内,傅尘阙已经把十日调查的事悉数告诉了月末白。

“此人陈氏,生辰与云府给的生辰一模一样,自小父母双亡,替父服役,被山上滚落的大石击中,享年十七。”

“此人范氏,亦是此时辰,父残母痴,从小和祖母相依为命,却在上山拜佛时,被山贼掳走,后抛尸河中,享年十七。”

“此人花氏......”

月末白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傅尘阙拿出三张画像来,倒是暗叹,他亦是个谨慎之人,竟然还找了三个人来对比。

这生辰八字一样的人,模样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是相学上来说看着都是相似的。

皆是面相有缺,有短命早夭之相。

至于细节处不尽相同,是因为命理也是会受身边人影响,比如八字一样的两人,其父是农夫或者是将军,其一生就不尽相同。

但也大同小异。

“王爷可是相信我说的了,这不是云清歌的生辰八字。”

月末白干脆坐下了,她知道在云清歌找到之前,她这条小命必然是保住了的。

傅尘阙将三张画像拍在桌上,眼里燃烧着灼热的光芒,眸光最后汇聚在月末白的脸上,“只要你帮本王找到清歌,以往的一切既往不咎,你想要什么本王都答应。”

月末白眼里也逐渐有光。

“除了咚咚。”

“我要带咚咚走。”

二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开口。

气氛一下又低压压了。

“咚咚是流着本王骨血的孩儿,此事没得谈。”傅尘阙道。

月末白也不欲在这节骨眼上惹得他不快,只道,“我尽力配合王爷便是,云家既然拿假生辰给王爷,应当着重调查。”

傅尘阙赞许的看了她一眼,唇角带着冷漠微微勾起,“早亡三女中,范氏的亲姑母正是伺候云夫人的仆妇。”

“意思是云家早就知道,还不想王爷知道,看来要查云清歌真正的八字有些难啊。”月末白单手托腮,沉吟一二。

“本王自有办法。”傅尘阙又再次离开。

而房门口探进来一个小脑袋,咚咚亮晶晶的眼神盯着月末白的肚子,“娘肚子里有小妹妹了嘛?爹爹真棒,速度真快!”

门外负责保护小主子的金麟险些左脚踩到右脚。

王爷你来管管小少爷,否则您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他的嘴里了。

小说《第一女相师穿越了》 第7章 试读结束。

《第一女相师穿越了》网友点评

韬韬不绝:这本《第一女相师穿越了》写的很好看,是我在找书中无意间看到了,看到了这本书封面很吸引人,介绍也相当给力,当我决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被故事中的情节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越看越来越好看,如果说这本书第二,那就没有能比这书更好看的作品了。

够钟:夸一夸作者青橘咔咔冰太太的笔法,平平无奇中诙谐灵动!家长里短中意蕴深刻!张扬奔放时分寸不失!

文档下载:《第一女相师穿越了》快手热推月末白傅尘阙免费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11-08 15:44
下一篇 2022-11-08 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