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霖茯月小说抖音热文《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完结版

佚名创作的《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文笔流畅,故事精彩,文中的玄霖茯月都个性十足,每一笔都代表了佚名的创作能力和思想,非常值得一看,《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主要讲的是:但进门后,她看见那道懒懒斜卧在榻上的修长身形,宽慰自己的话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们的妖王大人,竟比传闻中的还要俊俏好几倍……

佚名创作的《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文笔流畅,故事精彩,文中的玄霖茯月都个性十足,每一笔都代表了佚名的创作能力和思想,非常值得一看,《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主要讲的是:但进门后,她看见那道懒懒斜卧在榻上的修长身形,宽慰自己的话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们的妖王大人,竟比传闻中的还要俊俏好几倍……...

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

《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小说试读

三道黑影现身于重渊宫中。

玄霖抱着尚且还在昏迷中的茯月走进了内殿。

问心和琅画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他们是越来越摸不准自家尊主的脾气了。

若说心疼吧,能毫不犹豫地将人扔进魔云中作诱饵。

可若说不心疼,竟能将人亲自抱着,还抱去了内殿。

那是他们跟着尊主这么多年还是不能擅自进出的妖王寝殿欸!

好难懂。

还是收拾魔物简单些。

玄霖抱着茯月进了寝殿,将她放在了那方宽大无比的木榻上。

将人放下那一瞬间,他发觉茯月手中还紧紧攥着什么东西。

是琉璃瓶和装着灵魂沙的袋子。

玄霖看着脸上丝毫没有血色的茯月,不禁皱了皱眉。

她提着裙摆笑着向自己跑过来也不过是刚刚才发生的事,现在她便一动也不动地躺在这里,像是随时会死掉。

这个人,实在是弱小得有些可怜。

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像这般脆弱到随便一折便会碎掉的人,本不该被人施予怜悯。

可是玄霖从来不知自己对弱小者的怜悯能达到现在这种限度——他说的救她,也不过是保证她不死罢了,可现在自己为何就这般将人带回来放在了榻上。

但这对于活了万年的大妖来说,这实在不是值得浪费时间去思考的问题。

因为这万年的时间长河,给予他唯一的东西,便是力量和强大。

他不惯于施舍怜悯,可他有的是力量施舍怜悯,这二者并不冲突。

他将怜悯予她,和他能随时都能杀了她一般,都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是吗。

玄霖抬手,蓝色的灵力从心口流入茯月的身体。

昏睡中的茯月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些。

——封印了我又如何?

——千年,万年之后,我必将重新降临人间!

——到时候,没人能阻止得了本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谁?

谁在说话?

茯月猛然睁开眼,险些被光亮刺得快流下眼泪。

她努力眨了眨眼睛,才勉强适应了和方才黑暗混沌的梦境中截然不同的亮度。

她正躺在在一张十分奢华的榻上。

榻之大,简直能再睡下十个她!

而且,眼下这个房间的装潢也是肉眼可见的贵气,且是十分低调有内涵的贵气,和玄黑色织金床帐外的一身黑金色的玄霖十分相配。

什么?玄霖?

茯月意识到这一点,几乎立即从榻上弹了起来。

方才玄霖用她作诱饵扔进那团魔云中让她痛得快死掉的事情立马浮上脑海,茯月看他的眼神十分戒备,也不想再喊什么尊称,语气凉凉地问道:

“你怎么在这儿?”

玄霖双手环抱胸前,冷声道:“这是我家,我当然在这儿。”

玄霖的家...那不就是重渊宫吗?

可这里那里像重渊宫了?

重渊宫明明是到处都黑得不行交不起电费的样子好吗?

这里简直亮得可怕。

一排又一排的各种发光发亮的珠子不要钱一般排列过去,整个寝殿华光璀璨如日之初升。

合着全重渊宫,老板只给自己交电费是吧?

茯月一脸古怪地对玄霖道:“原来在幽潭你问我要夜光珠是真的自己想要,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别的用途呢。”

自己想要还不自己去拿!

“本座喜欢亮的东西,不行吗?”

