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李时依容烬在线阅读

诗情画逸的《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里面有一些戳到你内心的,很感人。很喜欢李时依容烬,强烈推荐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武平侯虽说冒犯了公主,但也并未真正对您做什么。本座至多将他关押几日,若是时候长了,那些言官和朝……

诗情画逸的《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里面有一些戳到你内心的,很感人。很喜欢李时依容烬,强烈推荐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武平侯虽说冒犯了公主,但也并未真正对您做什么。本座至多将他关押几日,若是时候长了,那些言官和朝……...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小说试读

“那便劳烦公主了。”

李时依嗤笑一声,“本宫不会给他请太医。”

“李时依!”辛月茹咬牙切齿。

“怎么了?长嫂还想打本宫?”李时依冷冷一笑。

辛月茹攥紧拳头,努力克制内心的愤怒,“你别欺人太甚。”

“就欺负你怎么了?”

“你!”辛月茹瞪圆了双眼,怒火蹭蹭的往上涨,却拿她无可奈何。

李时依勾唇浅笑,“长嫂放心,只要礼哥儿安分守己,不惹麻烦,本宫不会把他怎么样。”

“你……”

“至于你说的,本宫可管不着。”李时依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慵懒道:“本宫累了,就不招待长嫂了。”

“谷雨,送客。”

“是,公主。”

辛月茹咬着银牙,狠狠地跺了几脚,气鼓鼓的离开玲珑院。

“公主,今日真是大快人心。”冬至撑着伞跟在后面,满脸得意。

“是啊,公主,今日真霸气。”谷雨也附和,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

前段时间,辛月茹实在太嚣张,仗着自己是大夫人,便对公主趾高气昂。

李时依回到屋内,谷雨忙跟上去伺候,冬至顺手将房门关好。

一阵困意袭来,李时依躺在软榻上小眯一会儿。

谷雨关好窗户,对着冬至招招手。二人一同退出去。

关上房门,冬至欢喜道:“公主果然没变,还是以前那个不受欺负的性子。”

“小声一点。”谷雨低声提醒道。

有些事冬至不知道,但她很清楚,公主不在对陆家上心。

不然,这样的小事放在以前,公主一定会请太医,在拿着好东西过去探望大少爷。

冬至点点头,捂住嘴巴,压低嗓音问:“公主今天这么做,老夫人知道肯定会来找公主麻烦。”

“公主已经不是以前的公主,不会任由老夫人欺负。”

“谷姐姐,我觉得公主已经不爱驸马了。否则,怎会让人把驸马抓走?”

谷雨抿了抿唇,叹口气,“谁都有年少无知的时候,等时间久了,或许就想通了。”

她曾见公主与驸马相处的模式。

无论驸马怎样对待公主,公主都默默忍受。

如今公主突然变了态度,或许是对驸马失望透顶。

雨停过后,雾气弥漫,如同蒙上朦胧的薄纱,空气中夹杂着清新的味道。

辛月茹没去陆老夫人面前哭诉,而是也病倒了。

院中的丫鬟,只能跑到康乐堂去找陆老夫人。

康乐堂内,陆老夫人坐在榻上,手中那种佛珠念念有词。

听到外面的动静,抬眸看向李嬷嬷,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嬷嬷恭敬答道:“回老夫人,好像是大夫人病倒了,丫鬟过来寻老夫人去看看。”

“她怎么回事?成天病歪歪的,不嫌难受吗?”

李嬷嬷没有吭声,她知道有些话能接,有些话不能。

陆老夫人拧起浓眉,“请个大夫过去瞧瞧,我又不是大夫,去了有什么用?”

“是。”李嬷嬷福了福身,转身匆匆离去。

丫鬟听闻,再次补充道,“可是大少爷也病倒了。”

“你这死丫头怎么不早说?”

李嬷嬷再次转身进屋,神色比之前急切很多。

陆老夫人依旧闭着眼睛,察觉到欲言又止的李嬷嬷问道:“又怎么了?”

“少爷也病了。”

陆老夫人猛的睁开双眸,从榻上下来,疾步朝外走去。

“他病了为何不早说?”

“老奴刚才也不知。”

陆老夫人来到东院,直奔陆言礼房间。

伺候的丫鬟连忙俯身行礼,“见过老夫人。”

陆老夫人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孙儿,心疼极了,“怎么会这样?”

陆老夫人坐到床边,伸手接过丫鬟手中的丝帕,放到陆言礼额头。

“从昨日开始,少爷便一直这样昏昏沉沉,今日开始高烧不退。”

“大夫呢?”

丫鬟不好回答,低垂下头。

“说!”陆老夫人厉声吼道。

丫鬟吓得“扑通”一声跪下,没等开口,一阵剧烈咳嗽声在门口响起。

辛月茹被丫鬟搀扶进来,面色苍白的吓人。

“见过母亲。”

“你这又怎么了?”陆老夫人蹙眉道。

辛月茹的模样,靠在丫鬟身上,轻柔道:“礼哥儿病的严重,大夫看过也无济于事,我去求公主帮忙请个太医,公主不仅不肯,还扣押我的大丫鬟。”

“母亲,您快救救礼哥儿吧,求求您了。”说完,她再次哽咽起来。

“哼!她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陆老夫人冷哼一声,“我倒想看看她到底想搞什么鬼!”

陆老夫人带着李嬷嬷来到玲珑院。

谷雨和冬至看到陆老夫人和大夫人,便知二人来者不善。

“见过老夫人,大夫人。”

“嗯,你家公主呢。”陆老夫人淡淡应了一声。

“公主还在休息。”谷雨挡在陆老夫人面前。

“让开!”陆老夫人态度强硬道。

谷雨面色不改道:“还请老夫人稍等,公主在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扰。”

辛月茹低声道:“一个丫鬟也敢如此嚣张,连母亲都不放在眼中。”

“李嬷嬷张嘴!”

“是。”

李嬷嬷走到谷雨面前,冬至紧张要冲过去,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母亲好大的阵仗。”

冬至立刻上前搀扶住公主,一步步向下走去。

“哟,这不是母亲嘛,真是稀客呀!难道是抓住凶手了?”

陆老夫人横了李时依一眼,冷冰冰道:“你别给我装傻,我来干什么,你心里清楚的很。”

“公主,你就帮帮忙吧。再怎么说他也是你侄儿啊!”

李时依嗤笑一声,讥讽道:“这么大个陆府,连个大夫都请不到?还需要本宫出手?”

陆老夫人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语气凌厉,“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母亲不明白?”李时依挑挑秀气的柳叶眉。

她当然明白,不过是在嘲讽她陆家什么都要依靠她这个公主。

辛月茹拉扯着陆老夫人的衣袖,轻声细语道:“母亲,礼哥儿可不能在等下去。”

“哼,若是礼哥儿有任何危险,我都不会放过她。”陆老夫人转身进去。

李时依笑道:“母亲慢走。”

辛月茹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但老夫人已经发话,她只能跟着一起离开。

李时依看到二人离去的背影,笑着吩咐道:“把秋儿送回去,并告知大夫人,这丫鬟本宫替她教训过了。”

小说《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 第八章 就欺负你怎么了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无广告小说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李时依容烬在线阅读.doc文档

(0)
上一篇 2024-03-14 13:18
下一篇 2024-03-14 13:21