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必备夏南珠南离聿小说

新生代网文写手“上渔”带着书名为《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的古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夏南珠南离聿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夏南珠摇摇头:“告了也没用的,毕竟他们几个是一伙的,打断骨头连着筋,一个说没卖,一个说没被卖,这事儿就没法定罪。”…………

新生代网文写手“上渔”带着书名为《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的古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夏南珠南离聿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夏南珠摇摇头:“告了也没用的,毕竟他们几个是一伙的,打断骨头连着筋,一个说没卖,一个说没被卖,这事儿就没法定罪。”…………...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小说试读

第9章

夏南珠掀开帘子,远远就看见家门前被围的严严实实,人群闹哄哄的,隐约还听见人群内传来尖叫哭喊声。

“就到这里吧,谢谢大叔。”夏南珠跟车夫道谢后,轻盈的跳下马车。

“慢点。”车夫也是慈祥的笑笑,都没多看一眼吵闹的人群,就调转了马车。

“是南珠回来了!”有人发现夏南珠顿时大喊。

一时激起千层浪,人群纷纷朝两边给夏南珠让出一条道来。

“南珠?南珠真的回来了!”

夏南珠这才看见院内的情况,不能说狼藉,只能说稀巴烂,里里外外无一幸免。

“我的天爷呀,这可怎么办呀......”季氏与女儿夏小薇抱在一起痛哭哀嚎。

她的大儿子张树成和小儿子夏小斌也都红着眼睛愁眉苦脸,想收拾,又实在无从下手的模样。

于是一个蹲在一旁唉声叹气,一个拿着残破的书籍呜呜的哭。

这时,贺二婶从人群里上前来,将夏南珠上下打量了遍:“珠儿你没事吧?”

她本来叫了村长领了十几个乡亲,准备去云家。

谁知到半路的时候,就见一群拿着棍棒的家丁迎面过来,说要找季氏住处。

贺二婶当即问了情况,一听是云府的,而且夏南珠已经退了和云家二房的亲事。

家主并没有为难她一个小姑娘,但是对于欺瞒云家,害他们白忙和,浪费了很多时间的季氏却不打算轻轻揭过,自然要上门给个深刻的教训,教她做回人。

并且也是告诫其他有龌龊心思的,休要轻易沾惹云府。

村长一听,不敢怠慢,只能跟着又往回赶。这一路劝说,想要从中调解,奈何云府的家丁只说是家里主人的吩咐,铁了心不放过季氏。

若是自己村里人凭白被欺负,村长不会坐视不理。但云府是这十里八乡的大户,人家又占着理,村长除了劝说,还真没道理为了季氏动手。

结果就成眼前这样!

砸的时候,季氏娘几个都没敢阻止,哭哑了嗓子也没能让对方手软。

这会儿听见夏南珠回来了,季氏的眼眸顿时淬了毒般,猛然挣扎着爬起来,朝夏南珠扑——

“你个挨千刀的扫把星,老娘打死你个挨千刀的赔钱货!”

夏南珠往后退了一步,只稍微提高声音喊:“陆三叔——”

季氏心口一滞,脚下一个趔趄,顿时栽了个狗吃屎,扑倒在夏南珠脚边。

“娘!”夏小薇随后冲来,“你个野贱种,居然敢欺负我娘,我撕了你!”

“小薇,你娘是自己摔着的!”贺二婶赶紧提醒纠正,并且把夏南珠往身后藏了些。

“我们家变成这样,都是夏南珠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你敢说跟你没有关系?”张树成和夏小斌兄弟二人也冲了过来,一个个血红着眼。

尤其夏小斌,愤恨的瞪着夏南珠。不过十二岁多点的半大小子,眼神瘆人的很。

一副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夏南珠的模样:“你乖乖嫁去云府当你的有钱奶奶不就好了,你为什么非得退亲?把咱们家害成这样?你还敢提陆三叔?你知不知道,本来陆三叔辛苦的跑前跑后,都为咱们打点好了,云家那边已经帮我跟书院打过招呼,让我去那边读书了!”