哼,像你这般阴暗的人,的确应该多找些夜光珠来照一下,免得从里到外,都黑了个透,茯月这般想到。

“我在这里,是因为妖尊大人善心大发救了我一命,是吗?”茯月一边起身下榻一边问道。

“怎么,看来你很想死。”茯月眼底的讽刺让玄霖莫名有些恼怒。

“我的生死,不过就在妖尊大人的一念之间,就像我想活却将我扔进那团云里,就像我以为我已经死了的时候,我又被妖尊大人救了过来。”

“妖尊大人想让我活我就得活,想让我死我就得死!所有我想活还是想死,妖尊大人何必过问我的想法?”

茯月从玄霖身边掠过想要离开这里,却不猝不及防被拦腰抱了回去。

玄霖将茯月牢牢圈在怀中,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语气中带着即将爆发的愠怒。

“你既然知道,那就该好好在本座面前摇尾乞怜,换你自己一条生路。”

“是吗,我以为妖尊大人的怜悯,也不过是妖尊大人一念之间的事,求是求不来的,但看来妖尊大人很在意我有没有对你摇尾乞怜?”

片刻极静极静的沉寂后,玄霖忽地笑了,只不过眼底却愈发寒凉。

“生杀与怜悯,自然都由本座决定是否施舍予你,你生还是死,还是生不如死,都只能由本座说了算。”

茯月感觉箍住自己腰肢的手松了松。

但下一秒,玄霖的抬手覆上了她的眉心。

要动手杀她了吗?

茯月瞳孔一阵紧缩,只感觉脑中一股席卷而来的刺痛,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玄霖看着软倒在自己怀中的茯月,方才周身涌上来的戾气终于一点点消散了。

蝼蚁竟还想反抗,真是笑话。

他不由分说地将茯月扛在了肩上,又将她重新扔回了榻上。

茯月再次睁开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玄霖的脸。

俊美是很俊美,但阴沉也是真的阴沉,所以茯月被吓得坐了起来,还往里面缩了缩。

“妖尊大人,这是哪里?”

“重渊宫,本座的寝殿。”

茯月听到是重渊宫,悬着的心正想放下来时,又听到“寝殿”二字,悬着的心终于还是悬得更高了。

“我我我我...我怎么会在这儿?”

她躺的地方,不会是玄霖的床吧!

“你问本座,本座还想问你。”玄霖冷哼一声。

茯月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是在鬼王殿偷完了灵魂沙但是被人发现了来着,然后她捏了张传送符默念玄霖的名字,醒来就在这里。

但她肯定不能让玄霖知道她去鬼界了,否则跟他解释不了自己是怎么毫发无损回来的,说不定又得怀疑她是魔物。

“我在无界买了要赔给妖尊大人的东西,拔了簪子传送回来,醒来就在这里了。”

茯月摸了摸锦囊,却没摸到装着蚀氿的琉璃瓶和装着灵魂沙的布袋,于是大惊失色道:“我的东西哪里去了?明明装在这里面了啊,奇怪。”

“不必找了,东西我已经拿走了,屋顶本座已经命人补好了。”

茯月这才放下心来。

这虽然是蚀氿闯出来的祸,但给它收拾烂摊子可是花了她三张传送符!60生命值呢。

茯月看了一眼玄霖,见缝插针嘻嘻一笑,“我就说我言而有信吧,我表现这么好,妖尊大人不给我奖励吗?”

玄霖看着茯月,道:“你想要什么?”

茯月伸手牵住玄霖的衣摆,一秒进进入深情款款的模样。

“我其实...什么也不要,只要待在妖尊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玄霖的表情很是一言难尽,茯月在他无语之际趁乱摸住了他袖袍下的手,猛地啃了两口。

【系统:生命值+10】

【系统:生命值+10】

玄霖感觉到手背上的温热触感,仿佛被电到一般猛然抽开了手:“本座警告过你别碰本座!”

茯月被他甩得向后倒去,面上一副被拒绝泫然欲泣的模样,心里却在盘算着:虽然只加了20,但也算赚到啊!

-------------------------------

无关正文:

采访:老婆被自己惹生气了怎么哄?

萧越:装可怜

玄霖:抹掉她生气的记忆,这样她就无气可生了。

采访:.......

小说《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 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 第24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玄霖茯月小说抖音热文《假夫人揣蛋跑后,高冷妖尊他急了》完结版.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3:16
下一篇 2024-03-14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