夏小薇附和:“本来弟弟的束脩都交了,被你这么一闹,还不知能否去成!你不是去跳河了吗?你再跳啊!哪怕死了,也比现在强,我们家也不会被砸,名声都没了!你个野贱种怎么不去死啊?”

姐弟二人怎么难听怎么骂,都顾不上周围村民的异样眼光。

夏南珠嘲讽一笑:“你说谁是野贱种?”

刚刚在女儿和村里妇人搀扶下爬起来的季氏听见这话,脸色煞白。

“你难道不是?村里谁不知道,你娘嫁给我爹八个月就生了你,你娘跟我爹回村的时候就已经——”夏小薇骂到一半,就被季氏捂住嘴。

“不许胡说八道,你姐姐的娘是摔倒早产,村里人都知道。”季氏倒是帮着解释了,并且呵斥小儿子住嘴,“都别说了,都是娘的错,刚才因为家里被砸着急糊涂,这才口没遮拦了。

娘应该事先问问你们姐姐的意见,不该一厢情愿的为她好,自作主张定下这门亲事的。”

说罢哭的好是伤心,摆出惯会的可怜相,就是绝口不提对方傻儿子要死的事儿。

和刚才扑向夏南珠的凶狠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她本有几分姿色,平时在家里也不做农活,日常开销都是靠在外打工的夏大怪捎回来。她主要就给孩子们缝缝补补,家里的菜地随便种些够日常食用的菜,那也都是长子在侍弄。

所以比起其他经常做农活,在外风吹日晒的村妇,肤色白皙,颜色自是甚好。加上家里确实损失惨重,这一哭,就惹了一些村里男人的怜惜。

“这云家也真是霸道,退亲就退亲吗,又不少他们银子,怎么就下手如此狠?”有围观的叔叔说。

“就是啊,珠儿啊,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到人家了啊?还是银子没还给人家啊?”还有叔伯这样问。

这一问,季氏更是哭的大声:“算了算了,事已至此,都是我的错,你们都不要再责问珠儿了。”

本来帮说话的村民一愣,他们就问问情况,哪里就是责问了?

夏小斌当即摇头:“你们不懂,不是说了什么话的问题——她身为女子自己上门退亲,是有多了不起呀?这是把人家脸面踩在脚下,人家大户人家,最讲究的就是门面,不气得找上门才怪!

娘你就是太善良了,作为长辈才被一个小辈如此欺辱,还向她道歉?她受得起吗?也不怕天打五雷轰!”

夏小斌自以为多读了几年书,红着眼睛轻蔑的看夏南珠,想用孝道压制夏南珠,语气是相当义愤填膺。

“就是,要是她不退亲,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她就是大不孝!”夏小薇帮腔,想着自己那些漂亮衣裳,都被拖出来撕扯坏了,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一家四口,唯有张树成默默在一旁不吱声,其他三个带嘴上阵,对于周围村民的话,基本上只挑对自己有利的回应,然后曲解加添油加醋的责骂夏南珠,不利的就自动忽略不接话,让人插不进嘴。

季氏听着是怕了夏南珠的威胁退步了,一直劝自己儿女,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但就不敢正面提这门亲事的症结所在,让人听的不得劲儿。

一时间,竟搞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不敢责怪夏南珠,并且一味袒护,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夏南珠还不识好歹。

小说《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 第9章 试读结束。

《农门女首富:我娇养了美貌世子爷》网友点评

兮颜:好看,就是感觉看的不过瘾,感觉每天更的有点少,这是我唯一一部能一直追到现在的书,作者大大加油哦~

好听的两个字的网名:真的好看,对比当下古代言情文不俗套,看起来没有腻的感觉,作者加油!

文档下载:书荒必备夏南珠南离聿小说.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2-11-08 17:50
下一篇 2022-11-08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